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專刊文章
  • 106.5.20臉書留言錄(429)這還像個【人】嗎?這是【人】做得出來的事嗎?

這還像個【人】嗎?這是【人】做得出來的事嗎?

臉書留言錄(之四二九)
106.5.20

昨天上午,我於下課後,聽到某位福嚴校友告知:福嚴佛學院校友會將請大航比丘演講,乍聽十分震驚,十分不敢置信,一再問那位向我通報此事的校友:「真的嗎?你會不會聽錯了?」他為此再向在場人士詢問細節,方知真象確乎如此。更誇張的是,有一校友只是稍有疑慮,竟被會長呵責。
我不禁厲聲問道:
「這還像個【人】嗎?這是【人】做得出來的事嗎?」
這位校友大概從不曾見我有過如此嚴厲的表情吧!一向看我溫文儒雅,從沒發過脾氣的系秘書,更是嚇了一大跳!
沒有人可以回答我這個問題。
我立即回到辦公室,10:30至12:00,以一個半小時屏氣凝神,將《更無一個是男兒》文,一氣呵成!

許多導師座下的弟子門生看到臉書後,紛紛來訊或在電話中表示讚許或支持。有一位導師座下同道來訊如下:
「午休前得此訊息,讚嘆您的振鐸之聲,也感慨主事者認賊為父,有失導師學生分寸的舉措。有此學生,何需敵人!
「弘揚導師思想 真是別指望他們了。努力加餐,任務就落在我們頭上了。無比榮幸。」

還有些居士也跟帖或來訊,表達了震驚之情。昨天,當玉偉居士詢問我「福嚴佛學院校友會會長」姓名時,我回應他:
「我連此人是誰,也一點不感興趣。可能是因為打自內心鄙視他們『更無一個是男兒』吧!別說是邀請一事,就連開會時其他人可以『集體緘默』,也非常地讓我目瞪口呆!」

老實說,「更無一個是男兒」,只是形容一個人「軟弱」。我引此「亡國詩」,只是要讓福嚴掌門人注意:仇印人士在自己恩師頭上拉屎,你作為福嚴佛學院的掌舵者,長期默不作聲,早已讓大陸佛門同道非常側目,他們早已在我面前迭發責言云:
「印老徒弟都選擇當啞巴而不作聲,我們又何必開罪批印人士,如此奮勇苦戰?」
我在挺身向仇印人士應戰之際,還得分心為他們打氣,安慰他們,說是你們這群比丘「可能文筆不好,無有能力回應,而不是不願回應。」

如今,事態的發展,業已遠比你們「選擇當啞巴而不作聲」來得更加嚴重。大航比丘業已公然三番五次,在你們恩師的頭上拉屎,你們若僅是長期默不作聲,這還勉強可用「更無一個是男兒」來形容。即便如此,在世人眼裡,這已是「死無面目見列祖列宗」的懦弱行為。

現在不是,現在是,你們容許校友會會長頂著「福嚴」名義,去找那個「在自己恩師頭上拉屎」的邪惡比丘前來演講。而且當你們受到了外界的質疑,竟然還可「唾面自乾,講出一些令人噴飯的理由,那麼,你們的作為,業已遠遠超過「軟弱」二字,你們永世都會被烙上「欺師滅祖」的印記。此所以我會說:

「這還像個【人】嗎?這是【人】做得出來的事嗎?」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