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 行:佛教弘誓學院

  編 校:釋傳法 

  創 刊:2001年11月05日

118

20056月28日

  本期內容:

   ※ 師生動態

   ※ 親炙大德風範——證嚴上人蒞院記

   ※ 新芽萌發——悼印順導師

 

師生動態

 師生動態

94.6.19 專修部第三屆畢業典禮-1(前排教師左起:性廣、慧璉、見岸、清德、德檍、德涵法師)。

94.6.19 專修部第三屆畢業典禮-2(前排學生師長右二起:慧哲、法宗、性慧法師)。

94.6.19 專修部第三屆畢業典禮-3,畢業生獻唱感恩歌。

94.6.19 專修部第三屆畢業典禮-4,東方天籟合唱團獻唱(指揮:呂宜庭老師)。

94.6.25 「捉放之間—動物放生管制宣導說明會」於佛光山蘭陽別院召開(前排右起:保護動物協會黃慶榮秘書長、蘭陽別院住持滿禎法師、主持人前台北市立動物園朱錫五園長、昭慧法師、台灣野鳥資訊社吳森雄社長)。

94.6.25 妙雲蘭若住持慧理法師(左三)、監院常光法師(左二)在德杰法師(左一)陪同下蒞院。

94.6.27 新竹法源寺住持寬謙法師蒞院,致贈楊英風教授之「印順導師銅雕」。

94.6.27 安置印順導師銅雕之後,於印順導師紀念室合影留念(左:寬謙法師,右:真理法師)。

94.6.28 蘇振輝居士(右一)蒞院,禮請性廣法師續任淨心文教基金會導師(右二:楠弘貿易公司陳世杰副總經理)。

94.6.19

•上午,本院舉行專修部第三屆畢業典禮,畢業生、在校生與觀禮護法約兩百五十人。由於六月四日,印公導師捨報示寂,因此在典禮開始,唱完「三寶歌」後,全體靜默三分鐘,虔誠祝禱「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印公導師,早日乘願再來,入娑婆世,廣度有情!

 為了避免煩擾教界長老法師,所以從第二屆起,本院就未邀請貴賓,僅邀教師與學生家長觀禮。本院師長除了昭慧、性廣、見岸法師之外,慧璉、清德、德檍、德涵、心住、傳法法師等均出席本次畢業典禮;見岸法師、慧璉法師與清德法師分別代表教師致詞,勉勵畢業學子。

 應邀觀禮的學生師長中,有慧哲法師(曾任永和智光商工校長)與法宗長老尼(大崗山超峰寺前任住持法智長老的俗家姊姊),慧哲法師代表學生家長致詞。無論是老師、家長、畢業生(法遵師代表)還是在校生(仁常師代表),都有極具深度或極為感人的致詞(相關致詞內容,另日將由畢業生吳一忠同學整理成稿,再行刊布)。

 去年此時,高雄推廣部「東方天籟」合唱團,在專修部第二屆暨高雄推廣部聯合畢、結業典禮上獻唱三曲,贏得滿堂喝彩。今年,該合唱團再度於典禮上獻唱兩首歌曲:民歌「在銀色月光下」,以及黃友棣新作「應無所住」。熱烈的「安可」聲使其欲罷不能,最後加唱一首「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方得結束。

 整個典禮的進行極為溫馨,畢業生還在獻上一曲自編的感懷歌時,分別向每一位師長獻上一束花。仔細一看,花束原來是畢業生的巧思傑作:用數十顆金沙巧克力綁綴而成。在感人的驪歌聲中,典禮圓滿結束。

 悟殷、德松、慧哲法師與本院護法李芳枝、楊呂幸居士,熱心打齋供眾,並贊助所有畢業典禮的開支。為了以最大的誠意歡送學長,在校生前一日就將校園佈置得花團錦簇,並於是日以豐富的茶點飲料款待來賓。

94.6.20

•下午,證嚴法師翩然蒞臨本院。學團師生至誠歡欣,在院門口候駕,並以鐘鼓齊鳴、熱烈鼓掌與頂禮接駕,歡迎上人的到來。詳見性廣法師撰:〈親炙大德風範——證嚴上人蒞院記〉。

94.6.21~26

•關懷生命協會秘書長傳法法師、專員李軍漢、顧問彭仁隆及弘誓學團德風一行四人,赴新加坡參加「2005亞洲動物福利雙年會」,於會場展示攤位介紹協會之外,並由彭仁隆專題報告「Zoo Animal Welfare in Taiwan」,就台灣三大公立動物園圈養動物福利現況及hongshi所做之努力,與來自亞洲18個國家的NGO組織作學術報告。

94.6.25

•本月25、26日與7月2、3日,分別於佛光山蘭陽別院、台北道場、佛光山與福山寺,各舉行一場「捉放之間—動物放生管制宣導說明會」,共計全國四場,請各界專家學者,分別從佛教觀點、生態學觀點與動物保護觀點,看今日之放生行為,並分析放生行為可能觸犯的法律。主辦單位是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承辦單位則為保護動物協會與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

 本日上午是第一場,於佛光山蘭陽別院召開。昭慧法師應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黃慶榮醫師之邀,趕到宜蘭參加開幕式,致詞簡述:當代「放生」者之許多心態與做法,有違佛法精神、動物保護與生態保育,並鼓勵在座學員能作「宣導正確放生觀念的種籽部隊」。

 是日擔任主持人者,為台北市政府技正,前任台北市立動物園園長朱錫五先生。他在會中透露一件往事:他在台北市立動物園園長任內,原已與德國動物園商妥交換動物——以台灣長鬚山羊交換北極熊,時昭慧法師擔任關懷生命協會會長,至動物園拜會朱園長,請其考量北極熊不適台灣炎熱天氣,取消原訂計劃。其時北極熊館都已建好了,朱園長卻從善如流,因此北極熊終未空運來台。

•下午,印順導師資深弟子——妙雲蘭若住持慧理法師、監院常光法師在德杰法師陪同下蒞院,師生列隊歡迎並頂禮接駕。兩位長老尼剛從新加坡參加星洲佛教界所舉辦之印順導師圓寂追思會返台未久,立即僕僕風塵蒞臨本院,至導師紀念室參拜導師舍利。兩位法師所贈舍利塔,先已置入導師一分舍利,供奉於三樓大殿。

94.6.27

•下午,中央電台「NGO學堂」主持人林彥亨先生,以客語在電話中錄音訪問昭慧法師,請其談述「關懷生命協會」之創會緣起與宗旨、主要工作等。

•下午,新竹法源寺住持寬謙法師與真理法師,在論玄師父陪同下蒞院,特致贈本院一尊寬謙法師令尊楊英風教授之「印順導師銅雕」。該銅雕係本作品之原始尺寸,後來放大製作,供奉於福嚴精舍。所贈與本院之銅雕編號為2號,1號(即原件)陳列於楊英風美術館。

94.6.28

•上午,淨心文教基金會董事長蘇振輝居士,協同楠弘貿易公司陳世杰副總經理,蒞院拜會昭慧、性廣法師,禮請性廣法師繼續擔任該基金會導師,並且請示法益。蘇居士是楠弘貿易公司董事長,曾以德國環保衛浴設備捐贈本院校舍,此次知悉即將建築新校舍,亦表示將大力護持,同樣贈與衛浴設備。

 

◎由於電子報版面有限,〈印順導師示寂日誌(四)──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相關歷史影像只能擇要登載;更多照片將於稍晚上傳於佛教弘誓學院網站,敬請讀者屆時上網瀏覽。

回頁首

學院近態

親炙大德風範——證嚴上人蒞院記

釋性廣  

94.6.20 證嚴法師翩然蒞院,見學生於門口恭迎,連忙合十為禮。

94.6.20 證嚴法師致贈靜思堂造型之水晶舍利塔。

94.6.20 證嚴法師親自將導師的一分舍利供奉於舍利塔中。

94.6.20 昭慧法師向證嚴法師說明印順導師墨寶「勝鬘經」條幅的來歷。

94.6.20 昭慧法師將導師(建議其至福嚴精舍教書的)手諭拿給證嚴法師過目。

94.6.20 證嚴法師與部分隨行人士及學團師生合影(右:慈濟基金會林碧玉副總執行長)。

鐘鼓齊鳴,頂禮接駕

  導師舍利奉安一週之後,六月二十日下午,證嚴上人翩然蒞臨本院,學團師生至誠歡欣在院門口候駕,並鐘鼓齊鳴、熱烈鼓掌與頂禮接駕,歡迎上人的蒞臨。

  上午十一時左右,慈濟林碧玉副總執行長來電告知昭慧法師,上人現正在新竹香山聯絡處,午齋之後動身北上,將造訪本院。當其時,法師手邊正為《慈濟月刊》撰寫導師圓寂追思文,她歡喜地說:

  「妳師父的到來是我們的大事,這跟寫追思文一樣的重要。」

  然後立即打電話到中央大學哲研所,把筆者催了回來;打電話給芳枝居士,請她的愛兒──專業攝影師林伯勳先生趕來學院;又請本院網站站長吳憲中、張麗雲伉儷前來攝影。午齋時,法師向學團師生宣佈此事,並要求各堂口、職事預作準備。

  約莫兩點時分,上人一行翩然蒞院。學團師生至誠歡欣地在學院門口候駕,並以鐘鼓齊鳴、熱烈鼓掌的方式,歡迎上人的到來。上人看到這個陣式,頗為吃驚,連忙謙和地合十向學子致意。

憶師之情,溢於言表

  在法印樓門前,昭慧法師向上人解釋「法印樓」取名之典故——效法印順導師,上人聞言深深合十。其敬師、憶師之情,溢於言表。

  在大殿中,上人原本謙不肯到正中間的住持拜墊,而準備就地禮佛,昭慧法師只好強牽上人就住持位,並向她說:「您是我們心目中景仰的大德、敬愛的大姊,怎麼可以不就此位?」大眾正準備頂禮接駕,不料上人禮佛完畢,立即先行頂禮,讓原擬頂禮接駕的昭慧法師措手不及,反而只能趕緊回禮。作為一介舉世欽崇的一代大德,上人依然如此謙卑而平易近人。她的舉手投足,盡是豐富的身教!

  隨後,上人將一座靜思堂造型的水晶舍利塔慎重取出,贈與本院。原來,那是在六月十日下午大殮之前,女眾法眷在福嚴佛學院導師起居室休息時,談起供養舍利的事,上人知昭慧法師準備請導師舍利返院供養,擬於另日將此一舍利塔相贈。昭慧法師原準備等《弘誓雙月刊》「導師圓寂紀念專輯」編輯完畢之後,再到花蓮親自將舍利塔請回學院,不料日理萬機的上人,竟然記掛在心,特於本日撥冗迢迢送來。一座晶瑩剔透的舍利塔,不但將置入印公導師的少分舍利,而且載滿了上人對導師的無限敬意,與對昭慧法師的不盡護念,這真是本院的無價之寶!

首見舍利,無限珍惜

  昭慧法師請上人至二樓的印順導師紀念室,並請她將導師舍利親自置於舍利塔中。上人看到紀念室擺設得如此溫馨莊嚴,非常欣慰。她舉起一分導師舍利,充滿珍惜神情地輕歎道:「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師父的舍利,多麼珍貴啊!」

  原來龍天護法垂護,在6月11日的追思讚頌與荼毗大典之期,台灣北部日朗風清,涼風習習,直至荼毗之後,人潮逐漸散去,獅頭山上才漸見細雨,遠處更時有雷電交作。荼毗完畢,檢取舍利之時,山上忽然豪雨滂沱。然而在中南部,卻已鎮日灌注傾盆大雨,有多處土石流與嚴重水災,並有部分傷亡情事傳出,災黎苦不堪言。

  在導師法體送入火化爐荼毗之後,約莫六時,上人即已另有要公而先行離去,未及見到晚間九時燒出來的導師舍利。6月12日上午,上人親臨福嚴精舍,參加導師舍利奉安典禮,但當時導師舍利業已供入舍利罈中封存,因此同樣未及親見舍利。嗣後上人即僕僕風塵,南北奔波,忙於指揮勘災、賑災諸事,所以靜思精舍雖亦迎請導師少分舍利,上人卻未及見,反而是在本院第一次親睹導師舍利。

  上人跪著恭謹地舉起一分導師舍利,先行置入舍利塔中,並回頭叮囑筆者:「等會兒還要用細布包好舍利,再行安置。」

緣深遙遠,忽焉在即

  接著昭慧法師向上人介紹陳列於導師紀念室中的兩件墨寶——一件是導師所書「勝鬘經」條幅,一件是聖嚴長老書贈昭慧法師的導師法語——「本著精衛銜石的精神,做到哪裡,哪裡就是完成,又何必瞻前顧後呢?」上人不禁讚歎:「你這裡有好多寶物啊!」

  到了嵐園,昭慧法師恭請上人坐到第一排左側的桌子,並將靠中間走道的椅子拉出來請她就座,告訴上人:「導師蒞臨學院時,曾到嵐園小憩,他當時就是坐在這個位置上,慈藹微笑著聆聽我們的談話。」

  證嚴上人向昭慧法師說:「我是徒弟,妳是法徒,妳為導師做了不少事。」

  昭慧法師回答:「我做的還不算什麼,您為導師做的才非常重要。您在追思文中的一段話讓我好感動,您說:『與師父的因是這樣的深,緣卻是這樣的遠。』然而到了導師晚年,還是與您結了更深更近的法緣。倘若沒有您與慈濟人的照料,導師不會住世這麼久!特別是在導師晚年,楊憲宏告訴我:您心心念念要為導師製作紀錄片。如今這已成為珍貴的口述歷史與影像紀錄。」

  上人說:「我當時就是很急,一直跟他們說,要快!快!快!我怕再不拍,就會來不及了。」

  昭慧法師又提及本次簡單隆重的世紀葬禮,盛讚慈濟人參與福慧道場籌備工作的認真,場景佈置與典禮音樂的莊嚴感人,證嚴上人說:

  「這次我也真的很感謝慈濟人,他們在全球各地,同步而不同時,我這是指:當地時鐘的時間與台灣的時間不同,但一定是在台灣時間上午進行追思讚頌典禮的同一時刻。因此,即使那是他們的半夜,也一定在那個時段,同步舉行追思讚頌典禮。估計全球約有超過100萬慈濟人,是在那一天的那一段時間,同步追思導師的。」原本我們也只是從媒體得知,慈濟在全球十九個國家地區,共一二三處同步舉行追思讚頌法會。而不同步舉行法會的慈濟聯絡點,還有五國廿八處,總計廿四國一百五十一個分支點,共同為導師舉行追思讚頌大典。如今這是第一次親耳從證嚴上人口中,聽到有如此眾多的慈濟人親自參與,不禁為導師與證嚴上人奇妙的師徒因緣,深深感動!也為印公導師座下出了這麼偉大的弟子,而深深引以為榮!

釋迦佛號,宛若天籟

  昭慧法師要證嚴上人聆聽全院擴音系統中不斷播放的釋迦聖號,那是慈濟版的「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原來自導師圓寂之後,慈濟追思堂上,慈濟版釋迦聖號悠揚不絕,樂音哀而不傷,莊嚴幽遠,感人肺腑。6月6日,導師法體移駕回到福嚴精舍後,筆者特從德宣法師處取得慈濟版釋迦聖號CD。自此以後,除了上殿、靜坐、養息時段之外,學院全天候播放不絕,並準備播放至導師示寂四十九天期滿。追思讚頌與荼毗大典時刻,移靈行進時,就是播放這首聖號樂曲,眾法眷隨著這悠揚樂音緩步行進時,總忍不住熱淚盈眶。筆者向上人說:「從此以後,聽到這首聖號,就會憶起導師。這已成了導師紀念曲!」

  證嚴上人說:「這幾天我走訪每一處慈濟分會,都是聽到這首聖號。」昭慧法師忍不住笑稱:「那我們這邊也成了慈濟分會了!」於是她又告訴上人:

  「我們這裡,連浴佛法會都播放你們慈濟的歌曲——愛灑人間、普天三無、祈禱。」上人笑稱:「唉!還分什麼你們、我們的。」大家聽著都開心地笑了起來。

  上人告訴我們:「這首佛號,是一位慈濟人的弟弟曲的;作曲人是一位基督徒。」我們聞言大感意外。足見美好的心靈跨越宗教,呈現出來的樂曲自是天籟。

念念不忘,災黎受苦

  證嚴上人忽然有感而發地輕喟道:「來到這裡,頓覺清涼。這幾天,我一直都在滾滾紅塵之中。」原來她心之所繫,就是中、南部災情所導致的生靈痛苦!她向大家說明目前的災情,並分析道:「這是因為這幾年上游集水區水土保持不良,逢豪大雨就出現土石流。土石沖刷到平地,又使溪床增高,所以一逢豪大雨,立即泛濫成災。」她憂心忡忡地說:「唉!台灣以後不下雨則已,一下大雨,可能都要面臨這個災難了。」

   昭慧法師看到上人前面許多攝影機的鏡頭對準她,忍不住憐惜地問她:「是否已經習慣了面對鏡頭?」她輕輕搖頭無奈地說:「到現在還是不習慣!」

  筆者發現:上人不論在任何時地,都是一樣的優雅、莊嚴,威儀庠序,在導師圓寂喪禮的過程中,許多長時迎送、佇立或等候,她都一貫地安詳而挺直。印象最深刻是6月11日的追思讚頌會上,真華長老恭讀百偈祭文的時間很長,法眷屈膝跪在硬地板上,時間一長,膝痛刺人心扉。有些年長法眷因不耐久跪,被請到一旁坐下。我跪在證嚴上人的旁邊,發現柔弱的她竟然婉拒就坐,直挺挺一動不動地跪到祭文唸完,方纔與其他法眷一齊起立。這樣的近身感受,讓筆者對她超乎常人的堅毅心志,有了更深層的體會。

  這時,侍者已為下一行程,催促上人要上路了。昭慧法師突然想起,要給上人看一份導師給她的親筆函,立即請上人稍候片刻,快步回房取來信函,攤在桌面給上人看。原來那是導師於民國七十三年建議昭慧法師去福嚴佛學院教書的一封手諭。上人笑著說:「妳就唸給大家聽吧!」

無言身教,典範力量

  待到法師唸完,上人方才起身告辭。走到法印樓前,學生已排好椅子,期待與上人合照一張相片留念。上人明知下一個行程已經拖延許久,依然慈悲滿大家的願,坐下來與學團師生合照。她並讚歎學生說:「妳們的動作好快呀!」

  但心思細膩的上人不會沒發現,學生可能已被大德光駕的歡喜踴躍沖昏了頭,當天頻頻「凸槌」!例如:奉上熱茶時,心謙師為了趕時間,竟然要學生略去杯盤,只奉上茶杯,;惟?師要奉茶給林碧玉居士,竟然直接將茶杯橫越過筆者前面(只有這個無禮的動作,被昭慧法師當場制止),呈上果凍時,心瑞師竟然直接將調羹放在桌上;進用茶點時,她們更是粗心到連一張餐紙也沒有遞上,一旁的慈濟師姐只好為上人遞上自備的紙巾。最誇張的是,一向粗心大意,連只是從櫃子取出相機,都會將它摔到地上的心宇師,在呈上果凍之時,竟灑得筆者背部一身果汁,弄得筆者長衫處處都是糖漬。在送走上人之後,筆者苦笑著向心宇師說:「我只能慶幸,妳這杯果凍,沒有潑在證嚴上人的身上!」

  昭慧法師可就沒那麼輕易饒過她們了。待到她趕完《慈濟月刊》的追思稿後,在早齋時,立即嚴厲責備學生:「粗魯、無禮,沒有教養」。她說:「因為當時許多有意義的話題正在進行,氣氛實在太好了,我不想破壞、中斷它,當場責備妳們。」一場震撼教育下來,幾位闖了小禍的同學,事後立即誠惶誠恐地寫了一封道歉函,寄呈給證嚴上人。

  即由此一小小插曲,已可知道領眾之大不易。當代家庭與學校,早已不重視古代灑掃、應對、進退的「小學之道」,因此大都不重威儀,忽視規矩。僧團面對這些七長八短的學生,還得從灑掃、應對、進退教起,而且學僧習性難改,履教履忘;為人師者,遂經常為此諸細節而勞神費心不已。

  這也引發了我的另一個好奇問題:來自各行各業,數以百萬計「藍天白雲」的慈濟身影,他們一貫優雅、端莊的氣質,與細膩、週到的服務水準,究竟是怎樣培訓出來的?

  培訓過程不得而知,但是想來證嚴上人的一舉手一投足,所散發出來的無言身教,應該就是一股無與倫比的「典範」力量吧!

九四、六、廿五,凌晨于尊悔樓

回頁首

追思導師

新芽萌發

──悼印順導師

楊惠南(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

荒野

新芽萌發

廣袤茁壯

無盡草綠無盡天

甘霖低垂雲

佛陀慈眉

霹靂震人間

匯為長流巨河

香花佛法開滿岸

 

走過南普陀

走過縉雲山

走過戰爭與和平

走過教難和政爭

走過焚書的誣陷危崖

走過恐怖的白色年代

 

從人生佛教到人間佛教

從色身威力無邊際,到

苦難的平凡人間

不忍聖教衰

不忍眾生苦

諸佛出人間

不願天衣為座

不願極樂國土悟無生

你──

冰雪大地播撒種子的

癡漢,願同眾生

受苦難

 

天低雲黑

垂淚欲滴

青青草原上

冰雪已熔

你──

播種的牧者癡漢

靜靜躺下

失怙羔羊嗥鳴

 

擦乾眼淚,讓風

讓低拂芳草連天的清風

看哪!那

人間佛教的

巨樹青苗

遠方山巔,已然

破土迸發

 

(2005年6月7日)

 

*被譽為當代台灣佛學泰斗、玄奘以來第一人的印順導師(1906~2005),已於6月4日早上辭世。導師一生提倡「人間佛教」,以為「諸佛皆出人間,終不在天上成佛」。強力批判趕經懺、度亡魂、唸佛往生極樂世界等傳統佛教的陋習和信仰。他的巨著《淨土新論》因而被淨土信仰者焚燬,而他的《佛法概論》也因而被誣陷「為匪宣傳」。導師曾自比為「冰雪大地上撒種的癡漢」,如今冰雪已熔,「人間佛教」的種子不但萌芽茁壯,而且蔚為台灣佛教的主流,弟子輩如證嚴、傳道、宏印、昭慧、致中、厚觀等法師,更受到全國甚至國際的肯定。忝為俗家弟子之一,無以為報,謹以本詩致上最高的崇敬和哀悼之意。

回頁首

請輸入E-Mail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 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hongshi.htm 閱讀正確版

佛教弘誓學院 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鄰121-5號 Tel:03-4987325 Fax:03-4986123 hong.shi@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