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專刊文章
  • 107.7.29臉書留言錄(584) 千古艱難唯一死——師公的現身說法

千古艱難唯一死——師公的現身說法

                釋昭慧

107.7.28 為了緩解師公的水腫,湘雲以慈心呵護,每天為她以精油按摩。

107.8.3 昭慧法師、妹妹阿芷(左)與師公留影。


107.8.3 知光師公晚年最大的幸福就是,有兩位「視病如親」的看護(湘雲與阿畫,右及左)相伴。

臉書留言錄(之五八四)
107.7.29

   前天是關懷生命協會在佛教弘誓學院舉行「台灣動保青年論壇-2018寫手營」的首日,看到久違的錢永祥教授蒞院演講,想起他近些年與我一樣,照顧著老邁的母親,不免向他問候其令堂近況。錢教授一語道出我的心聲:「感謝母親走在前面,教我如何面對老病的生命功課。」

  昨天在臉書寫下〈感恩貴人相助〉一文,小學同學Shirley Lien跟帖云:

  「法師孝行感人,你是師公的貴人。」

  我回答云:

  「Shirley, 師公才是我的貴人,讓我預習『面對老死』的功課!」

  七年前的一個下午(101.4.25),心皓師父發現師公於寮房摔跤,跌坐在廁所外的地板上。由於心皓師父沒意會到老人摔跤的嚴重性,所以扶起之後,未進行後續之送醫措施。我當時在學校,知道得晚,非常著急,立即致電師公,詢問情況如何,師公以微弱聲音告知:「十分疼痛,越晚越痛。」

  當晚十一時,學眾送師公至壢新醫院急診,照X光後發現右腿股骨已折斷。考慮到師公的完整病歷在新店慈濟醫院,因此一行人連夜以救護車送至慈濟醫院。醫院立即為師公施以止痛藥,並作一連串檢查,發現不但股骨斷裂,而且心臟業已嚴重擴大。

  由於師公平日念佛極為專注,眼前恆現大光明相,常見阿彌陀佛相好莊嚴,亦曾見淨土異象,其心境極為寧靜法喜。遇此關鍵時刻,其念佛修行果然發揮力道。面對骨折病苦,師公不畏九秩晉一高齡受術的風險,堅持要動手術,並向我大姊德風交代遺言。顯然師公寧願受術失敗後,立即往生淨土,也不要癱瘓在床而成為學眾們的累贅。於臨手術前,師公依然輕鬆地搖著扇子,讓喬主秘大感驚訝,說她在醫院那麼多年,沒看過能如此輕鬆自在以面對生死的人。

  然而,這樣一位用功甚勤,坦然面對死亡的修行人,依然無法如願以償,而得面對一次又一次的病苦折磨。作為她的女兒兼法親,我一心向三寶祈求的,不是她的「延壽」。就佛法而言,生命死而復生,衰朽的色身若撐不起有品質的生活,死後再重新打造新的學佛人生,也不是什麼壞事。

  但我很清楚的一點是,「離苦得樂」是學佛大旨。我必須盡所有能力,讓師公在老病的過程中,於生理上減除諸苦,於心理上受到尊嚴對待與疼惜呵護,讓她覺得她是「被重視的心肝寶貝」,而不是「法友們的累贅」。

  還有,自從去年師公因痰噎而呼吸中止數十秒,送到醫院急救之後,我雖然依她的心願,而簽下不接受侵入性治療的同意書,但我絕對不會為了讓她「如願往生」,而就坐視她被病苦或饑渴活活折磨至死。因此,我們總是供應品質良好的飲食,並且尋求一些可以讓她體能活化,免疫力增強的自然療法。

  我最感念的是,她老人家現身說法,讓我看到一位已有強烈「求死」意願的修道人,即使拖著衰朽色身,依然會在關鍵時刻,本能地奮力「求活」。這樣活生生的教材,讓我對那些過度輕鬆地看待「安樂死」的言論,十分地審慎以對。大姊曾不解地詢問我:「既然師公有往生意願,為何還要把她救了回來?」我回答她:「假若連那些不帶侵入性的治療,我都完全放棄,那將違背『讓生命離苦得樂』的佛法要旨!」

  我知道,在那樣關鍵的時刻(如去年的痰噎窒息時刻),我只要狠下心忍個兩分鐘,她的全身痙攣與痛苦掙扎到面部扭曲的表情,都將會成為「過去」。但是,我必須嚴肅地說:在那一刻,蒙受如此鉅大痛苦的師公,是否還能有這麼大的念力,讓自己「正念分明」,而不被極端痛苦的生理覺受拉扯過去?坦白說,我並不那麼樂觀!因此,如何協助她老人家「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地往生,而不是無謂地延長壽命,這才是我當前最重要的責任。

  今天下午,看到青林臉友的跟帖,甚有感觸。因此接下來將把兩人的對話披載出來,以饗臉友。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