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 行:佛教弘誓學院

  編 校:釋傳法 

  創 刊:2001115

168

2008117

   師生動態

   在生活中對話在合作中對話

   釋迦牟尼佛是男性至上主義者嗎?

   靜法寺楹聯/沙門昭慧奉傳燈長老慈諭敬撰

 師生動態

96.12.25

來自中國大陸的社科院宗教所張新鷹副所長於19日應天帝教之邀,抵台參加研討會。本日中午,昭慧法師請張新鷹副所長於台北鈺善閣餐敘,針對宗教界與宗教學界近況交換意見。

97.1.6 高雄市楠梓慈雲寺大殿落成典禮,諸山長老法師及貴賓共同剪綵(左起:淨良長老、了中長老、淨心長老、立法院王金平院長)。

97.1.6 世界僧伽會海外長老法師參與本次盛會,於大殿中頌唸巴利經文祈福。

97.1.6 會本法師於典禮上致謝詞。

97.1.6 典禮完畢,諸山長老法師於新建大殿前合影留念。

97.1.8 昭慧法師於輔大社會科學院所舉辦之「今日社會論壇」演講(右:主持人輔大宗教系黃懷秋主任)。

97.1.8 聽眾一隅(前排:輔大社會科學院院長李阿乙教授、第二排左二:輔大化學系教授柏殿宏神父;左三:輔大宗教系前系主任陸達誠神父)。

97.1.8 演講會後,於演講海報前合影(左起:黃懷秋主任、李阿乙院長、昭慧法師、陸達誠教授)。

97.1.16 大愛電視「菩提心要」節目錄影訪談結束後合影(右起三人:攝影記者沈威慶、企劃劉慧君、記者李菀茜)。

晚間,昭慧法師應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前總幹事羅榮光牧師之邀,於濟南教會參加「2007年聖誕節公義和平燭光祈禱大會」。司會者是鄭兒玉牧師,大會為四個「家」祈禱:(一)為家庭與家族祈禱、(二)為上帝之家(教會)祈禱、(三)為台灣國家祈禱、(四)為四海一家(世界)祈禱。於第四部分,本年度特別針對緬甸的袈裟革命,請昭慧法師簡述緬甸袈裟革命的經過與意義,然後由全體會友祈祝緬甸民主化。法師於五分鐘講述過程中,提及軍政府雖篤信佛教,一向亦對僧侶禮敬有加,但是他們內心真正的信仰,其實還是「權力」,因此終至於與僧侶站在對立面,乃至血腥鎮壓僧侶。這都印證《聖經》所言:「信與不信不能共負一軛。」最後全體手牽手唱「平安夜」,在平安喜樂的氛圍中,結束了本次的祈禱大會。

上午,融德、心瑞、心謙、心皓、心慈師父赴台北第二殯儀館至誠廳,於陳沛雲老居士告別式主持追思讚頌典禮,為亡者誦經祈福並參加公祭。

96.12.26

上午,傳法師父赴蘆竹鄉五福宮出席桃園縣民政局舉行的「桃園縣96年度宗教業務座談會」。

96.12.2627

性廣法師至花蓮慈善寺,為慈善佛學班續講《雜阿含經》「三十七道品」。

96.12.27

上午,傳法師父赴台北國際會議中心103會議室,出席台北市政府「97年度動物保護顧問會議」。

中午過後,仁慈、心瑞、心謙、心皓、心慈師父赴中壢通天殯儀館,為徐鄧桂英老菩薩誦經祈福。

97.1.2

下午,昭慧、性廣法師與葉博文先生同至台大醫院探望鄭福田先生。性廣法師並於病床前向鄭先生傳授身念處。鄭先生係非常聰敏、堅毅之企業家,不但認真聆聽,背誦修學要領,而且在性廣法師導引下,立即依自己當前的身心狀況,展開身念處之修習。

97.1.4

晚間,昭慧法師應公共電視之邀,在「尖峰對話」節目中作現場訪談。本集「尖峰對話」討論的主題是「台灣開放賭場?博奕條款之問題面面觀!」主持人為國內社運健將紀惠容,另一來賓為工研院產經中心杜紫宸主任。

97.1.6

上午,昭慧法師率領本院師生一行七人,赴高雄市楠梓慈雲寺,參加慈雲寺大殿落成典禮。世界佛教僧伽會執委會亦於是日起盛大召開,因此國內、海外之諸山長老法師約有三百餘人雲集,信眾更是眾多。於此可見慈雲寺住持會本長老平日在教界廣結善緣之一班。諸山長老法師剪綵之後,進入新建大殿,旋即舉行開光典禮,由世界僧伽會會長了中長老主持開光儀式,並禮請了中長老、淨心長老、淨良長老、立法院王金平院長致詞。慈雲寺住持會本法師於致謝詞時,感謝各方大德護持,並慨然表示:重建大殿的兩年多來,倍嘗艱辛,個中甘苦點滴心頭,因此逢此盛會,真有悲欣交集之感。

本日,性廣法師至善導寺內所設之玄奘大學善導教育中心,為玄奘大學終身教育學院辦理的「誦經師培訓班」講授「佛教對生命的態度」,共計六節課。

97.1.8

中午,昭慧法師赴輔仁大學,在輔大社會科學院所舉辦的「今日社會論壇」系列講座中,擔任本學期最後場次之演講人,演講題目是「動物權與護生」。該場演講由輔大宗教系主任黃懷秋教授擔任主持人,輔大社會科學院院長李阿乙教授、輔大宗教系前系主任陸達誠神父及輔仁大學化學系教授柏殿宏神父均到場聆聽。

97.1.10

本院高雄弘法中心主任見岸法師之碩士論文《吉藏「一乘」思想的建立——從世親《法華經論》到吉藏《法華論疏》的考察》,下午於玄奘大學宗教系舉行口試並獲得通過。昭慧法師為其指導教授,華梵大學哲學系郭朝順教授擔任主持人、陳一標擔任主試委員。

97.1.13

上午舉行共修會,由性廣法師主法,午供後由昭慧法師向大眾開示法要。昭慧法師特別提示大眾:學院本諸佛法精神,對護法、志工不分貧富貴賤,一律平等對待;學團中的師父們對任何護法、志工及其親眷之老病死憂悲惱苦,均儘其所能給予慰問或主持儀軌。而且佛法無價,因此師父們均安貧樂道,不以此求取任何報償。但師父們的人力有限,因此護法、志工也要學習作無畏施,在道友們遇到老病死憂悲惱苦之際,伸出友誼的手相互扶持。

97.1.15

傍晚,昭慧法師赴鄭南榕基金會。逢遇下屆董事會改選,法師因其在佛教界與大學的工作相當沉重,分身乏術,因此請辭下任董事之提名。

97.1.16

上午,大愛電視「菩提心要」節目企劃劉慧君、記者李菀茜及攝影記者沈威慶至本院向昭慧法師進行訪談,主題是「三十七道品」。

本週開始,玄奘大學放寒假。下午,昭慧法師赴玄奘大學參加校教評會。會後與文理學院黃運喜院長一同至慈恩精舍向創辦人了中長老報告:剛接到校方轉來之教育部公函,有關申設博士班之辦法已有所更新,請示因應之道。長老極重視宗教所博士班之設立,願給予更多師資聘任方面之經費支援,指示兩位老師:宗教所是本校精神之所繫,因此要克服一切困難,爭取博士班之成功設置。

97.1.17

上午,為因應教育部有關申設博士班之新修辦法,玄奘大學宗教系舉行系務會議。由於系主任黃運喜教授已有台中行程,不克變更,因此由昭慧法師代理主席。申設博士班之企劃書雖早已於12月底遞出,但由於因應新規制,必須有若干格式與內容之調整,而且依規定必須於本月底以前送達教育部。因此原企劃書撰擬人根瑟馬庫斯暨陳一標教授共體時艱,允於明日到校修訂企劃書,以赴月底報部之期限。

 

宗教對話

在生活中對話在合作中對話

                                    釋昭慧

引言:宗教合作可形成正向的社會力量,更可藉由情誼的交流,免除因為理智的區分所導致的分別。

  佛教界對「宗教對話」一直比較被動,這是因為佛教對其他宗教一直採取尊重的態度,「宗教對話」不是一個討論的「議題」,而是在生活中自然發生的事。佛法的基本原理是「緣起」,亦即因緣生法,認為人生與世界的諸現象都是因緣和合的結果,佛法則是提供一種改善或解決問題的路徑。以佛法來說,任何一個人相信一種宗教,或是任何一種宗教立足於世間,都是因緣會遇的結果,我們毋須將許多在不同因緣下接受不同宗教的人,強納為某種宗教的教徒。凡有這種想法的人,是因為無法體會因緣生法。例如:有人出生於穆斯林社會,自小即生活在伊斯蘭教義的基礎上,這便是他的因緣,就佛法的立場而言,會尊重他因為因緣不同而擁有不同的信仰,並且會為他的生命得到提昇而給予祝福。因此,從宗教史的角度來看,佛教從來沒有出現過對其他宗教的敵意與征服的企圖。

從佛陀本教看宗教對話

  佛陀出生於印度社會,阿利安民族有婆羅門教的背景,當時東方也有許多沙門團及修道團體。佛陀面對各種不同的宗教生態,並未正面抨擊其他宗教,或要求他所遇到的人改變宗教信仰。那時也有許多婆羅門教徒、沙門或修道者來與佛陀對話,他們之中有些人後來成為佛教徒,有些人並沒有,佛陀卻也沒有指責他們。因此,不論是就佛法的基本精神和佛陀的行跡而言,只要宗教沒有為自己或他人帶來生命的痛苦,我們就沒有理由加以反對。

  就算是有一些批判,多半也是針對「殺生」祭祀,或是阿利安社會講求階級區分的種姓制度等,這類會為其他眾生帶來生命痛苦的方式,才會加以批判。在佛教徒的日常生活中,左鄰右舍也可能有其他宗教信仰者,他們也需要與其對話,這種對話是在生活中不斷發生的。因此,對佛教徒而言,「宗教對話」的過程是在生活中自然發生,且無日無之。

  讓眾生離苦得樂,是佛法面對眾生不變的目標,但是否人們一定要信仰佛教才能離苦得樂?就佛經來看,聖者有兩種,一種是透過佛陀的教導而得以成聖,以致達到終極解脫;但另一種名為「缘覺」或「獨覺」的聖者,則是在因緣生法中自行覺悟的。缘覺的例子傳達一種信息,即:不見得一定要經過佛陀的教導才有可能成聖。以佛教的八正道(編按:指佛教徒達到最高理想境界涅槃的八種方法和途徑)來看,八正道之中,「正見」是用來確立對因緣生法的認知,「正志」指正確的目標涅槃,「正志」因「正見」而確立;其他宗教的詮釋系統雖不見得持有與佛法相同的「正見」與「正志」,但卻可能具有「正語」(純正、淨善的語言)、「正業」(正當的行為)、「正命」(正當的謀生手段)、「正精進」(正確的努力、勤奮)、「正念」(心念專注而純淨)、「正定」(以專注而純淨的心獲得定力以開發智慧)等相同的要求。一個能做到八正道中其他六種正道的人,其生命品質必然是很好的,即使他不持有佛法所要求的「正見」與「正志」(不信仰佛教),就因緣生法的法則來看,他依然能夠上升天界,不會因此而淪落地獄,對於這樣生命品質的人,我們毋須為他操心,儘可以給予祝福。

瞭解可免除恐懼、排斥

  宗教對話不必一定要改變對方的信仰,甚至可以透過合作來對話。以基督宗教和佛教來說,兩者在原理上雖然不同,但卻有著相同的人性光明願景。人間佛教希望建設人間淨土,而基督徒認為要在世上建立上帝國,這兩種理念所勾勒出的共同願景,使佛教徒與基督徒可以在人權、環保的議題上溝通、合作,雖然不見得是宗教原理上的溝通,卻可以在過程中達到情誼的交流。

  從佛法來看,生命本來就是知、情、意的綜合體,我們常會以自認理智的態度來討論教理的差異,但後來卻發現,理智討論的結果經常受到情感的支配。一般而言,人在情感上很容易對不明對象產生恐懼與排斥,意志繼而會推動排他或自我封閉的行為,以致壁壘分明,甚至稍一不慎就會將對方妖魔化,而此原非理智所欲達到的目的。

  與友教因著對人類光明願景的共同期待而合作,所得到最大的益處在於情意的交流。以我個人從事社會關懷與友教的朋友合作的經驗而言,各宗教針對共同關心的議題來共同合作,不但可以形成正向的社會力量,更可以藉由過程中的情誼交流,免除因為純理智的區隔所導致的隔閡。事實上,許多對於其他宗教的扭曲多半起因於不明,不明產生恐懼,恐懼衍生敵意,而這種敵意反而通常與教理無關。有了情意的交流作為基礎,彼此之間的誤解自然會減少,也才能以健康的態度來彼此欣賞。

  當然,在宗教合作的過程中,也難免會因有形、無形的利益相爭,此時須謹記謙讓,且要時常提醒自己,當以奉獻的心情來從事社會運動時,為何還要執著於利益?唯有秉持宗教情操,更多地祝福其他宗教,彼此之間才能達到實質的合作,邁向共同的光明願景。(《新使者》雜誌主編林淑芬訪談、整理)

——刊於九十六年十二月十日第103期《新使者》雜誌

 

兩性倫理

釋迦牟尼佛是男性至上主義者嗎?

Was the Lord Buddha a sexist?

Mettanando博士 著       

Allison Goodwin、劉筱平 中譯       

  這個問題,不是為了褻瀆釋迦牟尼佛或他的的教義,但它跟佛教未來在世界上的生存和發展有關。釋迦牟尼佛對女性的態度,跟佛教的本質有直接的關係,從中也能確定:佛教是否支持人權運動,以建立平等和民主的社會?有些人對此有所爭議,認為我們無法確定釋迦牟尼佛對女性的態度和觀念,因為釋迦牟尼佛早就滅度了。但是巴利聖典(Pali Cannon),通稱為「三藏」(Tripitaka), 這本歷史上篇幅最長的典籍,卻能為我們這個問題提供很好的參考資料。

  為了確定釋迦牟尼佛是否歧視女性,「三藏」是唯一適當的史料根據,然而方法並不簡單。

  佛經經典的翻譯,大體上依靠轉譯的方法。那就是說,是否我們如同許多傳統的佛教徒,把每一句話都看成是字面上的意思;或像許多現代的學者,使用一種更周延的應對方式。

  後者的方式, 也需要採用審慎的分析和高度的轉譯技巧。就像大部分古代傳下來的宗教經典,「三藏」對於女性的地位,提供了相當矛盾而且相互衝突的材料。

  比丘尼源起的傳說,這是一份對女性具有強烈歧視的關鍵性的資料。在這段故事裡,釋迦牟尼佛表示:他並不贊成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Mahāpajāpati Gotamī),他的姨母(也是繼母)的要求,允許女性得於如來法中出家修行。阿難尊者,釋迦牟尼佛最親近的弟子,介入並協調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的出家修行。最後,釋迦牟尼佛定下了一套規則,就是「八沉重義務」或所謂的「八敬法」(Garudhammas),這是女性出家的條件。而且,比丘尼必須「盡形壽不違犯」。

  「八沉重義務」,在中文又稱 「八敬戒」、「八敬法」、「八尊師法」、「八不可越法」、「八不可過法」等,簡稱為「八敬」,內容是:

  一、 比丘尼雖受戒百年後,仍必須禮拜,迎送與尊敬所有比丘,甚至當日才受戒的比丘。(比丘不必禮拜,迎送與尊敬比丘尼。比丘按照彼此受戒的時間長短,來表達對其他比丘的尊敬)。

  二、 比丘尼不得在無比丘指導處安居。(比丘能夠獨立安居)。

  三、 每半個月,比丘尼應從比丘僧中請二法:一是訂好每半月布薩日(Uposatha,開會日)之事,二是請比丘前來教導。(比丘不依靠也沒有義務接受比丘尼的教導)。

  四、夏安居結束時,比丘尼必須請大眾僧(比丘尼與比丘)就是否有任何見、聞、疑三方面的不當行為,提出指正。(比丘只請其他比丘提出指正)。

  五、若比丘尼違犯僧殘罪(Savghādisesa),必須在比丘尼與比丘兩部僧之前出罪。而且比丘尼犯僧殘罪後,得留下查看十五天,須要比丘尼和比丘共同批准,才能重新回到僧團裡。(比丘只需留下查看五天,而只須要比丘的批准就能重新回到僧團裡)。

  六、學法女在接受六法訓練的兩年之後,應於比丘尼與比丘二部僧中求受比丘尼戒。(比丘沒有兩年強制訓練規定。比丘只於比丘僧中求受比丘戒)。

  七、 比丘尼不得以任何事由,指責或罵詈比丘。(比丘得舉比丘之過。任何比丘得舉任何比丘尼之過)。

  八、 從即日起,比丘尼不得教導比丘,但比丘可教導比丘尼。(比丘不受限制,可教導任何人)。  

  在比丘尼源起傳說故事裡,阿難記住了世尊所說的「八沉重義務」(「八敬法」)後,回到釋迦牟尼佛的姨媽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的住處,告訴她世尊所說的話。她毫無保留的接受了「八沉重義務」(「八敬法」),非常高興地說:

  「如正值青春年華的年輕女子或男子,樂於裝飾,若在洗完頭後,得到一個以蓮花、茉莉花或玫瑰花串成的花環,就會用雙手接過來戴到頭上。同樣地,我也接受『八沉重義務』(『八敬法』),盡形壽不違犯。」

  除了這些歧視女性的規定之外,比丘尼傳說故事裡也描述:釋迦牟尼佛預測,由於女性出家的緣故,佛教的延續會從一千年減少到五百年。這將在下述的 「三藏」(Tripitaka)內容裡給予說明:

  阿難尊者又回到世尊處,告訴佛陀:「世尊!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已受『八敬法』,她已受具足戒了。」世尊對阿難說:「阿難!若女人未於如來所說的法與律之下出家而過無家的生活,梵行將能久住,會延續千年之久。但因女人出家的緣故,梵行已不可能久住,如今只得再延續五百年。阿難!若女人在任何宗教受戒,那個宗教將不可能久住。正如一個女多男少的家族,很容易遭盜匪侵害。同樣地,女人若於法與律中得以出家,梵行便不得久住。正如即將成熟的稻田,一旦白黴疫病侵入,稻田便不得久住;又如即將成熟的蔗田,一旦紅黴疫病侵入,蔗田便不得久住。同樣地,女人若於法與律中得以出家,梵行便不得久住。正如預先修築堤防,可防止大壩之水不氾濫,我亦在此預制『八敬法』,使比丘尼盡形壽不違犯。」(Vin. Cv. 10:1; A. 8:51)(Vin. II, 256

  當然,受了傳統訓練的佛教徒,把上述的內容視為是釋迦牟尼佛親口所說的。因此他們認為女性的本質次於男性,而且她們是摧毀佛教的主因。

  如果這是真的,結論只有一個:釋迦牟尼佛是個男性至上主義者。不過,「男性至上主義」這個說法,對大部分的佛教徒而言,是太嚴厲了。沒有一個傳統的佛教徒,會承認釋迦牟尼佛對女性有成見。因此他們經常為「八敬法」辯護,聲稱「事情就是這樣。這就是宇宙的法則,我們只好接受『八敬法』。這是佛陀所傳達的『真實的訊息』」。

  這基本教義派的翻譯,把佛教跟人權和性別平等的思想隔離開來。佛教變成了一個把世界上一半人口邊緣化的工具。受教育的人,因為看到佛教妨礙了社會的進步而感到挫折,沒有興趣進入佛教團體修行。

  但是,我們可以透過更審慎地分析、解讀「三藏」的內容,來回答這個問題。這是現代學者的方法論,明顯地顯示出另一種釋迦牟尼佛對女性態度的形象。根據「三藏」裡其他的內容,「八敬法」完全違反了釋迦牟尼佛的慈悲,和人性本質的原則。按照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有關人類起源的說法:男性和女性出現的原因,是因為物質世界的蛻變,那就是說:他/她們都不是屬於我們真實的本體。既然性別只是我們本質的表相,那麼,男女都俱有相同的能力,達到最高的開悟。

  況且,比丘尼和「八敬法」的起源傳說,比較「三藏」裡其他的內容,確實存在著許多的矛盾和歧異之處。譬如,在《長老偈經》和《長老尼偈》(Theragāthā and Therīgāthā)(已經開悟的比丘尼和比丘所編寫的偈頌)書中,一位比丘尼教導了一位比丘,而讓他開悟,因此他尊重那比丘尼,就像他的母親一樣。這完全牴觸了「八敬法」的最後一條戒律:比丘尼禁止教導比丘。

  並且,在「八敬法」中:「從即日起」這句話,意味著比丘尼曾經教導過比丘;而這戒律是以佛陀的名義來頒佈的,目的是為了強制性地停止這種行為。故事裡大壩的隱喻也支持這個看法。這部分描述,為了把稻米和蔗田隔離開來,而建造大壩,因為 「白黴疫病」或「紅黴疫病」已經侵入了農田。農人等到發生疫病才建造大壩,而不是預先建造。這隱喻跟故事裡的邏輯相抵觸:佛陀是先制定「八敬法」,以此作為比丘尼出家的先決條件。換句話說,「八敬法」是在比丘尼已經出家後,才被加入經文裡的。這些小線索意味著「八敬法」被刻意地加入到「三藏」裡,被當做佛陀的教誡之一。「八敬法」似乎是後代歧視女性的比丘的作品。

  在 「三藏 」別處,我們找不到任何比丘尼導致佛教滅亡的證據。相反地,幾本在釋迦牟尼佛滅度之前所寫的佛經裡,從來沒提到過有任何國王去拜訪比丘來學習梵行的例子。而 「三藏」裡卻有三次提到,釋迦牟尼佛還在世的時候,曾經有國王拜訪過比丘尼來學習梵行。其中一例是:憍薩羅國(Kauśala)的波斯匿王(King Pasenadi),在釋迦牟尼佛的面前,贊美比丘尼安穩(Khema,漢譯差摩)的教導;他說安穩的教導,跟釋迦牟尼佛的一樣好!

  而且,在《長老偈經》和《長老尼偈》書裡,在傳播和弘法方面,比丘尼比比丘扮演更積極的角色。當比丘傾向於享受過著與社會隔絕的生活時,比丘尼則忙著傳教,而跟社會的關係比較深厚。在「三藏」裡,有一段內容,描述一位比丘尼很勇敢地出現在社會大眾面前,使他們來聆聽佛陀的教誨。然而,卻沒有任何故事描寫比丘有那樣積極傳教的表現。《長老尼偈》(Therīgāthā)是世界上第一本能確定是由女性撰寫的宗教經典。這本書記錄了佛教最早的歷史:當時女性享有跟男人一樣平等的權利。

  這些小證據分散在 「三藏」經典裡,我們從中可以確定:在原始教義中,釋迦牟尼佛在兩性之間並沒有偏袒男性。不幸地,在釋迦牟尼佛滅度以後,男性主義的思想,很快滲入了佛教團體,目的是為了支持「男性地位高於女性」的觀念。「八沉重義務」(「八敬法」)在比丘尼起源的傳說裡,被制定了下來,成為一個社會工具,用來控制那些優秀的、能開悟其所教導之比丘的比丘尼。

  這些規則不但變成了佛教經典內容的一部分,而且,每兩個禮拜比丘尼就得反覆地、確實地遵守它。筆者甚至認為:比丘尼被壓制的時期僅延續了幾個世代,印度比丘尼的傳承便消失了。不久之後,佛教也跟著消失了。在比較了佛教跟耆那教(Jainism)的教義之後,我們確認了這個假設。

  耆那教是跟佛教有很深關聯的宗教,是由跟釋迦牟尼佛同一個世代的宗教領袖「瑪哈維拉」(Mahāvīra,漢譯「大雄」) 所創立的。如同佛教一般,印度教和後來的伊斯蘭教,都把耆那教(Jainism)視為不正統的宗教。佛教團體和耆那教(Jain)團體都具有同樣的比丘尼、比丘、優婆塞、優婆夷的制度;佛教徒崇拜佛陀,耆那教(Jain)徒則崇拜「瑪哈維拉」。

  在印度,佛教消失了,但耆那教並沒有消失。許多歷史學家把回教的壓迫視為佛教消失的原因。但對回教徒而言,佛教跟耆那教是一樣的,因此這個裡論不能解釋耆那教為何也沒有同樣地被摧毀掉。關鍵的差異就在於:比丘尼所受的待遇。耆那教並不像佛教一樣歧視比丘尼。甚至到現在,兩派耆那教中的一派裡,比丘尼也跟比丘一樣享有平等地位,以及同樣教導的權力和自由。「瑪哈維拉」的教義中,沒有任何一條跟「八敬法」相同的。

  這些證據更意味著:在印度,佛教的起源地,早期的佛教團體中,男性至上主義導致了佛教的毀滅。亦即:佛教的毀滅,是在釋迦牟尼佛滅度以後,後代具有性別歧視觀念的比丘所帶來的惡果。

  性別歧視或男性至上主義並不屬於釋迦牟尼佛原來的教義。釋迦牟尼佛從不歧視或排斥任何人。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佛陀並不是一個男性至上主義者。

  可惜的是,男性至上主義的惡業,在大部分的佛教國家,如斯里蘭卡、緬甸、泰國、寮國和柬埔寨,仍然興盛。只有斯里蘭卡,有一些佛教團體的女性被允許出家。

  在其他一些南亞國家,女性出家是非法的。例如,泰國佛教會宣稱:任何支持女性出家的比丘,會受到嚴厲的刑罰。

  在整個上座部佛教傳統裡,「八沉重義務」(「八敬法」)被視為是釋迦牟尼佛親口所說的話,而被很嚴格地實行著。

  在上座部佛教國家,佛教從來沒有支持過人權和社會正義。只要佛教和 「三藏」的教義一天不改革,在這些國家,佛教就會一直被當做是民主和社會正義最大的障礙!

(本文之英文版詳參http://www.buddhistchannel.tv/index.php?id=70,2666,0,0,1,0

作者簡介:

Mettanando博士原本是一位泰國比丘,出家前是一位醫生。他畢業於朱拉隆功(Chulalongkorn)大學、牛津大學與哈佛大學,在德國漢堡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目前擔任聯合國「世界和平宗教大會」祕書長的佛教事務特別顧問。

譯者簡介:

Allison Goodwin,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訪問研究員;劉筱平,佛教徒,目前任職於臺灣大學國際華語研習所。

 

靜法寺楹聯

靜影圓澄皓月清輝如如映現三千界

法身周遍溪聲山色歷歷演宣不二門

                      佛曆二五五一年(民國九十六年)九月二十二日

                             沙門昭慧奉傳燈長老慈諭敬撰

請輸入E-Mail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 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2/168.htm 閱讀正確版

佛教弘誓學院 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121-5號 Tel03-4987325 Fax03-4986123 hong.shi@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