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 行:佛教弘誓學院

編 校:釋傳法 

創 刊:2001年11月05日

86

2004519日出刊

  本期內容:

    師生動態

    認知實相以防患未然

   ※ 運動彩券 是利是弊?

   ※ 敦煌《金剛經》——世界現存最古老的雕版印刷書籍   

    慶修院小檔案

師生動態

 

 

93.4.29 花蓮遠來飯店的不期而遇(右起:羅正心所長、許木柱院長、李豐楙教授、盧惠馨所長、昭慧法師、何蘊琪教授、性廣法師)。

93.5.1 國際絲路研究座談會上,慈濟王端正副總執行長致歡迎詞。

93.5.1 國際絲路研究座談會中,慈大文學院院長許木柱教授引言(右:《經典雜誌》總編輯王志宏先生,左二:李志夫所長)。

93.5.1 國際絲路研究座談會會場一隅(前立發言者:賴鵬舉醫師)。

93.5.1 慈大張芙美副校長贈送共同主辦單位一套《西域記風塵》,李志夫所長代表接受。

93.5.1 王志宏總編輯(右)向與會來賓介紹靜思堂所展示的「西域記風塵」照片內容。

93.5.2 「國際絲路研究座談會」與會學者在李志夫所長率領之下,前往靜思精舍拜會證嚴法師。

93.5.2 李志夫所長向證嚴法師致贈紀念品。

93.5.2 證嚴法師與來訪學者合影於靜思精舍殿堂上(前排蹲坐左二:李玉〔王+民〕教授,左三:中華佛研所陳秀蘭秘書。第二排左二:賴鵬舉醫師,右四:楊寧蓀教授。後排高立者:沙洛教授)。

93.5.7 圓光佛研所師生蒞院,於嵐園茶敘(右起:教務長性一法師、總務長惟理法師、研究生禪林法師)。

左:板橋宏法寺住持如善長老尼(91.2.25檔案照)。

93.5.16 女性團體與法師茶敘(右起:黃淑英女士、昭慧法師、蔡宛芬小姐、賴怡璇小姐)。

93.4.29

•晚間,昭慧與性廣法師至花蓮參加國際絲路研討會,夜宿遠來飯店,巧遇慈濟大學許木柱(文學院院長)、盧惠馨(宗教所所長)、羅正心(人類所所長)、何蘊琪(教育所)等諸位教授,以及在台北久違的政大宗教所李豐楙教授,相談甚歡。 

93.4.30

•上午,昭慧法師與性廣法師在花蓮慈善寺真啟法師陪同下,參觀吉安鄉三級古蹟慶修院

•中午,至花蓮慈善寺拜會達瑩長老尼。

•本日,慈濟志工朋友於花蓮接待「國際絲路研究座談會」與會學者。晚間,與會學者於藍天麗池大飯店餐敘。 

93.5.1

•本日於靜思堂會議廳召開「國際絲路研究座談會」,並於靜思堂展示「西域記風塵」精彩照片二百餘張。約有百餘人特地前來參與本次座談。

 上午,先由慈濟《經典雜誌》總編輯王志宏居士,報告「西域記風塵」採訪團依玄奘大師西行求法路徑走訪拍攝之經過,配合著感人的述說與精彩的電腦幻燈片投影,大家聽得興味盎然。然後由中華佛研所圖書館杜正民館長介紹「玄奘西域行」網路資料庫內容。

 下午由李志夫所長報告「國際絲路研究計畫」,杜館長報告現有絲路研究文獻資料。並由昭慧法師小結本次座談會之內容,由李所長主持綜合討論。本次座談會經慈濟志工朋友悉心安排,一切非常圓滿。慈濟基金會王端正副總執行長與慈濟大學張芙美副校長、人文學院許木柱院長、宗教所盧惠馨所長全程參與並給予諸多協助,佛教學者悟殷法師、性廣法師、賴鵬舉醫師、陳清香教授、李玉〔王+民〕教授、沙洛教授,以及中研院生物農業科學研究所籌備處主任楊寧蓀教授,均出席本次研討會,並提供了許多豐富的研究心得或參與座談會感想。

 慈濟大學為配合本次座談會,特將「西域記風塵」採訪團所攝兩萬多張照片,精選兩百餘張並附加圖文說明,於靜思堂一樓展示。 

93.5.2

•上午,「國際絲路研究座談會」與會學者在李志夫所長率領之下,前往靜思精舍拜會證嚴法師。法師開示昨日下午突發生七級大地震的心情、在大地震中於太魯閣被落石擊中當場死亡之兩祖孫,以及慈濟醫院的救護措施。幾位學者在談到早上參觀慈濟大學與醫院時的感動心情時,皆為之哽咽。

 昭慧法師贊歎慈濟於印尼所做的整治紅溪河與興建大愛村義行,以佛家的「無我」精神,無所求而為,甚至為大愛村印尼住戶興建伊斯蘭教清真寺,消弭了種族與宗教的隔閡與仇恨,在美伊戰爭與以巴衝突劇烈的今日,格外有意義,已為二十一世紀帶來了促進世界和平的新文化。性廣法師則以宏觀的角度提到:西方接受的大都是南傳或藏傳佛教的禪觀修學,而漢傳佛教則囿於文化隔閡,往往未能推廣到西方社會。漢傳佛教跨越化區而對人類展開的貢獻,應該就屬慈濟這種以「無我」精神行救苦事業,帶來人類和平的文化了。證嚴法師謙稱,大家的肯定,讓慈濟人更有信心,會更努力地做。 

93.5.6

•下午,玄奘大學召開「性別平等委員會」第一次會議,該委員會有十一位成員,由校長提名擔任。會中公推昭慧法師擔任主席,並決議建請通識教育中心開設「性與性別議題講座」課程,由委員共同設計課程內容。

•下午,聯合報與蘋果日報記者分別電詢昭慧法師對於新竹「假和尚托缽詐財」的看法。 

93.5.7

•下午,圓光佛研所研究生禪林法師論文《心淨與國土淨:印順導師的人間淨土思想及其對台灣佛教界的衝擊》舉行口試,由黃運喜教授擔任主持人,江燦騰與邱敏捷教授擔任指導教授,昭慧法師與王見川教授擔任口試委員,五人共同為禪林法師主持論文口試。口試委員陣容之強大,媲美博士論文口試。該篇論文回顧了近十餘年圍繞「人間佛教」之主題所展開的種種論爭,在江燦騰教授指導之下,以動態方式敘述爭議原委與爭議內容,極具問題意識,而且節奏緊湊。

 論文口試結束之後,一行人(及圓光佛研所教務長性一法師、總務長惟理法師)前來本院嵐園茶敘,性廣法師與學眾熱誠款待,暢談甚歡。 

93.5.13

•板橋宏法寺日前匯款十萬元贊助本院,下午,昭慧法師至板橋宏法寺向住持如善法師、監院善因法師致謝。宏法寺設有幼稚園,教學與設備均甚得口碑,廣受幼兒家長之信賴、託付。 

93.5.16

•上午,台灣女人連線常務理事黃淑英、秘書長蔡宛芬、執行秘書張慧如與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執行秘書賴怡璇等五人蒞院拜會昭慧法師,針對人工流產議題訪談昭慧法師的意見。新營陳淑英與蔡釋嚴母子來院,亦在座旁聽。黃淑英女士先介紹台灣女人連線與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之組織、服務內容與發展方針等,並就女性運動的各種議題,與法師交換意見;法師則對此諸議題,提出了佛法觀點,並向來賓分享佛門兩性平權運動——「廢除八敬法」運動的理念與策略。法師提及,在運動過程中,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尼眾法師對於權位、名利等較為淡泊,也較少主動爭取。這使得男女地位的不平等,容易處於「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局面。至於這種現象是文化因素,還是生物性因素,或兩者互相影響,則有待進一步觀察理解。法師也提及,若將社會現況中男女間的差異與不平等歸諸「天性」,則性別平等運動將變得沒有意義,且更無著力處。

 此外,針對人工流產議題,黃淑英談及日前所接一個少女擬墮胎的個案,在處理上的困難,以及人工流產修法過程中,女性團體與「反墮胎」的艾立勤神父兩者間的互動。法師提到,理論上當然是尊重生命的價值優位,在於一切價值之上,但若抽離了情境,將會使情形變得很弔詭。法師曾遇到一個個案,當事人是位已婚懷孕的美麗女性,但所懷卻是外遇對象的小孩。她問法師應該生下小孩或拿掉小孩,法師提及,當時無法給對方任何建議。黃淑英質疑,當他人有求於法師時,為何法師緘默?法師回答:當我的建議並沒有辦法給對方帶來任何益處,甚至可能在情境不明的情況下,作出對她有傷害的建議時,緘默似乎是相對較好的辦法。

 女性團體來賓與昭慧法師相談甚歡,直至下午二時半方才離院。 

93.5.17 昭慧法師於慈濟大學演講,談佛門女性運動(中時:簡東源先生攝)

93.5.17 昭慧法師至靜思精舍向印順導師禮座並與導師合影(中時:簡東源先生攝)。

93.5.17

•下午,應慈濟大學宗教所盧惠馨所長與游祥洲教授之邀,昭慧法師至慈濟大學演講,講題是「現身說法——佛門女性運動的學理思考、行動策略與成效評估」,迴響相當豐富。

 演講畢,盧所長、游教授伉儷與中國時報記者簡東源先生陪同昭慧法師至靜思精舍,向印順導師與證嚴上人禮座。法師見導師座旁擺著本次祝壽研討會論文集,問及導師對其著作〈三乘究竟與一乘究竟〉之意見,導師笑說:「有道理!」由於該文是對導師的「一乘究竟」論,表達不同的看法,導師不但不以為忤,還作如是答,這種但求真理而不執己見的器度,令人感動!

 藥石過後,一行人拜見證嚴上人,上人對法師來慈大演講,謙遜致謝,法師則笑稱:「不好意思,讓我這有爭議的人到沒爭議的地方來演講。」上人笑稱:「爭議只要是說理,又有什麼關係。」上人述說了幾則慈濟終身志工在臨死時,雖有病苦卻灑脫自在,心不顛倒,不但不畏怯生死,反而一心發願再來世間「做慈濟」的近事,不但令人感動,而且發人省思。上人並強調,這只是隨手拈來的例子,在慈濟人中,這類例子實在說不完。昭慧法師說:這些慈濟人生死自在的親身見證,是另一個很好的角度,讓那些認定「人間佛教欠缺神聖性」的說法不攻自破。故請德富法師另日提供證嚴法師所舉數項事蹟之文字,擬作為另日撰述論文之第一手珍貴資料。

回目錄

師生文章

認知實相以防患未然

釋昭慧  

  在墮胎議題上,筆者不喜用動機論來矮化任何一方,例如:將贊同墮胎一方指控為「教唆殺人」,將反對墮胎一方指控為「恐嚇婦女」,這都是動機論的不良示範。作為倫理學的研究者,筆者深知,人間有許多應用倫理議題上的兩難處境,兩造的主張可能都出自善意,不宜一筆抹煞對方的動機。特別是在生命科技發達之後,從出生到死亡,許多原本不是問題的生命處境,如今都已成了問題,我們更難以在面對不同主張時,立刻質疑其有不良動機。

  可以這麼說,墮胎的倫理議題相當複雜,墮胎的個案情境也相當多樣。許多墮胎個案,情非得已,吾人「既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可也,實不宜加諸種種道德譴責。但現階段許多人工流產個案之所以形成,卻是因為對於墮胎實相欠缺瞭解,使得墮胎行為輕率為之,但待到瞭解真相之後,卻又往往充滿著悔恨與罪惡感,某些恫嚇性的宗教說辭(如「嬰靈」論)於是應運而生,大賺歪錢。

  筆者作為一介女性,特別是作為反對男性沙文主義的佛門女性運動倡導者,相信與同為女性的兩位作者或其他女性團體,應該有很大的觀念交集,特別是在「女性身體自主權」的部分。而且對於「影片倘屬偽相,則當然不宜播放」的部分,也沒有太大的爭議。兩造之間最大的歧見在於兩點:一、倘若該影片為真相,兩位作者都認為,此非「正常之性教育」,不宜播放,筆者卻依然肯定它有如實呈現的相對價值。二、即使贊同「女性身體自主權」,筆者都還是認為,這種權利不能無限上綱,女性身心利益與胎兒生命利益,都必須被慎重地平等考量。

  任何一種信念或意識形態推到極致,都有可能產生盲點。贊同墮胎與反對墮胎也不例外。即使出發於佛法的「護生」理念,筆者也無法完全著眼於胎兒生命利益,而無視於孕母的身心利益。難道說,當孕母與胎兒的生命只能選擇其一時,我們依然要堅持「胎兒優先」嗎?所以筆者並非「反墮胎基本教義派」。

  但相對而言,權利從來就不可能不受到一些制約。筆者贊同女性身體自主權,因為那是對治男性霸權意識的一記利器,然而那是在不涉及另一造弱勢(胎兒)生命自主權的前提之下。畢竟處理胎兒,並不等同於處理掉一包隨身垃圾;將胎兒從子宮移除,其倫理意義也絕不等同於房東將房客從住房逐出。

  既然如此,筆者不免思惟:類此攸關個人生命抉擇的重大議題,我們如何能為孩子決定,哪些實相可以提供,哪些實相卻必須為他們隱瞞呢?

  李佳燕醫師說,這種影片「讓墮胎成為一種如殺人劊子手的罪惡」,「讓有墮胎經驗的婦女,終生活在悔恨交加中」,「是製造與加深墮胎罪惡感的元凶」,這些指控都太沉重了。墮胎是一回事,但未必等同於職業性的「殺人劊子手」;部分高中老師放映該一影片是事實,但未必都是放給「有墮胎經驗的婦女」看,反而是著眼於防患未然。「有墮胎經驗的婦女」若擔心看了會有罪惡感,總也可以拒看此片吧!證諸部分學生在媒體上的反應,覺得該部影片給他們的啟發很大。特別是在這個街頭巷尾與虛擬空間,都充斥著「性的誘惑」的社會,讓孩子防患於未然,總比輕率為之而後悔恨不已,較有建設性一些吧!

  事實上,較諸「殘蝕的理性」更多令人不愉快而又沒有教育意義的畫面,早已充斥於電影、媒體與網路。高中生更是得在生物課堂上,七手八腳做著身歷其境的動物解剖,其血腥與殘忍程度,較諸墮胎的遠距影片猶有過之。動保界再三呼籲廢除此類動物實驗課程,教育界都以其「教育意義」而搪塞之。

  當然吾人不能說,因為更大之惡無法避免,因此小惡有權為之。筆者只是以此為例,指陳一樁事實,人們究竟是否真能營造出一個「只有美感」的視覺溫室?這對孩子有幫助嗎?我們不能因為墮胎影片給人帶來不舒服的感覺,就指責那叫作「恫嚇」。如果這種邏輯能夠成立,那麼所有世界各地的大屠殺紀念館、戰爭紀念館都應予以封館。反之,如果此諸紀念館因其教育意義而應予展示,那麼,同樣的邏輯也可運用於墮胎影片之中。

  因此筆者認為,在墮胎議題上,孩子有權利接受「認知實相」的教育,當然他們也有權利因身心狀況不宜而選擇拒看,但大人卻沒有權利認定他們非看不可,或是認定他們不宜看、不可看、不准看。認為孩子「非看不可」,與認為孩子「非不看不可」,同樣是一種對孩子「受教權」的侵犯。 

九三、四、廿七,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三年四月廿九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回目錄

反賭運動

運動彩券 是利是弊?

葉智魁(東華大學運動與休閒學系主任)

  陳水扁總統指出,發行體育彩券的時機應該已逐漸成熟,繼樂透彩之後發行體育彩券,目的是為了強身、強國,這可讓台灣在國際體壇大放異彩,這種成果可能比正式的外交出擊更有效,政策上希望相關部會能夠儘速規劃,他不但不反對,更會促使早日實現。此言一出,除了少數反對聲音外,各界一片看好「錢」景,除了早已覬覦運動彩券發行權的北銀之外,台北和高雄兩市也已經搶著要跟體委會搭上線,想要爭取發行權。
  支持發行運動彩券者除了指出許多好處外,還描繪了一片瑰麗的遠景。然而,事實真會如此嗎?我們就先從陳總統的論點來分析,適度的體育運動有助身心健康,可以強身強國之說應是毋庸質疑的,但這卻與發不發行運動彩券毫不相干。台灣若能在國際體壇大放異彩,成果可能比正式的外交出擊更有效的說法也大致可以接受,然而,台灣是否能在國際體壇有出色的表現,關鍵在於是否有很好的運動員、運動環境、運動風氣、以及健康的運動文化等等,這些也都與發不發行運動彩券毫不相干。以這些不相干的理由來支持發行運動彩券,顯然絲毫都不具說服力。至於究竟台灣是否適合發行運動彩券,不妨從幾個角度來分析:

  首先,就體育界所企盼之提昇國內運動環境、運動風氣、健康的運動文化、以及發展運動產業等目標而言,「金源」確實重要,若缺乏足夠的經費,要想達成這些目標的可能性不大,但是,經費是否應以發行運動彩券的方式取得,而其所可能衍生的後遺症,值不值得冒這個險?我們可以從美國這個全世界在這些方面條件最佳的國家為例子來看,究竟他們對運動彩券所持的態度為何?

   賭博合法化範圍之廣、賭博人口之多、公私部門對賭博熱中的程度、以及每年投入賭博之龐大金額等條件,已使美國成為他國所無法望其項背之名副其實的「賭博王國」。全美目前開設合法賭場(Casinos)共有二十八州,經營彩券的有三十七州加上哥倫比亞特區(DC),開放Pari-mutuel賭博(與賽狗、賽馬相關的場內、場外賭博形式)共有四十三州。如今,美國不允許將賭博以任何形式合法化的州,只剩下夏威夷與猶他兩個州。可是,絕大多數人不知道的是,這個「賭博王國」非但沒有發行運動彩券,美國總統布希還在一九九二年簽署「職棒及業餘運動員保護法」,禁止以競技比賽作為彩券發行標的。事實上,即使針對運動賽會而進行的非法賭博在全美各地都相當氾濫,運動賭博在全美,目前也只有在拉斯維加斯一地是合法的,更不要說發行運動彩券了。而他們的理由也非常簡單—為了維護健康的運動文化與運動產業。以美國為鑑,如果台灣體育界的目標是在於,提昇健康的運動文化與發展運動產業,對於運動彩券的發行,實在不宜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其次,基於賭博人口會隨著「賭博機會的多寡」與「賭博場所的易及性」而波動—如果社會上能夠接觸到賭博的機會越多,或是賭博場所越易及,賭徒人口自然會隨之增加(原來不賭的人因而變成賭博人口的機會大大增加)。政府若將運動彩券這個「非理性的賭戲」合法化在先(增加了人們參與賭博的機會),屆時又廣泛提供人們得以方便簽注的場所(擴大了賭博場所的易及性)。在這種情況下,卻呼籲人們要以「平常心」、「理性」、「衡量己力」、「知所節制」的方式來購買運動彩券,並期待民眾不要執迷,以免沉溺其中,難道會是「理性的」嗎?呼籲會去參與「非理性的賭戲」的人能夠以「理性的方式」來賭,本身就是「非理性的做法」,還希望這種呼籲能夠得以奏效,則更是荒謬至極!
  再從管理層面的角度來探討,以公益彩券發行至今的例子來看,在彩券發行這場賭戲當中,台北銀行與樂彩公司這兩個財團,所扮演的角色無異集「球員」、「裁判」、「記分員」、「規則訂定者」、「道具供應者」於一身,以公權力撐腰,壟斷彩券市場,美其名是為了公益,幾次出了大紕漏(如:中獎彩券無法兌領、密碼被破解),卻完全不曾見其負起任何責任。而理當擔負彩券發行監督責任的財政部,非但未曾扮演過監督角色,反而竟然還在北銀出狀況時,為其開脫護航,理當用於弱勢團體的彩券盈餘專款,也被多數的縣市政府當成「私房錢」或「紅包」,取代原有的社福預算,弱勢團體未蒙其利反受其害—就整個彩券發行迄今,所浮現出來的種種現象看來,要想期待運動彩券不會產生監督管理上面的問題、不會危及台灣運動產業的發展,卻可以帶來支持者所期待的效益,實在是令人不得不抱持極端懷疑的態度。

——刊於九十三年四月廿三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回目錄

教界訊息

敦煌《金剛經》

——世界現存最古老的雕版印刷書籍

記者 波拉德

  世界現存最古老的雕版印刷書籍《金剛經》經過精密的修復之後正式向公眾展出。

  這是一個名為「絲綢之路」文化藝術展覽的中心展品。上個世紀初《金剛經》原件在中國西部的敦煌莫高窟被發現,現在收藏在大英圖書館。

  展出的《金剛經》是卷軸裝的佛教聖典,木質軸上的灰色紙張上刻印著漢字。如果你將這部書翻卷至最後一頁,便會發現上面赫然寫著,「咸通九年(西元868年)四月十五日王玠為二親敬造普施」等字。這便是這本《金剛經》的刻印日期。這是已知的世界上現存最古老的一本印刷書籍。

  在這本《金剛經》刻印之後的幾百年之後才在歐洲出現了活字印刷術。

  大英圖書館的蘇珊•惠特非爾德介紹說,「《金剛經》作為一部向世上所有的感性靈魂宣揚美好價值的書籍被刻印。這本《金剛經》的最後部分注明了刻印日期西元868年,是一個叫王玠的人替他父母刻印的,當然,因為是刻印,他可以印很多份。

  《金剛經》刻印本的流傳使佛教徒的精神之旅更加深入,從而也更積極地參與這部書的不斷刻印。儘管造紙術和印刷術在當時的中國已經得到很好的使用,不過《金剛經》則是第一部注明有準確的印刷日期的書籍。

  大約在1900年,人們在中國西部敦煌莫高窟一個封存的洞穴內發現了這部《金剛經》,原件珍藏在英國大英圖書館。 

轉載自BBC中文網(2004年05月08日08:09)

回目錄

小檔案

慶修院小檔案

93.4.30花蓮慶修院院景(左後方大樹後為大雄寶殿)。

93.4.30 座落於慶修院前庭的空海和尚法像。

  吉安鄉在日據時代名為吉野,大正六年(西元1917年,民國六年)日本四國移民川端滿二募建真言宗高野派「吉野布教所」,建築形制遵循日本傳統高野山派寺院形式,為一型式特殊的日本寺院建築,主架構為木造,上覆鐵皮,屋頂為日本「寶形造」(四注攢尖),木構架上的頭貫、斗拱(三斗六枝掛)、木鼻等構件,散發著典型的江戶風格。而在傳統日式建築下融合本土之氣候,亦增添了慶修院的獨特風貌。寺院拜堂四週有迴廊,花木扶疏,環境清靜幽雅。

  台灣光復後由吳添妹女士接管,改名「慶修院」,廢棄原供奉之不動明王,改祀釋迦牟尼佛與觀世音菩薩。民國七十一年吳氏過世,慶修院遂由性良法師接掌。慶修院因經歷長年歲月而殘破不堪,雖曾分別於民國五十三年、六十一年進行較大規模的整修,但終究不妥。性良法師原有意重新翻造,但礙於建築基地為縣有土地,遂於民國七十七年擇地另建「懿泉寺」。

  民國八十六年,慶修院列為第三級古蹟,並於民國八十八年由內政部補助進行調查研究;民國九十一年初進行修復工程以還其原貌,民國九十二年八月完工,慶修院也朝文史空間與知性觀光方向經營。

  慶修院是唯一保存完整的日式寺院,目前寺內留有神龕、不動明王石刻、百度石等,以及八十八尊石佛等重要文物,據史料推論這八十八尊石佛有可能是川端滿二遵循當年空海遺規,行遍日本四國八十八所寺院請回。

回目錄

佛教弘誓學院

URLhttp://www.hongshi.org.tw

E-mailhong.shi@msa.hinet.net           電話:03-4987325

地址: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121-5號       傳真:03-4986123

請輸入E-Mail

閱覽前期電子報,請至: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hongshi.htm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弘誓86.htm  閱讀正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