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學院簡介
  • 學院簡介
  • 宗旨沿革
  • 教育理念
  • 學院特色
  • 校舍建築

佛教弘誓學院簡介

A Brief Introduction to Buddhist HongShi College

Buddhist Hong Shi College:
An Engaging Buddhist School for All
人間菩薩選佛場:佛教弘誓學院

◎ Our Objectives

佛教弘誓學院(Buddhist HongShi College)係一提供四眾弟子研修佛法之園地,研習印順導師(Ven. Yin Shun)思想,以「提倡智慧增上,入世關懷,激發積極勇健之菩薩(Bodhisattva)精神,推展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為辦學宗旨。故依大乘菩薩行門之四大弘願,在僧信教育與社會教育的領域中作育僧才,推廣佛法。

Buddhist Hongshi College  provides the four “vargas” - namely Bhiksu, Bhiksuni, upasaka, upasika with a wonderland for learning Buddhadharma. They are offered a chance to explore the thinking of Ven. Yin Shun, taking the following as our objectives in running this college: “Advocating further attainment of wisdom; Bringing care into the earthly world; Encouraging the positive and zealous Bodhisattva’s spirit; Generalizing Buddhism for human beings that best fits in this critical moment.” For these reasons, we shall comply with the “Four Universal Vows” as spelt out in “the Path of the Mahayana bodhisattva”, nurturing Sangha of talent in the spheres of Sangha education and social skills, as well as to popularize Buddhadharma.

◎ The Course of Building Up the College

1986年十月,有幾位好樂佛法的居士,基於對法的歡喜學習,想要有系統地深入佛法義理,遂由陳志超(慈弘)居士提供家中場地,以「弘誓協會」之名,禮請性廣法師(Ven. Shing Kuang)開班授課,講授《成佛之道》。

In October 1986, a few lay disciples who were keen in learning Buddhadharma wished that they could explore into the core of Buddhadharma systematically. Lay devotee Mr. Chen Zhichao (Cihong), therefore offered his residence as a classroom, and formed a study group named “Hong Shi Association.” He invited Ven. Shing Kuang as the lecturer, conducting classes on “The Path to Buddhahood”

此後,這個名為「弘誓」的學佛班,不斷維持佛法之講授,歷二十年而不輟,前後期學生總計約有兩千人之譜。其間由昭慧法師(Ven. Chao Hwei)與性廣法師在班上主講的課程,業已製成教學有聲出版品而廣為流傳,在教界深得口碑。

Thereafter, this study group, “HongShi Association”, maintained its lectures on Buddhadharma continuously for as long as twenty years, having accumulated a register of approximately 2000 students. Within which, discourses conducted by Ven. Chao Hwei and Ven. Xing Guang were transcribed into audible teaching publications for free distribution, and have won favorable comments in the Buddhist circle.

1992年九月第二期開課,改學制為二年,此期約有四百多名學員入學。同年十二月改於臺大校友會館租借場地上課,並正式定名為「佛教弘誓學院」。這個跨寺院的佛教教育機構,也就漸漸為教界之所熟悉。

In September 1992 the class began its second semester, and the school system changed into two years, with an enrollment of about 400 students in that semester. December of the same year the venue for the class shifted to a rented place at NTU Alumnus Club House, and the study group was then renamed “Buddhist Hongshi College”. The name of this inter-monastery Buddhist educational institution then gradually spread in the Buddhist circle.

  為了培養僧教育與信眾教育的師資以及佛學研究人才,1993年十月,弘誓學院於桃園縣觀音鄉雙林寺增設研究部,提供已具佛學基礎之僧眾進修深造之機會。研究部為佛學院畢業的僧眾,提供一個可以兼顧常住事務而又得以進修佛法的管道。成立迄今,甚受教界好評與家長信賴,學生不但日益增多,而且素質良好。

For the sake of nurturing teachers that are fit to educate Sangha and lay disciples, as well as talents who are keen in doing research in Buddhist studies, in October 1993 BHC started a Research Department at Shuanglin Temple in Taoyuan Kuanyin Village, offering the Sangha who already possessed basic knowledge of Buddha’s teaching a chance to further their studies. The Research Department provided the graduated Sangha a path whereby they can take care of their daily duties, and at the same time, further their studies in Buddhadharma. Ever since the launching of the college, the Buddhist circles as well as the householders have been giving very positive comments about it. Not only that, the number of students is increasing and the quality of the students is also improving.

為了長久支持學院辦學,並推動佛教文化事業,本院復於1997年六月創立「弘誓文教基金會」,該會不但支持本院之教育事業,而且支持法界出版社之文化事業。

自2000年開始,弘誓文教基金會與本院舉辦「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大型研討會。

For the sake of supporting Sangha education in the long run, as well as promoting Buddhist cultural undertakings, our college started Hongshi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in June, 1997. This Foundation not only supports the educational affairs of our college, but also supports the cultural undertakings of “Fa-jie Publication”. Since year 2000, Hongshi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nd our college have started to organize a large scale joint seminar on “The theory of thoughts and practice of Venerable Yin Shun”

由於學團人數日增,教學、住宿、禪修空間皆嚴重不足,而師生在觀音鄉又甚得人緣,對學院師生均極友善護持,於是在「天時、地利、人和」的多重考量下,1996年九月間,學院遂購置了雙林寺旁的兩塊土地,約計一千四百五十餘坪,並在廣德建設公司的義助之下,於1998年七月廿九日正式動工,由於教界長老法師與十方善信鼎力支持,終於在翌年十月初,完成了兩棟莊嚴清雅的大樓。

As the number of students increases, the classrooms, living quarters, and meditation hall can no longer cater for their use. Since both teachers and students earned good relationships in Kuanyin Village, they have gained much support there. After much consideration regarding time, space and humans factors, our college finally bought over two plots of land beside Shuanglin Temple, which comes to a total of over 4,795 square meters (1,450 pings), and started construction on 29th July 1998 under the guidance of Guang De Construction Company. During the subsequent year, the construction of two dignified and elegant buildings has been accomplished under the kind support of benevolent Sangha and lay devotees of the ten directions.

新校舍已於1999年十月九日落成,名為「鹿野苑」,用以紀念佛陀在波羅奈地方鹿野苑之對五比丘初轉四諦法輪。從「鹿野苑」到「雙林寺」,象徵著紀念佛陀的說法不輟——從初轉法輪到最後教誡,這也多少可看出主事者「崇重正法、弘傳正法」的心意,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

The new school building was already completed on 9th October 1999 and is named “Sarnath” (Luye Yuan) to commemorate Sakyamuni Buddha’s First Turning of The Wheel, The Four Noble Truths Dharmacakra  in Sarnath, Varanasi. From Sarnath to Shuanglin Temple symbolizes a commemoration to Buddha’s unceasing preaching of dharma – the First Turning of the Dharmacakra until the final teaching. From this, we can more or less feel the intention of the owner to “honor Right Dharma, propagate Right Dharma”, which is indeed “walking the path (of promoting Sangha education), (we are) consistent from beginning to end”.

2000年九月開始,增設專修部,以因應教界無法研讀佛學院之僧眾的需要。專修部不限學歷,三年畢業,畢業後得報考本學院之研究部。專修部的學生有的高中畢業,有的大學畢業,也有已得碩士學位的高學歷學生,他們來此就是為了專修佛法。

In September 2000, We setup a  Buddhist Study Department to cater for the needs of the Sangha who were unable to enroll themselves into Buddhist College. With the setting up of this department, they can then take good care of both their daily duties in the monasteries and studies concurrently. In the Department, there is no restriction as to the academic background of the students, but after their graduation 3 years later, they are required to enroll themselves in the Buddhist Research Department. Some students in the Buddhist Study Department are graduates of senior high school. Some even hold either a basic degree or a master’s degree, and they are here particularly to learn Buddhadharma.

長期在南部與馬來西亞講學並任高雄法印講堂住持,法緣極為殊勝的學院研究部高材生見岸法師,亦於此次院務會議中報告,將以法印講堂之場地,在高雄地區成立本學院之高雄弘法中心。

Ven. Jian An, an outstanding student of BHC, who is also the abbot of Kaohsiung Fayin Teaching Hall, spends his time in southern Taiwan and Malaysia mostly. During the meeting he reported that he is going to establish a “Dharma teaching branch centre” in Fayin Teaching Hall, Kaohsiung.

2006年八月開始,與玄奘大學推廣部合作,凡專修部所開設課程與玄奘大學宗教學系相同者,或研究部所開設課程與玄奘大學宗教學研究所相同者,皆得認證學分。這將使本院學眾之佛法修學,納入正規大學教育管道。

Starting from August 2006, the college started to collaborate with with Hsuan Chuang University (HCU). Credits shall be given to all the students who take their courses in either our Special Department or Research Department which are similar to those found at HCU. In this way, students enrolled in our college shall ultimately subsume into the path of a normal university.

  由於就讀佛學院的居士增多,2006年九月另設推廣部,以培養有意願出家之信眾,並推廣信眾佛學教育為主。

Due to the increase of lay candidates in the college, we started a Extension Education  Department in August 2006 for the lay students who intend to renounce (their lay status) in the near future. The main objective of this department is to encourage the lay students to place emphasis on Buddhist education.

■ Important Achievements

  ◆ Educational Achievements

研究部與專修部辦學十三年下來,深獲教界的信任與肯定,學僧來自全台灣五十個以上的寺院,少部分學僧更從海外負笈求學。至今畢業總人數已有155人,目前在學學生人數超過一百六十人。單是2007年,報考人數即接近七十人。大家的學習興趣非常昂揚!在各佛學院因大學普遍設置而招生困難的今天,本院招生人數不減反增。

For the past thirteen years, the education works done by both the Research Department and the Special Department have won much trust and positive acclaim in Buddhist circles. Students came from more then 50 Buddhist monastery all over Taiwan, some student even from oversea. Till now, there are a total of 155 graduates and more than 160 students studying in the college. In 2007 alone there are more than 70 candidates applying for the college. Everyone here is showing much enthusiasm in their learning! At present, most Buddhist colleges are having difficulties in recruiting students due to the popularization of universities, nevertheless, applications to our college are showing an incremental increase instead of a decrease.

截至2007年為止,本院已有三十一位師生前後報考各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博士班,其中九位分別榮膺榜首。足見學院長期誠懇辦學,業已獲得教界學生師長之信賴。學院同仁必當兢兢業業,訓練僧才,以不辜負學生師長之期許!

By 2007, there are 31 lecturers and students from our college who enrolled themselves in either Master’s Degree or Doctorate Degree programs in Religious Study in other universities. Out of the 31, 9 have won championships in the university where they are studying. All these have proven that BHC is showing devoutness in running the school, and has acquired much trust from the Buddhist circle. The fellow members of the college will definitely show conscientious care in training up Sanghas of talent, so as to fulfill the expectation of both the lecturers and the students!

  ◆ Meditation Retreat

除了上課之外,本院復舉行夏安居、暑期佛學講座與寒、暑期之禪七共修。禪七由院長性廣法師主七,每次報名情況都非常踴躍,學員滿額,且常有向隅之憾。可以說,鹿野苑內真的是禪講不輟,弦歌不絕,充滿著清新、端嚴、靜謐、溫馨的道風。

Other than conducting classes, our college also holds summer retreats, summer Buddhist Discourses, winter and summer 7-day meditation retreats. The 7-day meditation retreat is instructed by Ven. Xing Guang, Dean of the college. Every time, students are showing much enthusiasm in signing up for the meditation retreat, and most of the time, there are bound to be students who are unable to get enrolled into the retreat, and that is a real regret! In Sarnath, the discussion about meditation is unceasing, music and song non-stop; everywhere is filled with brisk, solemnity, peace, warmth and fragrance.

  ◆ Colloquium

2000年開始,弘誓文教基金會與本院舉辦「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大型研討會,並發表過十二部新書、九十篇論文以及二十三篇座談會引言。其累積成果實不可小覷。經此多年累積學界研究成果,「印順學」已在成形,甚受教界與學界好評。

Since 2000, “Hongshi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has started a “Theory of the Thoughts and Practice of Venerable Yin Shun” large scale joint symposium within our college, and has published 12 new books, 90 dissertations, and 23 introductions to the symposium. We should not belittle the achievements that are being accumulated. Through the many years of research, the research on “The Study of Yin Shu” is gradually taking shape, and has won high praise from both the Buddhist circle and the academic circle.

印順導師已於2005年六月四日圓寂,對一位智慧卓絕如印順導師這樣的高僧,無論是過往的祝壽還是圓寂的紀念,最有意義的莫過於「以法供養」。而大家以文會友,發表或聆聽相關主題的佛學新書與佛學論文,正是「以法供養」,用報師恩的其中一種形式。

Most Venerable Yin Shun has passed away (attained parinirvana) in June 2005. For such an eminent monk who possessed unsurpassed wisdom, whether to express birthday wishes in the past, or to commemorate the day of his parinirvana, the most meaningful thing is none other than “dharmapuja” (offering made in the form of dharma). We gathered for literary activities; delivered speeches on, or listened to the related Buddhist topics or Buddhist theses. These are said to be the best ways to make dharma offerings, and is also one of the best ways to show our gratitude to our teachers.

  ◆ Protecting Buddhism Campaign

走過台灣佛教二十年歲月,弘誓師生不但以佛法的研修與推廣為首務,而且還以實際的參與和體會,證明了「人間佛教」的成效,與大乘佛教「菩薩道」的光明遠景。「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大乘情懷,使得這群青年佛子,一次又一次義無反顧地投入護教、護生運動的行列。

Walking across the path of Taiwan Buddhism for 20 years, the lecturers and students of BHC not only take the learning and practicing, and propagating of Buddhadharma as the primary objectives, but also personally participated and practically experienced to prove the actual effects of “Buddhism for human beings”, as well as the bright perspective of the Bodhisattva’s Path of Mahayana Buddhism. The Mahayanist sentiments which “cannot bear to see the declining of sacred religion, cannot bear to see the sufferings of sentient beings” causes these sons and daughters of the Buddha (young Buddhists) to devote themselves to a course of protecting Buddhism and protecting lives courageously, one time after another.

在護教方面,1988年六月,師生全力成立中佛會護教組;1988年底,引發轟動一時的杯葛「思凡」演出事件;乃至於在一次又一次的護教運動中,扭轉社會對僧尼的偏見。1994年抵抗政權與異教的聯手迫害,而留下了台北市七號公園的觀音像;1999年,聯合佛教界之力量,爭取「佛誕放假」,而使佛誕成為國內第一個國定的宗教紀念日。

As in the aspect of safeguarding lives, both the teachers and students have striven their best by forming a Buddhist Association ROC, Protecting Buddhism Corps in June 1988. In late 1988, they triggered, boycotted and created a furor in the incident of the public performance of the drama “Longing for the Ordinary”. Also, they have changed the prejudice which the public had with regard to monks and nuns (bhikkhu and bhikkhunis) in their repeated exercise of protecting Buddhism. In 1994, they fought against persecution from the joint political power and paganist influence in order to retain the Kuanyin statue at Da’an National Park. In 1999, they joined forces with the Buddhist circle, fighting for “a public holiday on Vesak Day” and have made the day the first religious commemoration day in Taiwan.

2001年三月三十一日,更是在第二屆「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研討會開幕式上,發起了一場全國轟傳且全球矚目的「廢除八敬法運動」。在昭慧法師的號召之下,本院正式廢除男尊女卑的所謂「八敬法」,建立了性別平等、僧俗平等的菩薩僧團。

On 31st March 2001, which is also the day for the “Theory of the Thoughts and Practice of Venerable Yin Shun” second seminar, they initiated an “Abolishing the Eight Chief Rules Campaign” (Attha Garu Dharma) which made a splash countrywide and roused attention internationally. Under the calling of Ven. Chao Hwei, BHC formally abolished the so-called Eight Chief Rules in which man is always the superior and woman the inferior, building up a Bodhisattva’s Sangha Corps with equality between gender and equality between monks and the laity.

  ◆ Safeguarding Lives Campaign

在護生方面,發起成立關懷生命協會,一次又一次地投入生態保育與動物保護的社會運動,催生了兩個動物保護相關法案——野生動物保育法與動物保護法,深受台灣社會乃至國際友人的讚歎;並有效地抵制了財團全力關說的「賽馬、賭博合法化」相關法案;成功推動立法禁止馬戲團引進保育類動物表演……。可以說:二十年來,學院師生參與了「台灣佛教史」的締造工程,並以親身體驗而證明:「人菩薩行」不祇是經典的故紙陳言,而是可以走得下去的光明坦途;印順導師畢生所提倡的「人間佛教」,不祇是一套理論,而且確有實踐的可能;再大的共業,也可以為共願所轉,所以「淨土」確實有可能實現於此人間。

In the aspect of safeguarding lives, they initiated to setup Life Conservationist Association, and became involved in the eco-conservation and safeguarding animals rights movements one after another. Their activities induced two acts that are related to the safeguarding of animals – Wildlife Conservation Law, and Animals Protection Act – which are highly acclaimed by both the Taiwan society and internationally. They also effectively boycotted the consortium from lobbying illegally to the related act - “Legalization of Horse Racing and Gambling”, and have successfully impelled the act that stops circuses from bringing in cradling animals to perform acrobatics shows. Let’s put it this way: For the past 20 years, both the lecturers and students of the BHC have participated in the “Taiwan Buddhist History” establishing works, and have personally proven that the “Bodhisattva Path” is not merely obsolete words and expressions from scriptures, but is a bright and easy path that you can trace; and that the concept of “Buddhism for Human Beings” which  Venerable Yin Shun has brought out is not mere theory, but something that you can put into practice. However huge our shared karma is, it can be transformed by our common wish. Therefore, “Pure Land” is really a concept that we can practice in this earthly world.

  ◆ Library Management

將以上培育僧材的辦學理想,化約為研究方向的具體規劃,除了充實佛教三藏教典的研習與佛教現代思維的訓練之外,更依學院的課程特色與師生過去社會運動與學術研究的成果為基礎,發展有主題特性的研究方向。其中如環繞「人間佛教」為主軸的相關議題,如護生議題(含環境保護、生態保育及動物權等)、戒律議題與女性議題等。而在學院圖書資料中心的館藏上,除了佛學三藏教典及思想義理等經典、專著、論文的收藏之外,也將配合此諸主題,而蒐集相關資料,期望能以有限的辦學資源,發展成有特色的專門圖書資訊中心。

All that discussed above relates to the ideal of nurturing Sangha of talent, and running Sangha education shall herewith be simplified into specific planning for our fields of research. Other than having carried out substantial research into the Buddhist Tripitaka and provided training on contemporary Buddhist thinking, we shall also base on the special features of the college’s curriculum, as well as the achievements which both the lecturers and students have attained from their past campaigns and academic researches to establish our fields of study that are full of thematic attributes. For example, the workshop based on “Buddhism for Human Beings” as the central theme; the topic about safeguarding lives (including protecting the ecosystem, eco-conservation, and animal rights, and so on), themes about precepts (sila), and discussions about women. And in the college’s Library cum Information Centre, other than collections on Buddhist Tripitaka and all related sutras and shastras, monographs, and dissertations, we also conjugate and collect all related materials of all the above-mentioned themes, hoping to establish a library cum information centre with distinguishing features under limited resources.

■ Looking into the Future

  ◆ The peaceful ancient path, the reliance of all sentient beings

教育工作是細水長流的奉獻,今日的弘誓學院在佛教教育的領域中,踏實而謹慎地跨出每一步。我們辦信眾教育,提供聞法修學的因緣,希望能對佛教徒「質的提昇」之目標,略盡棉薄之力。學院辦僧伽教育,是希望能夠培養一些素質良好的弘法師,讓他們將來在各地散佈佛法的種子,希望他們經過戒定慧三學的訓練,能夠有宗教情操而不變質,這還是消極方面的期待;積極方面,希望能夠讓佛法的綸音散佈得更廣遠而長久,以利濟眾生。

Educational pursuit requires persistent dedication. Today, with regard to Buddhist education, BHC is making each and every move firmly and cautiously. BHC provides teachings to lay devotees, offers them the principal and subsidiary cause to listen to and practice Buddhadharma, hoping to “upgrade the quality” of Buddhists. By running Sangha education, the college hopes to nurture Sangha of talent to propagate Buddhadharma, spreading the seeds of Buddhadharma to as many places as they can; hopes that through acquiring the “Three Studies” (namely sila [discipline], samadhi [meditation], and prajna [wisdom]), they can be unshaken, remain in possession of their religious sentiments and remained steadfast. In fact, this is merely related to our so-called pessimistic expectations; in a more positive prospect, the college hopes that Buddhism can spread even further and wider, and benefit even more sentient-beings.

宗教師的全人教育是終其一生不斷的學習與訓練自己,在佛道的證成與佛法弘揚中能走得正確而平穩。因此弘誓學院的未來,將致力於僧伽的成人教育,讓學僧在印順導師的思想基礎下,踏踏實實地研讀經論,並且在學習過程中,培育廣闊的視野胸襟與深邃的探究能力,對佛學義理作獨立之思考與研究,以期他日個個成為佛門棟樑,法門龍象。

Religious masters require self-education and self-training for their entire lives so as to walk their path of enlightenment steadfastly, and to propagate Buddhadharma rightfully. Therefore, in the future, BHC shall strive for the best in offering education for the Sangha, hoping that with the philosophical thinking of Venerable Yin Shun as the foundation, they can study the Tripitaka dedicatedly. Also through their path of learning, BHC hopes that they can broaden their perspective, sharpen their mind, and deepen their exploring ability. Furthermore, BHC hopes that they can research and think independently with regard to the meaning and logic of Buddhism, hopes that each and everyone of them can become a pillar (man of great ability) of Buddhism, the Nagar (great saints) of the Darmaparyaya (Dharma-doors).
 

2006年6月27日修訂

【學院宗旨】

佛教弘誓學院係一提供四眾弟子研修佛法之園地,研習印順導師思想,以「提倡智慧增上,入世關懷,激發積極勇健之菩薩精神,推展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為辦學宗旨。故依大乘菩薩行門之四大弘願,在僧信教育與社會教育的領域中作育僧才,推廣佛法。

【創校沿革】

◎1986年創校

1986年十月,有幾位好樂佛法的居士,基於對法的歡喜學習,想要有系統地深入佛法義理,遂由陳志超(慈弘)居士提供家中場地,以「弘誓協會」之名,禮請性廣法師開班授課,講授《成佛之道》。

1989年,由於學員漸增,原有場地不敷使用,徵得善導寺住持上了下中長老慈允,將上課場地遷至善導寺,改名為「善導寺弘誓學佛班」。透過長期、次第的教學課程,以推廣佛學成人教育,並禮請昭慧法師教授佛法進階課程。第一期課程為期三年,開設「基礎佛學」、「大乘法義」二門課程,學員約有二百多位。

此後,這個名為「弘誓」的學佛班,不斷維持佛法之講授,歷二十年而不輟,前後期學生總計約有兩千人之譜。其間由昭慧法師與性廣法師在班上主講的課程,業已製成教學錄音帶而廣為流傳,在教界深得口碑。

1992年九月第二期開課,改學制為二年,此期約有四百多名學員入學。同年十二月改於臺大校友會館租借場地上課,並正式定名為「佛教弘誓學院」。此後,這個跨寺院的佛教教育機構,也就漸漸為教界之所熟悉。

◎1991年成立法界出版社

本院教師之教學、弘法及寫作,其中多有時代先聲之思想啟發,以及學理嚴謹的佛學論文,為了能固定集結發行,也好方便讀者購買,乃於1991年成立法界出版社。迄2006年六月,已出版昭慧法師與本院教師性廣、悟殷法師之著作共計29冊,弘法影音資料23種。

◎1993年《弘誓雙月刊》創刊

《弘誓雙月刊》自1993年二月創刊,迄2006年六月,已出刊八十一期,每期約發行七千冊。由於其中多有時代先聲之思想啟發,以及學理嚴謹的佛學論文,並見證著台灣人間佛教的成長與茁壯,因此甚受海峽兩岸佛教界與佛教學界之囑目。

此外,《佛教弘誓電子報》亦於2001年十一月五日創刊,運用網路這種無遠弗屆的資訊傳遞工具,讓讀者可以直接收受學院的最新訊息與師生近期文章,迄2006年六月,已出刊139期、3665人訂閱。

◎1993年增設研究部

為了培養僧教育與信眾教育的師資以及佛學研究人才,1993年十月,弘誓學院於桃園縣觀音鄉雙林寺增設研究部,提供已具佛學基礎之僧眾進修深造之機會。第一期開課招收十名僧眾研究生,由常住護持學僧之膳宿。研究部為佛學院畢業的僧眾,提供一個可以兼顧常住事務而又得以進修佛法的管道。成立迄今,甚受教界好評與家長信賴,學生不但日益增多,而且素質良好。有六位學生(資定、悲願、自得、見岸、真聞、法明法師)甚至早在入學之前即已挑起住持寺院、監院的弘法利生之大樑,而且深受信眾愛戴,但卻謙恭有禮,不恥下問,宛若當代之善財童子!

◎1997年成立弘誓文教基金會

為了長久支持學院辦學,並推動佛教文化事業,本院復於1997年六月創立「弘誓文教基金會」,該會不但支持本院之教育事業,而且支持法界出版社之文化事業。自2000年開始,弘誓文教基金會與本院舉辦「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大型研討會,迄今已舉辦六屆。

◎1999年新校舍落成

由於學團人數日增,教學、住宿、禪修空間皆嚴重不足,而師生在觀音鄉又甚得人緣,鄉長郭榮宗先生、前鄉長李文貴先生、村長邱家義先生及鄉民、村民,對學院師生均極友善護持,於是在「天時、地利、人和」的多重考量下,1996年九月間,學院遂購置了雙林寺旁的兩塊土地,約計一千四百五十餘坪,並在廣德建設公司的義助之下,於1998年七月廿九日正式動工,由於教界長老法師與十方善信鼎力支持,終於在翌年十月初,完成了兩棟莊嚴清雅的大樓。

新校舍已於1999年十月九日落成,名為「鹿野苑」,用以紀念佛陀在波羅奈地方鹿野苑之對五比丘初轉四諦法輪。從「鹿野苑」到「雙林寺」,象徵著紀念佛陀的說法不輟--從初轉法輪到最後教誡,這也多少可看出主事者「崇重正法、弘傳正法」的心意,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

校舍落成之後,由於學生遞增,教學空間漸感不足,乃於2000年四月間增建兩棟簡便之組合屋,以為專修部教室與寢室之用。唯此臨時性建築,使用迄今已逾五年,建材開始腐鏽,門窗破落,逢遇颱風,更是內部漏雨,甚感不便。為求學生能有理想與安全的就學環境,擬於今年(2006)下半年興建兩棟堅固之新校舍。

◎2000年增設專修部、高雄推廣部

2000年二月廿九日上午召開第二屆第一次院務會議,經全體院務委員通過,增設專修部,以因應教界無法研讀佛學院之僧眾的需要,使其得以通學方式,兼顧常住與學業。專修部不限學歷,三年畢業,畢業後得報考本學院之研究部。院委會並重新修訂相關章程及修學規則。過去許多尼眾反應:想來學院就讀,但資格不符學院研究部之要求,如今舉辦專修部,對她們應是大好消息。當然,專修部的學生並非都是高中畢業,他們有的已大學畢業,也有已得碩士學位的高學歷學生,他們來此就是為了專修佛法。

長期在南部與馬來西亞講學並任高雄法印講堂住持,法緣極為殊勝的學院研究部高材生見岸法師,亦於此次院務會議中報告,將以法印講堂之場地,在高雄地區成立本學院之推廣部分部。每期報名學員都有一、兩百人。

◎2006年獲玄奘大學認證

自2006年8月開始,將與玄奘大學推廣部合作,凡專修部所開設課程與玄奘大學宗教學系相同者,或研究部所開設課程與玄奘大學宗教學研究所相同者,皆得認證學分。未來本院學眾若入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所或學分班就讀時,其於本院所修學之相同科目,得於入學後申請抵免學分。這將使本院學眾之佛法修學,納入正規大學教育管道。

【重要成果】

◎教育成果

研究部與專修部辦學十三年下來,深獲教界的肯定。每年每班約二十至三十人,學生總人數大都一百餘人,2006年七月,單是報考專修部人數,都已接近六十人。大家的學習興趣非常昂揚!在各佛學院因大學普遍設置而招生困難的今天,本院招生人數不減反增。

截至2006年為止,本院已有二十五位師生前後報考各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博士班(其中以玄奘大學人數最多),而且悉數考上,其中六位分別榮膺榜首。足見學院長期誠懇辦學,業已獲得教界學生師長之信賴。學院同仁必當兢兢業業,訓練僧才,以不辜負學生師長之期許!

◎禪修營

除了上課之外,本院復舉行夏安居、暑期佛學講座與寒、暑期之禪七共修。禪七由院長性廣法師主七,每次報名情況都非常踴躍,學員滿額,且常有向隅之憾。可以說,鹿野苑內真的是禪講不輟,弦歌不絕,充滿著清新、端嚴、靜謐、溫馨的道風。

又於2000年三月十九日起至五月十六日止,展開為期兩個月的第三屆「帕奧禪修營」,由緬甸帕奧禪師(Pha-auk Sayadaw)親自教導,殷勤成就了百餘比丘僧尼的道業。

◎學術會議

自2000年開始,弘誓文教基金會與本院舉辦「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大型研討會(其中三屆還擴大敦請佛教界文教團體共襄盛舉),迄今已舉辦六屆,前五屆在中央研究院舉行,每屆來賓大都五百人以上。2006年五月,在玄奘大學舉行印順導師圓寂紀念的第六屆研討會,來賓更多達七百餘人。六屆會議下來,總計有四場專題演講(演講人都提供一篇論文作為講稿),並發表過十二部新書、九十篇論文以及二十三篇座談會引言(引言人有的只提供大綱,但大部分也提供全份論文)。其累積成果實不可小覷。經此多年累積學界研究成果,「印順學」已在成形,甚受教界與學界好評。

印順導師已於2005年六月四日圓寂,對一位智慧卓絕如印順導師這樣的高僧,無論是過往的祝壽還是圓寂的紀念,最有意義的莫過於「以法供養」。而大家以文會友,發表或聆聽相關主題的佛學新書與佛學論文,正是「以法供養」,用報師恩的其中一種形式。

◎護教運動

走過台灣佛教二十年歲月,弘誓師生不但以佛法的研修與推廣為首務,而且還以實際的參與和體會,證明了「人間佛教」的成效,與大乘佛教「菩薩道」的光明遠景。「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大乘情懷,使得這群青年佛子,一次又一次義無反顧地投入護教、護生運動的行列。茲舉犖犖大者:

在護教方面,1988年六月,師生全力成立中佛會護教組;1988年底,引發轟動一時的杯葛「思凡」演出事件;乃至於在一次又一次的護教運動中,扭轉社會對僧尼的偏見。1990年,破斥嬰靈供養的邪說;1994年,抵抗政權與異教的聯手迫害而留下了台北市七號公園的觀音像;1999年,聯合佛教界之力量,爭取「佛誕放假」,而使佛誕成為國內第一個國定的宗教紀念日。

2001年三月三十一日,更是在第二屆「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研討會開幕式上,發起了一場全國轟傳且全球矚目的「廢除八敬法運動」。在昭慧法師的號召之下,本院正式廢除男尊女卑的所謂「八敬法」,建立了性別平等、僧俗平等的菩薩僧團。

◎護生運動

在護生方面,長期對福德社區的貧困老人默默付出種種的生活關懷,又發起成立關懷生命協會,一次又一次地投入生態保育與動物保護的社會運動,催生了兩個動物保護相關法案--野生動物保育法與動物保護法,而深受台灣社會乃至國際友人的讚歎;並有效地抵制了財團全力關說的「賭博合法化」相關法案……。可以說:二十年來,學院師生參與了「台灣佛教史」的締造工程,並以親身體驗而證明:「人菩薩行」不祇是經典的故紙陳言,而是可以走得下去的光明坦途;印順導師畢生所提倡的「人間佛教」,不祇是一套理論,而且確有實踐的可能;再大的共業,也可以為共願所轉,所以「淨土」確實有可能實現於此人間。

【未來展望】

◎古道寂然 眾生賴之

教育工作是細水長流的奉獻,今日的弘誓學院在佛教教育的領域中,踏實而謹慎地跨出每一步。我們辦信眾教育,提供聞法修學的因緣,希望能對佛教徒「質的提昇」之目標,略盡棉薄之力。學院辦僧伽教育,是希望能夠培養一些素質良好的弘法師,讓他們將來在各地散佈佛法的種子,希望他們經過戒定慧三學的訓練,能夠有宗教情操而不變質,這還是消極方面的期待;積極方面,希望能夠讓佛法的綸音散佈得更廣遠而長久,以利濟眾生。

宗教師的全人教育是終其一生不斷的學習與訓練自己,在佛道的證成與佛法弘揚中能走得正確而平穩。因此弘誓學院的未來,將致力於僧伽的成人教育,讓學僧在印順導師的思想基礎下,踏踏實實地研讀經論,並且在學習過程中,培育廣闊的視野胸襟與深邃的探究能力,對佛學義理作獨立之思考與研究,以期他日個個成為佛門棟梁,法門龍象。

將以上培育僧材的辦學理想,化約為研究方向的具體規劃,除了充實佛教三藏教典的研習與佛教現代思維的訓練之外,更依學院的課程特色與師生過去社會運動與學術研究的成果為基礎,發展有主題特性的研究方向。其中如環繞「人間佛教」為主軸的相關議題,如護生議題(含環境保護、生態保育及動物權等)、戒律議題與女性議題等。而在學院圖書資料中心的館藏上,除了佛學三藏教典及思想義理等經典、專著、論文的收藏之外,也將配合此諸主題,而蒐集相關資料,期望能以有限的辦學資源,發展成有特色的專門圖書資訊中心。
 
 
 

關懷台灣佛學基礎教育

採訪:人生雜誌游淑惠小姐

訪問人:昭慧法師

整理:學院學生

一、請問法師:就台灣的佛教教育之推動,從外在環境的變化而言,之前與現在有何不同?

答:我從民國七十三年就進入佛學院的體系教書。佛學院從那個時候到現在,外在環境的變化是:外護資源比較豐富了。內在則因整個台灣社會急劇改變,所以可能有更多佛學院的主事者,勇於讓學生把所學用於社會,與社會作一些互動。這比起以前要求佛學院學生「只要專心念書,把一切外緣放下」的思考方式,已經不太一樣。

  例如:現在有一些佛學院,鼓勵學生學以致用,走出校門做些監獄佈教、講堂弘法、宗教對談、營隊輔導……等工作;這種活潑多元的呈現,比起傳統佛學院,學生就只是讀書、課誦、做職事,訓練他們將來回到寺院裡做一個標準的傳統寺院出家人,又已呈現不同光景。之所以有這樣的訓練方向與多元化內容設計,可能因為這一代的佛學院主事者比較年輕。年輕人來自社會,社會的脈動讓他們印象猶存,所以知道有必要掌握社會脈動。過去長老法師辦學,會認為:如果外緣太多,較不能心無旁騖;而現在的一些學院主事者,雖然也盡量給學生造就一個專心修學的環境,但卻認為:適當的課外活動,也能讓他們學以致用,刺激他們提高學習興趣,從用中知不足而學。

二、誠如法師所說;如此的變化,就整個佛學教育之推動,是有利還是不利?

答:杜絕外緣與適度接納外緣各有利弊。有些人是從用中然後知不足,而且可能從當中更激發起他們的悲心,更加為了苦難眾生而多學佛法,好能幫助他們。然而佛法這門學問浩瀚淵深,沒有相當程度的時間跟環境,讓學人慢慢吸收,太早就起用他們,讓他們無暇打好穩固的基礎,也會是一種損失。而且有的學生本身心性就好動,又喜歡攀緣,就連叫他在就讀的幾年期間,先杜絕外緣,打好穩固的基礎,他都靜不下來,那麼接納外緣的宏法利生,又能有幾分如法呢?

  佛法基礎如果不穩固,即使與友教作「宗教對談」,他也無法把握到佛法的本質,來跟其他宗教對話,搞不好還一股腦兒認定其他宗教的理論比佛法還好呢!「弘法」或「輔導」也一樣,如果沒有相當程度的佛法體會,面臨著芸芸眾生各種生活中的苦惱、或心性上的缺陷,他如何作「契理契機」的對治及建議呢?搞不好還與眾生的煩惱攪成一團呢!這確實是隱藏著一些危機的。所以,一個制度無法適應所有的人,從那裡來談絕對的利與弊呢?

  傳統的佛學院教育,有些學生讀到後來,像個「兩腳書櫥」,讀了很多的書,考試也能應付得很好,可是臨場應機的弘法能力不足,因為那是要從經驗中得來的,光是上課老師告訴你一套「如何演講」的技巧,是不夠的。這些學生經常是「乖順有餘而創發力不足」,要不就是「眼高手低」——宏法能力不足,又不甘於屈就現實生活。

  每一個常住都有它的憂苦,目前台灣寺院普遍的難題是:人少事多、法會多、經懺多。學生們回到常住以後,就捲入繁重的事務堆裡去了。而在繁重的事務中,他倘若又沒有「把以前在佛學院的所學拿來運用」的自信心,那麼他會暫時把所學的佛學知識冰封起來。可是倘若冰凍個三年、五年,要不退化也難!宏法的實務經驗,在佛學院沒有試驗的機會,回到常住的環境又不容易試驗,或者縱使少少的提供機會,也因經驗不足,自信心不夠,而不敢嚐試,這就難怪教界法師們老是在感歎:「佛學院出來的人才到哪裡去了?」

  再加上,他們在佛學院已經養成認知慣性:「事情越少越好、越少事情來煩我越好。」這也是不能勇於任事的心理障礙。佛學院本來立意良好,是為了保護他們;保護為的是認為他們「將來要發揮有的是機會,眼前先專心讀書比較重要」,所以盡量排除一些外在的事緣,而在就學期間,提供「少事、少業、少希望住」的環境。可是這是一種被設計過的「保護」環境,而並不是現實的佛教環境。於是,學僧們在佛學院,就像在溫室裡的花朵;從佛學院的溫室走出來之後,開始對現實的佛教環境失望了。萬一他所接觸的寺院或人物不祇是忙碌,而且還有不如法的措施,那他們又如何去面對種種的「不如法」而產生免疫功能?怕是久了見怪不怪,難免同流合污了!

  所以,除非悲心、智慧與勇氣具足,願意邁出來改變現實;否則他們會在不覺中變得死氣沉沉,寧願在一個大環境的保護傘底下湊和著「過生活」,而無意改變現實。這也就是我前面所說的:「乖順有餘而創發力不足」。

  以上所說的還是比較穩定,知恩念報,安於常住生活的學僧了。還有一類佛學院出來的學生,從傳統佛學院的保護環境中探出頭來,一看現實佛教或常住,不是那麼一回事兒,於是就遠離常住。而遠離常住也有很多種,第一種是繼續讀書——讀書變成不再是求學過程,而是一種可以擺脫常住的方法。第二種是去住茅篷,以此避免常住繁重的事務與複雜的人事。可是三、五好友住茅篷,經濟支援又從那裡來?到頭來不得不發展成與原來常住一樣繁忙的格局,只是這時他已是在為自己忙,所以也就忙得心甘情願。第三種就變成了「遊僧」,美其名是在「參學」,其實是到哪兒都住不長,只好到處遊走。

三、請問法師,佛學院一定有很好的理念,為什麼到最後學生會變成如此呢?

答:這要從個案來看。問題到底是出在學院、常住還是學僧個人?不能一概而論。有些個案,真的是常住很不如法;有些個案,卻是由於學生自己太貢高我慢,或是眼高手低。

  常住的部分且先不談,來談談學僧:以第一種「貢高我慢」者為例:這些學僧真的是才高八斗,學富五車嗎?其實也不見得!更何況佛學浩瀚如海,短短的幾年佛學院教育,也不見得汲取到多少法財,但是他們往往慢心作祟,回到常住就看不起別人了!動不動就拿常住來與佛學院相比,說常住沒佛學院那麼博學,師父沒佛學院老師那麼博學。就因為他的驕慢,使得他不具足緣起智慧,無法觀照因緣,感念常住與師長的栽培之恩;也無法思考到:佛學院這樣的無菌溫室,其實也是有賴佛教界(包括他的師長)的護持,才能夠造就出來的。如果沒有這些護持,到最後還不是要為學院辦學經費而屈就現實,「為五斗米折腰」呢?

  由於他們沒有「緣起」智慧,光學了一些名相學問,不但不知謙虛,反而增長驕慢。他們只想享受蓮花的美好,對污泥的存在卻不能適應。我不是說常住都是「污泥」,可是一般而言,常住就不可能像佛學院設計這麼理想的封閉式環境,所以過慣溫室生活的佛學院學僧,往往會適應不良而失望離去。

  如果要苛責佛學院,這也很難!就我所知,佛學院的老師大都盡心盡力任教,主事者也都兢兢業業,希望將來能夠將這些學僧訓練得健健康康、活活潑潑的,交回到他們師長的身邊,他們不會不想從這方面努力的。問題就在於學僧的心態:他到底是把佛學當作知識,還是當作一門生命的學問呢?

  在佛學院裡,你當然可以天天抱著書本,得到很多佛學知識,可是生命的學問,卻是一步一腳印的。在無菌的溫室中,有可能做到沒有爭吵,沒有事緣,但檢驗不出你到底有多少實踐佛法的能耐。溫室的環境,若沒有外緣刺激,是可以暫時沒有煩惱現前的。可是現實的、有菌的環境空間,就是最好的人性試煉場,有著種種的誘惑試驗著我們。當我們面對現前的境界時,會不會起驕慢心、妒忌心、自私心、不耐煩心……?那是要在現實生活中接受考驗的。要不然,背了一大堆的佛學名相,又有什麼用呢?

  我常常勉勵學生,在修道生活中,要時時注意:是否真的有用到「緣起」智慧(而不祇是「緣起」的佛學知識),照顧到現實的條件、因緣……?是否能常懷謙卑、感恩、慈憫心,用平等、民主的胸懷去對待眾生?由於受到習性或文化背景的影響,所以要改變自己並非易事;修道並非佛學院三、五年的事。

  至於第二種「眼高手低」的人,他們就算真的有機會開示、說法了,也沒有勇氣開口,永遠說他自己還「不足」。其實三藏浩瀚如海,讀到何時才叫做「足」呢?問題還是來自於「沒有自信」。沒有自信,經常不是因為佛學知識還不夠多,而是來自於沒有宏法訓練,不能夠「處眾無畏」,所以只能蹉跎又蹉跎。他們在現實生活中,忙於經懺、法會、執事……,蹉跎個五年、六年……,慢慢的佛學院的所學通通忘光,這時他們就真的再也提不起自信心了。

  當然,佛學院也栽培出了一些成功的法師,無論遇到什麼狀況,無論有否離開常住,這些人都一直力爭上游,在「實踐佛法」的範疇內,從事建寺、安僧、文化、教育、宏法、利生……的種種事業,最後終能有所成就。有些學僧,就以柔軟、體貼、忠誠的美德,在常住中獲得了師長的信賴,以緩進的方式,讓師長安心地揚棄傳統的包袱,如法如律地改變常住的生態。

四、其實這才是最重要的吧!他因著受過佛學院的教育而更具有眼光、胸襟,而去改變原來常住的生態。

答:對!從「緣起」的智慧來看待常住與師長,即使不盡如人意,也是有因有緣的。我過去剛出家時,常與一些在經懺場中忙碌的尼大姊碰首。我內心對她們充滿疼惜之情,時常設想:如果沒有一些不理想的環境因緣,如果她們一出家就遇到善知識與好道場,搞不好也已有大成就了。

  對師長同道們,假使能具足慈悲心與感恩心,很多事情可能可以透過慢慢的溝通、互相的信任而緩進地解決它們。當然,我也不否認有一些道場或人事的問題,是真的已經積重難返,不能解決了。暫時沒有辦法,你也只能選擇遠離。但我發現:許多學僧漂離道場而成為遊僧,理由卻不見得如此堅強。

  學僧在被保護的狀態下,有時候不太能夠體會到現實生活的壓力。在學院裡,不用面對信徒的老病死苦,也沒有想到宗教師的具體責任。一回到常住,面對信徒的種種需要,他開始嫌煩了!但是他沒有體會到:他之所以能去佛學院讀書,沒有信眾護持行嗎?而信眾護持他,讓他沒有後顧之憂,得以安心辦道,一旦他們心裡有苦,家裡有事,師父忍心以「修道、讀書重要」為理由,來個不理不睬嗎?他沒有體會到自己安心辦道的因緣是怎麼得來的,因此也就沒辦法體諒到師長接引信眾的忙碌,無意承挑常住面對現實的憂苦。當然,人不能老是向現實生活低頭,這是不錯的;可是完全罔顧現實,只是高懸理想,也是不會成大器的。

  畢竟「常住」就不是「佛學院」。佛學院就像是大、中、小學,這些學校的學生,有父母提供生活與讀書的所需,讓他們安心讀書。但是一旦大學畢業了,還好意思要求爸爸媽媽繼續養他,讓他無所事事嗎?當然是要自己工作養活自己了!他很清楚地知道:「我需要工作。」

  而有些出家人,反而懶散得很:「我要修道啊!」「我要修道啊!」所有資源用在他身上,似乎都理所當然;彷彿自己一旦修道,別人就「有義務」要成全他。他似乎以為資源是從天上自動掉下來的;卻從來沒有想到:那些資源,是師長一步一腳印慢慢經營得來的;也是信眾的血汗換取得來的。他一邊享用這些資源,還一邊嫌棄這些資源,覺得這些資源不夠乾淨、不夠單純。可是人心本來就複雜,有多單純?

  我常常向學生說:千萬不要踩在別人的肩膀上,還看不起人家矮。我常說:你們今天能夠有這樣的好因緣,既不用經懺,又沒有法會來干擾你們就學,要感恩護持我們的寺院,不可以吃了喝了用了,到頭來還看不起這些寺院的經懺與法會。

  有位法師很護持學院,我有一回南下時,過去向他請安,他跟我講話講到一半,信徒跑來岔開談話,向他報告事情,報告完後,他回過頭來,已經忘記剛剛跟我講什麼,講到哪裡。然後又想起:等一下還要去加護病房看一位信徒。他忙成那個樣子,我真不知從何說起!他今天如果沒有經營寺院,沒有那些信徒護持他,也就沒有能力來護持我們的學院。

  今天學院的學生可以在就學期間,不用付出代價地享有四事供養的資源,得以安心修學,付出代價的卻是這些住持與住眾——為法務與眾生而忙碌的師父,他們這麼辛苦地回饋信徒的護持。每一位信徒的錢布施到寺院名下,他們用不了多少,經常轉手就捐出來護持教育、文化、慈善事業。但是憑良心說,這些信徒的宗教生活與老病死苦,他們不照顧誰來照顧?而他們的徒弟還經常因此抱怨法會、經懺太多,不似在學院清靜,而選擇離開一途。看到這一幕,真教人辛酸!難怪有些師父,再也不敢放子弟去佛學院讀書了。

  且先不談作為一個身披法服的出家人,所應扛下「宏法利生」的責任吧!這些學院出來的學僧,如果能想到「要養活自己」、「天下沒有誰是該了我的」,那麼他或許就比較能像大學畢業後乖乖「吃頭路」的學生,甘心情願地面對寺院接引眾生的工作了。

  對一個修道人而言,如果他沒有意會到:他有義務照顧更多人的法身慧命,也許會覺得:「我何苦那麼忙?」在家忙,還說是為了兒女、配偶,而有情愛的牽繫,不得不忙於生活,若出家後沒有「護念眾生」的心情,他會抱怨:「早知忙成這樣,我還不如在家。」但出家、在家的不同,本來就不在忙與不忙啊!

  有道是:「未著袈裟嫌事累,著了袈裟事更多。」說這話的人,肯定不知道出家的意義。出家生活是可能會忙碌不堪的。重要的是:不要瞎忙,而要為道業與眾生而忙。在家當然也可以為眾生而忙,但很多時候他的忙是有情愛牽絆的。出家人跟眾生沒有什麼深濃的情愛關係,不至於牽腸掛肚,所以只要事情忙完了,心就可以不忙;忙完了就放掉了。但在家人為情愛而忙時,事情忙完了,心還在忙──牽腸掛肚的。

  可是人生的路也是要慢慢走、慢慢體會的呀!你有可能逼令那些二、三十歲剛從佛學院畢業的學生去體會這些嗎?他會不甘願,而要自己嚐試著走走看的。只要他走過一段路,慢慢就會體會「報三寶恩、報檀信恩、報眾生恩」的忙碌滋味了。如果他沒心肝感恩圖報,那他也終究要為自己的涼薄而付出代價!他如果有了佛法的基礎,慢慢就會體會這些問題。只是等到他體會的時候,也已開始忙著度眾生了,就輪到他下一代的徒弟來報怨他了。

五、民國七十七年,曾有些法師大德或相關人士提到過:應將佛教中的人力、財力等資源加以整合,使其不浪費資源。因為有些佛學院,只辦了一、二年,就因經濟無以為繼而放棄了,造成了資源的浪費。他們覺得整合資源,可使佛教對外更具正面的力量。但似乎從民國七十七年以來,至今民國八十七年,已經十年了,卻沒有具體成效出來。請問依法師您的看法,應如何去突破?或是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

答:我對這種「空中畫餅」的理想,是打個問號的。這些提出來的人,到底誰要整合誰?如果說只是「聯合」,各各學院維持其主體性,那還有些可能;但如何可能「整合」資源?依現狀怎麼整合?是人事的統一調度權?課程的統一設計權?還是財物的統一分配權?

  天主教、基督教從中央教會到地方教會,有上下從屬關係;佛教跟他們的生態不一樣。佛教的寺院大都是各自發展起來的,他們頂多橫向的有些友善的溝通。而在橫向的溝通之中,姑且聯合起來成立一個沒有中央集權,而只能算是友誼性質的教會。縱算是這種教會可以整合部分寺院資源來管轄全體佛教的事務,那也是基於現實的需要,例如對政府或對外交涉,以確保寺產或傳教自由。

  佛學院就更不能與教會相提並比了。第一、他們整合的需要性在那裡?迫切性在那理?沒有整合的迫切感,憑什麼說服他們打散原有的資源,而作重新的組合?第二、整合之後,是採取成為「共同」的一個學院?還是維持「各自」的學院?如果依然是「各自」的學院,那又為什麼不能允許它們維持多元化的現狀,而要強行加以整合呢?

  現在教育部尚且越來越少管大學,讓大家各自發展其特色,那麼,我們到底想整合什麼?原因何在?其實學院各有各的特色,它們就各自吸收不同根機、不同需求的學生,這不也是好事一樁嗎?不會有一種制度適合所有的人,也不會有一套課程適合所有的學生!我覺得:在多元發展之中,各佛學院彼此友誼上互相溝通,精神上互相打氣,甚至人力財力上互相支援都沒關係,彼此還是維持一點主體性比較好。

六、他們是認為:像現在的佛學院,各有各自的學分、學制,如果把這些整合起來,較容易讓佛學院的教育獲得政府的承認(例如:內政部、教育部的承認),所以就牽扯到學制的問題,而希望將它們加以整合,希望有一個聯合學歷文憑的認證,使其對外能有正面的效用。

答:假使說橫向的「聯合」,大家有一個聯誼會或聯合頒發的畢業證書之類,那個我不反對。我比較關心的是:「整合」是怎樣的整合法?是財力的整合,還是人力的整合?而財力的整合,是誰整合了誰?是大的吞併小的?還是聯合以後再另外推舉一個人出來主其事?或推選一群人出來做委員?

  還有,散佈在各個地方,各有因緣的佛學院,學制、學分、課程又要怎樣整合?例如中華佛研所與法光佛研所,重視文獻學,重視梵、巴、藏語言的訓練。這是他們的特色。可是我們的研究部,雖然也有語言訓練,卻沒有特別重視它,反而重視漢文原典的解讀,這是我們的特色。我很尊重他們的優點特色,可是認為:既然有的學院已具足這種特色,那我們又何妨走出另外一種風格呢?那麼,請問該如何整合法?是我們依照他們的課程與學分,還是他們依照我們的,而後才發聯合畢業證書?

  現在連教育部對大學都在慢慢鬆綁了,各大學的「共同必修科目」也愈來愈少了,我們還要走回頭路,把各學院捏捏弄弄成一個模子嗎?又如華嚴專宗學院、淨土專宗學院與力行解脫學院,分別加強華嚴宗、淨土宗與南傳禪法的課程,他們的課程各有風格、各有特色,他們怎麼去頒發具足相同學分與相同課程的聯合畢業證書呢?

七、這可能和中國傳統的「統一」思想有關。尤其是太虛大師,把學程的每一層次都由淺入深地規劃,而現在可能有太多的佛學院,且各有風格,故看起來似乎力量不夠凝聚,若干學者認為如此可能造成資源浪費。

答:我當然反對資源浪費,但有些說法是沒有實務經驗而高懸理想的。請問:在實務上要怎麼整合?誰來整合?除非政府要透過強制命令來強行整合,不願整合者以公權力勒令停辦,否則誰能讓它們整合?當年太虛大師僧教育理想之所以失敗,就在於他空中樓閣雖然架了起來,可是哪個寺院理他?國民政府有沒有任何法源依據,可以依太虛大師的「寺產革命」理想,而將全國的寺產加以統籌分配?不可能的。

  我也贊同:佛教事業,與其散散的做,不如集中來做。佛教與其五個大學一起辦,不如把一個大學辦好。我也知道這個道理!可是接下來呢?如何落實?每間大學的主事者都有他們自己的理想,到時候,要誰聽誰的呢?

  其實佛學院倒還好,不用龐大資財辦學,辦得起來就辦,辦不起來也就自然淘汰。倒是佛教設立這麼多大學,才是茲事體大。目前五所大學我都捏一把冷汗了,到時候第六、第七所再冒出來,真不知佛教的信徒要如何去支撐那麼龐大的財務需求!

  不過這與佛學院比較無關。所以純粹就佛學院而言,若為了對外或對政府交涉,聯合比較有利,要聯合就聯合嘛!為什麼不行?在彼此人事、財務獨立的情形下聯合,那是維持各個學院主體性的聯合,而不是大一統的整合。

  那其實是一種逆向的思考模式。以關懷生命協會為例:曾經也有一些地方雛型組織,自動要求成為協會的分會,可是我們反而勸告他們:「沒關係!你們可以自己成立一個協會。我們願意提供實務經驗,分享心得。」我們就沒有想要把他們納為分支機構的企圖心。協會可以與其他團體保持友好關係,在一些議題上共同串聯,這也是很有力量的。這是另類思考:「大而美」之外,何妨考慮「小而美」?為什麼一定要從地方直到中央,以金字塔型的權力機制來掌控一切呢?我們的人力、時間其實都很有限,遠方的動態,我們其實鞭長莫及;他們不如在小區域作直接的民主運作,人事、財務由自己互相監督,為何要弄到任何事情都由「中央」下來解決呢?到底是怎樣的虛榮心思,使他們非要隸屬於我們不可?

  或許這樣做之後,我們能滿足地說,你看!協會到處都有分會,全數加總起來有多大!可是那到底有沒有意義啊!機構越小,關涉的因緣越少,越是可以靈活運轉,而且也較容易檢驗與矯治其中的毛病。機構越龐大,運轉越不靈活,越不容易了解狀況;為了掌握狀況,往往不得不巧用心術,佈線佈樁。這對世間權勢的攫取或有利益,但對修道人又有何好處可說呢?要如此複雜嗎?若小心檢驗,可以發現:那其實也是一種控制欲!

八、請問法師,是否贊同佛學院底下也成立信眾教育部門呢?

答:也不妨。只是現在佛學院教育幾乎都是以僧教育為主,信眾教育反而是那些已經被訓練出來的法師,慢慢在各地經營的。否則,信眾去佛學院呆上三五年,划得來嗎?他如果不準備出家,去那裡受全天候的僧教育做什麼?所以「信眾教育」部門若要成立,必須兼顧「上班族」或「菜籃族」的生活形態,採取夜間教學或假日教學的方式。

九、我們是否可以在佛學院課程中加入一些世間學?如此,當他們畢業後,也可以了解佛法——也就是把佛學院擴大。

答:這樣的話,佛學院就變成一個雛型的世間學院了,一旦弄成這麼大的規模,其實接下來是師資、設備……,各方面都要擴充了。現在的佛學院整不整合都無所謂,可以說收就收;可是一旦要有這麼大的規模,那可說是變成一所小型的大學了。需要做到這樣嗎?而且什麼叫做極限?它到底要開哪些班?管理、資訊、心理、哲學,搞不好中文、英文……,那樣下去還得了!它如果只開一門課,淺嚐則止,那樣能夠深入嗎?有這種需要的人搞不好寧願去讀空大,寧願修一般大學的學分班。現在各大學都在辦推廣部,他們大可以到那裡學世間學呀!所以佛學院應該還是以「三學增上」為特色。它可以設立信眾佛學推廣部,但絕不需要辦一個哲學班、心理學班、物理學班……。

十、請問法師,佛學院在培養建全僧格之教育外,是否有必要設計一些世間學的課程呢?

答:這有兩種思考方式。一種是佛學院本身就把它當成必修課程,而且自己找師資。這時要看佛學院的發展計劃、主事者的世界觀與社會觀。它到底覺得理想的出家人需要懂些什麼世間學?是心理學、輔導諮商(因為需要接引信眾)?還是中西各家哲學(因為可與佛學作比較研究)?或是管理學(因為畢竟這些學生將來出去也需要統領大眾)?或是資訊(因為現在是電腦時代)?不可能樣樣都學,要選擇讓學僧學些什麼?就得看這個佛學院的發展計劃、主事者的世界觀與社會觀,然後再決定要如何配置世學課程了。

  可是問題就在於這裡──佛學的本門要深入,都還要學很久呀!雜學學了那麼多以後,他會不會反而對佛學本門無瑕打下堅固的學習基礎呢?所以,這個部份的斟酌,就要看佛學院的政策了。有些佛學院,擺明了只開佛學課程,或是跟佛學有關的語文課程;學生倘要學其他世學課程,很簡單!以現在那麼多的學習管道,不愁沒處可學!大可以選修空大的學分,或到其他大學推廣部上課,來補世學的不足。佛學院縱使覺得學僧需要學習這些課程,也大可善用現有成人教育的資源,對某些課程承認其學分即可。不一定要在本院開這些課。

十一、法師,您的思想是很開放性的。也就是說:還以深入佛法為主,但是可以開放學生到各處去學習,這樣確實是比較節省資源。

答:而且我們出家人擔任師資,對於待遇還比較無所謂,因為出家人「一人飽就一家飽」。可是一旦要照顧到教導世學的學者教授,所需資源就更龐大了。

十二、請問法師,譬如某一專宗學院,有一個部好像只有四個人,而且程度不一,曾經有人計算過,每年投資在一個學生身上將近七十萬,但基於他們的辦學宗旨,必須每年都開辦。有些佛學院也面臨類似的困境,所以就有整合的想法。

答:某專宗學院就因為它是「專宗」,所以會背負一個「宗派傳承」的使命感,因此無論如何就更不可能與別的學院「整合」了。我倒覺得辦佛學院的主事者要想清楚,為什麼要辦佛學院?還有,是不是有這麼大的必要?以目前台灣出家眾的數量來看,有這麼大的市場需求,須要辦這麼多的佛學院嗎?是因為客觀看到出家眾想要求學,無處可去,所以發了悲心想要開辦,還是只有主觀的模糊想法,認為「辦學很好」,然後就開辦了呢?以佛法的緣起智慧來說,除了先檢視自己有沒有辦學的良好條件之外,也要先檢視佛教界到底有沒有增加佛學院的實際需要。

十三、請問法師,為什麼會開辦佛教弘誓學院的僧教育?

  其實我在佛學院教書多年,教到我自己都對佛學院很「倦」了。八十二年在雙林寺落腳之後,我並沒想到要開辦佛學院。那又為什麼會成立弘誓學院的研究部呢?原來當時福嚴佛學院停辦女眾部,改辦男眾部。而女眾裡面有很多學生本來想要升上高級部,向我學習佛法,由於停辦而失去機會了。後來他們中有部分學生因緣具足而過來參學,本想成立讀書會,但我建議他們:讀書會不容易持久,沒有制度的鞭策,容易失去恆心。要辦就辦正式的學院,逼迫自己修學分,慢慢耐心地讀點東西。就這樣,我們臨時起意,在原以都市推廣教育為主的「佛教弘誓學院」基礎上,成立了研究部。

  我們認為:今天台灣已經有了一般的佛學院與佛研所,那很好,我們隨喜讚歎即可,不必搶著以爭競心跟人家做同樣的事。我們辦學主要的目的是希望幫助這樣的人:他已經從佛學院畢業,而常住基於現實條件的限制,已不可能讓他出來繼續做專業學生,他必須回到常住,分攤職事,但又想在佛法上求進步。

  我們想報三寶恩,回饋佛教,讓常住與學僧兩全其美。學僧一方面能夠兼顧常住,一方面又能夠兼顧一點理想,繼續接受佛學教育——學院後的研究教育。特別是一些法師,本人已經在弘法或在寺院裡做了重要的執事(如住持、監院),這些人還想要在佛法中進步,但怎麼可能放下萬緣出去讀個三、五年書呢?佛教界有這樣的需求,而這個需求目前沒有人在回應。於是,我們來試著做這方面的服務。我一向做人嚴守「不奪人之所愛」的分寸——不牴觸其他佛學院、所的利益,不搶奪其他佛學院、所的學生,無為不爭,只希望幫一般道場惜才留才。

  我們就這樣辦看看,證實了佛教界確實有這樣的需求。我們的學生來源並不牴觸其他學院的利益,因為這些學生真的就是不能就讀其他院、所的。因此這些學生之中,有些人並沒興趣去研究梵、巴、藏,因為他們不想做學問,但在弘法生涯中,有需要更深入地掌握佛法要義。而我們也就在課程設計上採取多元化的方式,區分學術組與宏法組,前者須要接受經典語文與學術語文的訓練,後者則否。

十四、弘誓這樣做,其風格與特色是否較重於實務?

答:也不是單談實務!他們已經回常住了,就有很多機會從事實務的工作。我們還是有學術的訓練,只是不那麼強調文獻學的單一路線罷了。

十五、是否就不強調梵、巴、藏文的研究了?

答:我們有設計這些課,只是並無規定非選不可;隨學生選擇,使課程設計更多元化一點。因為很多人梵、巴、藏語學得不錯,可是佛學還是不行;有些人沒有學梵、巴、藏文,可是從漢譯典籍中,卻有很強的解讀能力!

十六、請問法師,依弘誓的特色與風格,您想要經營的學術方向是什麼?

答:除了「三學增上」的大目標之外,我沒有想到要經營什麼單一的學術方向。我感覺到:現在很多研究生把佛學的研究局限在文獻學,他們所學的方法論就是文獻學的方法論。其實佛學的研究視野很開闊,方法論可以很多元的。除了傳統的義學或律學研究之外,他們大可以運用各種史學方法、哲學方法(包括邏輯學與認識論)、社會學方法,甚至是人類學方法。在多元的方法之中,目前所著重的研究訓練,就是訓練他們的語文能力,做文獻版本的校勘與解讀。那當然很好,而且是其他學問的基礎學問,但那絕對不是唯一的學術方向。所以我很樂意看到台灣的佛學研究方法能夠多元化一點。

  就方法論而言,本來就不祇一種。就像家庭主婦烹調一樣,到底這道菜要炸、要煎?要炒?要蒸?那要看這道菜的性質,還要看她想要烹調出來的效果是什麼。所以文獻學的方法不是不好,但不是唯一方法。梵、巴、藏文的解讀能力很強,不見得就能義理貫通,有時反而支離破碎。印順導師沒學過梵、巴、藏文,但是他義理方面的功力之深,截至目前,無人能望其項背。

  我自己本身雖然也學了一點梵、巴、藏文,但早年我也還是從漢譯的典籍之中讀出佛法消息的。真透過梵、巴、藏的原典解讀而推翻了哪一個原來的觀點?我還想不起來。頂多就是與原典比較起來,有些前代譯師的翻譯內容稍有出入。但那也可能是因為梵文寫本原就不同,不一定就是譯師翻錯。所以我尊重任何一種學術成果,可是不覺得那是唯一方向。我自己這樣一路走來,也樂意把這樣的心得分享給學生,讓學生不會因語文不精而充滿沮喪;不要因為時間有限,無暇學習梵、巴、藏文,而就索性連在佛法中求進步的機會都放棄了。

  很多學者對語文學習的重要性太過誇張,認為如果不了解巴利文,就不足以研究阿含;不了解梵、藏文,就不足以研究中觀、唯識。依我看,不如這樣說:有了梵、巴、藏文的基礎,進而研究阿含與中觀、唯識,那是更好;但絕不能逆推而達成「不懂經典語文就不懂阿含、中觀和唯識」的結論。

  對於一個傑出的弘法者而言,如果真的目前沒有時間學語文,或有語言學習的障礙,千萬不要讓他因此而索性放棄了佛法的研究!他何妨從漢譯的典籍中紮紮實實地學習!假以時日,倘若他覺得自己研究的議題有進修經典語文的需要,他自然會精進研讀;倘若他覺得不需要,那也沒關係,有進修佛法,總比不進修還是好吧!他也可以選一些跟語文無關的範疇來寫論文呀!

  由於弘誓學院的學僧,以在職進修者居多,能夠專力於學術的不見得很多。他們已經在挑起大樑,弘法或主持寺務了,暫時要他們放下繁重的法務工作,來專心做學術,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設計「弘法組」的課程,加強他們在教史與教理方面的研究能力,如果有些人願意專心做學術,我們也願意提供語文訓練,但是不強迫,也不認為這是佛學研究的唯一規格、唯一配備。例如:要研究的若是僧團的社會結構,那他不見得需要做多種律典版本的校勘解讀,反而是輔以一些社會學的方法訓練。若要對戒律的法理法條而做法學式的研究,我會建議他們涉獵一點法律學的研究方法;這時候他需要的配備已經不是梵、巴、藏文,而是進修法律學的學分。總之,「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確定研究主題是什麼,才能知道到底需要的是什麼方法論的配備。佛教學的學術不妨這樣多元化,讓它活潑一點!

十七、請問法師:前瞻未來佛學院的走向,應如何才是最好呢?

答:我教佛學院時,直覺得其中生態有問題,可是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等到後來我自己出來,慢慢也有一群學生追隨著我,一齊生活,我終於想通了問題在哪裡!佛學院的教育,老師們都很好心,但是一湧進來就是一大群數十位。為了利於管理,他們會有一些蠻嚴格的規定。嚴格到什麼程度呢?連對學生的思想行為,他們都可能會旁敲側擊地加以掌握和了解,以方便統理和輔導。例如:他們會調查信件,有的學院聽說連電話都加以監控。對於學生的舉止動靜,有時候也難免藉助一些學生來了解班上的情形,好方便老師處理。

十八、現在還這樣嗎?

答:不知道。當時我一直覺得不好,我覺得這樣子造就出來的學生,表面上可能很乖順,但畢竟他生活中或許有一些隱私,不想讓師長知道。於是他就有辦法用迂迴的方式,達到同樣的目的。譬如:你既然檢查信件,我就有辦法讓我的信件不落到你的手裡;或者,我寄出去的信件,就偏偏不要經過你,我會想辦法拜託別人偷偷帶出去,或自己找個理由請假外出,把它偷偷寄掉……等等之類。這種教育,我覺得呈現一種「防賊」的心態。

  當然,煩惱眾生,本來每個人都應該要防治自己的煩惱賊。但是這樣的教育,卻絕非激發起學生自尊自重之心的良方,反而往往造成不良的後遺症──學生容易養成陽奉陰違的習慣——表面上應付應付你,心裡自有想法,也自有管道「陳倉暗度」。所謂「嚴官出厚賊」(台語),這樣,學生的人格成長是不是健全?我們不是說要培養健全的僧格嗎?以佛法所強調的——直心是道場,不虛誑語、真誠語、如實語而言,這樣的訓練豈不是背道而馳嗎?這往往使得學生反而逼到學會說謊。表面上的乖順,是因為「如不乖順會受到嚴格的處分」;可是他還是有辦法去做一些迴避老師視線的事情。且不說他這樣的行為正確與否,想想看:這樣的心態,到底對他的修道會不會構成障礙呢?

  這還只是針對他本人而言。再從更大的影響層面來看:他當學生的時代,可能也曾怨氣沖天,認為隱私權被剝奪、生活被窺視,但是等到有朝一日他自己晉升到一個管理位置的時候,他又會如法泡製了!因為他已經變成既得利益者,他也知道:用這一套來操控別人的心靈和行動是最有效的。於是,這豈不就變成了一個共業的網絡?這樣輾轉下去,對於僧團的體質,到底會不會產生不良影響?

  僧團到底要以制度,促成人心光明面越來越多的展現?還是以制度讓人心展現更多的陰暗面呢?制度並不絕對能夠造成心性的光明與黑暗,但是就我的觀察體會,良性的制度確實可以促使人心的光明面呈現;不良好的制度也確實可以促使人心的陰暗面出現。在高控制的管理下成長,知道如果較有自己的想法,經常會受到比較不愉快的待遇,這樣的學生,很容易學會做一個乖寶寶。縱使碰到環境中一些不理想、不正確的情境,他也寧願明哲保身。也就是說,這樣訓練出來的人,你再在課堂上教他如何要有原創性的思考、要如何敢於挑戰權威、要如何敢於否定既有的偏見……,那個叫做「對牛彈琴」!因為他早已被高控制教育之所馴化,他的生活已經養成了他的行為模式和思考模式。這是第三個隱憂。(第一個隱憂就是陽奉陰違人格的形成,對於修道有沒有幫助的問題。第二個隱憂就是共業網絡形成的問題。第三個隱憂就是服從威權的行為模式和思考模式已經定型的問題。

  所以這或許就是為什麼長老們慨歎:「佛學院培養了那麼多年,還培養不出人才來」的癥結點:這樣的教育,或許可以培養得出奴才,但他培養得出人才嗎?他或許培養得出乖寶寶來,但他培養得出有主見、有氣魄的人來嗎?我們只能說是「如是因,如是果」了!

十九、這是佛學院本身的問題嗎?

答:這不能說是教學內容的問題,應該說是生活管理的心態問題。因為佛學院教育牽涉到生活管理啊!研究所就比較沒有這個問題。佛研所的學生讀完了書,就各自回自己的宿舍,或者到外面去住,生活關他們什麼事。可是佛學院是僧才培育的搖籃,當然會作生活的管理。

二十、可是我收集很多資料,卻沒看到有人在談論這個問題?

答:講出來已經要被剝皮了,人家為什麼要講這些!而且很多人身在其中,也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哪裡?主事者永遠只是疑惑:為什麼訓練不出人才來?但是他沒有想到:他的善意其實已經造成某一些的後遺症了。他們不見得是要迴避妳的採訪話題。即使是我,那個時候身在其中,知道這是問題,可是也不知道問題源頭出在哪裡?直到後來,慢慢有一群學生自然來到,與我共住,我們成立了學團。就這樣依戒律來運作,這時我終於知道了:佛學院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現在先談我們學團的經驗:

  學團的學生是陸陸續續、前前後後來到的。他們並不像佛學院,九月開學,二月放寒假,三月開學,七月放暑假……,他們只是來參學。參學就是參三增上學,除了禪觀要學之外,生活中做人處世、與人共事,這些都要學一學;指定一些書籍要他們讀,讀不懂再來問我,久久開一個座談會,交換研習佛法的心得。如果要讀書,他們也可以選一些研究部的學分,定期讀下去。所以學團中人,他可以讀研究部,也可以選擇不讀。

  學團的學習,在共通的三學基礎之外,提供多元化的選擇空間。要走學術路線也可以,我們成就你讀書;要修行也可以,就多一點時間打坐。若覺得這二種都沒什麼特殊愛好,那你就發心多多為大眾服務,多做一點也無所謂。

  可能我愛好自由,所以也不喜歡拘束別人,主事者風格如此,學團的學生當然都很自由。

  學生一個一個進來參學,而這些學生,不論過去有沒有接受過佛學院的訓練,但是佛法那整套緣起的智慧用在生活上,還是有很大的落差。所以人格上的、心性上的、生活中與人互動的矯正,都不是一蹴可幾。這點點滴滴的改進,有時靠師長規勸,有時靠同學之間互相規諫,事緣遇到了,如法如律處理,也正好是一次又一次的人格熏陶。

  但是我絕對用一個原則:紀律來自自尊自重,而不來自高壓控管。因為我不太喜歡那種窺視的,干犯隱私的感覺!我告訴他們:我不檢查信件,不管你們的電話,也不嚴格管理你們的行動。但大家依律共同制訂生活規範,共同遵守。學眾來了,祝福他在法上進步;學眾走了,我們也祝福他於別處得法之饒益。我從來不覺得有一個制度可以適合所有的人,以緣起來看,人的心性有種種,制度就有種種!我們這樣自由的環境,對欠缺自制力的人也不見得很適合;可是我也不能夠為了那些欠缺自制力的人,而把每個人當賊來看住。我只能說:這個學團不適合所有的人。適合的人來此修學,不適合的人就離開。來去自在,去留無礙。不會因為某人離開,就覺得很沒面子,而想辦法醜化他,讓別人覺得是他不對,不是我不對。

  在這樣的互動當中,大家感受到的是沒有壓力的誠意。所以等到因緣來到而要離開時,他們也就會很安然地向我告假。他們不擔憂我會講什麼,因為我從來不講什麼。

  這樣,學團的型態是一種非剛性的、流動性的、自由性的叢林風格,沒什麼是非、恩怨、愛別離苦、怨憎會苦……,反正你自在,我也自在就好。有少數人的心性可能比較棘手,那可能要費更多的力氣,慢慢去處理它。但慢慢地,同學養成了一種道風──安靜,活潑,勇於表達想法,沒有「弘誓品牌最佳」的優越感。他們不受老師窺伺的威脅,但每一位同學都會誠懇指出他人的錯誤。如果用功的話,不是因為投老師之所好。如果要睡大覺,我也不管。可是他看到別的同學精進讀書,自己會覺得太懶不好意思;看到別的同學靜默打坐,自然不敢太放肆地大聲談笑。

  這是一種極其緩慢才能培養出來的道風。後來的人如果不上道,前面的人也會慢慢提醒他,用不著我明察暗訪,派一個眼線,去了解他在「搞什麼飛機」。他們處理不了的,就找當事人來,一齊與我會談。以佛法「現前毘尼」的原則,我們不作背後審判。

  經過長期的六和僧團生活,大家已有了一些自然產生的默契,這時如果有人很不上道,想要以非法非律的言語行為來攪亂僧團,或是雖然無意攪亂,但是言詞帶有挑撥性,有不厚道的一些觀點,那沒關係,因為學生們也不是他能夠左右的,學生們前前後後已經來到這麼久了,學團的優點、缺點一目瞭然,不是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就能夠掰得到的。所以也不用擔心這樣搞怪的人,不需要佈眼線去對付他,這種人到後來自然會產生同學的反感。

  如果他對個人的指責很正確,同學們也可以見賢思齊,改一改現狀。或者,如果他覺得學團有什麼不對,那麼,學團又何妨也改進一下呢?為什麼要認定我們學團的一切就是標準規格呢?

  如果他批評得對,我們很高興,趕快改正。但是,如果他沒有這樣的想法,只是喜歡在背後說一說,當做是非閒話,那就違背戒律了,可依律來處分他;如若他不肯改此惡癖,倒說四事,那末,就請他離開僧團吧!

  這樣生活下來,我終於看懂了佛學院的問題所在──欠缺這樣一個「緩進」的、「參差入學」的型態。早年佛教只有僧團,僧團就是三學增上的地方,哪裡有什麼「佛學院」?禪和子們聽說哪裡有善知識,就到哪裡去參訪。覺得學得到東西或根機相應,就留下來掛單受學,否則就再到別處去掛單。所以,「鐵打叢林流水僧」。僧在流動之中,叢林卻就是那幾座叢林。

  那麼,佛學院又有什麼不同呢?原來,佛學院為了課程安排的方便,設計了從某年九月入學,到某年六月畢業的一套制度。時間的安排是很剛性的:你最好不要告假!告假要有很好的理由,否則還可以來個不准假。於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你不准我的假,我就可以給你裝病……。

  由於一湧進來就是四、五十位新生,而訓導主任、監學……,管理的才二、三位,少數的人要管理這麼多人,而這麼多人還沒形成修道的共識,大部份都是新學。很多人觀念似是而非,隨便挑撥幾句,幾個同學就跟著他團團轉,信心動搖起來了,情緒波動起來了,讀不下書了,起煩惱了,想要離開學院了。老師一看有學生要走,就急著安撫他,深怕這一異動,影響其他學生的情緒。發覺學生之間有幾個麻煩人物,也得要特別盯著,怕他們又出些餿主意來左右同學。為了怕同學情緒不穩,所以要了解他的現狀究竟如何?信裡寫什麼?電話裡講什麼?跟同學之間聊些什麼?也許這都出自於善意,是少數人管理眾多人的不得已手段吧!

  我慢慢覺得:戒律裡規定一人一年只能收一個徒弟,這真的很有道理。要讓一個人養成僧格,這是要費很多心血的苦差事;如今一下子湧來四、五十個人,怎麼應付得了?這四、五十人,每人都有他個性上的優、缺點,優點要讓他發揮,缺點要讓他改正,這些都要用到無數心血。又怕他們之間互相影響,把不正確的觀念互相傳遞,於是高壓管理──窺視、操控,這些手段就會自然出現了。佛學院的主事者身處其中,忙於應事,是無法意會到這些問題的。

八十七年六月九日受訪,八十九年八月二十日修訂完畢,時禁足中 

 

一、學科講授:研究印順導師學說,闡揚「人間佛教」理念。

說明:弘誓學院取名「弘誓」,就是要實踐而且發揚佛教「四弘誓願」的精神,而思想的活水源頭來自於我們的導師——上印下順長老。印順導師的學問與思想為當代、未來的台灣佛教、華人佛教,甚至為未來世界佛教的發展,揭示了「人間佛教」思想的指導原則。因此,學院在研究部與專修部的教學中,特別開設「印順導師思想研究」課程各四個學分,而在佛法概論、佛教思想、律學理論等學科中,也將以重點章節介紹導師學說,這可以說是學院教學的特色之一。

二、針對通學生:施設兼顧道場職務與學業進修的學習機會與上課方式。

說明:學院主事者在重視僧信佛教教育的同時,更有感於「教育是終生的過程」,在「終生學習」(Lifelong Learning)的思潮下,教育是「終其一生,以某一種或他種形式延續進行的過程,而其目標和方式必須隨個人在各不同階段之發展中的需要,相互配合適應。」基於這樣的認識,弘誓學院推廣部提供信眾宗教教育的學習,藉著固定、一貫而有次第的學程,以「提昇有志進修佛法者之佛學素養,期其解行並進,福慧雙修,實踐佛法於生活中」為教學目標。

而學院研究部與專修部則有佛教宗教師「成人繼續教育」的特色,也就是學院後的成人教育——研究部,與初出家者兼顧常住作務的帶職進修教育——專修部。故原則上學院招收的是安住各道場的學僧,讓他們可以一方面安止常住回饋佛教,一方面以通學的方式持續佛法的修學。為了便利學僧兼顧常住執事義務,學院採取每月四日集中教學制。由於學僧大多在寺院裡已經擔任重要執事,又到學院繼續進修佛法,令自己在修行道上堅固悲智行願,回到常住能發揮弘法的影響力,故雖非全職讀書,反而比專職學生更能活學活用。

三、針對住校生:規劃僧伽養成教育學程,培養住持正法人才。

說明:針對學習出家與初出家的住校生,授與佛教宗教師的培養教育。申請住校之學生,一律施以叢林參學教育;除在義學方面就讀專修部或研究部之外,並依行者、學僧二級學程,施與殿堂儀軌、道場作務、禪修實踐與僧伽羯磨等僧伽養成教育之必須課程。期能培養正見具足,清淨端正,能任事弘法之僧伽人材。

四、提供各類學習需求,分設三部學制。

說明:學院因應學生及教學需要,分設研究部、專修部、推廣部等三部學制,茲分述各部教育目標如下:

研究部:以培養僧信教育之師資及佛教學術研究人才為教學目標。

專修部:本部為僧伽基礎佛學教育,以培養學僧三學增上,得以自利利他為教學目標。

推廣部:本部為佛學成人推廣教育,藉由固定而有次第的學程,提昇信眾佛學素養為教學目標。

佛教弘誓學院自民國七十五年創校以來,沉浸在法喜之中,而又關懷著全體佛教與苦難眾生的師生,竟然沒有所謂的「根據地」。它始終過著吉普賽人式的「流浪生涯」,年復一年,借用不同的場地,作為教學的課室。這在信眾教育猶可勉強湊和使用,待到辦理僧教育之後,立刻面臨著現借場地不敷所需與不符用途的困擾。

八十五年秋季招生過後,學生人數的成長,使得學院不得不考慮「購地建校」的現實需求。於是由院長性廣法師拋磚引玉,將其母親的房屋出售,做為第一筆建校基金,並擇定在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十一鄰購置校地,與諸善信護法共同策劃建築事宜。

感恩長老法師與護法、讀者,聞訊後慷慨贊助經費,支助建院,淨心文教基金會董事長蘇振輝居士則提供新校舍全套衛浴設備,所費不貲。特別是上印下順導師,不但於平素深切護念學眾之道業,並於建築伊始,給予大力的奧援,讓師生吃了一顆定心丸。

初時由於經費不足,幾度由數家營造廠估價,承包價格均嫌偏高,學院護法,廣合集團的董事長張章得先生遂決定:由轄下廣德建設公司總經理紀裕順先生率公司之專業團隊,義務負擔起發小包、監工、驗收之責任。員工薪水則全數由公司支付。此一發心,為學院之營建工程節約了最少五百萬元。其後,文大教授卓堅萍建築師義務設計學院建築之內外樣式,楊豪琳設計師為學院作內部莊璜之設計;廣德建設公司的副總經理洪世杰先生鉅細靡遺地推動學院之建築、莊璜、購置設備等種種工作;工程師張雲成先生則承擔起了最沉重的「工地主任」一職,自八十七年七月廿九日正式動工之後,日以繼夜監管發落工程之諸項事宜;而且為了儘量不擾動學僧的正常作息,還婉拒了學僧對工地朋友的茶水點心之款待。一年三個月下來,他們以專業的素養,無比的仁慈與耐心,無私地奉獻身心時間,使得學院得以用最少的經費,完成了最堅固、實用、質樸美觀的道場。

最令學院師生雀躍的是:八十七年八月十三日,承天寺上傳下悔長老護念僧學,致贈新台幣五千萬元建校基金,由昭慧法師代表受贈。長老慈悲表示:長期以來關注昭慧法師在佛教界之作為與文章,故以護持建校的方式來表示肯定與支持之意。特別令人感動的是:在這之前,長老從未與昭慧法師晤面,沒有任何公私情誼的基礎;而承天寺雖然屢次以大額捐款,支持佛教的教育事業,但所有僧眾,卻過著最刻苦而質樸的生活,真是「厚以待人,嚴以律己」的道人典範。

弘誓學院的校舍名為「鹿野苑」,以紀念佛陀初轉法輪、初創僧團之恩德,並期許師生能在健全僧團中成長茁壯,大轉法輪,報三寶恩。校舍建築依功能而分作兩棟,第一棟名為「法印樓」,取其「依三法印實證佛法」及「效法印順導師」之深意;規劃為禪堂、辦公室、客堂、教室、會議室與圖書室。第二棟「尊悔樓」,因尊崇並緬念傳悔長老之護助建校、獎掖後學而命名,規劃為師生寮房、客房與齋堂。

建校為的是培養法門龍象,然而建築校舍,茲事體大,倘無十方長老、法師、善信之護助,終究難竟全功。因茲簡述佛教弘誓學院之創校歷史與建築緣起如上,以表無限銘感之忱。凡有見聞者,無論是共襄盛舉,還是隨喜讚歎,都曾是弘誓建校的增上善緣,也將是弘誓師生的莫大鼓勵!


法印樓

法印樓側寫
 
法印樓遠景

法印樓禪堂

法印樓交誼廳

尊悔樓

尊悔樓夜景

尊悔樓遠景

學院大門

庭院深深

古仙人道

嵐園

嵐園聯誼廳

嵐園合室

慈暉台

從韶因觀景台上遠眺尊悔樓(右)與法印樓(左)。

左邊是韶因觀景台,右邊是尊悔樓,居中則是竹溪橋。

新校舍建築,左:景英樓,中:無諍講堂,右:瑩恩樓。

無諍講堂內景

景英樓側景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3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