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 行:佛教弘誓學院

  編 校:釋傳法 

  創 刊:2001年11月05日

104

20051月28日

   本期內容:

   ※ 師生動態

   ※ 本院近訊

   ※ 少了「哀衿勿喜」之情

   ※ 四眾齊心的美好見證

   ※ 弦歌不絕──南京古雞鳴寺三壇大戒會講戒紀實 

師生動態

師生動態

 

94.1.11 玄奘大學「地方巡迴通識教育講座」課程義工師父期末到院參訪。

94.1.11 於中央大學舉行「大學校院通識教育巡迴講座總計劃」檢討會議。

會後合影(中:總計劃主持人朱建民教授;左:新竹地區計劃主持人沈宗瑞教授)。

94.1.19 參訪法源止觀禪林(左起:真理法師、昭慧法師、寬謙法師、潤玄法師)。

94.1.21 至靜思精舍向印順導師請安。

94.1.23 核四公投志工蒞院參訪。

 

94.1.11

•本學期玄奘大學「地方巡迴通識教育講座」課程,有一百多位學生上課,接洽蒞校上課教師、錄影、課堂管理等諸事宜,相當繁重瑣碎,幸有應用倫理中心助理堅意法師與諸義工師父共同參與,故能圓滿結束課程。時值期末,義工師父於昨晚到院參訪,上午,大家於嵐園舉行餐會;中午,昭慧法師請大家於桃園人道素食餐廳用齋,用表感激之忱。
•下午,昭慧法師、性廣法師與玄奘大學應用倫理中心助理堅意法師至中央大學參加「大學校院通識教育巡迴講座總計劃.第二年度計劃總檢討」會議。會議由總計畫主持人中大哲學研究所朱建民教授擔任主席。
 本專案計劃係教育部「第二梯次提昇大學教育基礎計畫」的一部分,經由教育部之經費補助,鼓勵國內優秀通識師資作校際之協同合作,成立全國性及地區性之巡迴講座,一方面可收資源共享之效,另一方面亦可經由相互觀摩,以提昇大學校院通識課程之教學品質。相關內容參見「大學校院通識教育巡迴講座總計畫」網站。

94.1.12

•上午,法界衛視賴伊容小姐至本院向昭慧法師訪談有關丹大林場開放狩獵的佛法觀點。
•晚間,國策顧問黃越綏女士請昭慧法師於鈺善閣共進晚餐。黃越綏女士長法師二十歲,係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創辦人,兼任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委員,為人極其豪邁,講話非常幽默,與昭慧法師因理念相投而結為好友,因此每年總是邀昭慧法師餐敘一次。本次餐敘之時,黃越綏表示將出馬競選二○○八年總統,原因是:「男人既然管不好,就應該換我們女人來管。」法師原擬建議其打退堂鼓,但發現其選意頗堅,且已公開表態,遂亦隨喜功德。

94.1.18

•下午,教育電台「自然筆記」節目製作主持人范欽慧小姐至本院,就丹大開放狩獵之事,向昭慧法師作四十分鐘的深度訪談。該節目將於1月30日下午五至六時,於FM101.7頻道播出。

94.1.19

•下午,昭慧法師回玄奘大學參加校教評會,會議結束後,順道參訪新竹法源寺後山之止觀禪林。「法源止觀禪林」於民國92年在法源寺後山修建完成,係台灣難得一見之簡樸、自然的禪修空間,林蔭扶疏,林內之寮舍全係木造,幾株樹下排列獨立的禪修傘帳,深蘊古意。本院早期學僧悟真(潤玄)法師現於禪林依止真理法師,輔理禪林事務,曾多次邀請昭慧法師前往。是日,真理法師帶領昭慧法師於禪林及法源蘭若園各處參觀,法源寺住持寬謙法師聞昭慧法師到來,亦特地趕到後山與法師會晤。

94.1.20

•本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刊出昭慧法師專欄:〈少了「哀矜勿喜」之情〉。

94.1.20~22

•20日下午,昭慧、性廣法師啟程至花蓮,21日上午至靜思精舍拜見印順導師,並向導師稟告學院與個人之近況。下午至慈善寺向達瑩長老尼禮座,並參觀寺裡增建之講堂與寮房。慈善寺已於18日舉行講堂落成典禮,並央請了中長老講經三日。22日下午回程,兩位法師再度至靜思精舍,拜見證嚴法師,並向導師告假。
 證嚴法師於接見兩位法師時,幾乎所有談話內容,均是南亞海嘯的世紀性大災難,傷痛之情溢於言表。南亞震災正式公布之死亡人數不斷攀升,目前已逾三十萬人,慈濟人在全球各地募款賑災,並派員至缺水、缺電而屍臭瀰漫的各國災區,進行急難發放、義診醫療等各項賑災活動,且計劃在亞齊當地興建3000戶長期住屋,在斯里蘭卡建1000戶長期住屋,同時都將規劃興建醫療、學校、社區中心等,兼顧生活機能。詳見「大愛進南亞,真情膚苦難」網頁。

94.1.23

•下午,核四公投志工十四人蒞院參訪,並於嵐園茶敘,針對時勢與社會現象,廣泛交換意見,並深入討論有關「丹大開放狩獵」之正反觀點。志工們對法師所提出的「反對開放狩獵」理由深表認同,並主動留下通訊資料,願在法師發起抗爭活動時,共襄盛舉。

94.1.25

•下午,昭慧、性廣法師與弘誓文教基金會董事張章得、張麗雲四人,至新莊市瀚邦大樓與曾梁源董事長、曾瀚霆副董事長、曾瀚霖總經理、黃亮熹建築師討論校舍增建之建築草圖。
•晚間,關懷生命協會第四屆第四次理監事聯席會,討論收支預決算案、明年度之工作計劃,以及第五屆理、監事之推薦名單。第三、四屆理事長性廣法師由於即將任滿,為表對理監事大力護助協會志業的感激之情,特請理監事於鈺善閣素食餐廳,以聚餐形式進行會議。餐前特請常務監事盧俊義牧師,帶領大家一起禱告,「關懷生命」的友誼,業已打破了教派藩離。

94.1.26

•中午,昭慧法師與應用倫理研究中心助理堅意法師至新竹科學園路「柑仔店餐廳」,參加新竹地區八所大學校院之通識巡迴講座計畫檢討會,會議主席為清華大學通識中心主任沈宗瑞教授。與會教授均肯定,「通識教育巡迴講座」對各校通識教育之師資交流與資源合作,產生了非常良好的影響,並建議提出各校往後持續合作的計劃。

94.1.28

•晚間,本院召開九十三學年度第二次院務會議,會中院長性廣法師宣佈,有鑒於兩棟組合屋校舍已逐漸破損鏽蝕,其堅固性與安全性堪虞,因此弘誓文教基金會將在瀚邦營造公司的全力協助之下,於近期規劃增建兩棟校舍,分別是教學中心與僧眾寮房。此外,會中並討論九十四學年度之課程規劃。

回目錄

本院近訊

本院近訊

•近月許多讀者均來電或來函詢問:本年是否將舉辦第六屆慶祝印公導師嵩壽的研討會?由於近五年來,本院年年舉辦祝壽研討會,甚受兩岸教界與學界之重視與愛護,因此本年辦與不辦該項學術活動,想必是許多讀者關切的問題,因此公開答覆如下:
 一、積近年之努力,研究印順導師思想之學術風氣已經逐漸成熟,因此成功不必在我,本院樂見各大佛教團體或學術單位,舉辦相關主題之學術會議。
 二、去年本院與佛光、法鼓、慈濟等三大教團攜手合作,已依世例提前舉辦慶祝印公導師百歲嵩壽之「印順長老與人間佛教」學術會議,本年謹遵李志夫教授之建議,不再於導師壽誕之前舉辦祝壽活動,但將於四月號的第74期《弘誓雙月刊》製作「仁者嵩壽」專題,有意共襄盛舉之教界賢達,歡迎賜稿!
 三、本院特於導師壽誕過後(五月十四、十五日)與玄奘大學應用倫理研究中心暨關懷生命協會合作,在玄奘大學舉辦第一屆「應用倫理學術會議」,做為「人間佛教回應普世價值,引領時代思潮」之另類形式的祝壽獻禮。
 四、下半年本院亦將從旁促成一場有關印公思想與人間佛教研究的兩岸學術會議。詳細內容待具體企劃出現之後,將再行公布。

•悟殷法師於1月22至31日應邀至新竹法源寺,於「十日慧學」專題講座,講授「印度佛教史」。

回目錄

護生運動

少了「哀衿勿喜」之情

                                        釋昭慧

  要說狩獵是特定族群的「傳統文化」,依然難窺人類社會演進之全豹。究實而言,何嘗有一族群,不曾經歷狩獵採集、茹毛飲血的歲月?然而「傳統文化」必須與時具進,力求趨近人道精神,這是族群內部良心人士責無旁貸的事。其他族群人士一旦置喙,容易被煽動起同讎敵愾的族群情緒,卒至焦點全盤模糊。

   任何一種殺戮,都會給有感知力的生命帶來痛苦與傷害。因此,要筆者說出「贊成狩獵」的話,殊為困難。我們只能同情理解:人們受限於環境因緣,容或須要「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要求山的子民全面禁獵,就如要求海的子民全面禁漁一般,實屬奢求。職是之故,筆者不會跑到漁村去抗議漁民捕魚,也不會跑到市場去抗議肉販賣肉,自亦不會跑到山林部落去抗議原民狩獵。

   更何況,我們既不可能要求天下素食,則依市場供需法則,自必會有一群人從事與「殺生」相關的行業,來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因此依佛法以觀,「不殺生」之規範,我們只能「中道而行」,亦即:在有限的因緣條件之下,儘己所能以護念生靈,而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禁制殺生」。

   然而殺戮行為在文明社會中,即使不得已而為之,總是對受戮生命抱持「哀矜而勿喜」的憐憫之心;由於殺戮易增暴戾不祥之氣,因此常被謹慎地放在隱晦的處所(如刑場或屠宰場)或蕭瑟的時節(如清晨或秋季)以進行之。動物保護法無法規定「不得宰殺動物」,卻明文規定「不得公開宰殺動物」,原因在此。

   「狩獵」這種殺戮行為,無論是在東方還是西方,往往因其被視作某些族群的「傳統文化」,而相形淡化了它血腥的一面,甚至成了炫耀雄性暴力的「賣點」,這就令人對受戮生命「哀矜勿喜」的感覺益形鈍化。此從媒體在刊載(公開射獵或宰殺野生動物的)血腥畫面之時,百無避忌,可見一斑。

   狩獵在台灣,從原民裹腹需求、祭祀需要的「傳統文化」,一轉而訴諸全民的旅遊娛樂、商業賣點,何以如此每下愈況?原因是,殺戮行為被美化了,人們的感官被血腥畫面刺激到麻木了,對受苦生命,也就少了那份「哀矜勿喜」之情!

九四、一、十九凌晨,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四年元月二十日《自由時報》

「自由廣場」【釋昭慧專欄】

回目錄

師生文章

四眾齊心的美好見證

釋昭慧(中華佛寺協會會員,玄奘大學副教授) 

93.12.31 舉行中華佛寺文教會館落成啟用暨佛像開光典禮。

93.12.31 中華佛寺協會林蓉芝秘書長致謝詞。

 

  個人以無限感恩的心,代表中華佛寺協會向十方大德致謝。

   首先要深深地感謝林秘書長蓉芝居士。有道是:「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即使有善心人士願意捐獻土地來興建本會館,但是,捐贈因緣,還是源自林秘書長。若非她以無私、堅毅、忠誠奉獻三寶的心,全力投入中華佛寺文教會館的募建工程,豈有可能感動到如此眾多的教界長老、法師、居士,願意共襄盛舉?可以說,如果沒有林秘書長的願力,這座莊嚴宏偉的會館,根本不可能圓滿建成。

   據我所知,截至目前為止:中華佛寺文教會館可說是海峽兩岸全國性佛教會第一座完全由教會本身獨立建設的會館。北京的中國佛教協會,至今尚設在廣濟寺內;台北的中國佛教會,至今會館尚座落在善導寺的土地上,公眾事務難為,也由此可見一斑。由此吾人可以體念:本會館的落成,是多麼的難能可貴!公眾的事,是每個人的事,但也好像不是每一個人的事,因此鮮見有人視為己任而毅然一肩承挑,也因此,建築佛教會館比起建築一般寺院,是更艱鉅的工程。

   林秘書長將她人生最寶貴的歲月,全副投入到教會志業之中,二十多年來,她為三寶、為佛寺、為眾師父,時常僕僕風塵以往來道途,席不暇暖,甚至不惜開罪權勢。可堪告慰的是,她為三寶所做的奉獻,已實際展現了可觀的成果。佛寺協會連年被選拔為全國性績優社團,就是一個例子。

   林秘書長饒富平等心,視每一位師父都如同自己的師長,也因此,教界法師自然疼惜她如女兒,如姐妹。當師父們在最艱困時,總有林秘書長的身影出現,與他們共度難關;也因此,當她面對種種明槍暗箭的傾軋、詆毀與打擊之時,佛寺協會的師父們,也總是無所畏懼地站在她的身邊,給予她實質上的支持與精神上的鼓勵。

   因此,我們也深深感恩佛寺協會的眾位長老、法師,如果沒有諸位對林秘書長的呵護與期勉,她又豈能獨挑大樑,成就這麼多三寶門中的重要事業呢?諸位長老法師與林秘書長,共同成就了「四眾弟子共同承挑如來家業」的美好見證。

   會館雖已落成,但內外各處,還有許多尚未完工的地方。林秘書長為了張羅建築經費,已經承荷過重的負擔,甚至將自己的房屋所有權狀,都拿到銀行抵押借貸來籌取建築經費了。因此在感恩之餘,敬請大家共襄盛舉,踴躍捐輸,讓這棟宏偉莊嚴的會館,得以順利完成最後階段的工程!

回目錄

法界迴響

弦歌不絕

──南京古雞鳴寺三壇大戒會講戒紀實

                                        釋耀行

93.12.14 耀行法師於明古垣頂(檔案照片)。

93.12.10 於棲霞寺毘盧寶殿前廣場舉行二部僧傳戒法會。

 

 

  位於南京市區的雞鳴寺,創建于東晉永康元年,南朝梁大通元年(西元527年)取名同泰寺,梁武帝曾四次「捨身」於此。2004年11月22日,這裡進行了莊嚴的灑淨結戒儀軌。來自各省的271名新戒,即將在此成就戒品。應雞鳴寺首座和尚尼紹嚴法師之邀,我於23日下午來到南京,將在此為新戒弟子講授「沙彌律儀」和《毗尼日用切要》。接下來由性廣法師講授「菩薩戒法」,昭慧法師講授「比丘尼戒經」。與二位師長同步講課,讓平時懶散的我不敢鬆懈,兩本薄薄的書,就查閱了大量的資料。想到:反正是我在前面拋磚引玉,精彩的還在後面,心中方感釋然。

一.沙彌律儀暨《毗尼日用切要》

  沙彌(尼)階段在僧團初期,是指年滿七歲,有因緣到僧中出家的小朋友。他們年齡雖小,但可作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如驅逐曬穀場上的烏鳥,故而有所謂的驅烏沙彌。到了後來,慢慢有不同年齡的人加入僧團,他們出家,但還未求授比丘(尼)戒,於是依年齡而分三種:七歲至十四歲的驅烏沙彌、十四至十九歲的應法沙彌、二十以上的名字沙彌。另外,又依是否有受沙彌十戒,而區分為未受戒的形同沙彌和已受戒的法同沙彌。沙彌尼階段,可謂是初入佛門的基礎教育階段。在此階段,受持基本的十戒,作日常行儀的訓練,培養生活中注重威儀的好習慣,為將來進一步成就比丘尼戒,打下堅實的基礎。

   此次講授沙彌尼戒的方式,跟傳統講戒的方法有些差別。基於過去聽戒的印象,往往只是從每條戒的內容來作分析,瞭解罪相的犯輕犯重,至於學處的進一步延伸解釋就無從得知,時空背景一旦轉換,往往束手無策。

   這樣的學習方法,容易造就僵固不化的教條主義。教條主義者雖有心持戒,但方法錯誤,故所體現出的行事作風處處違背持戒的根本——消極的不傷害眾生原則。這些自認為持戒的修道人,走到哪裡都自以為是真理的代言人,所有的僧事運作都要照她們自認為正確的方式來進行,否則就會被扣上「不如法」的帽子。在這種偏激學戒方式訓練下走出來的學戒者,帶給眾生的往往不是光明、慈悲、平等的感受,而是專橫、自大、目空一切。久而久之,容易形成不健全的人格特質。

   道場是培養修行人的學校,學成的學生在德學方面,如果只是一兩人出現這種問題,還可說是個別現象。但是,如果一群人都是如此,那麼我們是否也應該反思:是戒學的教育方法出了什麼問題?而不是一味指責他人「不持戒」,用像似戒法來合理化自我的言行。

   有感於過去學戒的迷茫、彷徨,復對今天終於有了下手處深感喜悅,在感恩善知識的同時,筆者願意把學到的一些經驗,與戒子們共同分享。由於有了感同身受的親切體驗,聽課不再是單向的接受,也引發了戒子進一步學習戒法的興趣,這正是筆者作本次戒法教學的目的。學法本是一件令人身心愉悅的事情,「法喜充滿」就是最好的見證,如果沒有這種體驗,那你可能還有待努力。

   另外,講完沙彌十戒後,進一步談到有關式叉摩那的問題。式叉摩那,譯為學法女。起因是有曾嫁婦女到僧團中出家,不知在家已懷身孕,受比丘尼戒後,胎相顯現,生下小孩,被不知情由的俗人譏嫌,有礙僧團的清譽。有鑒於此,佛制已婚曾嫁女子十歲以上,未婚童女十八以上,需進受式叉摩那,加學六法二年。由此看出,當初只是為了驗證是否懷孕,根據女性的生理特點而有此一過渡階段。到了醫學高度發展的今天,哪裡還需要胎相顯現才知道是否懷孕?一張試紙幾分鐘就可分曉。

   因此,式叉摩那階段的實際意義,已經變為初入僧團還未受大戒前的考驗期。這種考驗,可以是一種雙向選擇:出家者在此階段,可以考慮自己是否適應僧團生活;而僧團也可以觀察此人是否適宜出家。有些持律者過度強調該一階段的必然性,導致一些已受大戒的比丘尼,因為過往未受式叉摩那戒,被告知其受戒不如法,因而捨具足戒,重授式叉尼戒。如此持戒學律,似亦顛倒!更可怕的是,諸種戒禁取見,因為盛傳是某位大德所說,而被奉為金科玉律。這讓筆者更深刻體會:「盡信書不如無書」,修行過程本是開發智慧、積累經驗、解決問題的實踐。如果把自己的法身慧命輕易託付於人,拒絕思考,那與盡信上帝的基督宗教有何區別?佛法是提倡智慧解脫的,人是學而知之,而非生而知之,唯有樹立緣起正見,透過聞思修的過程,勤習戒定慧三學,我們的所思所行,才能相應於佛法。

二.菩薩戒講座

   性廣法師十二月六日來到南京。兩年多未見師長,內心懷著無限的期盼。對於二位師長的仰慕,既來自她們深入三藏,善解法要的智慧,更多來自於她們「如何說、如何寫就如何行」的身教示範。如此言行一致的善知識實在難遇,能夠親近學法,也是此次新戒的福報。課間有新戒問到後階段授課二位師長的來歷,我感慨地告訴她們:「你們比我有福報,我當年是聽師長的錄音帶,才解決了在法義上的困頓,你們初次受學就是面授,豈能不珍惜這難得的機會!」事實上,也只有在修道路上苦苦尋覓過的人,才能切實的體會到「眾奡M他千百度」後的無限喜悅。

   此次性廣法師授課,談到修學菩薩道的兩個重點:如何自利、利他。作為初入佛門的修道人,我們往往把大部分心思放在自修上,以為只有誦經、拜佛、打坐才是修行,其餘的事情都是打閑岔。而周遭環境所賦予的修行意義也是如此。久而久之,慈悲心不但沒有增長,反而連僅有的感恩心都消失了,對於他人的給予,認為是理所當然。

   其實,菩薩在行利他事時,眼中只有苦難的眾生,與他們感同身受。因為不忍,所以要無怨無悔的加入到利生事業中。慢慢地他們發現,在利他的過程中,成佛所需的資糧已經逐漸累積,原來自利就是利他。故而修學佛法,釐清知見非常重要。八正道以正見為首,有了世間正見,方能知因畏果,趨善避惡;有了出世正見,方能見法以證涅槃。

   性廣法師針對觀念部分,依「回顧過去,展望未來」之總綱而闡述之。回顧過去,我們要向佛學習。佛陀面對當時印度社會的文化、風俗、宗教是有所取捨的。他對於傳統婆羅門教的唯種姓論,為了升天而大興殺戮的祭祀行為,都有嚴厲批評。可見,佛不是一味隨順傳統的人。無論是社會觀念還是個人行為,只要是會造成對眾生的傷害,都會被他呵斥。故而展望未來,對於不良世風,我們無權緘默。因為我們要隨佛而學,要因勢利導以弘揚佛法,在保持其不共世間特質的同時,引領時代風氣。試問如果僅依舊制,認為越古越好,豈不讓我們與社會絕緣,乃至被社會遺棄?因為「不忍眾生苦」,故而「不忍聖教衰」,這是行菩薩道的無盡動力。有了這樣的理念,方不辜負「菩薩比丘尼」的名稱。

93.12.15 昭慧法師於雞鳴寺講授「比丘尼戒經」。

雞鳴寺住持蓮華法師。

 

 

三.比丘尼戒講座

   此次講課的重頭戲,是昭慧法師講解的《四分比丘尼戒經》。對我而言,受戒以後真正完整瞭解戒經內容,是從聽聞法師的《比丘尼戒經述要》磁帶開始的。

   我出家的常住,是一個重視學戒持律的道場。初出家時,許多外出學戒歸來的師兄,做了輔導我們日常生活的老師。她們所重視的是,我們是否按照所教導的行事標準來行持。至於為什麼要如此?所給的答案即:「持戒就要這樣作。」如再問下去,就有驕慢的嫌疑。在這樣的學戒氛圍下,我慢慢失去進一步瞭解戒律的興趣,而是把大部分精力用在對經論的研讀上。受戒以後,也聽一些法師講過諸如《四分比丘尼戒相表記》之類的課程。但聽過以後,依然未解,甚至懷疑是否真是「時丁末法,障深罪重」,對於戒律不但行持困難,連瞭解都很困難。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親近昭法師,在她的指導下,從制戒的目的、原理出發,在根源上尋求佛陀為我等凡夫制戒的深意。對於戒學書目的指定,法師常常鼓勵我們直接從原典下手,由於有了正確的研讀方法,再讀原典時,少了許多盲人摸象的無奈,同時,反觀法師的諸多律學見解,發現在律典中都是言之有據的。這樣的學律,才讓我們在回答「能持否」時,多了幾分自信,而不再因口埵^答「能持」,實際操作起來有其難度,而深感心虛。所以,好的師長能激發你對學習內容的興趣,進而授之以正確的研習方法,培養瞭解問題、思考問題、最後解決問題的能力。而不是培養一批需要終身不離依止的啞羊僧。在受教的過程中,儘量開發人性的心光明面,這樣的學習是快樂而持久的,筆者一向認為,倘若沒有法喜的感悟,將難以產生對佛法的持久好樂。

   這次講戒,由於課時不足,法師把重點放在對戒律實質的分析上。以佛陀「令正法久住」的一大理想為目標,而開展出的十種利益,處處不離「護生」的精神。基於此,法師歸納出三類制戒原理:一、個人方面:為身心清淨以除障道法;二、僧團方面:為和樂清淨以利於內修外弘;三、社會方面:為避世譏嫌,令未信者生信。

   戒律的制定,既要遵循這三方面的考量,制定道場的共住軌約,亦復如是。而不是把祖師的清規照搬下來,不允許有任何增減,自以為如此不增不減就是保留了祖制。豈不知祖師的清規,正是佛陀「隨方毗尼」精神的實際運用!他們完成了他們所處時代對戒律的詮釋和補充,接下來須我後學弟子繼續緊扣時代脈絡,增修規矩禮法,用以傳承聖教。也唯有這樣,才是有意義的「尊重祖制」。

   接著在隨後的戒相闡釋上,法師用緒論部分所開示的方法,開始一一分析。有了方法論的指引,學習起來一點也不吃力,與會戒子聽得興趣昂然。真正善說法要的人,能夠把複雜、艱深的道理,用簡單、明瞭的語言表達出來。最糟糕的是,明明簡單的問題,卻被複雜化,讓聽者愈聽愈糊塗。因而授課老師的選擇,就顯得格外重要。這樣的老師,能指出你思想上的盲點,告訴你為什麼要這樣做,而不要那樣做的理由。她不會控制你的思想,更不會控制你的行動,只要你的行為依法依律。受學于這樣的師長,我們能不感到幸運嗎?

   以上是參加戒期講課、聽課的一些心得。也算是筆者此次面呈師長的學習報告。感謝戒常住(南京雞鳴古寺),在授課期間,給予授經阿闍黎非常周到的四事供養,也感謝蓮華法師、紹嚴法師與聽法戒子,成就了筆者本次的說戒因緣。本文如有疏漏,是筆者學法不精,望大眾慈悲指正!

(2004年歲末於廣東惠州法住精舍)

回目錄

請輸入E-Mail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 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hongshi.htm 閱讀正確版

佛教弘誓學院 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鄰121-5號 Tel03-4987325 Fax:03-4986123 hong.shi@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