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   出刊日:2003年8月8日

發 行:佛教弘誓學院

編 校:釋傳法 

創刊日:2001年11月05日 

  本期內容:

  師生動態

  ※ 本院近訊/媒體消息/出版訊息

  ※ 刀下請留「總統豬」!/釋昭慧

  ※ 總統難為、騎豬難下?——柔性反神豬運動開張/陳玉峰

  ※ 「昭慧法師」四字真管用!/釋心淳

 

師生動態

92.7.28 於本院嵐園舉行印順導師百歲嵩壽學術研討會之第三次籌備會。

92.7.28 昭慧法師陪同李志夫所長參觀本院校舍。

92.08.05 黃麗明老師教唱梵唄。

92.08.05 一個月下來,甘泉寺學員從40餘人增至60餘人,黃老師之教學甚獲口碑。

鍾志豪先生漫畫(刊於92.8.6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92.7.28

•上午於本院嵐園舉行印順導師百歲嵩壽學術研討會之第三次籌備會,會中通過公告文字,敲訂邀請學者名單,並研議進一步的分工細項。慈濟何建明居士慈悲,考量到本院人力負擔情形,願意將原派由本院負責的美編組承挑下來,由慈濟派專人設計明年研討會之海報、看板、名牌等等圖樣。由於李志夫所長係首次蒞院,午齋後乃由昭慧法師陪同參觀本院。

92.7.30

上午,鹿港如聞法師電話告知:日前機車廢氣臨檢受辦事員羞辱,要求對方道歉不果,經昭慧法師面授機宜,已於28日獲得善意回應(詳見釋心淳:〈「昭慧法師」四字真管用!〉 

92.7.31

•上午,黃麗明老師帶領瀚邦文教基金會社區媽媽四十餘人至甘泉寺,與佛門儀軌班學員,百餘人一齊誦唸「金剛對卷」。由於黃老師談吐風趣,教學內容紮實,極受地方上之好評,現時甘泉寺佛門儀軌班學員人數,已從原先報名的四十餘人,增加至六十餘人。下午,一行人結束了在甘泉寺的誦經活動,轉往本院參訪。 

92.8.2~4

•2日清晨,學團監院心住法師率學眾一行八人,至屏東東港主持本院學生融慎師父之慈母郭黃熟老居士之頭七法會。4日,推廣部主任見岸法師率眾主持郭黃熟老居士之追思告別儀軌。 

92.8.5

•8月1日,《自由時報》刊出一則消息:農曆七月20日,總統將於新竹縣新埔義民廟「還願」,宰殺名為「總統豬」之神豬,以奉祀義民爺。是日該報連同刊載大幅1200公斤「總統豬」照片。昭慧法師乃立即撰文回應。本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刊載法師所著〈刀下請留「總統豬」!〉。該文刊出之後,受到很大的迴響。中午,飛碟電台「飛碟午餐」節目主持人趙少康先生以電話訪問昭慧法師,詢其對飼養、宰殺與祭祀「神豬」之民俗的看法。 

92.8.6

•上午,《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刊出鐘志豪先生的一幅「神豬」漫畫;下午,民視新聞同樣以電話訪問昭慧法師,詢其不主張宰殺「總統豬」以還願的理由。《聯合晚報》第五版亦刊出新聞:〈總統送神豬 要殺?要留?〉,連同大幅「總統豬」照片。 

92.8.7

•「總統豬」消息無法退燒!本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刊出民進黨新竹縣黨部主委林為洲反駁昭慧法師文〈回應「刀下請留總統豬」〉,指責其不尊重義民爺。此外,《民生報》與《中國時報》都連同大幅「總統豬」照片,刊出相關消息。《台灣日報》則預報今日上午將舉行之記者會。

•《中時晚報》與《聯合晚報》本日連同大幅「神豬被殺被虐」照片報導,上午,作家李喬、中研院社科所研究員錢永祥、動物社會研究室、台灣促進和平文教基金會、台灣生態學會籌備會等作家、學者與保育團體今天上午10時將召開記者會呼籲,全台各地取消「神豬比賽」的殘虐行為,共同尊重生命,創新樸實無華、惜福愛物的台灣祭拜文化。

•據《中國時報》與《聯合晚報》報導,總統府公共事務室主任黃志芳上午強調,陳總統尊重地方習俗,也尊重地方民眾的熱情,當時對於認養神豬未置可否,事後總統府也沒有出過飼料錢,外界不要將此議題泛政治化。黃志芳表示,陳總統去年前往新竹地方參訪,熱心民眾提議陳總統認養一頭神豬,對於地方習俗和民眾的熱情,陳總統非常尊重,當時他的反應是微笑以對,未置可否,事後也沒有再過問。如果真的是陳總統認養的神豬,總統府第三局就會負責後續認養事宜,包括飼料錢等等的處理,因此當時陳總統純粹是回應民眾的熱情。總統府的態度是尊重地方習俗,希望各界不要泛政治化,將陳總統贊不贊成殺生混為一談。 

92.8.8

•上午,客委會主委葉菊蘭女士致電昭慧法師,告知總統在飼養神豬一事上,事前全不知情,事後也只是在車上聽到報告,微笑不置可否。總統如今承擔壓力,確實非常無辜,她並提到當日詳細之情節。

•本日,各大報均報導有關反對神豬祭之相關新聞。《自由時報》「自由廣場」於本日刊出陳玉峰教授大作〈總統難為、騎豬難下?——柔性反神豬運動開張〉,以幽默的筆法,呼應昭慧法師〈刀下請留「總統豬」!〉之呼籲。

•下午5:15,中部「關懷廣播電台」王默三小姐於「厝邊隔壁」節目電話連線採訪昭慧法師,談有關「總統豬」的議題。法師於節目中除了說明她主張的六點反對宰殺「總統豬」之理由,並強調:後續報導顯示:總統根本沒有許願、還願之情事,只是地方人士單方面的熱情而已。但整件事卻被新聞炒作得煞有其事,又受到政治對手一口咬定「總統豬」即「阿扁罪狀」。顯見若非記者報導有誤,就是地方人士提供的訊息有「膨風」之嫌,為了要搶「總統牌」的新聞賣點,竟陷阿扁總統於不義。

回目錄

本院近訊

●本院近訊

佛教弘誓學院網站首頁改版 

  佛教弘誓學院網站已於7月下旬起變更首頁設計,該圖案係由站長吳憲中居士設計。敬請讀者上網瀏覽,並請惠予指教!

媒體消息(轉載)

一攤血官司終結,還證嚴法師一個公道

溫富振/花蓮報導(2003.8.7國時報)    

  慈濟功德會證嚴法師有關「一攤血」被控誹謗案,歷經一年多官司纏訟,花蓮高分院六日以自訴人莊汝貴醫師已無意識表達能力,欠缺訴訟能力,駁回上訴,證嚴法師無罪確定。

      一審,花蓮地方法院判決被告證嚴法師、李滿妹無罪。證嚴法師部分因慈濟一攤血故事之書籍,未提及一攤血之發生地點;李滿妹參加記者會主要是單純就慈濟所傳述的一攤血故事作見證,她主動發言內容並未談及一攤血之發生地點,在媒體私下採訪時,雖說出「莊醫師」三字,但未指明莊醫師的名字。

  自訴人莊汝貴的子女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花蓮高分院審理,法官張健河昨天以不符法定上訴程序為由,判決駁回上訴,不得再上訴。

出版訊息

第四屆「人間佛教,薪火相傳」祝壽研討會DVD /定價:1200元

 

  為慶祝印順導師九八嵩壽,民國九十二年三月二十九、三十日,於中央研究院學術活動中心主辦第四屆「人間佛教,薪火相傳——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學術研討會,逾五百人參與盛會。

  本屆研討會兩大主題為「博大精深的印順學」與「當代佛教走入人間」,海峽兩岸教界與學界菁英濟濟一堂,談學論道,所發表之論文,亦極具深度與廣度。昭慧法師並於會議中發表深受學界矚目的新書《佛教規範倫理學》。

  本社特為製作全程錄影之DVD,以饗讀者,並為台灣佛教史留下一段人間佛教的影音見證。

●《成佛之道》偈頌科判表(新版)/定價:300元

  印順導師造頌•昭慧法師、性廣法師科判製表  

訂購專線:02-87896108

劃撥帳號:15391324 法界出版社

團體定購,另有優惠

回目錄

護生運動

刀下請留「總統豬」!

釋昭慧  

  《自由時報》八月一日報導:陳總統於二○○○年競選期間,曾到新竹縣新埔義民廟向義民爺上香許願,表示如能順利當選總統,且上任以來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則將宰殺一條神豬前來還願。乃由農民代養神豬,命名為「總統豬」,如今這條神豬,業已重達一千兩百台斤,食量驚人,並將於農曆七月二十日「義民祭」時,宰殺祭拜義民爺以還願云云。(註1)

  宰殺「總統豬」以還願,筆者期期以為不可,原因有六:

  一、將賄賂心態神聖化:自清朝以來,義民廟普度,每年都舉辦神豬比賽,前五名的神豬重量一定都超出一千台斤。為何要將神豬飼養得如此肥大?原來他們的邏輯是:神豬是酬神用的,神豬的重量愈重,代表所能獲得的福份愈多。然而試問:如果酬神不是無條件地感念與禮敬其所信奉的神明,而是為了期待透過牲祭以討好神靈,俾其對人降以寵錫,賜以福份,這與「以利益籠絡他人來獲取更大利益」的賄賂心態何異?

  二、將「損他利己」的價值觀合理化:神豬祭提醒了我們:為了獲取自己的福份,可以罔顧他者的痛苦,不惜宰殺他者以為代價。果爾如是,離開了祭壇,我們是否也可用同樣的邏輯行事?進以言之,種種謀財害命的犯罪事件,依同樣的邏輯,似乎也可解讀出他們犯罪的正當性了。

千二百斤被訛傳的所謂「總統豬」,被板塊隔著動彈不得,且被灌食得肥到站不起來。(轉載自92.8.7中國時報,邱國堂攝)

  三、非人道的飼養與宰殺:神豬在人們的心目中,已成了肉品製造機器。為了要讓牠們長出那一身贅肉,飼主故意過量餵食。以「總統豬」為例,每天餵兩餐,每餐雞蛋二十個、秋刀魚三台斤,牛奶一公斤,黃豆兩台斤,再加上稀飯,總共三十台斤,一天的伙食費約須上千元。豬隻本來好動,但為了怕神豬運動太多,消耗能量,飼主還得用窄小的豬圈把牠們關起來;有時為了避免牠們翻身,還得用一塊木板卡在牠們身上,好讓牠們動彈不得。如此長期灌食而又欠缺運動,導致神豬大都肥胖到無法站立,只能終日趴著。準此以觀(註2),神豬的飼養過程,已極度違反動物天性,有明顯的虐待動物之嫌。

  台灣每逢大型建醮時日,各鄉鎮、各村落,總是挨家挨戶殺雞宰豬,屠體血流成河!關懷生命協會曾請義工至鄉間拍攝神豬被殺的鏡頭。當其時,神豬似有不祥之預感,死命杵在豬圈之中,不肯被拖出來,不得已,幾個大男人只好硬生生把牠倒吊扛了出來。將欲宰殺之時,其嚎叫聲異常凄厲,令人不忍卒聽。

  「總統豬」未殺先轟動。可想而知,臨屆宰殺之時,媒體記者與民眾必定蜂湧而來圍觀。這對國人而言,是何其殘忍的不良示範!而總統的政敵如是其多,一言一行動輒得咎,公開殺「總統豬」的悲慘場景,一旦躍上螢幕與報端,屆時必將成為敵對陣營拿來炒作攻訐的最佳材料。

  四、複製男權意識形態:神豬必須是公豬,公豬才能代表對神明的虔敬。理由何在?當然是母豬的價值不如公豬。於是乎透過神豬祭,反覆強調著一種「雄性價值優位」的觀念。對於重視女權的阿扁總統而言,這種觀念應是要被改革,而不是被強化的。所以奉祀必然是公豬的「總統豬」,即使放在兩性議題上討論,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正當性可言。

  五、殺為不祥之兆:總統過往可能受地方熱心助選人士的影響,而一時不察,許下了神豬願。然而上香許願,應該許那種犧牲自己利益以救助苦難眾生的願,斷無殺生許願之理。願靈禪師偈云:「千百年來碗裡羹,怨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無論民眾信不信這套佛家因果觀,但只要屆時現場轉播「總統豬」被宰殺時恐懼掙扎、悲嚎尖叫、鮮血噴湧的鏡頭,就可讓民眾合理懷疑:這樣是否真能換來「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的後果!

  由於殺為不祥之兆,故古之國家元首,為了祈願「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往往是用齋戒沐浴的方式,來表達敬慎自持、悲憫蒼生的誠意。且既已名為「總統豬」,下場竟也只不過是上斷頭台而已,這對國家元首而言,恐亦不是什麼祥兆!

  六、總統宜身先表率,移風易俗:在台灣,動物律法是「一國兩制」的:一般人既不可虐待動物,也不可公然宰殺動物;但若以「祭祀」為名,即使有虐待動物與公然宰殺動物之實,也可以逃過動物保護法的制裁。但總統行為的底線,不應僅止於「不違法」,而應是以身作則,移風易俗。曾文正公云:「風俗之厚薄,繫乎一、二人心之所嚮。」此一、二人,特指國家元首而言,因為他們一言一行常為天下法,有「風行草偃」的力量。

  綜上六點理由,祈請總統:刀下且留「總統豬」!以此一念「仁心」而行「仁政」,庶乎台灣可以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矣!

九二、八、二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二年八月五日《自由時報》

【注釋】

註1.

後經比對,所謂「總統許願還願」之報導有誤。8月8日客委會主委親自致電昭慧法師,告知:總統在此事上實屬無辜。他事前完全不知情,事後知道,也只是微笑不語,未置可否。據8月7日與8日各報報導,總統府公共事務室表示,總統去年到新竹縣參訪時,有熱心民眾建議,總統可以認養神豬,基於地方習俗,總統表示尊重,但僅微笑以對,未置可否,事後總統府也未再過問。

註2.

動保界在8月7日舉行的一場名為「尊重生命創新祭拜文化」記者會中,動物社會研究室指出,神豬從飼養到屠宰的過程,承受各種虐待與痛苦。這些痛苦包括:一、被不自然的強行增肥、增重,造成「行動不便」、「心臟負荷過大」、「肢體負荷過重」;二、無聊一生:單獨飼養,斷絕其社交環境,完全沒有「同類同伴」。三、活動空間、行為一輩子受到限制,周圍與地表都是水泥鐵欄所圍成,宛如「活死牢」。四、長期以「飼料筒灌食」,飼養時間長達二、三年,飽嘗「被灌餵」、「肥胖」之苦。五、緊迫驚恐、非人道屠宰;六、灌水與謀殺。

神豬在進入最後緊要關頭,準備參加比賽,承受的痛苦最大!硬是給飼主灌重金屬,而諷刺的是,負責神豬過磅秤重的單位得要準備「金屬探測器」,以求公允。事實上,在整個飼養過程中,神豬承受的苦楚,超乎想像;豬隻重量到達五、六百台斤(約三百公斤,是一般豬隻體重的三倍)時,行動開始受到限制,身上被架設竹條、木條或鐵條橫桿,不能走動,頂多僅能翻身、無法站立,以便符合飼主的期望,「加速肥胖」,之後,飼料和水都改為「飼料筒灌食」,下半生其實只能躺著,無法自行飲食,只能由人灌食。

神豬被宰的時刻,屠者「將長而尖的豬刀一刀刺進豬的脖子,直沒刀柄,還將手握拳伸進喉嚨扯斷喉管」,這種「刺喉放血」的過程,毫不人道,神豬未先給致昏,而是在意識清楚的情況下,被五花大綁。

民間團體表示,神豬獻祭變質為「增重虐待比賽」其實是「面子文化」,而不是「信仰文化」的「無謂」犧牲;是台灣長久以來對貢獻軀體給人們食用的農場動物的「不感恩」、「不惜福」與「不尊重」。(以上所引,摘自本日《中時晚報》陳世財報導)

回目錄

學者回應

總統難為、騎豬難下?

——柔性反神豬運動開張

陳玉峰(靜宜大學副校長)

  八月五日筆者正在街肆覓食之際,接到前悟弘法師老友來電,由於人多吵雜,好像說是北部民間團體反對屠殺「總統豬」,正串聯籌組反神豬、屠豬聯盟,有人建議要筆者出任發起人,筆者戲答不要只讓我一個人當「豬公」,最好大家一起當「豬公」;回家後,看到昭慧法師的「刀下請留總統豬」一文,因而產生若干思考,一方面就教於總統幕僚,另方面為昭慧大作畫蛇添足,附加註記。

  昭慧法師為「總統豬」請命的六大理由(自由廣場八月五日),不僅試圖伸張歷來關懷生命協會為動物權奔走的一貫理念與主張,更直接向總統訴請移風易俗作表率,講難聽些,不希望「總統豬」讓阿扁淪為「豬總統」!

  雖然昭慧宏文「理直氣壯」,卻存有文化議題上的矛盾或衝突,且並未為總統解套,必然引發扁迷不平,人類學、民族研究、民俗探討等,或將有回應,是以請容筆者先由昭慧六大理由作旁註。其一,昭慧抨擊殺豬還願「將賄賂心態神聖化」,而且福份還可量化為豬體重。此問題或議題如文壇前輩李喬先生等,一、二十年來早已大肆抨擊,不幸的是,這正是台灣人自清朝以降,根深蒂固的「期約賄賂」大國粹,遍佈三界公以迄孤魂野鬼,就理性而言,荒謬、墮落得無以復加,但就民俗文化角度而論,遠比搶孤臺更高聳,根本不是是非論證所能完滿解決者,此面向,歷來台灣「惡例罄竹難書」,民俗界荒唐絕倫的放生理論,打著佛號殺佛謗佛者不知凡幾,求神拜佛考上好學校、找到好郎君、賺得夭壽財,樂透而後死的貧窮、貪婪文化族繁不及備載,筆者過往曾口誅筆伐,幾冊書也道不盡,但這條價值、倫理大動脈或大龍筋若要大改造,勢必得「動搖國本」,卻也未必能根治,而「神豬門」不過是台灣文化大結構下的小小末梢神經,昭慧祭起舖天蓋地大神缽,想要收拾一隻小跳蚤,理雖可通,實則未必。筆者贊同昭慧論述,但不認為可以解決什麼現實問題。

  最要命的是,陳總統既然於先前「許願」,就民間信仰而言不能背信毀約,若是,不僅失信於民,更犯好兄弟忌諱,然而,阿扁許願時是從民流風,還願之際卻遭物議,但情況未必見得騎豬難下。事實上,解決之道至為簡單,但仿照台灣民俗窮人家即可,即以麵豬麵羊(善挑撥者尚可漫罵:始作俑者其無後乎!鄉愿!)或清香、清水、四菓,前往新埔義民廟祭拜,坦蕩尋求諒解,而祭神如神在可也,神豬則贈予飼養的農民,血腥畫面休矣!但願總統幕僚從善如流。

  其二,昭慧謂「神豬祭」其實是「損他利己」的價值觀,更將之推論至謀財害命的正當性。筆者認為這第二罵可歸屬第一批「賄賂國粹」下的延展,可以合併處理。然而,昭慧似乎犯了「過度推論」的毛病,昭慧所謂的邏輯並非邏輯!

  其三,昭慧第三罵神豬乃「非人道飼養、宰殺」,其著墨頗多,而總體論述筆者完全認同,不過應該改掉兩個字—「人道」,顯然地,昭慧罵得不夠徹底,因為豬要豬道、狗要狗道,就是不需要人道,人本放不下,豬狗不寧、生界哀鴻遍野!附帶一提,春秋時代君子遠庖廚,仍然是低程度的鄉愿;不殺生動物可謂好生之德,但素食植物就是不殺生?植物無生命?此乃時代認知不同之所致,西方在中世紀之前認為植物非生命,直到十八世紀博物學興起之後,植物始歸屬於生命行列,因而凡此不同時空、各異文化的變遷與矛盾,絕非邏輯、論理所能全括,否則,只好採納印度耆那教,拒食而死。唉!地獄不清誓不成佛,只要人類或生物存在,地藏王永遠成不了佛!

  其四,昭慧第四批神豬必須是公豬乃「複製男權意識型態」,筆者不擬申論,但視為「有此一說」,畢竟台灣排山倒海的沙文文化或稱「沙豬」其來有自。民間「反神豬聯盟」若真要揭竿而起,沙豬盲點仍然是可以拓展的議題,不過,在此似乎不必將其綁在「總統豬」身上。

  昭慧第五批「殺為不祥之兆」,六要「總統身先表率、移風易俗」,皆屬言之成理,總統牌不必一味迷信流俗化,「選票等同於政治」必將斷送台灣理想。

  總體而言,台灣匯集龐雜不同時空、歧異非常的外來文化,相較於外國一些脫胎於民主、個人主義的多元文化,台灣的「多元」顯然存有更加弔詭、矛盾、無解等劇烈文化演化的歷史困境,形成今之「超級不穩定大結構」,任何人當總統必然動輒得咎,但不妨拉高格局、擴展仁厚與寬容。「總統豬」事小理大,它反映一種態度、文化涵養、格局心胸,以及智慧等等,但願總統可以廣納有智能的批判,幕僚群宜擴展文史哲更寬廣的人才,對外言論行文尚有廣大可以改善的空間。此外,另一龐雜得無以復加的「政教分離」議題,有待各方申論。

  至於台灣歷來的神豬比賽,依文化觀點筆者「絕對尊重」;依個人一貫的自然平權主張則「徹底反對」。然而,這不是單純的「是非對錯問題」,這是價值轉移的議題,宜以菩薩心腸作柔性道德勸說,而且,更該以地藏王的精神,時時刻刻為世人超渡,口舌之外,台灣總該出現本願力的真正宏法矣!

【後記】依據八月七日媒體報導,陳總統並非「在三年前許願」云云,資訊上似乎甚為混亂,故而筆者論述當依正確資訊而修正。

——刊於九十二年八月八日《自由時報》 

回目錄

師生文章

「昭慧法師」四字真管用!

釋心淳(佛教弘誓學院執行秘書)

  7月18日,台中縣沙鹿有一位如聞法師來電,正好是筆者接聽電話。她說:昨(7月17)日上午騎機車外出,在清水高中遇到一位小姐路邊臨檢,要求作機車排氣檢驗,說這是台中縣環保局的規定。如聞法師質疑說:已於去年十一月檢驗過了,不應一驗再驗。不料該小姐不解釋,而竟然惡口相向:「好手好腳,不去討賺(台語「工作賺錢」之意),跑去出家。出去給車撞死算了!」如聞法師當場抗議,她竟以挑釁的口氣說:「有本事你去投訴好了!」

  如聞法師聞言,乃向台中縣環保局投訴,並向某佛教徒立委尋求協助,要當事人道歉。當日傍晚,台中縣環保局某課長親自致電向她致歉,表示是自己的監督不周,原來這是環保局委外辦理的檢驗事項,檢驗機車廢氣的承包公司總經理應會出面向法師道歉。如聞法師乃要求道:應該由當事人登報道歉。

  如聞法師此番來電,主要是請筆者轉告禁足中的昭慧法師,請她代擬對方的道歉啟事以備用。昭慧法師與如聞法師素昧平生,但有感於如聞法師「不平則鳴」的毅力與勇氣,乃於電話中建議其向對方通知,登報道歉之期限為「十天以內」,以免對方展開「拖」字訣,讓事情不了了之。法師並請其逐字記下道歉啟事的草稿:

  「本人罔顧僧尼之人格尊嚴與社會貢獻,於公開場合嚴重辱罵如聞法師,蒙法師寬宥,不追究本人之法律責任,特此申謝,並向法師鄭重道歉。」

  不料7月22日如聞法師再次來電告知:某立委助理不想管此事,認為它不構成法律要件。而台中縣環保局則至今仍未有動靜,似乎已經準備來個相應不理。昭慧法師無奈地說:「自己禁足不能出門,能幫忙妳的實在有限。請妳電話通知台中縣環保局:『再不登報道歉,昭慧法師將會把此事原委投書於報紙上,來為我討回公道。』妳不妨直接告訴對方我的電話號碼,請他們自行查證,看我是否會這麼做。」

  這一招還真管用!28日上午,該委外承包公司的董事長親自致電向她致歉,並解釋道:因為該公司剛從台南轉來台中,承攬環保局業務,由於對台中縣的路線不熟,所以不得不留用舊公司的某小姐來作臨檢工作,卻沒料到她會這麼沒有禮貌。該董事長表示:願意為此事鄭重登報道歉。

  如聞法師感受到了他的誠意,於是退讓一步,主動慈悲地取消了「登報道歉」的要求。事後寄贈法師一箱(七大包)紅毛苔食品,並於電話中告訴筆者:

  「『昭慧法師』這四個字還真管用!」

回目錄

佛教弘誓學院  

URL:http://www.hongshi.org.tw

E-mail:hong.shi@msa.hinet.net           電話:03-4987325

地址: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鄰121-5號       傳真:03-4986123

請輸入E-Mail

•如欲增加、取消訂閱及變更收件地址,請至:hongshi_epaper@hotmail.com

•閱覽前期電子報,請至: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hongshi.htm

•若因發報平臺不穩定,導致內文中有亂碼出現,請至: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弘誓61.htm  閱讀正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