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臉書留言錄瀏覽臉書留言錄文章
  • 臉書留言錄:108.3.8臉書留言錄(672)事實判斷:倫理判斷的基礎

 

事實判斷:倫理判斷的基礎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六七二)
108.3.8
  

截圖自網頁:释慧超(2017.9.5)。太行佛国•空中画廊。沕沕水生态风景区。

  由於媒體聲稱,日前在河北石家莊被炸毀的,是屬於「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全球最大摩崖石刻」,前晚我從維基百科查找證據,發現炸像同一地點,確實有一「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即「瑜伽山摩崖造像」。昨晚發出臉書貼文後,一位學界友人質疑:

  「全國重點文物是不可能被炸毀的,沒有哪個政府官員敢做這種決定!」

過一會兒,他認真比對之後,傳貼圖來提醒我:

「全國重點文物瑜伽山摩崖造像,主要是這尊宋代彌勒像,新建的觀音像不可能成為文物。」

我一看傳來的石刻照片,恍然大悟,原來,這裡確有炸毀聖像,但這則最初報導(3月7日發布的《寒冬》雜誌),運用了同一地點的「摩崖石刻」四字,讓後續報導的記者誤以為,這就是河北省石家莊平山縣的重點文物。有的媒體甚至直指此一毀滅文物之舉,「手段宛若IS!」

像這樣真假半參而引人入竅的新聞,也許一時奏效,但是長遠來說,對媒體的公信力就會造成傷害。

一位媒體主管告訴我:

  「其實,如果是文物,絕對不可能有任何人敢破壞絲毫,文物法畢竟是可以入刑的法規。一般文保建築實體周邊,都不可以動土。河北這尊佛像是新建大佛,耗資1700萬。是建在文保單位同一片山上,就像敦煌山上也有很多新建的石窟及新的壁畫,雖然也在敦煌,但不是文物。去年某地景區被拆了一個露天老子像,同樣引起軒然大波。」

就在剛才,一位學界友人來訊告知:

  「1.您說的瑜伽山摩崖造像,確實也在平山縣境內,但具體位置是在平山縣北冶鄉南冶村村南瑜伽山上香爐穀,屬於省級重點文保單位,不是全國文保,與沕沕水風景區不是同一個地方,但不遠。

「2.沕沕水風景區內也有一個省級重點文保單位,就是沕沕水電站,網上宣傳資料號稱是中國共產黨建設的第一座紅色水電站,據說是為當時(中共建政進入北平以前)中央所在地西柏坡供電用的,因此屬於紅色文物。

「平山縣屬於革命老區,比較窮,估計前些年為了開發旅遊資源,景區董事長(就是頭也不剃就敢說自己是法師的那廝)就搭上西柏坡紅色旅遊這條線做文章,跟建觀音像的目的一樣,都是為了廣開財源。觀音像營建,是2012年才招標的,政府再離譜,也不會把這個像糊弄成文保單位。

「我猜想:前幾年這樣幹,上級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正大家都是為了發展經濟,『造福一方』;現在政治氣氛肅殺,紅色景區矗著一個體量第一的中央政府明令禁止的露天造像,就不合時宜了;而且政治風氣趨緊以後,全國來紅色旅遊的人更多了,這樣給地方上造成的壓力會更大。」

 

截圖自網頁:释慧超(2017.9.5)。太行佛国•空中画廊。沕沕水生态风景区。

  有一位友人是比丘法師,他的人格潔淨,思想自由,我們彼此有深厚的互信法誼。我轉貼新聞給他並表明我的看法後,他傳訊云:

  「敬佩法師一向嚴謹對事與治學的態度。您傳這則消息給我的當天晚上,我用國內的百度搜索這則消息,都查不到任何跟毀像相關的消息。現在國內對所有違建的拆除確實很賣力,但基本對於早期一些沒有經由審批而已成型的寺院,還是秉持著過往不咎的態度,這當然與當時宗教法規立法尚未完整有關。

「現在這個時代,建大寺不僅是不好建,也不能建。很多寺院的建築工程都持續十幾、二十年仍未完成。建好的寺院,地方政府與富商又要以開發旅遊等種種名義來介入其中,最後落個不得安寧,成為他人的搖錢樹。」


好在我有一種長期「學佛」與「治學」雙重訓練所培養出來的好習慣,一定要盡可能探究「諸法實相」。因此直接發訊息給身在大陸這些正直、可信的友人,也獲得了豐富的相關資訊與在地研判。

回到聖像被炸的本身,個人結論如下:

一、無論是為了長遠保護佛教,以免招惹禍患,還是考量當代的建造技術與生態危機,個人都不贊同爭建大寺,競塑巨像。

二、即使如此,在看到觀音聖像粉身碎骨的那一剎那,還是受到重重一擊,宛如「三百矛刺心」。所以不但立刻寫下「文化浩劫,聖像蒙難」八字,而且傳給一些知近的彼岸友人,表示:「我有義務發聲,否則會背叛我的信仰。」

我沒有在海峽對岸的利益考量,因為,我從不打算到中國大陸去發展任何偉大的志業,但我個人很「惜情」,非常珍惜與這些友人的情誼。即便如此,也不可能為了個人友誼,而找些「不必著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之類的高超說詞,用來自欺欺人。

三、但是,我也不希望以特定立場來篩除不同的聲音。因此,當彼岸可信友人傳遞不同資訊給我時,我認為,自己也有義務公平揭露。並且這些屬於「事實判斷」的陳述,我的背景知識不多,偏偏「事實判斷」就是「倫理判斷」的基礎,因此我確有求助於彼岸可信友人的需要。

四、二十餘年社會運動的經歷,讓我始終堅信:「對立,往往正是對話的開始。」之所以能夠由對立而走向對話,無非是希望,凡諸人世間的紛紛擾擾,都儘可能轉生正向的人心力量,而不宜轉生出如下的心靈垃圾與社會禍患--癌細胞擴散式的貪婪、毀滅性的仇恨、各種意識形態夾纏不清的愚癡,以及作偽的種種身段,例如:明明是冷漠無情或心懷恐懼,卻端出清高超然的姿態與話術。

五、佛陀告訴我們:受苦宛如中箭,既已中了第一箭,切勿再中第二箭。聖像被毀,吾人已中一箭,倘若任令貪、瞋、癡三毒,持續滋長於人心之間,那就將是第二、三……箭。

 

  六、「諸行無常」,再大的巨像,依舊是生滅法,唯有珍惜當下因緣,用以記取教訓,借事練心,轉生出觀自在菩薩的廣大慈悲與甚深般若,才是「究竟涅槃」之途。

 

  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貼圖轉載自新浪博客「活力金雞」:〈闲逛随拍323 河北省最大的——瑜伽山摩崖造像〉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737c0eea0102wsdm.html?md=gd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