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 行:佛教弘誓學院

編 校:釋傳法 

創 刊:2001年11月05日

71

20031129日出刊

  本期內容:

  師生動態

  ※ 從整治印尼紅溪河,談佛教慈濟事業的特質(上)

  ※ 鯊魚保育記者會側記

   印度之旅隨行記(四)

  ※ 徵稿消息/台南妙心寺提供

師生動態

92.11.14

•上午,WildAid野生救援組織Rebecca小姐與關懷生命協會秘書長傳法法師齊赴智得公司,聽取「台灣民眾魚翅利用與鯊魚保育」問卷調查結果,並討論25日「割鰭棄身」記者會事宜。 

92.11.17∼23

•17日深夜十二時,昭慧法師與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張珣教授搭機赴美,至喬治亞州首府亞特蘭大參加美國宗教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Region,簡稱AAR)所舉辦之國際宗教學術會議。本次會議在Emory University舉行三天(19∼21日),受邀國際學者來自美、亞、歐、非、澳各洲,共75人,研究領域涵蓋各個宗教層面。本次討論議題是「宗教鬥爭與鬥爭的宗教:在全球脈絡下的宗教研究」。

92.11.21 AAR於亞特蘭大舉行國際宗教學術會議(左:張珣教授,右:關學君先生)。

92.11.24 久美倫珠仁波切(中)在蓮懺法師(左)陪同下蒞院參觀。

92.11.24 久美倫珠仁波切致贈西藏佛畫(左二:雲如法師,左一:東蓮法師)。

92.11.25 Wild Aid與關懷生命協會召開記者會,譴責濫捕鯊魚「割鰭棄身」的殘忍行為(右:主持人胡因夢小姐,左:Wild Aid顧問Susie Watts小姐)。

 AAR係全美國最大的宗教研究團體,會員在九千人以上,本年度獲得福特基金會贊助美金361,000元,以促進全球宗教學者之對話,故本次所舉辦之學術會議,所有交通工具(含機票錢)、膳宿費用都由主辦單位給付。(本期稿擠,下期將刊出昭慧法師所撰〈亞特蘭大一瞥〉)。 

92.11.24

•上午,西藏流亡政府審計總署署長,第四世久美倫珠仁波切,在五眼護盲協會創會會長蓮懺法師陪同下蒞院參觀,學團師生頂禮接駕。本次與久美倫珠仁波切同行者,除了負責翻譯的藏裔居士之外,尚有韓國見性庵住持雲如法師與韓國在台留學的東蓮法師,以及慈羽等五眼護盲協會志工三人。

 久美倫珠仁波切西元一九三九年出生,是藏傳佛教格魯派高僧,精於中觀、俱舍論、密宗灌頂等教法,連任第三、四、五、六屆西藏國會議員達十三年之久,並於其中擔任過第五屆議會副議長、第六屆議會議長。一九七九年始擔任西藏流亡政府審計署長六年;一九九六年達賴喇嘛直接任命久美倫珠仁波切為西藏流亡政府審計總署署長至今。

 仁波切德高望重,慈悲親切,不僅熟研西藏文化,而且精通顯密佛法。蒞院參觀校舍時,對學院的清幽環境極為讚歎,對學院師生更是期勉有加。聞本院開設有中觀、唯識課程,仁波切非常高興,乃分享藏傳佛學院修學五大部的情形。 

92.11.25

•上午,Wild Aid野生救援組織與關懷生命協會在台灣立法院中興大樓103室舉行記者會,發表最新世界調查報告書:「割鰭棄身——全球未登記報備的鯊魚死亡案例」,報告中記錄了台灣籍遠洋漁船在公海及他國經濟海域(如哥斯大黎加與印尼巴里島)從事割鰭棄身的違法作業,以及亞洲地區魚翅業者為了私利,剝削其他國家海洋資源的行徑。詳見釋傳法:〈鯊魚保育記者會側記〉

•晚間,蘋果日報記者來電訪問關於「以捕殺方式解決台灣彌猴繁殖過剩」之看法,關懷生命協會秘書長傳法法師表示,野生彌猴侵犯農民果園,是因為人類破壞其棲息地所導致,應反省問題出在人類而非野生動物,動物繁殖應以絕育或劃設保護區的方式來管理,捕殺太過殘忍而不人道。

回目錄

法音宣流

二○○三年九月五日 靜思精舍志工早會精華錄

從整治印尼紅溪河,談佛教慈濟事業的特質(上)

昭慧法師講  

慈濟志工記  

  諸位法師,諸位志工朋友,大家早安!來到精舍,臨時被師父們抓公差,我想分享對慈濟在印尼紅溪河賑災的一點看法。

  有一次(今年1月30日)回精舍時,黃思賢與何日生居士剛好從印尼回來,帶著仍未剪接的錄影帶毛片,播放給證嚴法師看,當時我也在會議室裡一起觀看。

  前幾天我收到《慈濟月刊》,看到相關報導,印尼慈濟人已經整治紅溪河,安頓原本住在河邊違建內的住戶,讓他們住進大愛村了。顯然整體成果已經呈現。特別是在大愛村中,不但建了美觀且現代化的房舍,而且還建了清真寺,建了工廠與學校,學校課程中,還教授伊斯蘭教課程。看到這些,我內心非常感動!

印尼紅溪河整治前(慈濟基金會提供)。

印尼紅溪河整治後(慈濟基金會提供)。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杭亭頓(Samuel P. Huntington),著作《文明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書中分析,冷戰時代的衝突,是意識形態的衝突,例如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間的衝突;但是在後冷戰時代,愈是呈現出文化的衝突,特別是以西方為主的基督宗教及以中亞、西亞、印尼、馬來西亞為主的伊斯蘭教之間的衝突與對立,加上以俄羅斯為主的東正教文化圈、以中國為首的儒家文化圈以及日本獨樹一格的文化區,這幾鼓力量,已經形成地球上鮮明的文化斷層線。許多地區宗教與文化的衝突,已演變成血腥暴力的戰爭與恐怖活動,其力量不容小覷。該書是在九一一事件之前完成的,該書完成之後,幾年來的重大事件,正好印證了他的觀點。各地區人民愈來愈以祖先、語言、宗教和習俗,來界定自己的身分。

  在杭亭頓整部書的論議裡,佛教被擺在非常邊陲的位置,亦即:佛教並不是在衝突的中心點,只有在斯里蘭卡政府軍與塔米爾之虎之間的局部衝突,是發生於佛教徒和印度教徒之間的。這算是幸或不幸?我不知道。但總之,佛教徒並沒有發動劇烈的戰爭,沒有參與恐怖活動,除了與塔米爾之虎的衝突之外,也沒有種族間互相殺伐屠戮的血腥記錄。

  杭亭頓提到後冷戰時代的宗教特徵,包括許多伊斯蘭基本教義派,他們非常熱心投入於國內或伊斯蘭教區的慈善福利事業,比政府有更良好的聲譽,擁有更多的群眾信任。

  這聽起來似乎和慈濟一樣——投入慈善事業,在國內外得到良好的名聲與信賴。但他們在群眾擁戴的那股能量聚集起來後,卻是施以洗腦式教育。在國內,試圖以伊斯蘭律法取代俗世律法;在國外,抗拒並抵制非伊斯蘭的西方勢力,甚至試圖擴充伊斯蘭教的化區。透過洗腦,期待他們依於「聖戰」的自我犧牲,將來在天國會因真主阿拉的應許而蒙福祐。

  這樣以慈善、教育、恐怖活動加上戰爭,已經讓西方以基督宗教為主的社會,產生很大的恐懼和厭惡之情。世界各國本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強調多元化的種族、文化、宗教和平相處,強調人權的無上價值,但是在「九一一」事件後,這些價值觀都呈現倒退狀態。

  西方世界為了自衛,逐漸傾向與異文化壁壘分明,為了防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所展開的種種恐怖活動,他們不得不防範東方人,特別是伊斯蘭教區的人民,把他們視作一顆顆不定時炸彈,因此而有種族歧視之嫌。同為亞裔的華人,多少也會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當然,基督宗教信徒也並非全是天使,其中也有一些排他性甚強的基本教義派;西方更有一些新納粹主義人士,強調白人至上,屠殺、恐赫、剝削東方移民。總之,基、回兩教之間,到現在酣戰方殷,依然看不到和平的曙光。

  冷戰時代的兩大集團之爭,直到共產集團知道此路不通以後,方才暫告終結。但是眼下看來,種族與種族之間,宗教與宗教之間的對立、衝突與屠殺,仍然無有窮已。

  像杭亭頓這樣的西方優秀知識份子,其基調還是認為,西方人應該保持並發揮西方人特有的文明,而不要在多元文化中,喪失了自己的特性。當人們在認同一種文化的同時,不免也會相對地排除對其他文化的認同。當兩種認同又是如此對立的時候,世界必然會因各種認同所形成的各類族群陣營壁壘分明,而使得和平前景黯淡無光。

  西方的基督宗教慈善團體,不像伊斯蘭強調「聖戰」的正當性,沒有把從慈善事業中獲取的群眾能量,轉移到毀滅生命的路途上。但是從殖民時代以來,西方的宣教團體和慈善團體,進入東方殖民地活動時,他們還是和伊斯蘭教一樣具有擴張性,總希望基督的真理,耶和華的福音,能夠傳佈到全世界。

  所以當他們一隻手伸出來握住窮人的手時,不但施與物質及醫療照顧,更希望能把這隻手,拉向上帝的國度。就他們的心情而言,這是貫徹他們的「愛」必須做的部分,因為愛的貫徹,唯有等到這個人的靈魂「得救」了,才算真正的完成。所以身體髮膚的照顧,對他們而言,還只是過渡的方法,更高的目標,是希望受助者成為基督徒。由於殖民與傳教的力量出現驚人成效,因此目前全世界信徒最多的就是基督教,約二十億,其次是伊斯蘭教的十二億人口。相形之下,佛教徒人數只有三點六億左右。

  佛教徒沒有侵略性,沒有想要征服別人使其成為佛教徒的企圖心,這種胸襟,充分展現在整治紅溪河這段偉大的慈善救濟史上,在此,我們看到了世界和平的新希望。

  同樣是做慈善事業,諸位的名聲是非常良好的,在臺灣受到人民的信託,受到政府的依賴,甚至遠在印尼,我都看到印尼政府對慈濟人的友善和感謝,最重要的是,諸位贏得了印尼人民的心。

  諸位在行善法時,並沒有企圖改變他們的文化和宗教,這讓他們沒有受到威脅的感覺。我們試想:一個不同宗教的慈善團體,空降到一個全世界伊斯蘭教徒人口最多的國度裡行菩薩道。這時,除了提供物質與醫療資源以安頓他們的身心之外,這個宗教團體及其成員,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相信一位宗教徒願意投入慈善事業的洪流,歷經艱辛、流血流汗,背後一定有很強大的力量在推動著,否則很難走得下去。對於基督徒和伊斯蘭教徒而言,推動他的能量,來自真主或上帝的號召,他們是要回應聖召的。能量既然來自於此,自亦必然會受到這方面的影響。

  而諸位的熱忱是來自何處呢?當然,最大的近因,是受到證嚴法師的感召。他忘己為人的人格典範,讓大家深受感動,願意追隨一位自己信賴的精神導師,共同從事這些艱困的工程。當自己走在這條路上遇到種種艱困時,想到尚有典範在人間,想到這位法師比我們還更辛苦,諸位就更願意效法典範以捨己為人。所以諸位行菩薩道的能量,不是來自某位至高而神聖的造物主——「神」,而是來自血肉之軀的「人」之典範。佛陀也一樣是依血肉之軀而成佛,當我們追隨佛陀的腳步時,心情是一樣的,並不是回應神的呼召,也沒有要把他人攝受回造物主懷抱的企圖心。

  諸位行菩薩道,同樣在對苦難者伸出援手時,諸位最大的特色,就是沒有想要改變對方的文化認同、宗教認同,甚至全心尊重對方的宗教,成全對方在宗教層面所需要的硬體設備以及教育資源,這是一種「無我」的胸懷。

  無我的心量所做出來的,和大我的意識形態所做出來的,表面上也許同樣是在犧牲自己以成就他人,但實質上卻是大不相同的。後者為了完成大我,可以犧牲小我。看看伊斯蘭的聖戰信徒,為了成就自己到達天上的國度,他們可以在地上「犧牲小我」,甚至當人肉炸彈,炸死其他無辜的人,也在所不惜。

  「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固然可歌可泣,可是背後經常隱藏更多的血腥,因為他只愛大我族群之內的人,大我族群之外的人就不愛了,他既然能夠犧牲自己,又何妨犧牲大我族群之外的人呢?每個人本能地最愛的是自己,一個人倘若可以為了「大我」而不惜摧毀最愛的自己,又怎會珍惜「大我」以外的眾生呢?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做出來的,雖然常贏得大我族群的喝采,但是也就更因此而缺乏反省能力了。宏觀而言,小則護念眾生之心會有所不足,大則可能引來眾生更多的禍殃。所以,以大我做為小我的歸屬,捨身捨命地為大我而賣力,固然可以做出一些成績,但其背後所含藏的危機,是不容小覷的。

  諸位畢竟是佛弟子,佛弟子還是有一分「無我」的訓練,這不是拿來熟背熟記的標語,而是來自佛法的體認。佛法並沒有建立一個最高的創造主,一神教徒認為道德的源頭是來自上帝的愛,所以一定要回應上帝,否則無法落實於倫理實踐。但我們沒有這樣的神學框框,也因此,我們沒有建立屬於神之國度的一個大我,佛弟子面對苦難眾生而伸出援手時,驅策力不是來自上帝的愛,而是來自濃厚的「不忍眾生苦」的感覺。看到眾生受苦,就自然萌生不忍之情,這是很強烈而素樸的感覺,不必經由某種意識形態,把這種心情導源於上帝的愛。既然眾生受苦,只要讓他去除苦難,佛弟子的目的就達成了,並不會改變他的宗教認同,沒有征服欲與侵略性。

【未完待續】

回目錄

護生運動

鯊魚保育記者會側記

釋傳法(關懷生命協會秘書長)

92.11.25 譴責濫捕鯊魚「割鰭棄身」記者會出席人士(左一:羅文坤教授,左二:楊憲宏先生,右一:胡因夢小姐,右二: Susie Watts小姐)。

  11月25日上午,Wild Aid野生救援組織與關懷生命協會在台灣立法院中興大樓103室舉行記者會,發表最新世界調查報告書:「割鰭棄身——全球未登記報備的鯊魚死亡案例」,報告中記錄了台灣籍遠洋漁船在公海及他國經濟海域(如哥斯大黎加與印尼巴里島)從事割鰭棄身的違法作業,以及亞洲地區魚翅業者為了私利,剝削其他國家海洋資源的行徑。

  本次記者會由胡因夢小姐主持,Wild Aid野生救援組織顧問Susie Watts小姐與昭慧法師與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楊憲宏先生都表示:鯊魚保育刻不容緩,否則即將遭到滅絕的命運,除了呼籲消費者拒吃魚翅之外,也呼籲政府有關部門從嚴禁止漁業公司在外海對鯊魚割鰭棄身的殘忍行為。隨後播放六分鐘的短片,讓記者瞭解鯊魚遭到割鰭棄身的慘狀,以及國際鯊魚獵捕與魚翅販售情形。

  文化大學廣告系主任羅文坤表示,台灣民眾消費魚翅的比率逐漸下降,根據調查數據顯示,每1千人中有45%的人不吃魚翅,同時停吃魚翅的比率比起4年前上升了14%,另外,食用魚翅的者中,則有68%的人表示已經減少食用量了。

  由於這是自十年前犀牛角及老虎鞭事件以來,國際野生動物組織再次對台灣漁業之反彈聲浪,因此本次記者會到場記者非常之多,擠滿了103室。

  其中有記者質疑:既然哥斯大黎加本國都沒有將此視為違法,台灣也不是捕鯊國家與魚翅消費國家之中最差勁的一個(魚翅消費量最龐大的是中國大陸),為何Wild Aid卻鎖定台灣加以控訴?

  Susie Watts說:這樣的呼籲不祇是在台灣,也同樣在星、馬、菲等國家先後進行。楊憲宏解釋:這表示台灣是一個有希望的地方,歷來政府與民間對野生動物保育所做的努力也有目共睹,所以國際組織對我們愛深責切。且若等待各國判定「割鰭棄身」事屬違法,則即將瀕臨絕種的鯊魚,要再保育也已緩不濟急。昭慧法師則補充說明:今日重點不在「違不違法」,而在「是否殘忍而暴殄天物」;而NGO(非政府組織)本來就走在政府與法律的前面,逐漸將其訴求尋求社會共識而轉換為法律,因此若等待法律條文出現,政府只要依法執政,NGO就用不著站出來了。

  但行政院農委會漁業署指出,由於哥斯大黎加已明文禁止將沙魚「割鰭棄身」,漁業署已要求我國籍漁船必須遵守該國法令;而我國對沙魚可以說是「全魚利用」,包括沙魚的肉、皮、鰭、腸胃、骨骼及牙齒等,都各有用途,例如肉、皮、鰭及腸胃可做成各式食品,骨骼可製藥,牙齒則能製成裝飾品;由於沙魚全身都有利用價值,「割鰭棄身」可能性並不高,唯一可挑戰的是經年在海上作業的遠洋漁船,或因魚艙有限,或因部分種類沙魚肉商業價值不高,才會有「割鰭棄身」行為。(本段報導見92.11.26民生報)

  國際保育團體指控台灣遠洋漁船捕沙魚「割鰭棄身」,26日,高雄區漁會及台灣區鮪魚公會均為所屬的遠洋漁船喊冤。兩團體研判,可能是中共等國家或台灣部分一百噸以下的小型漁船惹禍,害大型遠洋漁船「背黑鍋」。高雄區漁會分析,小型漁船載重量及冷凍設施較有限,有可能為了儘量多載高經濟價值的沙魚翅,才衍生「割鰭棄身」情形。鮪魚公會表示,就Wild Aid野生救援組織指控的台灣漁船的船名看,都是編號CT四,即一百噸以下的漁船。該公會所屬漁船噸位都在一百噸以上,保育團體對台灣遠洋漁船放砲,已讓守法的台灣大型遠洋漁船背了黑鍋。據鮪魚公會透過管道了解,捕沙魚割鰭棄身情形,通常發生在國外捕獲「水鯊」時。「水鯊」肉質差,經濟價值低,小型漁船載了不划算,才會就地割鰭棄身。(本段報導見92.11.27聯合報)

  針對11月25日農委會漁業署回應「台籍漁船在哥斯大黎加經濟海域沒有割鰭行為,均為全魚利用」一事,27日,哥斯大黎加保育團體PRETOMA與Wild Aid野生救援組織共同發表最新聲明。

  來自哥斯大黎加聖荷西(San Jose)11月27日的報導,根據PRETOMA與Wild Aid野生救援組織數個月的調查顯示,掛有中華民國國旗的遠洋漁船生財發號(Sheng I Tsay 3),曾經被拍攝到在哥斯大黎加專屬經濟海域非法獵捕鯊魚。PRETOMA揭發生財發號(Sheng I Tsay 3)的不法行為後,哥斯大黎加當局仍放任該船回到哥斯大黎加太平洋岸最大的潘達雷諾斯港內非法私人碼頭,卸下數公噸的魚翅。

  PRETOMA生物學家Jorge Ballestero表示:「PRETOMA期許台灣及哥國政府可以正視全球鯊魚數量劇減的嚴重問題,並深信兩國可以在鯊魚保育中扮演關鍵性角色。由於過量的濫捕,使得鯊魚這種高迴游性的物種數量減少超過90%。哥斯大黎加和台灣有著長期友好的邦交關係,因此兩國應該共同為全球鯊魚資源負起責任。」

  筆者以為,國際間對割鰭的限制與鯊魚的保育已經是必然的趨勢,我國漁民在哥斯大黎加有那些行動,政府相關單位應該負起公共責任,針對這一個可能危及我邦交國生態的行為做出解決與預防的正確行動。而不應一味遮掩,裝做沒事;也不能祭出民族主義的大纛,讓人道對待鯊魚的訴求變調。 

附註:PRETOMA(Programa Restauracion de Tortugas Marinas)是哥斯大黎加國內非營利、私人的環境保護組織,從事宣傳提高漁民對海洋生態的責任、保護海龜、鯊魚及維護海洋生態的豐富。

回目錄

重大記事

印度之旅隨行記(四)

釋印悅   

【接續前期】

92.10.12

92.10.12 加德滿都博達佛塔。

92.10.12 加德滿都皇宮廣場前大黑天像。

92.10.12 加德滿都皇宮廣場前懶洋洋躺著的小牛,見到昭慧法師要餵鴿子,立刻起身湊過頭來,大剌剌地吃起盤中玉米。

92.10.12 牛吃過半之後,方才撒給廣場鴿群。

92.10.12 在加德滿都法稱寺演講(右二:法稱寺住持法燈法師,左二:游祥洲教授,左一:釋迦明德教授)。

92.10.12 法燈法師致贈紀念品。

92.10.12 演講畢,順道至法稱寺隔壁的藏傳寺院向珠脫仁波切(右)禮座。

  凌晨5:30,自由前往具有2000年歷史的世界最大佛塔——博達佛塔繞塔。博達佛塔四周有許多藏傳佛寺及小攤販。8:15,一行人至博達佛塔。博達佛塔與自性寺(俗稱四眼天神廟)是加德滿都最大的兩座佛塔,傳說內有佛舍利。博達佛塔代表地水火風天五種元素,基層代表地,白色圓形基代表水,佛眼代表火,中間十三層階梯式建築代表風,上面黃金色傘蓋代表天。白色圓形基代表宇宙,佛眼代表和平,佛眼下方的鼻子是尼泊爾文的「一」字,象徵佛法的不二般若。十三層階梯代表十三層天界,通過以後即是成佛。上面的蓮花代表涅槃境界。

  10:35,走訪杜爾巴廣場,參觀加德滿都古皇宮、活女神廟、獨木寺等。獨木寺的特殊之處在於整棟建築由一株樹建造而成,故名「獨木」。尼泊爾尚有「活女神」信仰,通常遴選一位三、四歲的小女童為活女神,條件有四:一、必須是釋迦族人。二、沒有受傷、流過血的女孩,故活女神初經來時就必須卸任。三、須住近皇宮一公里內的女孩。四、容貌、體態等須具有三十二種好相。擔任活女神期間腳不能觸地,一年由側門出巡一次(卸任時才走正門)。當地人見活女神時,活女神若笑或哭,即表示不吉祥;當地人民盛傳,三年前尼泊爾皇族血案前,國王前往朝拜活女神時,活女神曾露出笑容,國王亦因此而忐忑不安,沒想到後來即發生皇族血案。當地活女神卸任後,婚嫁多不幸福,因此當地人迷信不願娶活女神。這是當地非常特殊的民族信仰。

  除此之外,一行人也參觀了大黑天的雕像,當地傳說,若在此大黑天像前說謊,將吐血而死。因此位於對面的法院判決時,都會將兩造帶到大黑天像前,再一次陳述供詞。廣場前有許多鴿子,昭慧法師買飼料餵食時,不料原本躺著的水牛猛然站起,湊過頭來搶著吃飼料,不肯放口,大家都笑開了。

  參觀畢,大家自由購物。前往中國餐館用餐時,游祥洲教授邀請釋迦明德教授、Andrea女士等三人與昭慧法師一同用餐。釋迦明德教授主要負責喜馬拉雅山佛化教育基金會在尼泊爾的教化工作。這次用餐,主要是先與法師討論有關下午法稱寺演講的翻譯事宜。

  用餐畢,14:30昭慧法師應邀至法稱寺(Dharmakirti Buddhist Study Circle)演講,講題為「當代台灣佛教女性的角色與挑戰」,由法稱寺比丘尼住持法燈法師(Ven. Dharmawati)任主持人,游祥洲教授翻譯成英文,釋迦明德教授翻譯成尼泊爾當地語言。尼泊爾當地共有二十八位已受具足戒的比丘尼,這次演講,共有二十三位比丘尼到場聆聽。昭慧法師以自身的觀察所得與學理基礎探討佛教男女間的平權問題,提供當地比丘尼為借鏡,意義非凡。法燈法師聽完演講後,聲稱她將會以昭慧法師所講的這些觀念,加強訓練跟在她身邊學習的比丘尼。演講後,法燈法師致贈昭慧法師莊嚴的舍利塔一座及嵌有法稱寺嵐毘尼分院照片紀念盤,昭慧法師則致贈其所著之《佛教規範倫理學》、《千載沉吟》各二本與大家合捐的美金800元及衣服二大包。並贈送釋迦明德教授《佛教規範倫理學》、《千載沉吟》二書。

  14:00∼16:00部份團員至坦米爾區選購禮品。性廣法師等人於坦米爾區街道上巧遇曾參加弘誓主辦的帕奧禪修營禪修的美籍Dhammadinna與西班牙籍(長住英國)的Jotika兩位法師。兩位法師目前追隨達賴喇嘛於德蘭沙拉修學佛法,預計明年至台灣受比丘尼戒。二人並擬於南印成籌建道場,提供西方比丘尼修學佛法。兩位法師並一起參加團員晚上的活動。

  17:50應前來聽講Andrea女士邀請,大家前去向其師父珠脫仁波切禮座。珠脫仁波切並為大家開示,且提到非常感謝台灣信眾捐款塑建寺裡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像。結束參訪後,乘坐三輪車至尼泊爾餐館享用尼泊爾料理。用餐畢,於餐館頂樓欣賞尼泊爾傳統舞蹈。之後,返抵凱悅飯店用餐、休息。因凱悅飯店大廳的設計頗具尼泊爾佛教風格,團員多人於仿造的小佛塔前拍照留念。

92.10.13

  上午7:30前往自性寺(Swayambhunath,西方人誤稱為四眼天神廟)以及鬼子母廟參觀。Andrea女士在此處等候,陪同昭慧法師一行人參觀。尼泊爾導遊說道:若來尼泊爾而未去活女神廟與「四眼天神廟」,就等於沒有來過尼泊爾。此處佛塔與博達佛塔相似,但博達佛塔有108尊阿彌陀佛,此處則是五方佛。中央是大日如來,身呈白色,座騎是獅子,結智拳印;東方是阿閃(ㄔㄨ)佛,身呈藍色,座騎是大象,結觸地印;南方是寶生佛,身呈黃色,座騎是馬,結與願印;西方是阿彌陀佛,身呈紅色,座騎是孔雀,結禪定印;北方是不空成就佛,身呈綠色,座騎是金翅鳥,結施無畏印。印度人參拜鬼子母廟,是為小孩祈福。此外,本處有一廟宇,傳說為龍樹菩薩修行處,廟宇第二道門緊閉,據說現今仍有人在此處修行。後搭巴士至阿彌陀佛公園參觀。

92.10.13 德里印度門夜景。

  中午,搭乘的印度航機延誤,到達德里時已是傍晚五點多,搭乘巴士到印度國父甘地之墓,其開放時間已過,故改往印度門參觀。印度門類於臺灣的忠烈祠,造形則像巴黎凱旋門,是為紀念第一次大戰協助英軍打仗戰死的七萬餘印度戰士。距印度門三公里處是總統府,總統府與印度門的位置為子午線中軸線的配置,有八線道無紅綠燈的平坦大道,兩旁皆是重要政府機關。巴士繞市區走,讓團員能看到印度首都德里的街景。約19:30,前往The Claridges Hotel用餐、休息。24:00前往機場,搭乘華航CI182-3:30返抵台灣。

  後記:這次印度之旅非常圓滿,感謝心謙法師接洽籌劃,順達國際旅行社李德用領隊與游祥洲教授事前詳細規劃行程,也感謝性廣院長與惠曼居士拍攝照片,為本文增添精采生動的影相資料。【全文完】

回目錄

徵稿消息/台南妙心寺提供

《開證上人永懷集》 徵稿

主  旨:為緬懷高雄宏法寺開山住持開證上人之懿行風範,特向各界徵集有關之文章、書信、墨寶、相片、錄影帶等,以編印永懷集。

對     象:1.教界故舊長老或與上人因緣深厚者。

     2.教界緇素大德,曾受上人啟發或感人事件者。

     3.上人之弟子等。

徵集項目:文章、書信、墨寶、相片、錄影帶等。相片、錄影帶須標明姓名、日期、地點、事由。

文稿原則:請用稿紙書寫或打字(附檔案)更佳,字數最多約三千字左右。郵寄、傳真,或將檔案寄至電子信箱皆可。

收件日期:即日起至九十三年六月三十日止。

收件地址:710台南縣永康市勝利街11巷10號 妙心寺 《開證上人永懷集》編輯委員會 

聯絡電話:06-3111099•3136709    

傳  真:06-3115713

E - mail :miaoshin@ms28.hinet.net 

回目錄

佛教弘誓學院

URL:http://www.hongshi.org.tw

E-mail:hong.shi@msa.hinet.net           電話:03-4987325

地址: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鄰121-5號       傳真:03-4986123

請輸入E-Mail

•閱覽前期電子報,請至: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hongshi.htm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弘誓71.htm  閱讀正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