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專刊文章
  • 104.12.22臉書留言錄(287)道在屎尿:老病照護經驗分享

 道在屎尿:老病照護經驗分享

臉書留言錄(之二八七)

           釋昭慧

104.12.22 晚上,昭慧法師到醫院探望師公,扶著師公眺望101大樓夜景。

104.12.22

一、誰比較莊嚴?

  下午開完會,辦公到一段落,趕在塞車時段前上路。到新店慈濟醫院探望知光師公(我的95高齡老母親)。

  晚上,發心看護師公的明一、紹玄師父將師公扶起來,助她站立在窗沿,請她看夜景——病房窗戶正對著101大樓。

  她本來說「不要看」,我告訴她:「這是復健,看101不是重點,但前月以來,您因牙齦傷口感染住院,全身攤軟無力,以致無法自主坐、立。現在開始,您要逐漸恢復自己坐、立、行走的功能。」

  她聞此語,立即用力挺直身子。如是總共站了三次,每次約持續5分鐘。看她如此認真、努力地面對衰病的處境,真是佩服。

  坐著瞰望窗景時,明一師父為我們拍照,我給她看相片,說:「師公您看,您的相貌比我還莊嚴啊!」

  她笑得好燦爛,說:「這怎麼可能,我快要100歲了,妳才50幾歲!」

  我說:「就是嘛!50幾歲的還沒100歲的莊嚴啦!」

 

104.12.24

二、最喜樂的平安夜

  1223(前)日上午,醫師為知光師公(我95高齡的慈母)拔導尿管,並作膀胱鏡與腎臟超音波檢查。這導尿管已佩戴在她身上將近20天了。醫師在她膀胱裡灌水測試漲尿情形,回病房後,師公立即排了130cc(的清水),接著整天沒有排尿。

  醫師說,當晚至翌日8點是關鍵期,若不排尿,超音波二度檢查恐不樂觀,若有甚多餘尿,得再插回導尿管,以免如前次那樣腎臟積水,有感染或腎衰竭的危險。

  當日我從早到晚,公務行程滿檔。晚上回到宿舍,致電心慈師父,得知現況後,內心非常焦慮,想趕緊開車北上,去新店慈濟醫院幫她按摩膀胱經。感謝幫忙看護的湘雲體諒,她怕我新竹、台北兩地跑,舟車勞頓,第二天早上又要上課,恐精神不濟,於電話中請我不要過來,只要教她按摩方法即可。我於電話中教她之後,她立即以精油為師公按膀胱經。按畢果然生效,師公終於尿了30cc。湘雲一整晚為她按摩,簡直是累癱了!

  24(昨)日早上,師公又尿了30cc,排尿量依然不理想。醫師原訂8點以超音波檢查餘尿,上午,醫師決定再延至12點,並告知心慈師父與湘雲:若仍未排尿,建議我們讓她插入導尿管。他知道我對師公長期以導尿管與尿袋隨身的焦慮感,請她們轉告我,這回可使用新型的,較短的導尿管,這種導尿管不用接尿袋,比較不會累贅,而且可用蓋子拴緊管口,2-3小時打開一次給師公將尿導出,一支可使用半年。

  我黯然接受了這個較為妥善的可能方案,但心裡仍然非常掙扎,因為,這次一旦插入了導尿管,那麼,讓師公「自然排尿」的機會就遙遙無期了。難道高齡95歲的她,在有生的餘年,都必須掛著導尿管在身嗎?

  中午,我越想越不捨,開車於高速公路上時,致電心慈師父,要她懇請主治醫師再給師公一個機會,再觀察兩天。我請她說明:

  1、師公現在已有排尿的改善跡象,至少已尿60cc,我們不要過早放棄讓她自然排尿的機會。

  2、師公自10月下旬因牙齦戳破,感染而住院治療後,因全身癱軟而下床不便,被包上紙尿布。但她很有潔癖,非常抗拒在紙尿布裡排尿,因此月餘以來,她長期憋尿且不敢多喝水。這可能才是她第二次因嚴重便秘而住院治療時,被檢測出「腎積水900cc」的原因。

  31122日,師公第一次出院後,因藥物副作用導致全身水腫,我不得不決定暫停給她用藥。那段期間,她只要坐馬桶,排尿量就很多,因此眼前排尿困難,除了憋尿的心理因素,或亦有藥物副作用因素,未必全因膀胱老化使然。

  我的電話打來時,醫師與護士都已進入病房,準備給她插上導尿管。感謝醫師慈允了我的請求,讓師公持續接受住院觀察。

  不用插管,這使得師公心情變得很好,中午,慈濟曾美玉師姐帶來她特為師公烹煮的麵線羹,她竟然吃了兩碗,這是她10月臥病以來進食最多的一次。下午,心慈師父與湘雲推著輪椅,帶她逛8樓的空中花園與地下一樓的餐飲區。傍晚7:30,她終於排了80cc的尿液。

  平安夜大塞車,晚上我趕到慈院時已8點多。晚上9時,明一師父與湘雲扶師公起身排尿,竟又排出60cc

  接著我為師公作全身的精油按摩。大約按摩了1個小時,按畢,三人快手快腳幫她用熱毛巾擦除精油並熱敷全身。緊接湘雲扶抱她起來坐馬桶,果如我之所料,經過這番「土法煉鋼」的舒緩芳療,師公竟又排尿100cc!這是拔導尿管將近兩天以來,最高的排尿紀錄!接著她又喝了120cc天茶。

  回想起來,中午在高速公路上那通打進病房的及時電話,確實為師公爭取了一個奮力與命運拚搏的機會。

  莊子說:「道在屎尿!」信然!從師公於1018日因假牙鐵鈎戳傷牙齦,10月下旬因傷口感染而第一次住院,不久後包上尿布。這兩個月以來,務公之餘,我滿腦子想的,盡是「屎尿事」!

  先是擔心師公包尿布會導致她憋尿,第一次出院後,好不容易她胃口轉好,願意進食了,接著又擔心她嚴重便秘的現象。非常感恩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他於114日中午為師公看診之後,立即安排她第二度住院。這次住了8天,便秘問題獲得大幅改善,並且在超音波檢查中,發現她腎臟積水900cc,即時為她導尿(也因此,她開始戴上導尿管與尿袋),使她得以平安康復,順利出院。趙院長與醫師們「視病如親」的慈悲心,讓我深深感恩,感動!

  出院之後,我嚴重關切師公身上業已戴了將近20天的導尿管與尿袋,深怕不慎感染,又恐她戴久了失去自然排尿的能力,因此上週六晚間,我懇請喬主秘幫師公安排第三次住院,以「拔除導尿管」為理想目標。週一(1221日)下午住進病房之後,經過一連串檢查,終於在週四的平安夜,因前後80100cc的排尿量而乍現曙光。

  這真是令我們雀躍的好消息,這個夜晚,真是我生平最喜樂的平安夜!

 

104.12.25 師公精神好轉,下樓到慈院地下樓餐飲區逛街,途中與慈濟師姐們合影。(前左:長照員李湘雲居士)


104.12.25 在自助餐檯,師公親自點餐。


104.12.25 在一樓大廳聆聽鋼琴演奏,與美麗的鋼琴老師合影。

104.12.25

三、好消息大放送

  明一師父從台北慈院,一早就陸續line來四則師公的最新消息與多張照片:

  ——好消息大放送,今日早上師公自行解尿200cc,普天同慶!與大家分享。

  ——早上院長,主祕,護理長,白衣大士來關懷師公。超級感恩!

  ——師公的早餐是一顆地瓜,及一杯150cc的香濃咖啡,師公吃得津津有味。

  ——師公晨間運動,舉手六次。

  圖文並茂,可惜沒照到趙院長、喬主秘、護理長與白衣大士前來關懷的畫面。

  哈!這就是資訊科技與網路社群的貢獻——看護師公的學眾,竟然成了無比熱情的小記者,而且個個都是超級寫手,隨時向關切師公的全體學眾,放送即時報導與最新畫面!

  有人說,手機世代與網路社群讓人勤於泡在虛擬空間,人際互動更感疏離;我卻深深感覺,手機的易及性與網路社群的及時性,讓我們可以更為緊密地相互連結,乃至「千里共嬋娟」!

 

104.12.26

四、我又不是「沙鼻牛」!

  清晨趕到台北慈院,知悉師公已於昨晚三時半主動說有尿意,要起來尿尿。尿了150cc,餘尿只剩100cc。顯然比起前天與昨天的餘尿,動轍2-300cc,大有進步。

  我趕著來,是要為知光師公「土法煉鋼」全身芳療,特別加強疏理膀胱經,好讓她更能排尿。

  老人家氣血漸漸帶起來了,紅光滿面。湘雲用客家話逗她說:

  「師公,您看您紅光滿面,皮膚光鮮,像十八歲的姑娘啊!」

   師公笑得好開心,說:「我又不是『沙鼻牛』!」

  我聽得一頭霧水,不知啥是「沙鼻牛」。師公解釋說:

  「家鄉(師公的家鄉在梅縣長沙墟)牽牛做田,用鼻環套住牛鼻子,不然你以為牛會乖乖作穡嗎?」

  我回來查了客家諺語,原來它已引申為「喜歡出風頭的人」。難怪她說自己不是「沙鼻牛」。

  湘雲繼續逗她說:「師公,那我來做您的『沙鼻牛』,給套住為您作穡,好嗎?」

  師公說:「不行,鼻子難不成不是肉?會痛的!」

  講完她越想越好笑,笑不可抑。心慈師父、湘雲跟我也被她那童子般天真可愛的表情,逗得哈哈大笑。

  病房裡傳出陣陣笑聲。

  由於張新鷹教授與王亞軍賢伉儷將於中午蒞院,緊接著將近十一點,我趕回桃園觀音,師公則被送到二樓照超音波看有無餘尿。臨行交代心慈師父:

  「不論排出多少餘尿,請醫師再給她兩天機會。我發現師公生命力很強,而且越來越好轉。如果買導尿管塞子(一支一千多元)還要花個兩、三天,就先訂購,等塞子來了再說。倘若塞子用不上,就給需要的病人。」

  剛才致電問超音波檢查情形,這回餘尿200cc,但是感恩謝政興主任,他慈悲地答應了我的要求。昨天下午他還在電話中花了好多時間跟我解釋不放導尿管的利弊得失,本以為說服了我,沒料到我還是不死心,請他再延兩天。

  非常感恩慈院的大醫王與白衣大士啊!

 

104.12.26

五、有客自遠方來

  中午,從台北慈院兼程趕回學院,迎接來自北京的摰友——賢伉儷張新鷹教授與王亞軍女士。結果他們比我還先抵達學院。

  午餐之後,請兩位友人略事休息,我則上樓找幾張上午心慈師父為師公拍的照片,快快地寫了一則師公的經典趣事:「我又不是沙鼻牛!」連同照片po網分享臉友。

  兩點以後,三人在嵐園悠然茶敘,彩虹為我們拍照如下。

 

104.12.26 師公主動要求起身走動,明一師父在後攙扶。

104.12.27 昭慧法師到慈院探望知光師公。(左起:德發居士、心慈師父、明一師父、知光師公、昭慧法師、心皓師父)

104.12.26

六、本日,知光師公奇跡般地好轉起來

(延續下午敝人於FB分享之〈我又不是「沙鼻牛」!〉,整理晚間Line的即時報導如下)

 

18:11明一師父報導:黑糖薑汁地瓜餐

  自製黑糖薑汁地瓜湯是師公直讚:「有薑好吃,好吃,真好吃」得意的晚餐。瞧!一碗吃光光。

  師公說:要用助行器自己走一走,走了5分鐘。讚!讚!讚!

 

19:42

  師公好了不起,要心慈師父與我拿助行器給她,讓她下床走,一拿到助行氣器,就說:「不是我的。」變辨識力超強,一站起來,就一步接一步都沒有停下來走到床窗前,前後有五分鐘,真是太大的進步,太令心慈師父與我驚訝了。請心慈師父協助錄下來與大家分享。

  今天的改變實在太大了,一定是法師祈願感應所致,太不可思議了。

(昭慧補充:師公主動要助行器。自10月下旬住院後癱軟在床,包尿布以來,第一次看到師公自己站起來。)

 

17:52-59 明一師父報導:

  現在師公坐在窗前身着北極裝休息。

  師公正與心慈師父說著「沙鼻牛」的故事。

 

17:59

  今晚師公心情超Hi的,一直開心的與我們說著以前的許多往事。

 

20:20

  師公6:30自動要求解尿200cc。

 

21:12

  剛才餵師公吃藥,配開水送服,老人家超配合的,喝了20cc,師公接著說:「喝這個沒營養。」照顧師公以來,請她喝白開水,只要喝一口,她一定馬上用手推開,現在居然欣然接受,真是太大的改變了。

 

22:36

  剛才,師公再次要求解尿,師公自行解尿後,再請師公站立起來兩次,由心慈師父協助按壓下腹膀胱處。共解尿150cc。

 

22:52

  師公整個晚上神識請醒,問她幾次會餓嗎?要喝營養粉嗎?她清楚回答:「不要養成吃點心的習慣。」躺下來時,發現她都沒睡著,問她為何不睡啊,她神回答說:「不用睡太多,我是躺著養神。」

  整個晚上師公都安靜的休息,但還沒睡著,跟之前照顧她時,常有不安的情形相比,今晚與我們的所有對話,感覺改變實在是在一夕間,太神奇了。也為師公化被動為主動的種種行為,感到師公一定可以很快好起來,恢復健康。

 

23:02-08 明一師父總結云:

  今天自早上4:35-22:30師公喝進的流質630cc,排尿480cc。相減還有150cc。但餘尿應小於此數。

  共排尿三次,為130,200,150cc。

  今日報導完畢。

 

  以上,看護知光師公兼小記者之弘誓監院明一法師、弘誓出納心慈師父報導、攝影。

  師公的鉅大轉變,深深感恩的,首推「視病如親」的台北慈濟醫院趙有誠院長,以及慈心會診的謝政興醫師及其他大醫王,還有愛心護理的白衣大士!還有居間成全師公第三次住院的喬麗華主秘,以及美娟助理,以及醫院眾多愛心志工。沒有他們的慈悲護念,師公不會如此奇跡般地好轉起來!

  證嚴法師以她的大慈悲與大願力,不但帶領著慈濟人,庇蔭天下苦難蒼生,竟也庇護了知光師公與弘誓師生、學眾!這一切恩情,我將永銘在心!

 

104.12.30

七、祈願往生,悲欣交集

(回顧12/27日凌晨Line對話錄)

‧凌晨1:44,明一師父傳訊云:

   「早上1:30,師公自行解尿80cc。」這是拔除導尿管之後,首度出現最多之解尿量。但因明一、心慈師父扶抱她起床、坐馬桶,並幫她壓擠膀胱,引起了師公很深的感觸。

‧凌晨1:54,明一師父傳訊云:

  「師公現在說她很苦,解個尿都這麼苦,要我們在菩薩面前燒香,要我們兩人各站一邊念佛,祁求菩薩保祐求往生。」

‧我看到明一師父傳來的Line,遂回訊請其安慰師公云:

  「請告訴師公,我現在立刻下到講堂,在佛前上香祝禱:我的所有宏法利生功德回向給她。」

  「晚上是與業力爭戰的關鍵時刻,妳們辛苦了!我們共同加油!」

  「請告訴師公,上香之外,我會誠唸觀音菩薩聖號。」

‧凌晨2:04,心慈師父傳訊云:

  「師公現要求洗臉求菩薩帶他走。叫我們不要讓他生氣,往生前不要生氣。」

‧我回訊云:

  「請告知:該帶她去淨土時,菩薩會來接引。但現在我們一同加油!」

  「這真的是佛魔之戰的時刻,我下樓念佛,暫不與妳們聯絡,以免分心!」

‧2時13分,明一師父傳訊云:

  「已幫師公洗好臉,並轉告老人家法師為她禮佛,念觀音菩薩聖號。師公福報很大,法師是大菩薩,弘法利生功德不可計量,一切回向給師公,請她不要擔心,跟我們一起念佛,師公聽到了,現在安靜下來。」

104.12.20 師公與昭慧法師、阿芷闔家合影於瑩恩樓外廣場。

‧2時44分,明一師父再傳訊云:

  「現在心慈師與我兩人,各別坐在師公床的兩側,分握著師公雙手,一起安心念觀音菩薩聖號。師公靜心安祥。」

 同時心慈師父傳訊云:

  「師公安靜下來了。不斷擦淚水,我們則靜靜唸佛,」

‧3時11分,心慈師父傳訊云:

  「敬請法師來時再幫師公帶串佛珠,師公說要念珠。」

‧3時18分,明一師父傳訊云:

  「師公叫我把櫃子上的那箱往生用物品拿下來,我回答:已經拿下來了,師公安心。」

  我於第一支香誦完聖號,讀到來訊,乃回訊云:

  「好的。我已經第二次上香,這是宣方與陳平送的上好沉香,幾年來捨不得用,今晚為師公上香。我繼續唸觀音菩薩聖號了,早安!」

‧4時12分,明一師父傳訊云:

  「師公現在一直講話,整晚沒睡。」(後來方知:此時師公非常平靜地交代後事。)

  我回訊云:

  「讓她講話沒關係,但請幫她補充水分(天茶)。我下午2時參加宗勳的記者會,結束後再趕去。早上有陽氣後,師公比較安全,我再補眠,妳們也要補眠。」

  明一師父傳訊云:

  「好的,師公整晚心情愉悅。」

‧4時38分,我回訊云:

  「傳聞師來打鐘鼓了,我請他們今晨為師公唸普門品。她昨晚的難關應已度過,感恩妳們!請扶師公喝水,排尿,然後妳們應可平安睡覺。白天記得抓住機會補眠!」

  至此,我唸聖號已約兩個半小時,長跪佛前,向佛陀與觀音菩薩祈願回向。

‧4時42分,明一師父傳訊云:

  「師公一直掀被子,叫我幫她着衫。她自己要走路。」

‧5時,明一師父傳訊云:

  「幫師公穿好衣褲,躺下來睡覺。師公堅持不吃也不喝。」

  我回訊云:

  「沒關係,一時半刻沒危險性,請妳們趕快睡,我也補眠!若有急事,請打學院電話,直接轉我床前分機,我的手機是長期按靜音震動的。」

‧當日早課,學眾誦念《普門品》,迴向師公身心安康、疾患遠離。

  早上9:00師公終於進食:營養粉130cc,地瓜泥,開水40cc20cc,然後無力休息,且有微微鼾聲。約從11:20開始,睡到傍晚6時。

 

104.12.27

八、一場虛驚後的歡聲雷動!

  下午3時許,「公民參與協會成立大會」記者會結束,趕到新店慈院已4點多鐘。妹妹、妹夫與甥女闔家也於稍後到來探望師公。

  由於師公自上午11:20就沉睡,睡到不省人事,明一與心慈師父不忍驚動她,因此沒喚醒她起身排尿。護士進來,詢問本日排了多少尿,她們說:「昨晚1:30尿完,就沒再尿了!」護士大驚地告知:「12小時內沒尿就得導尿。」明一師父解釋:「今天也只吃了120cc左右的營養粉,應該沒尿。」護士提醒道:「但今天有打700cc的點滴,加總也有800多cc。」她連忙請其他護士協助,進房為師公導尿,這一導就是800cc,可真是把大家給嚇壞了!

  這時,師公連吃東西都很吃力,往往吞到一半就睡著了,留在口裡的食物也咽不進去。我們在她耳邊大聲喚她:「師公,吞下去!」她也只是嘴巴張大。原來在插入或拔出導尿管時,為了避免師公感覺疼痛,湘雲會請師公將嘴巴張開喊「啊」,因此嘴巴張大,變成了她制約反應的配合動作。我們要她吞咽,她就迷迷糊糊張開嘴巴。

  有一度,師公的嘴巴甚至是張開就合不攏,我們怎麼叫,她的嘴都不合起來。我輕輕把她的下巴閉上,這才發現下巴僵在那兒,閉不起來。我們真是嚇壞了,趕緊請護士來看。護士試著幫她闔上,但也沒轍,趕緊找住院醫師上來。

  就在這時,她忽然醒來,嘴巴終於閉上。但又立刻睡著了,並且睡得很沉,睡到打鼾。

  我們還以為她這是彌留狀態,因此一邊為她輕柔地進行芳療,一邊帶領大家齊心唱唸觀世音菩薩聖號。

  就這樣,在我們進病房後約2個小時,她才忽然從深睡中醒了過來,睜開雙眼,神采奕奕且欣喜地叫出了每個人的名字,聲音還挺宏亮的。我們當下歡聲雷動,熱烈鼓掌!

 


104.12.28 清晨,兩位可愛的白衣大士來探視師公。


104.12.29 師公出院前,泌尿科謝政興主任醫師(左)前來探視。


104.12.29 與慈濟醫院白衣大士們合影留念。

104.12.29 師公返回學院,在寮房臥床上開心豎起大拇指。

104.12.29

九、師公出院

14:00

  正在開會。隨時看line。

  上午10時後,明一法師報導:

  幫師公看診的祕尿科主任謝政興醫師,來病房看師公,帶來師公可以出院的大好消息。

  好開心哦!我們開始收拾行李,打道回府囉!

  紹玄師父報導:

  心皓學長已到院,要辦理出院手續了。

(補充說明,昨下午與謝醫師電話懇談,決定不插長期導尿管,而改成每天單導,我們會配合芳療與膀胱肌復健,讓師公自然排尿。)

 

12:36明一師父報導:

  師公出院了!臨行前一起到餐廳用膳。

12:44

  上車了。(車子開出美麗的慈濟醫院廣場。)

1:09

  回程路上,陽光普照,大放光明,師公與皓學長都睡覺了。哈~哈

1:28

  現在才到高鐵站。師公醒來了,右手出力的抓住把手。

14:10 返抵學院

15:01-12 明一師父報導:

  師公回院,第一件大事就是解尿,接著再幫導出尿50cc。

  師公說中午沒吃飽,肚飢了,於是快速沖泡一杯香香甜甜的營養粉,老人家特別交待要用「滾水」,不要用「涼水」哦,端上的營養粉師公滿意地喝個精光,刷完牙後,師公滿足地躺下補眠了。

  回到學院是師公每天在最最企盼的事了,回到自己的寮房,看到師公神情安然自若,開心滿意,真是太棒了!

  祝願師公:身心康泰,福壽綿長!

 

104.12.30

十、菩薩現瑞,放大光明

  12月27日下午,我至慈院探視師公時,傍晚,至醫院探病。師公是日自上午11:20沉睡不已,睡至傍晚(18:00)忽然醒來,精神矍爍(詳如〈一場虛驚後的歡聲雷動!〉,心慈師父追述云:

  「就在師公不斷掀被子的時候,師公很清楚地告訴我們:『佛陀放大光明,出現在左前方病房窗戶前。』她要我們不要拉上窗帘。」

  翌(28日)晚,我再至慈院時,詢問師公:

 「您昨天清晨看到從窗邊顯像且放大光明的,到底是哪尊佛?」

  師公清楚地回答:

  「是觀世音菩薩。」

  民國67年師公猶在家時,已受到我的影響而學佛。由於她早年失學,因此她是一字一字加以辨識,向我學唸《心經》、《阿彌陀經》、《普門品》與「大悲咒」,並且虔念佛號。至今已有37年學佛史。

  她心思單純,唸佛懇切,早在民國88年,師公即已數次告知:她房間的佛像「放大光明」,我當即依「念佛三昧」原理告知:

  「這是妳的心光乍現,不是特定房間的佛像放光。」

  但她還是認為:這是房間的佛像顯靈。這實在不能怪她,而是她的學佛知識,始終停留在我初學佛階段。我弘法利生忙碌,反倒疏於向她說法。

103.11.28 昭慧法師帶師公在後院門外賞花。

106.7.1 清晨,德風帶師公欣賞沐浴晨曦。

105.7.29 師公一心虔念佛號,多次感得瑞相現前。

 

  有一回,師公坐在尊悔樓前唸佛,忽然歡喜指著前方璧掛的敦煌菩薩像說:

  「這尊菩薩也會放光!」

  我連忙機會教育云:

  「是的,這就是妳的心光乍現,而不是特定房間的佛像放光。」

  爾後她隨時眼前光明一片,連坐馬桶都不例外。

  大約是在十數年前,有一次她在尊悔樓前,看到我走過來,特牽著我的手走向西方,指著那輪紅紅圓圓的夕陽,問我:

  「看到了嗎?」

  我說:「看到了。」

  直至慧英師父往生,達瑩老法師蒞院協助後事時,在尊悔樓前詢問她「念佛放光」的情形,她歡喜告知:除了佛像放光之外,有一次拉著我看夕陽,天際見到極樂淨土的種種莊嚴。

  我一聽,不禁問道:

  「那您為何不告訴我,您看到了這些景象?」

  她說:

  「我問妳『看到了嗎?』妳自己回答說『看到了』。」

  我不禁失笑云:

  「我是指看到夕陽了,哪可能看到佛國莊嚴?」

  我一向不喜談述個人的神秘經驗,但是這回師公從住院至出院,在病苦之中心不散亂,意不顛倒,感應菩薩現身之瑞相,我覺得值得一記,除了聊以報答師公養育我,深愛我,並成全我出家修道的厚恩之外,還希望依此案例,與天下虔唸佛號的佛友共勉之。

  民國68年,師公於家境清貧,而我即將可以畢業賺錢,改善家計之時,聞我有出家之志,竟然大喜大捨成全了我,其布施功德實不可思議!

  至今她只要見到我進來探望,就立即催促我:

  「上樓去休息!」

  「上樓去打電腦!」

  這回她病倒了,有一回我堅持說:

  「您不要趕我走,我要留在您的寮房多陪陪您。」

  她竟然神回答說:

  「妳在這裡,我的壓力很重!」

  她以深摯的母愛,昇華為大公無私的慈愛,處處為我的宏法利生志業著想,絕不想拖累於我。

  這回三番住院,並且必須仰仗學眾扶抱起床並處理屎尿。為了避免她的病苦,拖累到照護她的大姊與學眾,她曾於第一次住院時,即交代大姊:

  「幫我祈請菩薩帶我離開!」

  未料在1227日,她竟然於虔唸佛號聲中,感應到觀音菩薩放大光明,顯現瑞相!

  師公終於不再一意求請往生,而是泰然地把自己的生死,完完全全地交給了菩薩!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