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 行:佛教弘誓學院

編 校:釋傳法 

創 刊:2001年11月05日

89

2004624日出刊

  本期內容:

    師生動態

    近訊四則

   ※ 第69期《弘誓雙月刊》編輯手記

   ※ 樂聲中的感動——與作曲家黃友隸教授一席談  

    千山競秀、萬壑爭幽——人間佛教的菩薩身手(下)

師生動態

93.6.12

•本日上午,本院舉行專修部第二屆暨高雄推廣部聯合畢、結業典禮,畢業生、在學生與觀禮護法約兩百五十人。本次為了避免驚動教界長老法師,所以並未邀請貴賓,但正巧印度佛教復興運動領導人世友先生於昨日來台,乃在游祥洲教授伉儷陪同下蒞院,於典禮中致詞。高雄推廣部在見岸法師的帶領下,辦得有聲有色,南台灣佛教界有口皆碑,本次由推廣部學員呂宜庭老師指揮的「東方天籟」合唱團,在典禮上獻唱三曲,贏得滿堂喝彩。詳見本院專修部吳一忠同學所著:〈本院畢業典禮暨高雄推廣部九十二學年度結業典禮紀實〉(本期稿擠,下期刊出)。

93.6.12 本院專修部第二屆暨高雄推廣部聯合畢、結業典禮團體合照。

93.6.12 呂宜庭老師指揮的「東方天籟」合唱團,在畢業典禮上獻唱。

93.6.13 板橋實驗小學同學會會後合影(右三:劉武清老師)。

 

 

•下午,玄奘大學舉行畢業典禮,本院心淳法師於本屆宗教學研究所碩士班畢業。 

93.6.13

•上午,板橋實驗小學同學會於本院嵐園舉行,同學們所敬愛的劉武清老師(現任樹林綜合中學校長)蒞院。昭慧法師在俗時,於民國54年自緬甸返台,並於當年10月插班就讀板橋實小三年級。該班師友情誼甚篤,每年均儘量撥空集會一次。 

93.6.15

•上午,香港慧瑩長老尼、勞海新居士等一行五人返台,慧燦、昭慧、性廣法師接機,並陪同慧瑩長老尼赴花蓮靜思精舍。稍晚,昭慧、性廣法師先行至慈濟醫院向印順導師請安。 

93.6.19

•本日上午與翌日上午,靜宜大學生態研究所學生來院,上本學期最後一次「佛教倫理學」課程。下午,靜宜學生向性廣法師學習禪觀法要。

•下午,昭慧法師與張章得伉儷至高雄市,參加關懷生命協會副執行長郭建盟先生之「高雄市議員競選總部成立大會」,法師應邀上台致詞,盛讚建盟近年為保護動物所作之種種努力,以及主導「揭發黑心素食」案對素食者的貢獻。建盟令尊台語歌王郭金發先生於稍後致詞時亦提到,建盟自三歲起,就主動要求素食。一回郭先生購買鱔魚,擬於養大後烹食之,建盟說什麼也不肯讓父親宰食,哭著要求將它放生,其性情之仁慈,有如此者。 

93.6.20

•下午,自發性大學生組織「動物保護天使」成員,世新大學吳怡伶、楊智婷、李雅晴等三人來院拜會昭慧、性廣法師,商討該組織所擬訂的「2004年動物保護青年領袖研習營」草案。

 

93.6.20 賴澤涵教授(中)與蔡稔惠教授(右二)、鄭雪美老師(右一)蒞院。

93.6.21 昭慧法師於三峽普陀淨苑為安居僧講授「比丘尼戒經」。

•晚間,前中央大學文學院院長賴澤涵教授(現任玄奘大學講座教授)陪同夫人(本院「輔導與諮商」課程老師蔡稔惠教授)蒞院,與昭慧、性廣法師晤談。同行者尚有鄭雪美老師,將協助蔡教授,自明日起向專修部學生講授「輔導與諮商」課程。

93.6.21∼6.22

•昭慧法師應開怡法師之邀,於三峽普陀淨苑結夏安居期間,分別於本(21、22)日與29、30日為安居僧講授「比丘尼戒經」,預計16堂課。

•22日晚間,昭慧法師應亥子道林吉雄法王之邀,至台北市大直的亥子道宗教玄極總宮,參加其弟子為法王六三大壽所舉行之祝壽晚宴。

 席間與銓敘部朱武獻部長、內政部中部辦公室范國廣副主任及內政部宗教科林素月專員商談有關「宗教團體法」之推動近況。詳見本期教界近訊。 

回目錄

近訊四則

近訊四則

◎「第四屆生命倫理學國際會議」暨「台灣生命倫理學會」成立

  由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聯合各學術單位所舉辦的「第四屆生命倫理學國際會議」,將於本月24至26日分別在中央大學與台大醫學院舉行,本次主題是「生命科技、家庭與社群」,昭慧法師將於25日發表論文〈異種基因轉殖的倫理爭議及佛法觀點〉。詳細內容請參閱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網站

  26日於台大醫學院同時成立「台灣生命倫理學會」,並舉行「生命倫理學研討座談會暨教學工作坊」,下午有一場由葉明理教授主持的座談會「動物生命倫理的現況與探討」,分別由中研院錢永祥教授、性廣法師與黃慶榮醫師(動物醫師,動物保護協會秘書長)擔任引言人。

◎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所近訊

  本學期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有十位同學考上各校研究所,其中三位同時考上兩所;研究所碩士班則有三位學生考上博士班。詳見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所網站

◎本院近訊

  前期資料補充:本院研究部學僧宏任法師,已於今夏考上了玄奘大學宗教學研究所,特此申賀!截至目前為止,本院已有十八位師生前後考上玄奘宗教學研究所,一位考上華梵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 

◎教界近訊

  佛教納骨塔之命運岌岌可危!

  全台灣有四百多座屬於違建的寺廟附設納骨塔,總共容納45萬個骨灰罈。民國91年7月17日公布實施「殯葬管理條例」時,其中第72條規定,寺廟附設納骨塔必須在兩年內改正以符合規定,否則將遭受罰款或拆除的命運。

  為了替佛教解套,行政院版的「宗教團體法草案」第33條規定,「本法施行前,寺院、宮廟、教會附設之納骨、火化設施已滿十年者,視為宗教建築之一部份」,內政部原期能為佛教界之此一重大難題解套,而且和納骨塔問題有最密切關係的佛教界,絕大多數支持此一草案。

  無奈包括中台山與中華護僧協會在內的少數佛教山頭,竟然堅持阻擋該法案之通過,惟覺法師並危言聳聽地說,該法案倘若通過,將會導致「人頭落地」,遂激起全佛教界不知情長老法師之恐慌,全面抵制該法之通過,黑函滿天飛,各宗教界側目不已,並引為笑柄。如今佛教卻要為此付出最沉重的代價。而全台最大違建納骨塔,更是非中台山自家的「天祥寶塔」莫屬!自害害人,莫此為甚!

  面臨「殯葬管理條例」兩年緩衝期限已屆的壓力,身為佛弟子的考試院銓敘部朱武獻部長善意表示:由於此事攸關佛教前景與佛教的社會觀感,行政院將力求為佛教再次解套,已敦請立法院於七月十一日召開臨時院會以通過「宗教團體法」,正本清源以解決納骨塔問題。

回目錄

出版訊息

第69期《弘誓雙月刊》編輯手記

69期《弘誓雙月刊》封面(主題照片:426日,祝壽研討會主辦單位聯合拜會印順導師。背景照片:24日祝壽研討會現場)。

  本期昭慧法師的〈千山競秀、萬壑爭幽〉,認為:人間佛教的多元思想與多樣風格,在「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共同宗旨下,不但不是「負債」,反而是一項可貴的「資產」,它們千山競秀,萬壑爭幽,相互激盪,但也相互助成,呈現出的是總體佛法的莊嚴性。全文充滿著「對話而不對立」的精神,而且觀察角度也很「另類」。

  楊惠南教授大作〈不厭生死•不欣涅槃——印順導師「人間佛教」的精髓〉,回顧了近年教界針對印順導師思想所作的種種批判,並一本「緣起性空」與「直入大乘」的見地,一一給予扼要的回應。他在本次祝壽研討會上宣讀之時,開宗明義就先開自己的玩笑,說他早上出門之前,打開民視,看到一段星象學。他姑妄聽之,看看自己的星象今日運勢如何,上面說:「小心,你今天會得罪人!」大家聞言哄堂大笑。

  然而佛家的「善願轉去業力」之說,果然立見效驗。前現代禪溫金柯主任回應了楊教授大作,但全文已不見一絲火氣。因此星象學提供的答案錯了,楊教授並沒有因該文而「得罪人」,他們在進行著一場「無諍之辯」。由於楊教授大作刊載於研討會論文集中,本刊讀者大都無緣拜讀該論文集,因此主編特將兩篇大作一併刊登,以供讀者對照閱讀,掌握兩造觀點之全豹。

  本院研究生陳文玲居士的譯文〈南普陀寺的復興〉,是近代中國政教關係的一個縮影,南普陀寺中的閩南佛學院,又與印公導師有甚深因緣,所以在導師嵩壽專刊中登載本文,顯得更有意義。

  此外,中台政治表態事件發生之後,了中長老受盡了電話騷擾之苦,卻對昭慧法師不減其護念之情,不但在玄奘大學的教職員座談會中,表明他尊重教師言論自由的立場,而且還在《海潮音》月刊發為一席智慧與寬容的「言論自由」論,本期特請惠予轉載,並且順道將前期「遺珠」的陳儀深教授批判中台山大作一併刊載,作為本期「政教關係」的主題文章。

  秉持「護生」精神的佛弟子,怎可能贊同墮胎合法化?但許多倫理情境又是兩難,無奈,而又令人哀憐的。且聽聽昭慧法師近期在此一倫理議題上,與醫學界及女運界所進行的另一場「無諍之辯」吧!

釋性廣      

 

**第69期《弘誓雙月刊》已於6月15日出刊,全部內容已上載於本院網站,敬請讀者上網瀏覽並惠予指教!

回目錄

師生文章

樂聲中的感動

——與作曲家黃友隸教授一席談

93.6.5 名作曲家黃友棣教授蒞臨高雄法印講堂,向本院推廣部同學指導合唱觀念及方法(右起:見岸法師、黃友棣教授、呂宜庭老師)。

93.6.5 黃友棣教授坐到鋼琴前彈奏「送別」,並示範唱法。

見岸93.6.12   

  音聲可以表達感情,也可以改變性情!法印講堂在呂宜庭老師的促成下,於92年成立「東方天籟」合唱團,每週六晚上是固定聚會練唱的時間,在悠揚的音韻中,同學們更堅定對佛菩薩的信仰,也學習了和合與柔軟,所以每個人的內心都充滿喜悅。

  由於呂宜庭老師及張汝惠老師的因緣,邀請到「心經」編曲者黃友棣教授,於6月5日上午來講堂指導同學們合唱的觀念及方法。在樂曲創作的領域中,黃教授之名幾乎無人不曉,可以說很多人都是唱他作的曲子長大的。近年來,黃教授致力於宗教歌曲的創作編曲,無論天主教、佛教、道教,許多團體都邀請他作曲,其所作的曲風,不僅易唱,而且不流俗,更重要的是能令唱者、聽者心生感動。

  黃教授今年93歲,但是精神奕奕,指導同學時神情專注、擅於舉例,能將抽象的概念講得具體又幽默,強調要同學們領會歌詞的意境,唱出貼切的音色與音量,他說:唱歌要唱得輕鬆愉快、有感情,音樂是一種教育,人們可以在唱歌中成進步、成長。說著說著就坐到鋼琴前彈奏「送別」並示範唱法,從他指間流露出的琴聲音韻,扣人心弦,讓人內心有深深的感動。

  中午用餐時,教授拿出講堂同學寫的詞,要我一字一句唸出,他記下標點符號,因為他要知道詞句的意思,教授談到:「有幾個人寫我的故事,可是都沒有寫出我如何作曲的秘訣,我現在告訴你們,那就是:將中國文學的聲韻,融入曲調中。」並舉例說:有些人作曲,一不留心,會讓人把「我愛媽媽」唱成「我哀媽媽」;「勞工真偉大」,唱成「老公真偉大」。老人家感慨地說:「這樣怎麼會好聽呢?原本動人的歌曲反而令人發笑,所以作曲者不能有太高的身段,一定要別人的詞來配合自己,或是作出難唱的曲子。好的作曲者應該是依歌詞的的意義,譜出適合的曲子,讓唱的人唱出感情與內涵,又可以很愉快。如果佛教歌曲,難度太高,沒人會唱或喜歡唱,就無法推廣佛教音樂教育;如果曲調太世俗,太像流行樂,又無法展現佛法的境界。」一股對宗教音樂的熱誠,就在長者慈祥和藹又幽默的言談中流露出來!

  聚餐結束之前,張老師道出一件鮮為人知的事。幾年前,黃教授為了讓更多人可以唱他的曲子,不受版權的限制,特地退出香港的版權協會,換句話說就是放棄了收入頗豐的版稅,為的是要讓所有對音樂有興趣的人都可以毫無牽掛的唱他的歌。乃至為宗教團體作曲不收費用、不收禮,教授正色的說:我重視的是教育,不是金錢!

  短短數小時的相處,教授的悲心與願力表現在一言一行中,他的歲數與民國同步,生命則與音樂共舞,唱聽黃友棣教授的歌是一種享受與幸福,他那種對生活的恬淡、無欲則剛的氣魄,值得後生晚輩學習。

回目錄

師生文章

千山競秀、萬壑爭幽

——人間佛教的菩薩身手(下)

釋昭慧  

證嚴法師與昭慧法師(93.5.2檔案照片)。

【續前期】

三、人間佛教的菩薩身手

  五月十七日傍晚時分,在靜思精舍藥石過後,拜見證嚴法師。法師對筆者來慈大演講,謙遜致謝,筆者則笑稱:「不好意思,讓我這麼有爭議的人,到沒爭議的地方來演講。」法師笑答:「爭議只要是說理,又有什麼關係!」並略述其在浴佛法會的儀軌方面作了些調整,莊嚴性並不稍減,但是不免有人質疑:「為什麼慈濟的浴佛,沒有將香湯灌到如來身上,再放個紅包到旁邊功德箱的程序?」以此印證「慈濟也是有爭議的」。

  提及慈濟賑災近事,筆者乃向證嚴法師略述拙作〈人間佛教的兩個悖論〉的內容(詳見第64期本刊,頁4∼7),認為隱遁派指「人間佛教」導致佛教庸俗化,這種指控其實是偏差的。人間佛教的神聖性,正是在世俗中體現的。無利可圖的奉獻事業及其理想,反而維持了它不腐化、不俗化的基礎,攝受到的也會是美好的心靈,因此而帶來了佛教總體品質的『向上提昇』。」

  相對而言,神聖性的證境,原本是「自作證、自受用」的,如果被拿來標榜,那麼,無論是化約作圖騰崇拜(如將神聖的教典拿來當作議價式的「經懺」),或引發為廣大信眾的偶像崇拜(如對神秘僧「神通力」的嚮往),往往就會彙聚大量的人力與財力。這些人力與財力,若因其標榜「自利優先」,而不屑於濟世事行,不願將它發揮在救苦救難的事業上,那麼,稍一不慎,就極有可能用之不當,而導致自己(或自己所屬教派)的腐化與俗化。此所以國內佛教幾樁性醜聞案或震驚社會的剃度風波,主角竟是標榜神通或苦修的僧侶。

  易言之,入於「世俗」的慈悲行不盡然就導致俗化,因其亦可用「無我」精神以印證「神聖」;而標榜「神聖」的神秘經驗或圖騰事物,反倒容易吊詭地趨向「世俗」——這是筆者觀察台灣佛教生態,所得到的一個悖論。

  證嚴法師接續筆者的話語,一連串提了三個慈濟終身志工在臨死時,雖有病苦卻灑脫自在,心不顛倒,不但不畏怯生死,反而一心發願再來世間做慈濟行的近事。她說故事一向生動,但筆者當場沒有筆記這些精彩片段,因此無法憶述個中細節。想來證嚴法師應是對於筆者所論述的「神聖性」角度,有感而發,所以產生了這樣的共鳴。法師並強調,這只是隨手拈來的例子,在慈濟人中,這類例子實在說不完。

  生死自在,不正是解脫心切的佛弟子夢昧以求的神聖境地嗎?這些慈濟人生死自在的親身見證,是另一個很好的角度,可用來考察「人間佛教神聖性」的問題。筆者相信,這都是證嚴法師長期領導志工發為實踐,有了許多志工「在生時出生入死以賑疾濟苦,臨終時不畏生死且發願再來」的鮮明見證,而產生的無比自信;復以此無比自信,拿來印證經典中「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菩薩身手吧! 

四、千山競秀的人間佛教

  筆者於四月二十五日「印順長老與人間佛教」研討會閉幕式上曾說: 

  印度神學家潘尼卡神父將宗教對話歸為三個類型:「排他主義、包容主義與多元主義」。簡單地說,排他主義就是認為:「你們都不對,就是我最好。」包容主義就是認為:「你們都不錯,可是還是我最好。」多元主義就是認為:「大家都很好,可能你們比我還更好。」人間佛教三大團體與我們在此相會,證明了多元主義的可能性。最起碼,今年大會中的配樂,採取了佛光山梵唄與慈濟「愛灑人間」、「普天三無」等歌曲,就讓中研院音控室的朋友告訴我們:「你們今年的配樂比去年好聽!」這證明了人間佛教可以多元發展,而且「萬象森羅許崢嶸」。 

  筆者深受印公導師思想之訓練,長於「辨異」。但這樣由感而發,絕對不是突如其來的轉變,而是立基於「緣起性空」的省思,套句導師的話:「離精嚴無貫攝」,贊同有多元發展的人間佛教,這應是筆者在「精嚴」思辨之後,所產生的「貫攝」態度。

  首先,在社會關懷的實踐過程之中,由於民主社會票票等值,因此成事的關鍵,往往不是在思想純度與學習背景上「又紅又專」,而是支持者能「求同存異」以共襄盛舉。由此而體認到:「感情的認同,也是一種彌足可貴的認同」。

  再者,筆者近年觀察台灣社會,人間佛教的多元思想與多樣風格,在「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共同宗旨下,不但不是「負債」,反而是一項可貴的「資產」,它們千山競秀,萬壑爭幽,相互激盪,但也相互助成,呈現出的是總體佛法的莊嚴性。

  茲以慈濟為例。也許誠如德傅法師所言,證嚴法師之思想體系仍屬「真常唯心」,而非「緣起性空」。這部分,因筆者對法師大作欠缺全盤的瞭解,所以不敢驟下定論。但是在盧惠馨教授大作〈證嚴法師「人間菩薩」的生命觀〉中,她所提到的證嚴法師法語:「小我若能開闊成大我,『我』必將天長地久存在永恆中」,(註1)確實是傾向「真常唯心」的。

  雖然筆者的思想仍是「緣起性空」系統理論的類型,認為「真常唯心」只能訴諸信仰與想像,不若緣起論之可以訴諸經驗與理性。然而證嚴法師的開示與作略,與導師所述人菩薩行的要領——「緣苦眾生」、「自利與利他統一」、「以悲心而學而行世間正業」,是不謀而合的。證嚴法師的實踐成就,與志工不畏生死的活見證,證明了「真常唯心」思想,依然可以轉化出太虛大師與印順導師所贊歎的「人菩薩行」。

  導師對真常唯心論的評價,當然不如緣起性空論,對於從真常唯心而「至圓至頓」或「秘密乘」的思想傾向,是有所批判的,而且這些批判出自邏輯的辯證與史實的考察,是強而有力的。

  然而從證嚴法師的實例以觀,公道而言,中國佛教的「說大乘教,行小乘行」,也許過失不全在其「真常唯心」,而在於:宗派義學,無論是「緣起性空」或「真常唯心」的理論,到頭來都極度地玄學化了(前者如天台家的「一念三千」、「一即一切」,後者如華嚴學的「法界圓融」、「十玄門義」),變成「但坐而言,鮮起而行」的一套高妙學問了。而實修派的佛弟子,又有著極其濃厚的急證精神,所以趨向山林隱遁的風格。

  因此筆者認為,感情的認同,也是一種彌足可貴的認同。人間佛教的多元思想與多樣風格,在「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共同宗旨下,不但不是「負債」,反而是一項可貴的「資產」,它們千山競秀,萬壑爭幽,相互激盪,但也相互助成,呈現出的是總體佛法的莊嚴性!

九三、五、三十 于尊悔樓

【全文完】

 

註1、《「印順長老與人間佛教」海峽兩岸佛教學術研討會〔第五屆〕論文集》,N16。

回目錄

佛教弘誓學院

URLhttp://www.hongshi.org.tw

E-mailhong.shi@msa.hinet.net           電話:03-4987325

地址: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121-5號       傳真:03-4986123

請輸入E-Mail

閱覽前期電子報,請至: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hongshi.htm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弘誓89.htm  閱讀正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