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專刊文章
  • 印順導師示寂日誌(三)追思讚頌、荼毗奉安(94.6.11~94.6.12)

 提要

◎6月11日清晨6:00,灑淨、移靈(從福嚴精舍至慈濟香山聯絡處),準備舉行追思讚頌法會。
◎上午8:00,追思讚頌典禮。
◎下午3:00,起龕(從慈濟香山聯絡處至獅頭山勸化堂火葬場)。
◎下午5:30,荼毗大典。
◎下午7:00,對某尼師向媒體訛傳之所謂「印順導師彌留法語」,部分女眾法眷甚為反感,
     商由昭慧法師向媒體說明事實真相,要求更正報導。

94.6.11
‧清晨6:00,舉行灑淨、移靈儀軌,福嚴精舍廣場前已雲集僧信大眾,恭送印順導師靈柩起駕,前往慈濟香山聯絡處,準備舉行追思讚頌法會。

94.6.11 清晨,福嚴精舍雲集僧信大眾,恭送印順導師靈柩起駕至追思讚頌會場。
94.6.11 在本師釋迦佛號聲中,靈柩緩緩移出了福嚴精舍的涅槃堂。

‧上午近8:00,舉行追思讚頌法會,面積尚稱寬敞的追思會場,場內與場外的每一區域,都擠滿了與會人潮。依據慈濟方面提供的資料,讚頌法會共安排四個會場,三千五百個座位,法會進行一小時即已坐滿,只好再開放備用的第五會場,因此估計參加追思讚頌法會的人數,應有五千人以上。

94.6.11 厚觀法師捧著導師蓮位,哀悽肅穆地走在靈柩前面。
94.6.11 靈柩推上禮車之後,維那、悅眾、三師和尚與捧香案的長恆法師、捧蓮位的厚觀法師,依序走在禮車之前,緩步邁出福嚴精舍。

‧追思讚頌法會由真華長老、仁俊長老、印海長老主法。首先由法眷祭拜印順導師,真華長老代表恭誦百首所作讚偈。9:00上供,然後由大會司儀會本法師向大眾介紹印公導師生平事蹟,並宣讀總統褒揚令。接著恭映印公導師道影與開示約十分鐘,然後是代表性的致詞與致謝詞。

禮車緩緩開出福嚴精舍山門,將發引至香山慈濟聯絡處之追思會場。
94.6.11 靈柩緩緩送入追思讚頌會場。

‧上午10:30起,舉行團體公祭,法眷於兩旁站立,問訊答禮。團體公祭之後,與會大眾四人一列,自由拈香,直到下午3:00起龕之前,拈香致祭的人潮依然一波波擁上前來。因此推估,是日自發性到達追思讚頌會現場的群眾,可能比各寺院、團體公祭的人數還要眾多。

94.6.11 真華長老代表法眷恭讀祭文。
94.6.11 會本法師向與會大眾介紹導師生平事蹟。

‧由於場地空間有限,證嚴法師事前已呼籲全球慈濟人,除了協助治喪的工作團隊之外,儘量在各分會據點同步舉行追思讚頌會。幾個慈濟分會動轍數千人、數百人追思唱誦的現場Live畫面播映出來,令香山的現場大眾極為感動。

94.6.11 恭映近兩年來所錄製的印公導師簡短開示。導師慈祥的神情、和緩的語調與睿智的法語,深深感動著與會大眾。

來自中國大陸的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誠長老。

‧是日到場有世界僧伽會會長了中長老、世界華僧會會長淨心長老、中國佛教會理事長淨良長老……等諸山長老法師,以及福嚴精舍早年學眾如悟法師、本覺法師、傳燈法師等比丘。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誠長老,已於9日下午入殮之前趕來台灣,乘坐著輪椅到福嚴精舍涅槃堂上,步履顛危地走向導師法體安奉處所,瞻仰導師遺容最後一面,令在場大眾極為感動。是日,除了一誠長老之外,香港的覺光長老、超塵長老,新加坡隆根長老、菲律賓唯慈長老、澳洲藏慧法師,也都趕來參加今日的全程儀典。美國印順導師基金會現任會長菩提法師(編註:美籍人士,克萊爾蒙特研究所哲學博士,於南傳佛教中出家,因閱讀導師思想,而發願修菩薩行),連日出現在導師圓寂後的各種儀程之中,此時也到來讚頌會現場。

94.6.11 香港佛教總會會長覺光長老致詞。
94.6.11 了中長老率領世界僧伽會諸山長老公祭。

‧下午3:00起龕,長恆法師捧著香案、福嚴精舍住持厚觀法師捧著導師蓮位,肅穆前行;福嚴佛學院八位比丘扶持靈柩,緩緩走出會場;靈柩兩側,由慈誠隊員護靈前行;隨行在靈柩後的,依序是法眷、學眾與各界來賓。在莊嚴的本師釋迦佛號聲中,眾人流著眼淚,不捨地長跪合掌,目送靈柩移上禮車,開出會場。龐大的送行隊伍,蜿蜒於巷道與街道之上,場面甚為壯觀感人。

來自美國的猶太裔博士菩提比丘。
94.6.11 起龕移靈步出追思讚頌會場,龐大的護靈送行隊伍,蜿蜒於巷道與街道之上,場面甚為壯觀感人。

‧導師一生質樸低調,治喪籌備會也努力遵循導師遺囑,簡化了許多治喪的繁文縟節;但為了讓崇敬導師而自發性來到的龐大數量之群眾,能受到妥善的照料,福、慧僧團的治喪籌備會與慈濟人,還是極其用心地照顧到每一個環節,將追思會辦得莊嚴隆重,慈濟人並為大眾提供周全的服務、豐美的飲食與清潔舒適的環境空間。

94.6.11 到了獅頭山,護靈儀隊先行下車,前導靈柩禮車,走向荼毗場。
94.6.11 護靈儀隊經過荼毗場牌坊。

‧下午5:10抵達獅頭山勸化堂荼毗場,現場已擠滿了自發性趕來的四眾佛子,環繞在道路兩旁與荼毗場前,在本師釋迦佛號聲中,跪迎導師靈柩的到來。5:51,靈柩舉火;6:04,第一縷輕煙在荼毗場上空嬝嬝升起。印公導師的法體,就這樣在莊嚴而感傷的本師釋迦佛號聲中,化為煙塵與灰燼,留下來的是大眾對一代大德綿綿無盡的哀思;而他所留下來的七百餘萬言智慧法語、等身著作,卻將是長燃不熄的世間明燈、不動不壞的常住法身。

94.6.11 法眷長跪,目送靈柩移下禮車,進入荼毗大典會場。
94.6.11 進入勸化堂荼毗場後,靈柩緩緩移向左側通道,準備送入火化。

‧荼毗之後,人潮漸漸散去。夜闌人靜,偶有驟雨電光,益增傷懷。荼毗場仍有法眷與民眾兩百人左右,安靜唸佛。晚間約9:00,荼毗已竟,捧送蓮位返回福嚴精舍的厚觀法師,此時再度來到現場撿骨裝罐,幾個與導師法緣甚深的道場,已經備好小罐,請厚觀法師全權處分導師舍利。11:00以後,留守到最後的法眷、佛子,終於也離開了勸化堂荼毗場,各自趨車下山。

94.6.11 舉行荼毗大典。
94.6.11 荼毗大典中的三師和尚(右起:印海長老、仁俊長老、真華長老)。

‧佛教弘誓學院供養導師少分舍利。當晚12:00左右,導師舍利由昭慧法師捧返學院,師生鳴鐘擊鼓,於校門內步道兩側列隊跪迎導師舍利。先將導師舍利捧置於大殿香案正中,馨香祝導。大眾頂禮接駕之後,再將導師舍利安置在本院導師紀念堂上(該紀念堂在法印樓二樓,原係客廳。6月9日,已由性廣法師率領學眾淨空場地,精心規劃、設置成本院永久性的「印順導師紀念堂」)。

94.6.11 法眷緊隨靈柩,緩步走入荼毗大典會場時,神情哀悽。(前排左起:慧理、證嚴、依道法師)
94.6.11 靈柩緩緩推入火化爐。

‧由於導師圓寂當天下午召開記者會時,某尼師竟然擅自向媒體聲稱,有所謂「印順導師彌留法語」(「不是這樣,不是那樣,一切法皆空。」),翌日各報皆以顯著標題報導,全台第一大報自由時報,甚至信以為真而列為頭版頭題,以巨大標題刊載,女眾法眷談起此事,均甚表反感。晚間6時許,荼毗大典結束之後,法眷在遊覽車上用餐。昭慧法師乃向眾位法眷報告此事之嚴重性。因為記者一直追問,網路亦已廣為流傳並輾轉引用,如不澄清,則該句「糊塗法語」將定調成歷史文獻,不但有造偽之嫌,而且不符導師一生不打啞謎、不說空話的高風亮節。女眾法眷乃商由昭慧法師向媒體說明事實,要求更正報導。由於昭慧法師手機裡,僅留日前電話訪談導師圓寂事的中時記者林倖妃小姐一人之電話,遂於晚間7時許,先行電告林小姐,說明事情原委,向社會澄清訛言。正好中國時報製作印順導師的專題報導,擬於明(6月12)日以全版篇幅見報,林小姐極重視此事,不但撰新聞稿,並向上司報告此事,請其協助刊載,以正視聽。

94.6.11 法眷哀悽跪送靈柩移入火化爐中。(前排右起:慧理、證嚴、慧瑜、厚宗、慈忍法師)
94.6.11 火化開始,在儀隊、維那與悅眾前領之下,長恆法師捧著香案、福嚴精舍住持厚觀法師捧著導師蓮位,緩步走出荼毗場。

94.6.11 走出荼毗場,回頭一望火化爐的上方,輕煙嬝升。攝影志工捕捉到了煙囪火光通紅而煙塵較濃時一瞬間的影像。
94.6.11 子夜時分,大眾於本院門口恭迎導師少分舍利返院。

94.6.11 子夜返回本院,大眾立即迎接導師的少分舍利,並供奉在導師紀念堂上;學團大眾頂禮導師舍利。

94.6.12
‧上午8:40,福嚴精舍涅槃堂上雲集法眷與大眾,舉行導師舍利奉安大典。唱誦已迄,骨灰迎到後山的福慧塔。由於福慧塔的面積不大,山徑狹小,因此只有法眷代表隨行在主法長老之後,護送導師舍利入塔。隨後大眾依序魚貫而行,上山入塔,向導師舍利與福慧堂上列位長老之蓮位行三問訊禮。印順導師圓寂之後的所有法事儀節,至此圓滿。

94.6.12 福慧塔院供奉著福慧堂上歷代祖師的法相與舍利。(上排右起:印順導師、導師的剃度恩師清念上人、太虛大師、大醒法師、演培法師)

‧本日,各大報均配合照片,報導昨日舉行的追思讚頌會與荼毗大典。中國時報更以第五頁全版,配合新聞照片與圖表,為印順導師作了內容豐富的專輯。有關昭慧法師向中時記者林倖妃澄清訛傳,否認有所謂「導師彌留法語」的報導,也在今日以顯著標題〈一切如實,未留無明法語〉,完整刊出。
‧當晚,昭慧法師復致電自由時報陳進榮總編輯,請其協助澄清訛傳,陳總編輯乃請記者鍾麗華小姐立即以電話採訪法師,並於翌(13)日報導印順導師舍利奉安消息時,特別加上有關「否認有所謂彌留法語」之採訪報導。

94.6.12 福嚴精舍住持厚觀法師捧著導師蓮位,慧日講堂住持慈忍法師捧著導師舍利罈,登上福慧塔院。

‧舍利奉安大典結束之後,備極愛護本院的妙雲蘭若慧理、常光法師,致贈本院一座水晶製舍利塔。證嚴法師也將於另日,致贈本院一座靜思堂造型的水晶舍利塔。本院擬將導師舍利分作二份,一份裝置在妙雲蘭若所贈舍利塔內,供奉於大殿之上,一份裝置在證嚴法師所贈舍利塔內,供奉於導師紀念堂上。

94.6.12 昭慧、性廣法師攝於福慧塔院前。


玄奘以來 一人而已

藍吉富(佛光大學宗教學研究所副教授)

  聽到 印老辭世的消息時,內心陡然浮現「大哉死矣,君子息焉」八個字。這是故友張曼濤教授在一九六六年為追悼鈴木大拙逝世所撰文章的標題。我覺得用這八個字來形容印老的辭世,印老也是當之無愧的。
大約十幾年前,在不祇一次的演講內容中,我曾用「玄奘以來,一人而已」的話來稱譽印老的佛學成就。這當然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讚美之詞,主觀的感覺成分較濃,並不是作過嚴密學術分析之後所下的精確判斷。因此,話傳出去之後,固然有人拍手贊成,但也有人不表同意。這樣的反響,自在意料之中。應該怪我沒有把話講清楚,不能怪那些不表同意的學界友人。
精確的說,我所要表達的意思是這樣的:「在中國佛教史上,唐代玄奘以來,弘揚印度佛法最卓然有成的大德,印老當是其中第一人。」
玄奘的佛學成就主要表現在三方面;龐大的譯經事業、促使法相宗形成、與佛學人材的培植,而這三項都與弘揚印度佛法有關。譯經事業是印度佛法的移植;法相宗的成立其實就是印度瑜伽行派佛法的輸入。而玄奘所培植出來的佛學人材(如:窺基、普光等人)也大多是印度佛學的專門人才。
印度佛法是中國佛學的根源。玄奘發心前往印度留學的原始動機,以及回國後的事業核心,其實都是為了確立純正的佛法。而他心目中的純正佛法,根源是在印度的。因此,確立佛法的基準,應該是玄奘一生事業的焦點。
「佛法的基準應該深入印度經論中去尋求」,這樣的看法在玄奘以後的中國佛教界,並沒有得到普遍的認同。有些宗派是以祖師體驗或祖師的新看法為基準的。中國佛法逐漸發展的結果,距離印度佛法似乎有愈來愈遠的趨勢。這樣的趨勢尤其在宋代以後,更為明顯。
印老的佛學研究方向與玄奘大體類似而不全同。類似的地方是「回歸印度」的正法追求傾向。不同的是,他所宗尚的是與瑜伽行派對立的中觀學派,以及原始聖典(《雜阿含經》)。
促成印老回歸印度去尋求正法的原因,與他所處的時代有關。清末民初的中國佛教是衰微不堪的。印老發現到當時呈現的佛教與經論所載有明顯的不符。他開始尋求正法,因而逐漸回到印度經論義海之中。
所以,印老所掌握到的佛法基準點是源自印度的。他的「反(漢傳)傳統傾向」的立足點即是印度佛法。他所反對的,就是中國佛法的異化或劣質化,他一生所締造的,堪稱「博大精深」的佛學體系,應係肇基於此。
從玄奘之後的中國佛教發展史脈絡來看,學殖優渥的名家,當然為數不少。但是多屬偏於宗派的祖師或大德。真正直探印度佛法底蘊的人甚少,發揚自宗宗義的比較多些。
民國以來的佛學名家,其佛學成就具有「博大精深」氣勢的人不是沒有。太虛、呂澂二人即讓人有這樣的印象。不過,太虛一生的志業是立功、立徳、立言三者並重的。他不是一個專業的佛教研究者。又加上五十九歲即告去世,因此,儘管他確具有思想家的學術功力與學術智慧,但是在佛學成就上,比起印老,仍然不如。
至於呂澂,在佛學界成名早於印老,精通多種語言,具有成為卓越佛教學者的條件。可惜的是所處的時代環境無法容許他安心地研究與出版,因此,雖然他在九十幾歲時還耳聰目明,但是,他在六十五歲之後,却再也沒有重要的新作品出現。
相較於呂澂,印老是幸運的。他的年紀愈大,在台灣所受到的尊崇愈高,著作環境愈好。更奇特的是,他雖然身體孱弱,但是生命力却堅靱無匹。他享有罕見的百歲高齡。在六十五歲之後(七十歲之前),先後有《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中國禪宗史》、《中國古代民族神話與文化之研究》等書出版。七十歲之後更是佳作頗出。《如來藏之研究》、《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印度佛教思想史》、《華雨集》等書,都是七、八十歲高齡時所出版的。
算一算他與呂澂的著述歲月,便會令人覺得驚訝。他與呂澂同享高齡,但是,他在呂澂停筆(六十五歲)之後,居然還多出二十幾年的時間繼續研究與出版。
除了享有高壽及時代環境等外在條件之外,促使他能夠「寫到寫不動才停筆」的原因,當是他的信念與毅力有以致之。關於他的信念,可以用他勉勵証嚴法師的六個字來說明,這六個字就是「為佛法,為眾生。」關於他的毅力,可以用他周遭的弟子們描述他晚年著述狀況的話來理解:
「導師(指印老)總是經常在研讀,在寫作,身體實在支撐不住了就去休息。常常看到他在休息過後,一起身,又再看書、寫作。」
這就是印老的晚年。寫到寫不動才停筆的晚年。要瞭解印老的思想,當然要看他的著作。但是,如果能多聽聽他平素生活的點點滴滴,當更能讓人理解一個「從平凡中孕育偉大」的弘法者,是如何形成的。也更能讓人打從心裏,對印老之光風霽月的人格,與「為佛法、為眾生」的胸懷更加歎服。
 


一切如實 未留無明法語

林倖妃台北報導

  印順導師日前圓寂,傳出他留下的最後話語為「不是這樣、不是那樣、一切法皆空」,其入門弟子多人昨日由釋昭慧代表,特別澄清:導師為人平實,說法不打啞謎,邏輯清楚且符合經驗法則,更不會故弄玄虛,該話語並非出自導師之口。
釋昭慧說,印順導師說話從不故弄玄虛,任何法語都有前因後果,不僅邏輯性高且都符合經驗法則,不會說出猶如打啞謎般的「不是這樣、不是那樣」,連她都無法理解「是哪樣」?這句話其實境界並不高,無中生有,在佛法中叫「惡取空」。
佛界要求的是正見善念,她說,印順導師最後的歲月,在醫院僅使用氧氣罩並未插管,弟子探望時,導師雖然身體虛弱,但神識仍相當清楚,偶爾以微微張眼表示聽到弟子的談話,他的心始終非常安靜,當醫師以為他陷入昏迷時照腦波,卻發現腦波反應猶如禪定般,直到圓寂前都保持安詳。
外界以為高僧就該莫測高深,釋昭慧說,印順導師卻非如此,他強調的是一切如實,佛法講因緣,不談虛無,他的偉大和留給後人的絕不是無明的法語,而是慈悲和智慧。

——轉載自94年6月12日《中國時報》


謝   啟

順導師追思讚頌大典渥蒙總統親臨弔唁,明令褒揚,各界賢達諸山長老法師暨各地佛教會及諸信眾蒞臨瞻禮追思,隆情厚誼,銘感致深,謹申謝悃。

福嚴精舍 釋厚觀
慧日講堂 釋慈忍
敬謝


敬告諸位讀者、網友:
「玄奘以來第一人」,本次又在陳總統的褒揚令中出現,此語經過國家元首在九十一年、九十三年與九十四年,前後三度公開讚揚,乃使媒體廣為刊載,業已成為國家對印公導師的「蓋棺定論」。
「玄奘以來第一人」一語的原創者藍吉富教授,已特撰文〈玄奘以來,一人而已〉,為該讚語下一注腳,為配合即時的總統褒揚令新聞,本(116)期《佛教弘誓電子報》立即刊載本文,以饗讀者。
印公導師圓寂之後,我們發現:瀏覽「佛教弘誓學院」網站的人數暴增,立即意會到:全球各地敬愛印順導師的佛弟子,可能都急切上網,閱讀有關導師圓寂的消息。
因此,服喪期間雖然諸事繁忙,但是我們仍然含悲熬夜趕工,為大家連續製作了三期的「印順導師示寂日誌」,並整理新聞照片,圖文配合,密集發報,同步更新網站資料。我們為此不斷挑戰著體力與心力的極限,為的是報答導師的法乳深恩於萬一,並將所見、所聞、所感,透過文字的陳述與鏡頭的捕捉,分享諸位「人間佛教」的師友、同道、網友、讀者。
由於人手不足,因此這三期的「印順導師示寂日誌」,只能說是我們這些站在第一線的主編、撰稿人與攝影志工之所見所聞,掛一漏萬在所不免,凡諸忽略未記的人與事,敬祈當事人與讀者諸君諒察!
感謝美國印順導師基金會,將本網站之網址予以連結,好讓北美華人佛子循此管道,閱讀相關消息。感謝許多網友來函或致電,給予我們極大的鼓勵!
《佛教弘誓電子報》發行量雖然已有3510份,然而比起廣大的印順導師崇敬者而言,我們發報的管道還是相當有限的。因此敬請您以舉手之勞,將佛教弘誓學院網站網址或近期的《佛教弘誓電子報》,代為提供給其他您所認識的印順導師崇敬者,好讓他們也有獲得導師示寂及後續治喪相關訊息的機會。
又,《佛教弘誓雙月刊》第75期,原訂在6月15日發行,但臨付梓前,遇到導師圓寂大事,乃決定全面改版,刊載「印順導師圓寂紀念專輯」。昭慧法師已邀教界、學界諸位師友撰寫紀念文章。由於改版規劃與電話邀稿的時間都極為迫促,所以主編必須在6月15日後,方能展開編輯作業,預計6月底出版。本期《佛教弘誓雙月刊》較諸平常發行時日延後半月,敬請原諒!
最後,在此感謝連日來扛著沉重的照相器材,陪同本人趕赴每一現場的攝影志工吳惠曼居士、自己省吃檢用,卻提供了所有昂貴攝影器材給本學院的張麗雲、張俊誠居士、與本人一起通宵達旦,趕工製作網頁與電子報的吳憲中居士與傳法法師、熬夜趕工製作《佛教弘誓雙月刊》的美編明一法師、校對德風與心住、心淳法師,以及鎮日專車接送我們進行攝影工作的安居僧見恩法師。倘若沒有他們的共同努力,我們絕對無法在短期間,將這樣的編輯成果拿來供養諸位網友、讀者。
以此功德迴向,祝禱「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印公導師,早日乘願再來,入娑婆世,廣度有情!

釋性廣 謹啟
94年6月12日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