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學術活動瀏覽歷屆學術會議文章
  • 釋傳道:「人間佛教的播種者——印順導師」錄影帶拍製始末(第四屆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人間佛教‧薪火相傳」學術研討會文章)

 「人間佛教的播種者

——印順導師」錄影帶拍製始末


釋傳道
 

一、拍製緣起

  開始接觸印公導師的著作,係在傳道就讀戒光佛學院之時(約在民國55年);其後,又得因緣際會地多次親炙導師,以一解心中的塊磊疑惑。雖囿於個人的資質、能力,而對導師博大精深的思想體解有限;然確在導師思想的引領下,從傳統佛教走了出來,而得一窺佛法梗概。遂發願以實踐、弘揚自佛陀以至印公導師,所楬櫫之人間佛教思想,作為畢生職志。

  民國77年,與映象觀念工作室合作,為當時已屆九一高齡的國寶級書法家朱玖瑩老居士,拍製完成「朱玖瑩書法天地」錄影帶,以慰這位書如其人般光風霽月的忘年交。因本片的製作、剪輯各方面,均頗獲佳評,為了向映象觀念工作室的伙伴們致謝,也為了引渡他們進入佛法之門,是以特贈之印公導師的《妙雲集》。

  工作室的呂先生頗有善根,他讀了導師的著述之後大受感動,遂主動向個人提出為導師拍攝紀錄片之構想。而這正是潛藏個人內心多年的心願——將印公導師的懿德風範與思想精神,攝影紀錄下來:一方面以報答導師的法乳深恩,另方面也為曾經接受導師思想薰陶的晚生後輩,彌補些許未能親謁聖容的缺憾;而更重要的,還是為廣大的佛教與非佛教徒,介紹印公導師的一生行誼與思想大要,以昭顯長者的精神與德行。

  尤其,印公導師長年體弱多病,當時又因腦部積有瘀血,而說話聲音日漸微弱。心想若不即時著手進行拍攝的話,恐將留下永遠的憾恨!但是,要實現這個構想,還得獲得印公老人的首肯才行哪!為此而多次向導師請求,向來不喜接受攝影的印公導師,最後竟然也慈悲地應允了!

  於是在79年,以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名義,與映象觀念工作室簽下合約,企畫以一年的時間製作完成「遊心法海一佛子」(初名)錄影帶。

二、好事向來忒多磨

  本片原擬由印公導師的生平簡介,進而闡述其對佛學之特見,乃至對台灣佛教的影響與貢獻。架構上,則以生活日記方式,展現導師平凡、平實的一面;而後透過弟子、門生及學者等受業者、研究者的訪談,側寫導師的人格特質,並評述導師的學問思想,以彰顯其在當今台灣佛教之重要地位。

  不料一年之約期滿,映象觀念工作室所交出來的成績單,卻是大大地出乎吾人的臆想之外!影片中不但頻頻出現乩童、神道等宗教儀式,即連華西街都一再地出現在鏡頭下!這樣的表現手法,真是叫人費解啊!再加上女配音員以矯揉造作之聲音表情,來歌頌導師的偉大,更是令人聽來疙瘩連連,而與導師重智之學風扞格不入!

  據呂先生之說詞,意欲藉世間之亂象,以凸顯導師之超脫塵俗、不染世間。不過,予人之觀感,可能是與其心願相違的!於是要求該剪輯工作整個再重新來過。

  其實,吾亦深知呂先生對於此項工作,是懷抱著高度使命感與神聖感的,他一心想將心目中崇仰的導師,好好地拍攝紀錄下來,以呈獻給世人;只是運用了「拍電影」之手法,有待商榷!經過了這一次的挫折,他說他計畫認真地讀完《妙雲集》,然後再透過打坐修定,來體會導師的思想;深信如此,必能更妥貼地為世人介紹導師。於是,此拍製工程也就因此而暫告停擺!

  後來,輾轉得知他信仰了「特異功能」人士,而且為了修定放光不成,竟然染上了毒癮!唉!好好讀完《妙雲集》之說,言猶在耳,事情又怎會發展至此呢!當真是匪夷所思,而不知從何說起了!這期間,我多次北上規勸他將心思放在工作上,但他卻對自己失掉了信心,而無法再持續後製工作。見著他因嗑藥成癮而顫抖的雙手,我亦只能為他感到無比的惋惜!

  眼看這一理想由構築,而行將幻滅,內心真有說不出的無奈!幸而此時因緣竟出現了轉機,該感謝昭慧法師的鼎力幫忙,指導學生性淨法師完成了新的腳本;而另一方面,提供藥品的賣主,也恰巧在此時被捕下獄。被迫中斷了癮源的呂先生,這才大夢初醒地力圖振作,而再度回到工作崗位上來。終於,在82年完成了此錄影帶的剪輯工作;而片名也採納了昭慧法師的建議,更而為「人間佛教的播種者——印順導師」。對於這樣的成果,應該勉強算是差強人意吧!

三、不曾結束的休止符

  沒想到屈指一算,事隔至今,竟然也已經十年過去了!去年,又萌生重作「人間佛教的播種者」錄影帶之一念,畢竟,十年不是個短暫的時間。十年來,台灣佛教界因於導師思想的播種,已然大大不同於以往而逐漸展現出成果來,實有再為詳細介紹之必要。再則,導師當年的學生尚有幾位未曾接受過專訪,亦有補錄以紀實之必要。

  心意甫決,遂於去年九月,專程拜訪昭慧法師與性廣法師,希望聽聽二位青年才俊的意見,不想因而得知慈濟功德會也正想著手進行印順導師傳記的拍攝工作。據聞,彼等可能會依潘煊小姐的著作《看見佛陀在人間——印順導師傳》(天下文化出版),作為腳本來進行拍製。私想這應不致與我們正待進行的工作相重疊,因彼等可能重於傳記式的鋪陳,我們則偏於思想面的行踐與影響之著墨,彼此儘可雙軌進行,從不同的角度、觀點,來呈顯一代高僧對於當代的影響力。

  今年一月廿一日,突接獲大愛衛星電視股份有限公司「印順導師傳」製作群,傳真過來之公文邀訪個人,希望個人談談與導師之因緣,對導師「人間佛教」之理念,及製作「人間佛教的播種者」之緣起;函中並提及請個人提供「人間佛教的播種者」之相關資料一事。

  一月廿六日下午,大愛台工作同仁在新聞部何建明經理的率領下,依約蒞寺採訪。訪談畢,談及他們刻正進行的「印順導師傳」拍製工可能對於導師思想面的述介會弱一些,心想以妙心寺現有的人力、物力、財力,比起慈濟功德會來,誠然猶如九牛之一毛。不如雙方合作,由我方提供當年剪輯完成之母帶,以供彼製作群之參考,或者也是個辦法!

  於是當天下午,即將「人間佛教的播種者」Betacam母帶上下二卷,交由何建明經理帶回,言明轉拷之後即寄還妙心寺。不過事隔一月有餘,其間也曾去電關心,卻至今仍未歸還所借之母帶。想想自己興起與大愛台合作之念頭,或許差矣!彼此之於佛法,之於印公導師之思想實踐,宜屬不同層面之發揮,實不應強求合作,以免落得「掠美」之嫌!

  幸而自己向來也不是個會妄自菲薄的人,有多少人力、物力、財力,就做多少事吧!儘管時間可能延長,成效可能不如預期;但既而「忘己為人」,雖則「任重道遠」,亦祇求「盡其在我」地去完成它,這豈非人間菩薩之所當為!
 

二○○三年二月廿八日 書於妙心寺

 

(本文作者傳道法師為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董事長)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0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