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弘誓電子報  第42期   出刊日期:2002年12月22日

發行人:佛教弘誓學院 編校:釋傳法 

創刊日期:2001年11月05日 出刊週期:不定期出刊 

  師生動態

  他們推動著「印順學」的研究與推廣——至靜思精舍拜會導師側記 

  成立組織以推展正法,孝師報恩 ——敬致李元松老師

 ※ 中時晚報「一攤血」新聞報導(二則)

 ※ 反賭博合法化運動近訊--帶著人民墮落的博弈條款

  法音清流與下期預告

師生動態

師生動態

91.12.18

•香港中文大學楊莉教授致函昭慧法師,告知她將於下個學期開設一門「宗教與性別」的新課程,其中「涉及佛教比丘尼的部分,希望向同學介紹昭慧法師的情況,使他們對當代台灣比丘尼在宗教和社會腳色上的追求與建樹,有一些感性的認識。」法師覆函致謝,並致贈《千載沉吟》一書以聊供酌參。 

91.12.19 郭朋老居士返回北京,昭慧法師前往送機

91.12.19 陪同郭老居士來台的張新鷹教授,向昭慧法師談起自己的忙碌情形——連來台都難以清閒,電話不斷。

91.12.19

•上午,昭慧法師、性廣法師至中正機場,與現代禪李元松老師會合,歡送郭朋老先生與張新鷹教授返回北京。印順導師早年在大陸的弟子郭朋老居士,因思念印公導師甚為殷切,遠從中國大陸來台灣,至花蓮慈濟功德會拜見印公導師。此行陪同郭朋老先生來台的學術界人士尚有「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張新鷹副所長、趙京興教授、李初雨先生等人。

  郭朋老居士是印公導師在中國大陸最早期的學生之一,今年已八十三歲,目前大陸許多著名的佛教學者,均曾是他的學生。他見到昭慧法師,非常欣慰,告知:雖是首度晤面,但早已知道法師在台灣弘揚導師思想的情形了。談到本次與導師的會面,他立刻語帶哽咽,眼泛淚光。看得出他對導師的思念與孺慕,六十年來與日俱增。他並告知:他與續明、演培、妙欽三位長老,是導師最早期的學生,如今只有他還在世,三人皆已作古。法師回答:自己於1984年到福嚴佛學院教書之時,三位之中,已只有演培長老還健在。憶述這些昔日同窗之時,老居士也真情流露,無限感傷。一講到手上的拐杖,老居士就流露出天真又高興的表情:「我送給導師一支柺杖,結果導師也將他的枴杖送給了我。」

  本次與張新鷹教授見面,最讓昭慧法師高興的,是他應允撥冗參與明年的第四屆「人間佛教,薪火相傳」研討會(詳見現代禪網站佛教弘誓學院網站。因為十月間的北京之旅,法師到社科院宗教所演講之時,曾親邀張所長明年蒞會發表論文,當時他因業務繁重,實無把握抽空來台,法師只好作罷。不料本次張所長來台,法師與李老師作第二度之邀請,張所長竟欣然表示:願意儘量排開繁重的行政事務,前來共襄盛舉。

  大陸佛教學界一向有「北張南王」之美談,亦即:北方的張新鷹教授與南方的王雷泉教授,是佛教學術界的「雙璧」。兩位教授不但在學界卓然有成,而且目前已身兼學術行政主管,面對多如過江之鯽的各項學術會議之邀請,早已分身乏術,可想而知他們大部分只能婉辭。而楊曾文、宣方、龔雋與鄧子美教授,也是在大陸佛教學界極具代表性的老前輩或後起之秀,他們竟都如此樂意在本次研討會中共襄盛舉,這只能說是印順導師崇高德學的無形感召吧!

91.12.20

•清晨五時,昭慧法師與性廣法師趕赴台北,搭乘七時左右的第一航班飛機往花蓮,到靜思精舍向導師請安。此行,昭慧法師除了向導師報告月初(12月1∼3日)至香港中文大學,參與「宗教與女性」國際研討會之種種趣事之外,也向導師報告三事:

  一、現代禪教團將贊助大額款項,籌組學術性組織以宏揚導師思想之原始構想與目前進度(參見昭慧法師12月4日致李元松老師函:〈成立組織以推展正法,孝師報恩——敬致李元松老師〉)。

  二、第四屆祝壽研討會目前的籌備進度,以及兩岸學界的熱誠回應。

  三、現代禪於上月24日請法師演講「印順導師思想真義」的後續效應。

  近98高齡的導師,在仔細聆聽之後,對於上項三事,都甚表欣慰。有些與學術組織及研討會相關的細節,導師更是不厭其煩地重覆垂詢,並剴切指示往後要注意的大方向。他慈祥地告訴法師:日前他之所以透過明聖法師,於電話中指示李元松老師:不宜用「印順」名義,主要是為了避免讓人誤以為他在藉子弟之力來吹捧自己,以免招致無謂的困擾。他感慨道:自己體弱多病,「與中國佛教越來越遙遠了」,因此對於召開「人間佛教薪火相傳」研討會,與現代禪籌組學術組織,他是非常欣慰,而且樂見其成的。(有關本次向導師禮座的談話內容,參見性廣法師著〈他們推動著「印順學」的研究與推廣——至靜思精舍拜會導師側記〉。)

91.12.20 拜會證嚴法師,法師聆聽昭慧法師講話時的神情。

  上午將近九時,兩位法師前往拜見證嚴法師。證嚴法師對昭慧法師與現代禪李元松老師在「一灘血」事件上的挺身義助,表達了誠摯的謝意。昭慧法師表示:「這原本就是應該做的,您對眾生的付出,我們更應向您表達無限的感激!」

  十月間在中天頻道播出「翻山越嶺的愛—原住民醫療史」紀錄片,片中涵蓄地透露一則消息:「一灘血」公案業已水落石出,當年難產之原住民婦女業已被查訪出來。家屬告知:她難產三天,胎兒生不出來,血流不止,呻吟不已,第二天就坐著竹椅,被四名男丁翻山越嶺抬到鳳林某醫院,終因保證金繳不出來,未獲醫治,而在被抬回家的途中,於光復鄉溘然長逝。

  知道昭慧法師沒有看過此一節目,日理萬機的證嚴法師,竟然陪同昭慧法師,將一個多小時的節目重看一遍,並且從旁補充說明一些背景與細節。

 

91.12.20 證嚴法師談及中時晚報的報導,頗為不解地問:「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昭慧法師聞言莞爾,回答:「我知道,但是已答應了人『不能說』,所以不能告訴法師。」。

  看完影片,證嚴法師向昭慧法師哀痛地表示:知道了事情真象,沒有一點可以擺脫纏訟的歡喜,只要一想到該位原住民女性竟是如此痛苦,三天生不出來,大量失血而死,內心的痛楚就無以復加。又一想到目前已在中風狀態的老醫師,想到他將情何以堪,內心就倍復痛苦,所以交代屬下,該一紀錄片,除了呈庭作證之外,完全不要讓外界知道,以免損害到老醫師的清譽。卻不料有一天看到中時晚報,竟然報導出來,甚感吃驚。她清亮的眼睛看著昭慧法師,很不解地問道:「你知道中時晚報的報導嗎?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昭慧法師聞言莞爾,回答:「我知道,但是已答應了人『不能說』,所以不能告訴法師。」證嚴法師聽了有點啼笑皆非,只好說:「他們都隱瞞著我。你看,連中天頻道的這個節目,我事前都毫不知情。」昭慧法師說:「我想他們都是善意的,不忍法師煩憂,又知道法師太慈悲,不忍傷害老醫師,如果事前讓您知道媒體會報導此事,您一定會阻攔他們的。但是這樣一來,缺乏媒體與公眾的適度監督,又恐司法審判有了差失,官司無法善了。」

  性廣法師也向法師說:「法師不忍老醫師受傷的慈悲心,我們能夠體會,但是問題在於:事到如今,如果不為您的清白而公開事情真象,讓人誤以為您所陳述的事實是假的,或是讓法官下了錯誤的判決,那麼傷害到的,將是廣大群眾的慈悲心,以及佛教在社會的公信力。」

  至十一時許,晤談告一段落,法師方才告退,回到導師居處,與導師繼續談話。

 回目錄

拜見導師

他們推動著「印順學」的研究與推廣

——至靜思精舍拜會導師側記 

釋性廣   

91.12.20 昭慧法師向導師報告「印順學」研究與推廣之意義:不是為了傳播「一家之言」,而是為了宏揚正法。

91.12.20 導師架起眼鏡,仔細閱讀祝壽研討會致張新鷹教授邀請函。

  12月20日清晨,筆者隨同昭慧法師趕赴台北松山機場,搭乘往花蓮第一班的遠航班機,到靜思精舍向導師請安。抵達花蓮機場時,才剛過七點半,前來接機的德富師父告訴昭慧法師:「師公一大早已唸了好幾次,問您幾點會到來。」淡淡一句,就已讓筆者感受得到印公老人對昭慧法師的關切與疼惜。不禁想起有一回與法師一道來花蓮探望導師,看護導師的麗雲居士告訴昭慧法師:「師伯,您要常常來看導師。我感覺導師只要跟您談話,神情都非常歡喜,精神也特別好!」

  此行,昭慧法師除了向導師報告月初(12月1∼3日)至香港中文大學,參與「宗教與女性」國際研討會之種種趣事之外,也向導師報告三事:

  一、現代禪教團贊助大額款項,擬禮聘賢達以籌組學術委員會,宏揚導師思想之原始構想與目前進度(參見昭慧法師12月4日致李元松老師函:〈成立組織以推展正法,孝師報恩——敬致李元松老師〉)。

  二、第四屆祝壽研討會目前的籌備進度,以及兩岸學界的熱誠回應。

  三、現代禪於上月24日請法師演講「印順導師思想真義」的後續效應。

近98高齡的導師,在仔細聆聽之後,對於上項三事,都甚表欣慰。有些與學術組織及研討會相關的細節,導師更是不厭其煩地重覆詢問,並剴切指示往後要注意的大方向。

  法師向導師報告:研討會的工作團隊非常辛苦,接近開會之前的一個月內,更是經常熬夜趕工,但無論如何,導師對研討會既有如此正面的肯定,一定會讓工作團隊倍感振奮。

  法師進一步向導師分析:「頂尖思想家的研究成果或文藝作品,在有心人士推動之下,往往可以形成一門專業學問,從而產生它在社會上的影響力。例如:國際漢學界研究《紅樓夢》,已經形成一門『紅學』,學術報告不勝其數;而玄奘大學近年來專力推展「玄奘學」,也已略見成績。

  「近十年來,中國大陸各界有心人士大力推展『弘一學』,而且卓有成效,已有越來越多教界與社會人士知道弘一大師的偉大事蹟,這就是各地紀念弘一大師的學會或研究會,不斷召開學術會議,鼓勵『弘一學』之研究,透過學界的影響力而擴及社會的成果。」

  「相對而言,好的思想不一定就能受到注意。例如:對民國佛教更有全面且深遠影響力的太虛大師,反而未能受到同等重視,迄今尚未形成研究『太虛學』的氣候,這就是『有推廣』與『沒推廣』的巨大差別。」

  「導師,您一生淡泊名利,對於自己的思想是否『受到注意』,當然毫不介意。但由於導師研究佛法的輝煌成果,已是人類的智慧公產,我們不宜當作弟子門生的私有財產以壟斷之。在我的認知裡,宏揚導師思想,等於宏傳佛陀正法,所以,固然是為了報答導師的法乳深恩,但可不是為了傳播『一家之言』,壯大宗門勢力;即使是為了振興教運,續佛慧命,也都應該傾全力來推展『印順學』。因此,『人間佛教,薪火相傳』研討會不但應該舉辦,而且應該年年舉辦。現代禪籌組中的學術組織,也必然可以禮請研究導師思想的學界代表與教界群賢為學術委員,共同推動『印順學』的研究與推廣,讓導師的佛法智慧,澤蔭更多的苦難眾生。」

  導師聽了這席話後,慈祥地告訴法師:日前他之所以透過明聖法師,於電話中指示李元松老師:不宜用「印順」名義,主要是為了避免讓人誤以為他在藉子弟之力來吹捧自己,以免樹大招風。他感慨道:自己體弱多病,「與中國佛教越來越遙遠了」,因此對於召開「人間佛教薪火相傳」研討會,與現代禪籌組學術委員會,他是非常欣慰,而且樂見其成的。

91.12.20 導師指出邀請函上打網底的弘誓標誌,法師表示:「真慚愧!我比導師粗心太多了,竟然完全沒注意到這個標誌的設計!」

91.12.20 聽到這份邀請函出自現代禪子弟的美工設計,以及小魚親自書寫「人間佛教,薪火相傳」八字,知道現代禪如此敬謹從事研討會的籌備工作,導師頗為欣悅。

  當法師將前晚印製的第四屆祝壽研討會致張新鷹教授邀請函(複本),呈給導師過目時,導師立刻停止談話,端起老花眼鏡,極其專注地逐字細讀內容。法師告知:這兩份邀請函,內容是他親自草擬的,但如此溫馨而充滿喜氣的美工設計,則是出於現代禪子弟的智慧結晶。法師並特別將上端紅字的「人間佛教,薪火相傳」八個標題字,指給導師看,說明這是藝術家小魚的書法。

  導師極其敏銳,竟然在看完全函之後,於函面上指出淡黃色網底的弘誓圓形旋轉圖案之標誌(直徑約10公分),要法師仔細端看。法師表示:「真慚愧!我比導師粗心太多了,竟然完全沒注意到這個網底標誌的精心設計!」

  現代禪教團師生於本月初,以極大的恭敬心與孝順心,為了在海峽兩岸大學生與博、碩士生之間,弘揚導師思想,特別議決成立學術基金會。昭慧法師自港歸來知情之後,翌(12月4)日立刻修書致李老師,建議為恭敬長者故,不要用導師名諱為會名;為避免行政作業之繁複,不要另行成立基金會,最好直接由現代禪基金會撥款,成立學術委員會,禮請敬重印順導師之學界菁英與弘揚導師思想之僧俗代表為委員。

  就在我們向導師告辭,坐最後一班飛機(8:40起飛)到台北之後,剛回到觀音小築不久,李老師與禪龍宗長就造訪昭慧法師,帶來了另一個好消息:望重佛教學界的藍吉富教授,業已應允現代禪李老師之請,擔任學術委員會之主任委員。想到學界前輩藍教授,如此熱誠地成就著昭慧法師與李老師的願心,全力推動「印順學」之研究與推廣,內心不禁生起了極大的慶喜之情。

  這是一個好的開端!筆者相信:以導師一向對藍教授才情的高度賞識,倘若知道他願意擔任學術委員會召集人,老人家一定會無限欣喜的。

回目錄

書信致函

成立組織以推展正法,孝師報恩

——敬致李元松老師

李老師道席:

  香港歸來,聞性廣法師報告, 仁者12月2日於電話中告知,擬籌備成立財團法人「印順學術研究基金會」,以獎勵海內外教界與學界青年才俊研究與撰寫印順導師思想的論文等等。聞後仔細思考,將所見敬陳如下:

  一、 仁者對導師之深厚孝心,令不慧讚歎無已!凡孝順導師之座下弟子,明知導師思想數十年來倍受傳統保守派之圍勦、打壓,若無絲毫私心,照理都應樂見其成。

佛教學界前輩藍吉富教授慨允擔任推廣「印順學」之學術委員會主任委員。

  二、無論如何,不慧個人是非常支持此一計劃的。畢竟華人佛教大都鄉愿成習,鮮見為真理之傳播或師長之尊嚴,而據理力爭之精神,過往凡諸「批印」之文章,率多由不慧一人單打獨鬥,其他,溫厚而寫不出來者有之,冷眼而作壁上觀者有之,惡毒而扯後腿者亦復有之。總之,如此下去,絕非長久之計。長久之計,還是應先培養教界、學界之青年才俊,讓導師思想之智慧得以代代傳播,逐漸拓展。故 仁者之計劃,實為高瞻遠矚之見地。

  三、唯拙見以為:「印順」二字,是導師之名諱,以長者名諱作為基金會之名稱,似有未妥(這也許是不慧老古板了些,不慧向來不習慣在論文中「印順」長「印順」短的,寫到導師,一定要在名諱下加增敬詞,甚至儘量不稱名諱,而呼「印公導師」)。

  四、由於現今基金會之申請頗為高額,拙意以為:如有推動導師思想的計劃,在現代禪基金會現有組織之下成立一個「學術委員會」,應已非常足夠運作,屆時可禮請深受導師法乳深恩、正直仁慈而志氣相投的傳道法師、藍吉富、楊惠南、游祥洲、林朝成、江燦騰、邱敏捷……等諸教授,以及呂勝強、黃崧修……居士等長年宏揚導師思想的法將,共同擔任學術委員,禮請楊曾文、王雷泉、宣方、鄧子美、龔雋……等大陸學者[1],共同擔任諮詢顧問(他們不方便來台開會),職司推動學術計劃或審查學術著作之事宜。如此一來,不但可省卻了籌備組織、撰擬章程、例行會議、另行申報會計帳目等等繁複手續,並且也不似董事會組織,需受到成員數額的限制,而可廣聘尊敬導師而有代表性的教界、學界、僧、信同道,一齊為佛教正法之住持與導師思想之宏傳而發心。

  五、至於 仁者希望邀得不慧擔任基金會董事長,不慧只能感恩心領。因為不慧之忙碌,近年來已有增無已,恐無法再負荷一個基金會之運作(此點,待晚間得空,不慧將自行打電話到屏東,向明聖法師誠懇告知不慧的難處,請其代稟導師)。但倘若在現有基金會下設立「學術委員會」,不慧當仁不讓,願意作一義工,略盡棉薄。而主任委員一職,宜禮請傳道法師擔任之,因法師在宏揚導師思想之法將中,出道最早,心地仁厚,個性爽直,智勇雙全,無論對僧俗或僧尼倫理,都深具平等理念,頗得導師思想之真傳,去年不慧曾受囑撰法師著作之序文,笑稱他是青中壯世代裡「宏(揚)印(公思想)法將中的龍頭老大」。

  果能如此,則該學術委員會之格局,方有全面的代表性,而不會流於「家天下」之格局,也不辜負 仁者與現代禪諸朋友對導師如此殷切的孝心。

傳此奉聞,並請

法安 

昭慧 合十 91年12月4日

 

編按:本函原是昭慧法師於12月4日傳送給李老師的私人函件,現代禪教團徵得法師之同意,已於12月6日上午,在「中國佛教論壇」上公布之,本刊特予轉載如上。至於主任委員一職,考量到傳道法師近期法體欠安,不宜加重負擔,現代禪已禮請藍吉富教授擔任,並已得藍老師之首肯。

昭慧91.12.22補註:以上大陸學者之建議名單,乃著眼於他們將於第四屆祝壽研討會來台,屆時可向他們諮詢相關意見。日前張新鷹教授已應允參加明年的研討會,故應不宜漏列同樣敬愛印順導師的張教授。但是本函既經公開,已不宜在原文之中增添文字而失真,因茲保留原文,並註記此一列名原委如上。

回目錄

一攤血事件

中時晚報「一攤血」新聞報導(二則)

◎一攤血官司 當事人死亡證明找到 

     喧騰一時的「慈濟一攤血」訴訟官司,慈濟方面已經掌握到有利的證據,直接找到當事人提出死亡證明,盼能就此為證嚴法師解難。證嚴本人仍相當低調,只盼儘快平和落幕。

     據慈濟指出,民國五十五年,證嚴法師曾到花蓮鳳林一家私人診所探病,看到地上有一攤血,進一步打聽後,才知道是一位來自豐濱的原住民婦女難產後留下來的;因為婦人的家人繳不起八千元保證金,醫師不肯幫她動手術,她又只好又給抬回去,留下一攤血。

     證嚴看了這場景,才發願成立慈濟功德會,蓋慈濟醫院。證嚴法師不僅口傳這「一攤血」的故事,慈濟功德會的網站、書本或摺頁,幾乎都要描述這段緣起。

    「一攤血」事件的主角究竟是誰?前後堅持了三十五年,證嚴法師從不肯透露。豈料,去年四月間,在媒體追問下,信眾李滿妹無心描述這段過去,並直指那位不肯伸援手的醫師正是花蓮鳳林鎮一家私人診所莊姓醫師之後,證嚴跟著惹禍上身。莊汝貴的女兒們不滿自己的父親被證嚴法師描述為是當時那位收不到保證金而不願幫原住民難產婦女開刀的醫師,因而向法院控告證嚴毀謗,並求償一百萬元。

     事實上,當時在場所有當事人都記憶清楚,只是苦於找不到第一手有利證據。為了搶救證嚴法師,有心人大力動員,透過地毯式訪查,竟然找到了當時難產原住民婦女的家屬,直接出面為證嚴解套。

     據透露,民國五十五年間,花蓮豐濱地區有兩位婦女死亡,其中一位只有十七歲,另一位正是難產死亡的婦女陳秋吟。慈濟人目前找到能證明證嚴法師清白的證人,共有三位,一位是當時抬著陳秋吟到城裡醫治的鄰居陳文謙,另外兩位是陳秋吟過繼給李姓人家當養女的妹妹,以及她的媳婦。

     這些當事人都表明願意出面為證嚴法師作證。所有訪談過程,慈濟全都有錄音、錄影,並且也請這群當事人簽名存證,以便作為證據,並預備最近就將提供給法院參考。(轉載自91.12.10中時晚報) 

◎35載舊事重揭 仍痛徹心扉 

     慈濟原本很刻意淡化「一攤血」事件衍生的效應。而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在積極收集證據過程中,循著塵封已久的歷史軌跡卻一意外尋出一攤又一攤痛徹心扉的血和淚。

     過去,證嚴法師每每道出一攤血的故事,總是還掛念著,當時那位難產的原住民婦人,是否還健在?日子過得好嗎?豈料,三十五年後,真相大白了,卻這般讓人鼻酸。

     一攤血事件發生時,抬著陳秋吟到診所求救的,共有四位壯丁:她的先生潘宛老、養子潘武雄、表弟和鄰居陳文謙。

     目前,這些人只有陳文謙還健在。包括他和陳秋吟的家屬,至今仍都只懂母語和日語,不易溝通。最近,證嚴法師遭遇的「一攤血」官司事件,他毫無所悉。但透過翻譯,他還能清楚回想當時的狀況,並能明確指出,當時所到的診所,位於鳳林火車站附近。

     陳文謙指出,當時,抬著陳秋吟到診所,大家全都累癱了,一切交由陳秋吟的先生潘宛老與醫生溝通,其餘人則不知不覺在診所門口打瞌睡,不過,依稀還聽得到潘宛老頻頻操著日語向醫生求情,還聽到陳秋吟痛苦的呻吟。

     當時,陳秋吟需要大量輸血。以當時的幣值計算,每CC鮮血的成本,至少四元。陳文謙無法明確指出保證金的確切數目,而可以確定的是,這是一筆龐大的數字,他們根本繳不起,只好抬著陳秋吟回家。可是,一行人走到光復一帶,她就嚥氣了;大家也累壞了,乾脆就地歇了一天,隔日才繼續抬著屍體回豐濱。「是我親眼目送姊姊出門求醫。當時,她只簡單蓋著一塊麻布,坐上竹椅,就給抬到城裡去。」陳秋吟的妹妹強調。(轉載自91.12.10中時晚報)

回目錄

反賭博合法化運動

【反賭博合法化運動近訊】

帶著人民墮落的博弈條款 

記者李志德/台北報導  

91.12.17 聯合報記者李志德先生於反賭記者會上發問。

  包括關懷生命協會等多個社運團體組成的「反賭博合法化聯盟」昨天(12月17日)舉行記者會,抗議離島建設條例中的「博弈條款」順利通過初審進入協商,社運團體質疑,即便在國民黨執政時代,行政院長蕭萬長、內政部長黃主文都還能堅持反對賭博合法化,何以民進黨執政,原本的理想竟然在短短時間內消失殆盡。

  記者會由釋昭慧法師主持,靜宜大學觀光系主任葉智魁在會中發表新書「賭博共和國」,葉智魁說,贊成賭博合法化者,往往拿美國的拉斯維加斯當例子,但拉斯維加斯只是一個特例,美國其它的地區,包括大西洋城都沒有因賭博得到類似的經濟收益,況且拉斯維加斯是歷經七十年的經營,但根據研究,賭博合法化造成的治安、社會衝擊在開放半年到一年半內就會出現,在得到經濟利益前,要消耗多少社會成本?

91.12.17 是日反賭記者會,同步召開葉智魁教授《賭博共和國》新書發表會。

  葉智魁和多位聯盟成員都批評民進黨政府已經被少數人挾持,立院黨團行為荒腔走板,執政黨立委將議案排入議程的理由竟然是無黨籍立委林炳坤為了行政院日前裁示「緩議」,杯葛總預算抗爭,為了讓總預算過關,民進黨團因此協調內政委員會將博弈條款排入議程,「昔日的戰友和支持者,對扁政府還能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嗎?」

91.12.17 長老教會盧俊義牧師指出:博弈條款是長老教會與民進黨政府關係的指標,只要通過,就是民進黨政府帶著人民墮落,長老教會將從此和民進黨一刀兩斷。

 

  儘管在內政委員會發言表示反對博弈條款,但民進黨立委郭俊銘仍然發言為執政黨緩頰,他說,在內政委員會審查時,他的確曾受行政院書長劉世芳之託來「擋」博弈條款,顯示博弈不是行政院政策,但他也認為,民進黨團在未來朝野協商中應該明確表態反對博弈,未來如果通過,民進黨政府要負最大責任。

  與民進黨關係深厚的長老教會牧師盧俊義說,在宗教的價值觀裡,賭博就是墮落,博弈條款是長老教會與民進黨政府關係的指標,只要通過,就是民進黨政府帶著人民墮落,長老教會將從此和民進黨一刀兩斷,「大家走著瞧,我不相信民進黨會完全不顧長老教會的想法」。

本新聞稿由聯合報記者李志德先生提供,謹此致謝!

回目錄

法音清流

◎法音清流 

  現代禪於11月24日請法師演講「印順導師思想真義」,並於28日推出「法談錄音播出.名家演講系列」後,首先將昭慧法師蒞臨象山社區中觀書院演講「印順導師思想的真義」之全場實況錄音上網提供網友下載。始料未及的是:本次演講相當受到各界的重視。至今已有三千多人主動在現代禪網站上,下載本次演講的全程錄音;而下載之後,輾轉複製與流傳的份數還不計算在內。

  上海復旦大學宗教研究所所長王雷泉教授於下載之後,又複製許多光碟送給學生,並於上課期間,就此一演講內容而作專題討論。而吳言生教授所主持的中國大陸「國學•佛學研究」網站,日前由王雷泉教授提供此一演講訊息,王教授並轉帖本電子報記者法程所撰〈昭慧法師「印順導師思想真義」演講過程與內容紀要〉之全文報導於該網站上,此一訊息,已受到大陸網友極大之關注。上網瀏覽本則訊息的人次已高達3000人以上,是該網站前所未有的點擊次數。足見大陸學界對印順導師思想,有高度的關切與重視。

  12月20日,印順導師獲悉此一消息之後,甚為欣慰。而昭慧法師對於李元松老師暨現代禪師友、王雷泉教授與吳言生教授,義助法師宏闡導師思想,促成此一演講或推薦演講內容的古道熱腸,更是深表感恩! 

◎下期預告

  昭慧法師〈凡所有相,皆是虛妄〉12月14日於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刊出之後,游芳枝女士的回應文〈不執著、不追求、不排斥----回應昭慧法師對「神蹟」之質疑〉於17日刊出,18日,自由廣場再刊出昭慧法師的回應〈不祇是「不可執著」——渲染神秘經驗的心性陷阱與社會潛憂〉,19日,刊出葉海煙教授大作〈各說各話--因為我們都在「道」中〉。本期電子報由於資料過於豐富,怕累壞了網友的眼睛。此諸大作,將於徵得作者同意之後,於下期本電子報中轉載,以饗讀者。

回目錄

教弘誓學院  

URL:http://www.hongshi.org.tw

E-mail:hong.shi@msa.hinet.net                               電話:03-4987325

址: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鄰121-5號                    傳真:03-4986123  

請輸入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