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臉書留言錄瀏覽臉書留言錄文章
  • 臉書留言錄:104.3.29臉書留言錄(235) 奮勇貓生——東東母子與三尾姊妹

奮勇貓生——東東母子與三尾姊妹 

臉書留言錄(之二三五)

104.3.29
中尾:力拚死魔的生命勇士


學院有三隻貓姐妹:長尾、中尾與小尾。為它們取名的,是已往生的慧英師父,性廣法師的慈母。之所以這麼取名,純粹因為它們生來尾巴就長短不一。
長尾已於前年因腎衰竭而過世,其他兩姐妹也已是風燭殘年,病苦纏身。算一算,它們伴隨學團住眾業已長達17年了,即便此時離世,也已算是非常高壽而無憾了。
由於兩尾又老、又病,須有特殊照護,一向疼惜貓狗的果定師父,毅然發心承挑起了照護責任,悉心為它們定時、定量餵食、餵藥,打針。學團住眾也全面配合,陪同果定師父,載著它們進出醫院,其次數已經無從計數。
經此悉心照護,小尾終於絕處逢生,所驗的指數都在合理範圍內,進食、排泄及體重也都正常,從瘦巴巴的身軀,到如今臉頰豐臾,煞是可愛。
中尾則依然瘦骨嶙峋,弱不禁風。口炎使它無法嚼食,連餵食都讓它甚感痛苦。服用類固醇雖可減緩其口腔的痛楚不適,但類固醇又使它臟器受損。血紅素一度下降至9而接受輸血,脾臟發現腫瘤(應該就是失血原因),腎臟急速發炎。除了靜脈輸液治療,還曾嘗試用鼻胃管餵食,但不到幾天鼻胃管就塞住了,只好作罷。
中尾時而住院,時而出院。只要是中尾住院期間,小尾絕不肯進入那屬於它倆的溫暖小窩,寧願蜷著身子在置物架上睡。即使抱它進去,它也會立即竄出。
只要中尾一回來,小尾立即會回到小窩,而且無限愛惜地舔著它的小姊姊,渾身上下舔個不休。
醫師建議將中尾滿口的爛牙拔光,我一想到泰國高僧阿姜查滿口拔牙,所產生的重大後遺症(中風),就不敢貿然作此決定。
醫師建議為它放置食道胃管,我們又擔心它不舒適,以及體質虛弱導致傷口感染。
醫師建議為它安樂死,但見它如此堅強地努力活著,我們於心不忍。
兩尾都是因果定師父的慈護不捨,才得以延年益壽。
生命終歸走到盡頭,一期死亡,即是另一期的新生。二十餘年來,面對學院貓貓狗狗的生死,我們只要盡心盡力,給它們捎來盈滿的祝福,最後一程則送它們去當「阿彌陀佛的小徒弟」,又哪有什麼遺憾?為中尾求醫的目標,也只是讓它減除疼痛而已。
然而,千古艱難唯一死,於人如此,於貓何嘗不然?
我們決定將它從醫院帶回來,以「安寧療護」陪它走此生的最後一哩路。
3月21日,果定師父在它耳邊喚它:「尾尾,我們回家吧!」原本無神地躺臥著的它,竟然奮力站了起來,搖搖晃晃地走到貓食旁。但嚴重的口炎使它無法吞咽,它只好又頹然倒臥。見它生命牢軔如此,於是果定師父臨場決定:還是讓它繼續住院,作點積極但無侵入性的治療。
這兩天我在花蓮講學,隨時都等著學生來電,告知它「已往生」的消息。但中尾依然挺挺地活著。醫師說:它的脾臟腫瘤已經破裂,有腹水而失血。如果體內無法及時吸收或代謝, 腹壓力過大,或許會抽腹水以減緩不適。
醫師目前的醫療內容如下:
1. 採取靜脈輸液,讓它服用磷離子結合劑,減輕它的腎臟代謝負擔。
2. 讓它 服用止吐劑,以抑制它因腎衰竭所造成的胃部強烈嘔吐。
3. 停用類固醇,改以止痛針來紓解口炎疼痛,並降低消化性器官的出血。
4. 施打造血針,提供足夠的營養與食物量,以增強造血功能與速度。
明天或後天,只要它的病況穩定一些,果定師父將接它回到學院安寧照護。而我今晚又將回到大學,也許,連最後一面都來不及與它相見。
夜闌人靜時分,謹以本文抒感,並為中尾祈願、回向,祝它走向最平穩的解脫道路。

照片一、二:中尾特寫(去年5月31日攝)

照片三:相親相愛的兩尾姊妹(左:小尾,右:中尾)

照片四:已往生的長尾。


104.3.30凌晨
花東貓旅:「東東」與「小東」的生命故事


三尾與學院結緣17年,已如上述。而它們是怎麼來到的?這又是一段佳話。
話說民國八十七年四月十七日至六月十六日,本院與壹同寺舉行了第一屆帕奧禪修營。禪修營圓滿後,帕奧禪師返回緬甸,學團師生則載著禪師高足(禪修營助理老師)Dipankara與Susila法師,到花東覽勝。在台東火車站,我們載回來了一隻虎斑流浪貓,由於是在台東會遇,因此名之為「東東」。

  記得當天上午,我們開著八人座車,從桃園兼程南下,繞行南迴公路,下午四時許抵達台東。此行的目的地是太麻里金針山,當晚準備在學生惟誠法師靜修的精舍裡掛單。那個下午在火車站前下車,只是讓一伙人如廁罷了。
這隻虎斑流浪貓似乎是餓壞了,在我們腳邊不斷磨蹭。我們餵了些餅乾,它卻始終咬不進口裡。不禁好奇地抱起它端詳一番,這才發現它的上唇業已潰爛到見不到肉,難怪完全無法將餅乾含進嘴裡。疼惜之餘,連忙把它帶到精舍,為它沐浴清淨,並用奶瓶為它細細餵食。
原本只是帶著兩位法師至花東攬勝,就這樣,回程竟然多了一隻小貓。我們載著「東東」翻山越嶺,從花東公路、蘇花公路、濱海公路,再從中山高兼程而返。
回到學院來,它迅速恢復了健康,而且活潑可愛。但咱們還來不及送它去絕育,它不久即已大腹便便,只好讓它生下一胎四貓。除了三尾姐妹之外,還有一隻小公貓,花色與它一樣,故名「小東」。想來三尾的灰毛系列與東東全不搭軋,應該是承襲它們老爸的基因吧!
慧英師父甚為疼惜貓貓狗狗,照護十分周到。有一天,她將小東沐浴之後,放在籠子裡,讓它在尊悔樓外頭曬曬太陽。但是勤奮的她忙於道場作務,竟然忘了將它即時帶回屋內。這麼一來,小東竟然在龍子裡中暑而死。這讓慈心護生的慧英師父,引為終生憾事。她在癌末期間,住在新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臨終前一晚,平靜地與廣法師談起前塵影事,並交代身後事。未料她竟然特別提到小東,看來她對小東之死,始終自責在懷。
學院小貓若非老病往生,車禍而亡,就是失蹤而不知所終。對於失蹤小貓,我們不得不擔心它們的安危;特別是在「冬令進補」時分。畢竟它們在安全的道場庭園裡成長,對陌生人業已失去了戒懼之心。
東東是怎麼辭世的?我竟已或忘,而且學院竟然沒有留下它的「芳影」。手頭搜查了些學院貓狗的檔案照片,只看到東東的愛兒小東,與小尾相親相愛地在車頂晒太陽的系列照片,檔名標誌時間:91年12月23日。於此挑了兩張po於臉書,並於中尾力拚死魔的此刻,憶述它媽媽與弟弟的生命故事,以及這段非常奇特的「花東貓旅」。



中尾與小尾往生

104.4.2
昨晚趁空檔返回學院,探視從醫院回來安寧療護的中尾,看到小尾與它硬是擠在一窩,真是姊妹情深。
由於中尾腎衰竭,必須測其尿量,於是昨晚臨睡前,果定師父硬著心腸將它倆隔離。早上出門前去看它們,發現中尾在隔離窩裡,非常平靜、慵懶。隔離區外的小尾,百無聊賴地躺在置物架上,不肯回窩。

104.4.3
中尾於7:30左右,在我出門向她告別之時,在我懷裡安詳往生。
清晨去探視中尾,它有點喘,但神情平靜,眼睛定定地看著我(照片一)。一旁的果定師父告知:昨夜它有些顛癇,上午打算帶中尾去就醫。我輕輕抱起中尾,輕喚它放下一切,走向解脫之路。未幾,它輕喘口氣,就在我懷裡往生了(照片二)。


隨即將她安置在齋堂,她生前最喜歡靜坐的椅子上。安放之前,與果定師父跟她作最後的合影。
學眾也立即放下手邊工作,齊集齋堂唸佛,送她最後一程。
我這才在佛號聲中出門遠行,前往南投高峰禪林。

104.4.4(上午)
中尾姊姊一走,小尾妹妹就病倒了,刻在醫院治療。祝福小尾早早痊癒!

104.4.4(晚間)
晚間8時16分,正在高峰小築前廣場,與友人一同欣賞三年僅得一見的月全蝕。忽見學院傳來簡訊:小尾在醫院往生了。學眾刻正趕往醫院,把它接回學院,將以經聲梵唱送它最後一程。
小尾與中尾姊妹情深,因此會步隨中尾而與學團辭別,倒是不令人意外。
祝願小尾一路好走,與中尾結伴去做阿彌陀佛的小徒弟!

照片一:
4月2日,小尾去世前兩天。當時為了測量中尾排尿量,果定師父把它隔離在中尾小窩外頭。它無法親近姊姊,只好蜷臥在窩外不遠處的置物架上。

照片二:
高峰山上見月全蝕(晚間8:01攝)。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