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專刊文章
  • 106.5.20臉書留言錄(433)直不能不掩卷「痛哭、流涕、長太息」也

直不能不掩卷「痛哭、流涕、長太息」也

臉書留言錄(之四三三)
106.5.20

前則臉書所述,是為佛陀典範。再來談談佛門戒律的相關規範。

依佛門律制,凡是「倒說四事」者,在家人須罰以「覆缽」(即:僧團集體與該名居士斷絕往來),比丘僧尼須課以「默擯」(即:驅出僧團界外,不與共語、共住)。直到對方認錯悔改之前,這些「覆缽」或「默擯」之抵制絕不解除。

還有,僧團中人絕不准許「隨舉」(即:做爛好人,隨順那些被舉罪、默擯的比丘),否則惡比丘會因有人撐腰而有恃無恐,更增囂張氣燄,是則僧團威信蕩然,後果不可收拾。

所謂「倒說四事」,是指針對「破戒、破見、破威儀、破正命」的不實論述或不實指控。在佛世時,凡「倒說四事」的僧侶,若是三諫不聽,要施以「舉羯磨」(不見罪羯磨、不懺罪羯磨或惡見不捨羯磨),並予以「默擯」處分。

準此以觀,偽稱「印順導師學生」的大航比丘,以及厭女癖到令人噴飯的法藏比丘,犯的正是誣指導師「破見」,並且迄今「惡見不捨」之罪。

印順導師畢生捍衛大乘,卻被偽稱「導師學生」的大航比丘與厭女癖的法藏比丘二人,與大陸一幫仇印僧俗人士裡應外合,硬生生給他老人家扣上「謗大乘者」、「毀佛教者」之罪名,種種極盡栽贓、扭曲之能耐的惡意陳述,罄竹難書!

以此罪名,仇印人士在中國大陸佛教界,掀起了一場排山倒海的批印鬥爭。眾多不曾讀過導師著作的鄉民、憤青,跟著一同喊打喊殺,其鞭屍程度之深,其株連程度之廣,著實無以復加。而德學崇隆的印公導師,瞬間從「仰之彌高,鑽之彌深」的高僧大德,變成了「佛教聖道中的獅子蟲、壞道者、失道者」。

這是一場腥風血雨的殊死鬥爭,假使該項鬥爭得逞,那麼,導師著作,會如其所願地在中國大陸受到封殺,被「掃到歷史垃圾堆」。並且就在此刻,已有許多佛學院招架不住,而將導師著作從佛學院圖書館悄然下架,從佛學院教室書桌悄然收起。

昨晚,導師座下一位我十分尊敬的長老尼告知:對方說大航比丘是「被利用」的。我向長老尼解釋道:

非也,大航比丘不是「被利用」的人,而是這波仇印、批印鬥爭的主謀、元凶。他頂著「福嚴佛學院院長」名義,讓印公導師思想在大陸弘傳的重鎮──閩南佛學院不慎引狼入室,致令佛學知識淺薄的學僧被大航洗腦成功,加入批印行列。到如今,閩南佛學院即便不是「徹底淪陷」,也已面目全非!

退一萬步言,即便大航比丘竟無腦到可以「被利用」,但迄今為止,他有站出來負責任地,為他辱謗印公導師的惡言、惡行、惡見、惡謀求懺悔嗎?沒有,完全沒有!

這些福嚴比丘,如此為惡見不捨的大航比丘曲意辯護,不對首惡元凶施以「默擯」,就已大大違戒。到如今,對於師門蒙此大難,恩師受此極謗,如此地無血無淚,無感無心,集體共作「啞羊僧」。此猶未足,如今竟還進一步坐看校友會會長與他眉來眼去,用「福嚴」名義令他侵門踏戶,是可忍,孰不可忍?

《宋史》「胡銓傳」有云:

「而此膝一屈,不可復伸,國勢陵夷,不可復振,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矣!」

閩南佛學院面目全非,遠在海峽此岸的筆者,縱使連連發出讜論,也甚感「無力回天」。到如今,連導師一手創建的福嚴佛學院,也都山河變色?直不能不掩卷「痛哭、流涕、長太息」也!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