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期   出刊日:2003年6月18日

發 行:佛教弘誓學院

編 校:釋傳法 

創刊日:2001年11月05日 

  本期內容:

  師生動態

  ※ 本院近訊

  ※ 眼鏡蛇、果子貍與瘟疫——因應SARS,野保政策何在?

  ※ 歧視的名稱宛如烙印的牲畜——反對使用「尼姑」稱謂原委

  ※ 反賭聯盟呼籲:是否開放賭博,應訴諸公民投票

 

師生動態

92.5.30

•上午,玄奘人文社會學院於台北市善導寺舉行董事會。昭慧法師由於近來益感法務、教務之繁重,分身乏術,乃向董事長了中長老正式請辭董事一職。

92.5.31 核四公投苦行隊伍繞行於羅東市區。本院師生靜默參與苦行隊伍。

92.5.31 下午在羅東運動公園,師生環坐於草坪上,輕鬆交換苦行心得。

92.5.31 苦行隊伍於羅東運動公園休息時,昭慧法師與林義雄、方素敏伉儷合影留念。

   

•下午,昭慧法師與學團師生一行十五人,以及學院護法林伯勳一家三人,出發前往宜蘭礁溪,準備參加明、後天的「核四公投千里苦行」,夜宿礁溪不二泉素食大飯店。不二泉董事長李阿珠居士係虔誠佛弟子,經營此飯店,完全提供素食,對僧眾則虔誠供養。但昭慧法師堅持表示:經濟不景氣,飯店經營不易,千萬不可供養食宿,否則不敢下榻此間。是日於飯店中晤見李居士之出家愛女覺東法師。

•下午,中天電視記者至關懷生命協會訪問傳法法師,談有關動物園的動物權議題、審視動物園之功能以及對於動物園是否有存在必要性等看法。

•晚間,昭慧法師至慈林文教基金會館(位於宜蘭縣五結鄉),參加核四公投促進會執委會。 

92.5.31

•上午8:30,核四公投苦行隊伍約三百人自慈林文教基金會館門口出發,繞行於羅東市區。下午在全國知名的羅東運動公園,大家繞坐於草坪上,輕鬆交換心得。本院師生靜默參與苦行隊伍,走完全程16.1公里。 

92.6.1

•本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刊出昭慧法師作〈歧視的名稱宛如烙印的牲畜——反對使用「尼姑」稱謂原委〉。 

92.6.2

•下午,法界衛視記者賴伊容居士向昭慧法師訪談以下問題:

 1. 修道是個人自主意願,出家為何要徵得父母同意?

 2. 常見人指責出家不孝,為何如此指責?佛教對孝道的看法如何?

 3. 近時因科學家宣佈在果子貍身上找到SARS病源的冠狀病毒,引發民眾恐懼的棄養行為,我們應怎樣看待這個問題?

 4. 對於出家人參選,法師有何看法?

 5. 佛教對墮胎問題的看法。

 6. 佛教弘誓學院本屆招生在即,請向觀眾說明它的辦學理念與特色。 

92.6.5 反賭博合法化聯盟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昭慧法師接受採訪,呼籲將「是否開放賭禁」之公共政策訴諸全民公投

92.6.5 立委趙永清參加記者會,並接受法界衛視採訪,表達反對通過博弈條款之理由

92.6.5 記者會海報。

92.6.4∼5

•人間福報今日起分兩日刊出昭慧法師作〈尼眾世代揮之不去的夢魘——佛教正名運動緣起〉(由於本期稿擠,本文將於下期轉載)。 

92.6.5

•本次立法院會期將屆,時值法案大清倉期。對於是否開放離島地區經營博弈事業的「離島建設條例修正草案」,國、親兩黨表示,此案若付諸表決,將採開放立場。

 為此,立委趙永清、陳建銘與反賭博合法化聯盟昭慧法師臨時於下午在立法院103室召開記者會表示:一個負責任的政黨,面對如此具爭議性且攸關全國治安的重大議題,沒有理由持曖昧之立場;贊不贊同賭博合法化,必須清楚表態,而不是放任黨籍立委自行表決。反賭聯盟並呼籲:「賭博是否可以開放」之議題,茲事體大,不容少數立委運作過關,故要求必須經過兩造公開而充份的辯論之後,付諸全國性之公民投票,以杜絕檯面下之利益交換與關說。詳見〈是否開放賭博,應訴諸公民投票〉新聞稿。 

92.6.9

•本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刊出昭慧法師作〈眼鏡蛇、果子貍與瘟疫——因應SARS,野保政策何在? 

92.6.10∼19

•為了防範SARS,本院於5月間,將全部課程暫停一次。是故自即日起,一連十日,本院集中安排5月與6月兩個月份的課程。學生為即將完工之學生活動中心「嵐園」而辛勤出坡,打掃佈置,並抽出時間,為20日即將舉行的第一屆專修部畢業典禮,而作種種事前之準備與採排,校園在寧靜之中,洋溢著一股清新活潑的喜氣。 

 

92.6.14 玄奘大學宗研所畢業生與老師合影(左四起三人:鄭弘岳教授、根瑟•馬庫斯教授、黃運喜教授)。

92.6.15 本院於嵐園為畢業生舉行師生座談茶會。三位法師與游祥洲老師伉儷共同主持茶會。

92.6.15 師生座談茶會上,畢業生熱烈表達心聲,道情真摯。

石板小徑旁座落觀音石,題刻「古仙人道」四字。

92.6.16 藏度法師(右一)、繼慈法師(右二)蒞院,並於剛矗立的「嵐園」石刻旁,與昭慧、性廣法師合影。

92.6.14

上午,昭慧法師赴新竹煙波大飯店參加玄奘人文社會學院宗教學研究所畢業生所舉行的謝師宴。下午參加該所舉行之畢業座談會與畢業典禮。本次學校為防範SARS,畢業典禮一律改為各班分別舉行。

92.6.15

•晚間,嵐園首度啟用,本院於嵐園為畢業生舉行師生座談茶會。昭慧、性廣、清德法師與游祥洲老師伉儷共同主持茶會。師生之間有極為深刻的法談,道情真摯。

 畢業生咸表示:三年來在學院,無論是從老師還是同學身上,都學習到了珍貴的佛法智慧,生活更為喜樂,工作也更為敬慎;求學階段雖難免有課業壓力,卻是受用無窮。他們也語感情地說:極為珍惜每月四天來院「充電」,並享受同學之樂的時光;離別在即,對學院的一草一木,格外感覺親切與懷念。許多學生並表示:他們將相約回來報考研究部。融慎師則表示:爾後將於每月上課時日,回院擔任香積組的義工。

 是晚,部分在院學生全程為老師與學長服務,不時遞上豐富的奶茶、冰淇淋與點心,讓茶會的氣氛備感溫馨。 

92.6.16

•下午,本院護法張章得居士贈送三顆觀音石,送抵學院。一顆是題刻「古仙人道」的路標,安置於尊悔樓後穿往教室之石板小徑旁;一顆方石題刻「嵐園」,置於嵐園門口的草坪之上,上面安置一顆彎形岩石。整體配置,讓人感覺素樸且古意盎然。

•傍晚時分,藏度法師與繼慈法師由兩位居士陪同蒞院。藏度法師又帶來數大包之各種穀類,以供學團師生製作營養早粥。

回目錄

本院近訊

本院近訊 

嵐園建築景觀一隅。

【1】

  本院已於尊悔樓後方空地,為就讀本院之學生,建築小型、簡易而溫馨的學生活動中心,命名「嵐園」,取其紀念佛陀誕生地「嵐毘尼園」之寓意焉。六月二十日,本院舉行專修部第一屆畢業典禮,嵐園將於是日正式啟用。

  該項建築由卓堅萍建築師與林才能設計師義務規劃建築造型、室內設計與庭園景觀,廣記營造公司董事長張章得居士則派出洪世杰副總經理,義務支援規劃、設計、監工等諸繁重事務。張章得、蘇滿足居士精心購贈所有室內之傢俱與部分器皿,所費不貲;張麗雲居士亦精心購贈部分器皿。

  此外,林迺翁居士捐款50萬元,現代禪文教基金會捐款30萬元,蘇振輝居士與另一三寶弟子則各捐20萬元。本院並未對外募款,是諸居士間接知悉嵐園建築之消息,乃主動護持建築款項,護法之情,令本院師生無任銘感。

【2】

   本院研究部學僧圓貌法師,於今夏分別考上了玄奘大學、華梵大學與南華大學之宗教學研究所,並於玄奘宗教所榮登榜首。特此申賀!

  截至目前為止,本院已有十五位師生前後報考玄奘宗教所,而且悉數考上,其中六位分別榮鷹榜首。

63期《弘誓雙月刊》封面(空寂法師設計)。

【3】

  第63期《弘誓雙月刊》已於月中發行,近日弘誓網站將會把本刊內容全數上網。四、五月間,SARS肆虐台灣,疫情現已漸趨平穩,本期三篇相關文章,分別是證嚴法師的〈給台灣社會的一封信——同心共濟弭災疫〉,陳玉峰教授的〈花盛年兇?——SARS病毒隨想〉,以及昭慧法師的〈眼鏡蛇、果子貍與瘟疫——因應後SARS時代,野保政策何在?〉;三篇文章的重點分別是關懷人類社會、生態環境與動物處境,所關懷的面向相當廣闊。

【4】

  至為難得的是:本期有鄧子美教授惠賜鴻文:〈人間佛教在台展開50年感懷〉,內容極富深度,觀察極其敏銳,筆觸溫厚,卻又言所當言,充分展現一介知識份子的學術良知,與對佛教復興之深切期許。

【5】

  上海復旦大學王雷泉教授與江南大學鄧子美教授對《弘誓雙月刊》寄予厚望,建議多項編輯意見,特別是希望本刊能以現有思想批判的基礎,加強作者陣營,而成為佛教界中的思想性刊物,並申請登記國際期刊ISSN碼。

  這些寶貴意見,本院極其重視,竭誠歡迎十方作者共襄盛舉。有關申請ISSN碼一事,刻正進行中,三個月後,將可以正式登錄。在此謹向兩位教授敬表感恩!

回目錄

護生文章

眼鏡蛇、果子貍與瘟疫

——因應SARS,野保政策何在?

釋昭慧   

  民國八十三年年十月間通過的「野生動物保育法」(簡稱「野保法」)修正案,是動保、環保及生態保育社團共同制訂,並請盧修一委員提案的民間版。當時行政院所推出的草案,主張開放人工飼養野生動物,這是社運團體最為反對的條文。然而民間版法案依然是一個妥協性的產物。吾人原本極力反對開放人工飼養野生動物,認為那不但將對野生動物產生巨大的傷害,加速野生動物的滅絕,而且會對人類產生不可預測的風險。

  當時我們舉出兩個攸關人類安全的反對飼養理由:

  一、飼養野生動物,可能會讓人類從野生動物身上感染新型的人畜共通疾病。

  二、有的飼主,動輒飼養數千條眼鏡蛇、數百條鱷魚,這些具有強烈毒性或攻擊性的野生動物,一旦因業者滯銷、飼主棄養或動物自行逃逸,勢將讓人民付出「毒蛇猛獸,常伴左右」的代價,對人們的生命安全必當構成嚴重威脅。

  然而言者諄諄而聽者藐藐,業者面對官員、民代與社運團體,動輒要脅將野生動物拿到立法院前「放生」,農委會官員與部分學者也與業者唱和不已,卒至野保法只限制了瀕臨絕種類野生動物之人工飼養,至於保育類野生動物,則由農委會列名錄以決定何者不得開放飼養。這就開了很大的一道後門。

  果然到了八十五年十月間,農委會就將眼鏡蛇、果子貍、山羌、環頸雉等四種保育類野生動物從名錄中予以剔除,開放業者人工飼養、繁殖買賣,這不啻是重新撩起了台灣人民「嗜食山產」的惡癖。

  野保法修法至今不到十年,我人之預料已屢屢不幸而言中!台灣社會陸續出現毒蛇、鱷魚逃逸至民宅或公園之怪事。六月五日晚報刊載,一名女子在中和住處飼養包括毒蛇在內的許多奇怪動物做為寵物,日昨她在餵一條全世界最毒的金剛眼鏡蛇時,突遭蛇吻,經消防局送醫救治,一度失去生命跡象,迄今未脫險境。

  最令人矚目的消息是,近期兩岸三地專家之研究,紛紛推測:SARS冠狀病毒是源自果子狸。六月四日,中國湖北之專家研究發現,無論是在野外捕獲的,還是在相對封閉環境下經人工馴養繁殖的果子狸,其體內都發現SARS病毒,由此可以推測:果子狸極可能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

  早在此前的四月二十九日,中國政府有鑑於SARS疫情持續蔓延,形勢嚴峻,為切斷與非典型性肺炎傳染、擴散的可能渠道,有效防止疫病在人與動物之間相互傳染和蔓延,已發出緊急通知,要求立即停止野生動物之獵捕、販售、收購、運輸、進出口,對馴養繁殖野生動物場所,也實行全面監控,並且停止馬戲團表演。五月十四日報導,深圳不僅禁止捕殺與銷售野生動物,還明訂對食客的懲罰措施。SARS作為廿一世紀初超恐怖的新病毒,令人聞而色變,但是從另一立場來看,SARS未嘗不是漢民族的「嚴師」。它竟然讓中國人一夕痛改嗜野味的飲食習慣。

  相形之下,SARS肆虐的台灣,至今對於野生動物的繁殖、獵捕、販賣與進出口,依然沒有相應措施。即使科學界已證實了果子貍是病毒宿主,然而業者依然大量飼養果子貍,以供老饕大快朵頤,而政府對民間近期大量棄養果子貍的行為,也顯得一籌莫展。

  不祇如此,明知國家公園內,非法獵捕野生動物的情形,已經極為嚴重,連登山者都對山林間廣佈的陷阱與捕獸夾,不寒而慄,然而行政院與部分立委還擬修改國家公園法,讓獵捕行動化暗為明。他們口口聲聲說是維護原住民的狩獵文化,卻罔顧當前之狩獵文化早已走樣的事實。我們可以預想:以漢民族嗜食野味的文化,結合原住民之現代化狩獵技術,益以資本主義社會的產銷結構,國家公園一旦開放狩獵,必將形成台灣山林一場無可彌補的浩劫。

  我們的農業與內政官員,在此關鍵時刻,難道依舊「如如不動」,任憑少數業者、獵戶、民代與老饕,左右著野生動物與台灣人民的命運嗎?退一萬步言,即使對野生動物的苦難無動於衷,對物種之滅絕也視若無睹,但相關部會官員能不保護人民的健康與安全嗎?在地狹人稠的台灣,我們承擔得起類似廣東佛山果子貍傳播瘟疫的嚴重後果嗎?請袞袞諸公告訴我們:因應SARS,我們的野生動物保育政策在那裡?

九二、六、五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二年六月九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回目錄

護教運動

歧視的名稱宛如烙印的牲畜

——反對使用「尼姑」稱謂原委

釋昭慧   

  筆者於年初(2月21日)中華佛寺協會春節團拜暨理監事會中,即曾提案云:建議推展「佛教僧伽正名運動」,廣為宣導僧尼的正確稱呼(男眾稱為「比丘」,女眾稱為「比丘尼」或「尼師」),以免媒體動不動就呼「和尚、尼姑、女尼」等語帶歧視而令人不悅之稱謂。此一提案業已獲得通過。

  筆者之所以強烈建議此一正名運動,原因有二:

  一、名義不符:佛教僧尼正名為「比丘」與「比丘尼」。「比丘」之梵文原義為「乞士」,「尼」者,梵文陰性字尾。比丘或比丘尼,是指向佛陀乞法以資養慧命,向眾生乞食以長養色身的男性與女性出家修道人。「尼」者,梵文陰性字尾而已,因此「尼」字之後加一「姑」字,兩者都只表達了女性角色,但卻完全不能呈現佛教女宗教師的意義。

  二、語帶歧視:媒體與廣大民眾,對尼眾動輒稱為「尼姑」,則隱藏著歧視特殊族群的意味。從文化脈絡意義而言,由於中國過往的家族中心文化,排斥不奉行婚姻生活的族群,所以往往將僧尼邊緣化,甚至汙名化為情色與暴力的中介者。於是,明顯地在使用「尼姑」二字之時,帶著嚴重歧視的心理。

  最令筆者難過的是,千餘年來,社會強加一個不正確且不友善的名稱給比丘尼,比丘尼竟然毫無反抗餘地,默默地接受了下來。卒至積漸成是,不但「尼姑」出現了,「女尼」出現了,連嚴重藐視尼眾的「姑子」字眼都出現了。此一名稱成了尼眾世世代代揮之不去的噩夢。尼眾宛若烙印的牲畜,歧視就恰恰鑲嵌在她們的名字上,終其一生都如影隨形。

  筆者為了改革此一用語,已花了十五年的時間,至今猶未間斷。只要一聞此名,無論對方是惡意還是無知,都立刻正色糾正之。只要一知道媒體用「尼姑」或「女尼」之名,也立刻致電或去函,要求立予更正。如此長期努力下來,已有部分媒體較為謹慎,較常使用「比丘尼」來稱呼尼眾了。

  怎奈主編與記者總是新人輩出,漸漸又會擺盪回到原點,習稱「尼姑」與「女尼」。筆者甚至親聞一位大眾傳播系的同事告知:他過去在某無線電視新聞部工作時,內部為僧尼名稱曾作過討論,結論竟然是:「就稱『尼姑』即可,這個詞彙,觀眾比較熟悉。」然而,媒體若只顧視聽群眾的「熟悉」而一意媚俗,倘視聽群眾所「熟悉」之字眼有誤,或是有害於他人,媒體傳播的力量,勢將加重且加深其惡害。所以,媒體不但不應將就這種錯誤的「熟悉」,反而應該針對它來加以強力導正。

  有人聲稱:「尼姑」二字並無歧視意涵,筆者立即請其檢閱報章雜誌,凡是與情色、暴力、犯罪相關之負面新聞,或是凸顯該人角色之卑微、粗鄙者,一定用「尼姑」或「女尼」稱之;反之,遇到尼眾正面教化人心、救苦救難的新聞,以及諸如證嚴法師、曉雲法師或筆者等從事慈善公益事業的比丘尼,則大都會主動尊稱一聲「法師」。在此情況之下,如何能說「尼姑」二字無有歧視之語意存焉?

  有人向筆者辯稱:「尼」與「姑」二字均無歧視與不雅,何必對此名稱如此敏感與執著?筆者反問:「蕃」與「仔」二字均無歧視與不雅,又為何稱呼「蕃仔」竟然變成了對原住民的莫大歧視呢?

  有人聞筆者正名「比丘尼」或「尼師」,乃向筆者抗議云:「她們又不是我的老師,憑什麼稱她們為『師』?」我反問道:你不是基督徒,牧師也不是你的老師,那你又為什麼稱呼他們為「師」呢?你這擺明了還是柿子在挑軟的吃,對比丘尼有所歧視嘛!還有,中國北方對司機尚且尊稱一聲『師傅』,難不成僧尼連司機的地位都不如嗎?」

  對任何族群的人,依理都不應予以歧視,特別是在名稱上給予羞辱。它傷害到的絕不僅祇於少數族群的僧尼,而是任何一種身份、職業、種族而目前處於不利狀態的人們。本次SARS風暴中,連一向廣受社會愛敬的醫護人員,都飽受社會歧視之苦。這證明了:歧視一旦被正當化,就宛如無所不在的惡魔,每一個人都可能會成為被歧視的受害者。因此,即使為了免於歧視被正當化所帶來的一切不幸,我們都必須尊重尼眾當事人的感受,不應再呼她們為「尼姑」或「女尼」了吧!

九二、五、二九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二年六月一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回目錄

反賭博合法化

反賭聯盟呼籲:

是否開放賭博,應訴諸公民投票 

反賭博合法化聯盟發起人:釋昭慧   

  本次立法院會期將屆,時值法案大清倉期。對於是否開放離島地區經營博弈事業的「離島建設條例修正草案」,國、親兩黨表示,此案若付諸表決,將採開放立場。

  對此,反賭博合法化聯盟嚴正聲明:

  一、殺人魔陳瑞欽,為了賭債而殺妻砍子;多少人因賭而身敗名裂,多少家庭因賭而家破人亡!賭場之所在,即是黑金之所在,更是無辜者拋灑血淚之源頭。賭之為害不可勝數!至今澎湖尚未開賭,但四月間已有建商湯紹宏,因在澎湖當地先投資,購買大筆土地,等著開發賭場,被索取鉅額賭場投資開發佣金不成,被綁至台北縣深坑鄉山區遭凌虐致死。此一凶殺案只是冰山一角,顯示個中尚有諸多不可告人之密。一個負責任的政黨,面對如此具爭議性且攸關全國治安的重大議題,沒有理由持曖昧之立場。贊不贊同賭博合法化,必須清楚表態,而不是放任黨籍立委自行表決。

  二、本案牽涉到全國治安甚鉅,爭議性極高,但部分立委卻罔顧開放賭博之嚴重後果,而與利益團體相互唱和,並且向政府部門頻頻施壓,以不合理的民調內容,製造「多數人贊成賭博合法化」之假民意,種種做法,令人至為反感。

  三、本聯盟於上一會期,曾針對部分立委促賭之「吃相難看」,而呼籲促賭諸公站在陽光底下,與反賭陣營作公開辯論,以供人民作明智之選擇,但是促賭立委們受到公正第三者「Taiwan News總合周刊」的公開辯論邀請函,卻個個腳底抹油,溜之乎也。此番竟然繼續厚顏在檯面下運作,試圖跳過朝野協商,於院會中強行通過所謂的「博弈條款」。是可忍,孰不可忍?

  四、即使是局限在離島的賭場,也必然牽涉全國人民與家庭之福祉,不容少數人說了就算。因此我們鄭重呼籲:

  必須讓「賭博是否可以開放」之議題,經過兩造公開而充份的辯論之後,付諸全國性之公民投票,以杜絕檯面下鬼鬼祟祟之運作。

回目錄

佛教弘誓學院  

URL:http://www.hongshi.org.tw

E-mail:hong.shi@msa.hinet.net           電話:03-4987325

地址: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鄰121-5號       傳真:03-4986123

請輸入E-Mail

•如欲增加、取消訂閱及變更收件地址,請至:hongshi_epaper@hotmail.com

•閱覽前期電子報,請至: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hongshi.htm

•若因發報平臺不穩定,導致內文中有亂碼出現,請至: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弘誓57.htm  閱讀正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