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動態•本院近訊 

斯是陋室,維師德馨——慧瑩長老尼九秩壽誕專輯引言 

不負如來不負師——戒行、學行精嚴的慧瑩法師 

有關「二部受戒」與「不收徒弟」之中道考量  

97學年度招收選讀生公告 

180

2008年8月29日

  師生動態

 

97. 8.5 拉拉山民宿「水蜜桃渡假農場」之旅,臨別留影(前排左二人:張莉筠、民宿主人林寶雪)。

97.8.5 傳法法師於「鯊手輓歌─瀕危的海中王者」特展與奧運金牌選手公益廣告首播記者會,致辭說明宣導保護鯨鯊行動的重要性。

97.8.4∼8.5

•暑期講座終於告一段落。為了讓全年忙於法務、文教的學團師生,得到充分的休憩,因此昭慧、性廣法師應拉拉山民宿「水蜜桃渡假農場」業主林寶雪居士邀,安排學團師生至其民宿休憩兩日,學團師生一行19人於4日上午出發,近午抵達民宿。由於提早來到,寶雪師姐未及打掃及備齋,昭慧法師不忍見其一人忙碌,乃捲起衣袖幫忙洗碗,性廣、心門法師擔任大廚,學眾則分工打掃住房、挑洗菜,很快地,在大家同心協力之下,將住房打掃乾淨,並端出熱騰騰美味的素齋,大家如風捲殘雲一般,將飯菜幾乎一掃而空。

 午休之後,寶雪師姐帶大家去摘水蜜桃,乘坐上下山坡的流籠,陡峭的坡度令大家驚聲連連。晚上心門法師再下廚烹煮蕃茄麵,其美味讓大家讚賞不已。

 翌日一早,大家赴拉拉山檜木原始森林區遊覽,漫步在參天古木之間,呼吸沁涼清新的森林芬多精,身心的疲憊一掃而空。中午回到民宿,大眾再一起備辦午齋,午後打道回院。

97.8.5

•上午,傳法法師在堅意、耀行法師陪同下,先行離開拉拉山,赴台北市台灣博物館出席下午的兩場記者會,「鯊手輓歌─瀕危的海中王者」特展與奧運金牌選手公益廣告首播記者會,由國立臺灣博物館與關懷生命協會合辦,傳法法師致辭感謝各主協辦與贊助單位,說明宣導保護鯨鯊行動的重要性,希望能藉此特展深化鯊魚保育觀念,教育民眾「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以減少鯨鯊、魚翅的消費。

97.8.7

•下午,民視新聞部記者常聖傳小姐至學院向昭慧法師訪談有關《金剛經》「若以色見我」四句偈之意義。原來鳳凰颱風於7月28日襲台,造成二死六傷,全國農業損失逾六點五億元;而台東縣長鄺麗貞於鳳凰颱風期間出國考察,被輿論強烈指責其棄縣民安危於不顧,檢調單位更於其回國後,調查其是否利用公款,從事私人的觀光行程。鄺縣長在面對媒體時,引用《金剛經》「若以色見我」偈而作自我辯護,聽得記者一頭霧水,因此來訪。

 昭慧法師將該四句偈作簡要之詮釋,並指鄺縣長引喻失義,颱風期間縣長理應留守縣地指揮調度,這只是盡公務員的本份而已,與縣民要不要見聞她本人的「色相、音聲」扯不上關係。鄺縣長應依《金剛經》大旨:「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不要太自我中心,要無私地護念眾生而不求回報。本段訪談,於當晚的民視晚間新聞播出。

97.8.9

•由於台北市政府環保局呼籲七月普度寺廟,將燒金紙統一交由清潔隊處理,下午,自由時報記者謝文華小姐來電詢問法師對此一政策的看法,以及佛教本身對燒香、燒金紙、銀紙等的看法。法師回答:

 1.佛教對燒香的看法是:好的燒香、塗香、薰香,均有潔淨空氣、安定心神作用,但廉價線香反而助長空氣之污濁,故以不用或少用為宜。而為顧念民眾向佛陀、天人或亡故親友上香致意的習俗,一般都將民眾上香的香爐置於戶外,在大殿或戶內並不鼓勵人人上香,而但由「香燈」師父獻上些許好香(如檀香、沉香)以供佛。

 2.至於金紙、銀紙之焚燒,佛教一向都無此類習俗,這屬於民間信仰行為。特別是焚燒銀紙與各種冥幣,這是來自中國傳統「人死為鬼」的宗教思想。中國人自商朝以來的習俗,認為「人死為鬼」,所以才會認為鬼到了陰間有銀紙、紙衣物等的需要,這是接受同一文化氛圍的人所玩的遊戲、形成的共業圈,把「冥紙」當「有價證券」,還玩得不亦樂乎!但佛教主張人死將依其業力、習性與念力而升沉六道,並不認為人死必然為鬼,因此並不鼓勵為之。

 3.宗教文化倘有落伍或過失,必須與時俱進,但最好是該宗教內部自行反省與改革,其他宗教一旦置喙,容易引起反彈。因此前述對燒香、燒紙等作法,只是純從佛教觀點而作闡釋,一般而言,對於民俗信仰行為(如:有節制的燒香行為),若無大礙於蒼生者,佛教大都表示尊重;若有害於蒼生者(如:神豬祭或牲祭),佛教當然還是反對為之。至於政府的政策,最好用柔性勸導,否則易被指責為文化霸權與宗教迫害。

 本則採訪報導已於8月11日刊載於自由時報。

97.8.10 上午舉行共修。世友居士及其夫人對漢傳課誦頗有好感,於是在離院前,特來參加第一支香《金剛經》之誦念(坐在西單第四排)。

97.8.13 本日係慧瑩長老尼90嵩壽,靜思精舍師徒備辦壽桃與壽糕,於新建講堂為長老尼祝壽,證嚴法師於忙中躬臨祝壽會場,致以賀忱。

97.8.13 師兄弟們從各處來到靜思精舍,向老師兄祝壽(右起:慧理、慧潤、依道、慧瑞、證嚴、慧瑩、昭慧法師)。

97.8.13 師生一行14人奔赴花蓮靜思精舍祝壽,會後到慧瑩長老尼寮房,圍坐聆聽長老尼之開示。

97.8.13 慧瑩長老尼掛起老花眼鏡,並取出放大鏡,將甫出爐的第94期《弘誓雙月刊》拿來細讀。

97.8.15 解夏之佛歡喜日,鄭琳曄師姐於嵐園以豐盛美味的午宴供眾。

97.8.15 東森新聞記者陳浚名先生到院錄影採訪傳法法師,談有關推動鯊魚保育、拒吃魚翅的理念。

97.8.17 昭慧法師的小學老師劉武清老師(中)、陳金鑾(右)伉儷蒞院,與法師晤談。

97.8.19 於嵐園舉行院務會議。

•傍晚,印度佛教復興運動之推動人,也是龍樹佛教學院的創辦人──世友居士(Dharmachari Lokamitra)及其夫人Ranjana Goody(法名:vishakha)蒞院拜會昭慧法師,本院師生以豐富的晚餐款待貴客。兩人之間的談話內容, 極其豐富而具深意,詳見傳法撰:〈有關「二部受戒」與「 不收徒弟」之中道考量——昭慧法師答世友先生側記〉。

97.8.10

•上午,本院舉行共修。世友居士及其夫人對漢傳課誦頗有好感,於是在離院前,特來參加第一支香《金剛經》之誦念,昭慧法師特別向大眾介紹兩位復興印度佛教的人間菩薩。九點半,世友居士及其夫人離院,由陳悅萱居士接送前往機場搭機離台。

97.8.12∼13

•本院師生一行14人赴花蓮靜思精舍,拜見返台靜養的香港慧瑩長老尼。12日上午,先至裝訂廠拿甫出爐的第94期《弘誓雙月刊》,本期乃以慧瑩長老尼90嵩壽為專輯主題,學團住眾特地趕工美編、校對,以趕上13日長老尼壽誕時為其祝壽。

 12日近午,學團師生一行先途經蘇澳冷泉泡湯,然後與心門法師約在餐廳碰面,用過午齋之後,行駛蘇花公路至花蓮,夜宿民宿。

 13日一早前往靜思精舍,參加為慧瑩長老尼90嵩壽之祝壽典禮。包括證嚴、明聖、慧理、慧琛、常光等導師門下的諸多長老尼齊聚一堂,是極為難得的一場盛會。昭慧、性廣法師帶領學眾,向慧瑩長老尼獻上祝壽專輯, 並同聲齊誦長老尼向靜思精舍師父學會而且常常掛在口上的台語,祝願長老尼福壽康寧、常轉法輪。

 之後,德悅法師帶領大家參觀非常典雅溫馨的印順導師紀念室。該室原為導師於精舍最後養病之處,導師圓寂之後,精舍將該室有關導師的文物原樣保留,原佛堂改奉置導師銅像,並留下導師遺靈瞻仰時蓋上的透明玻璃罩,與精舍師父精心縫製的鋪蓋,以供後人瞻仰。

 然後大家到慧瑩長老尼寮房與她老人家談話。昭慧法師拿起本期《弘誓雙月刊》祝壽專輯,述其內容,長老尼拿著放大鏡仔細閱覽。專輯當中紀錄長老尼當年為了聞法而斷糧十日,學團住眾們表示極為感動,長老尼卻謙稱「這是小事,一點也不覺得苦」。 來自廣東惠州的彰妙師父以廣東話問候長老尼,長老尼欣聞鄉音頗為親切,話匣子一打開,為大眾開示道:「印順導師思想純正,釐清佛教許多錯誤的邪見,大家要多看妙雲集、華雨集,宏揚導師思想,荷擔如來家業、續佛慧命,以報三寶恩、眾生恩。學佛不但自己得受用,還要讓許多人得受用,這是最重要的。大家要珍惜在弘誓學院昭慧法師、性廣法師座下學習的機會,冀望大家努力實踐導師的話:『淨心第一,利他為上』,發菩提心、暢佛本懷,轉穢土成淨土,佛教未來的希望就在你們身上。」

  一位師父告知:長老尼在香港擔任過校長。昭慧法師詢其詳情。長老尼這才述及她當校長的一段往事,當年在香港寶覺分校任教之後,原校長因與董事不合而離開,在董事何張蓮覺居士的勸請之下,長老尼乃接任校長一職,自1966年迄1973年母親過世為止。昭慧法師表示:口述訪談時長老尼只說「到寶覺分校任教」乃至退休,卻完全沒提到她後來擔任校長,這部分的資料未來應再補全。

 長老尼自述其不建道場的原因:「因為發心純正的很少,香港很多出家人不修行、不弘法,大都只做佛事經懺,正經修行的找不到了,因此不願建道場、堅持不剃徒眾。」長老尼殷重懇切的一番開示,令學僧們極為感動,紛紛恭敬合掌回以「依教奉行」,願學習長老尼堅貞純淨的道心。

 時已近午,大眾一起至齋堂用齋,餐後精舍師父們又以香草茶熱誠款待,還摘取自種的香草、送給學團師生好幾箱剛出爐的自製土司、麵包,以及為慧瑩長老尼壽誕所做的壽桃,然後在精舍師父們的熱情相送之下,告辭離去。

97.8.15

•上午,本院舉行解夏自恣。中午,鄭琳曄師姐特地請春美師姊到院外燴,還特地購買多種冰品,在嵐園以豐盛美味的午宴供養大眾,其女兒彭伶伶小朋友特地準備紅包供養僧眾,大家歡欣地共渡佛歡喜日。

•傍晚,東森新聞記者陳浚名先生到院錄影採訪關懷生命協會秘書長傳法法師,談有關推動鯊魚保育、拒吃魚翅的理念,以及一系列奧運金牌選手公益廣告播出的成效及影響。

97.8.16

•本日,玄奘大學新生報到。中午,舉行宗教學系迎新餐會,系主任黃運喜教授與昭慧法師、陳一標、根瑟、鄭維儀、鄭月裡等老師以及考上輔大與政大研究所的謝豐生、劉又仁學長,均出席迎新會,向新生及家長介紹本系特色與教學、學習之體會。

 本系雖遭到系所評鑑時「待觀察」的不公待遇,但由於黃運喜主任與昭慧法師於第一時間,撰文將系所評鑑內容的荒謬、錯偽、顛倒事實一一指陳,乃至投書公諸輿論,大眾的眼睛雪亮,因此學生與家長對本系深具信心且熱誠支持,此由本期新生報到率較去年反倒更為提高,即已可見一斑。

97.8.17

•一早,昭慧法師的小學老師劉武清老師、陳金鑾伉儷蒞院,與法師晤談,法師請兼為書法家的劉老師,未來為本院新校舍樓層之名稱,布施墨寶,用供鐫刻。

97.8.18

•下午,曾如芳小姐來向法師作一訪談,曾小姐係基督長老教會信徒,現在美國天主教大學修習博士學位,擬以「宗教交談」為主題以撰寫博士論文,暑期特前來參加「阿含講座」。訪談內容極其豐富,昭慧法師詳談「宗教對話」的意義,並在其詢問下,說明自己對「扁海外密帳案」的看法。

•晚上6:00於嵐園舉行執事會議,會中通過住眾福利辦法、新校舍空間規劃、住房規約等議案。學院特地請大家吃披薩,也為即將返回大陸的耀行、彰妙二師餞行。

97.8.19

•上午9:00於嵐園舉行院務會議,昭慧、性廣、慧璉、見岸、清德、自憲、德涵等老師及多位學生、行政人員與會,會中通過財務預決算、98學年度研究部課程師資,並對於學生提出的多項建議,鄭重地予以討論與回應。

•下午3:00於嵐園舉行弘誓文教基金會董事會議,會中討論第五屆董事推荐名單、新校舍落成典禮、國中小獎助學金頒贈、社區教化活動等案。會後昭慧、性廣法師帶領諸位董事參觀新校舍工地,實地了解施工進度及空間規劃。

97.8.20

•上午,昭慧法師率學團學僧一行9人南下高雄楠梓慈雲寺,於會本長老靈前捻香致祭,並參加助念、午供,祝願長老功圓果滿、乘願再來。用過午齋之後,傳法師父原擬自行搭車回俗家省親,昭慧法師與學眾乃駕車送其返家,車上聽聞其令尊劉海屏老居士癌症病情,殷切詢問情況,乃臨時決定探視其雙親。於是到超市請心謙、明一師父採買伴手禮,祝願劉老居士增福增壽,並邀請來院靜住幾日。家裡第一次這麼多師父來到,老人家極為歡喜,稍坐之後,昭慧法師一行告辭北返。

•上午,越南寶光尼寺住持妙境法師在其弟子——本院校友清桂法師——陪同下蒞院參訪,性廣法師接待並與來賓茶敘。妙境法師告知:其徒清桂法師在越南某佛學院畢業時,成績原本是第一名,但該佛學院主事者竟擬將第一名頒贈給一位比丘,妙境法師知悉後,立即前往據理力爭,因此保住了應有的公道。越南過往供僧時,由於並未視比丘尼為「僧」,故未供尼眾。但近年女權意識漸起,因此已強調「普同供僧」的「平等施」,本次來台,即是為了考察台灣的齋僧大會,用作未來越南佛教界辦理齋僧大會之參考。性廣法師聞言,特贈其昭慧法師所著,提倡佛門女權運動的《千載沉吟》一書。

97.8.22 加州大學音樂系博士候選人林則雄老師來訪,與昭慧法師討論當代台灣佛曲。

97.8.24 美國香光山世界佛教禪淨中心住持禪雲法師(右二)、監院淨智法師(左二),在慈願寺明悟法師(左)陪同下蒞院參訪(右:知客明一法師)。

97.8.22

•上午,林則雄老師(建國科技大學音樂老師)來訪,與昭慧法師討論其博士論文的寫作內容與結構。林教授刻係加州大學音樂系博士候選人,所撰寫的博士論文,主題與台灣當代的佛曲有關。本日相互分享之主題有:西洋古典音樂及流行音樂深層的文化意涵、佛教梵唄之特色、各佛教團體所推廣之佛曲佛歌的特質與批判、僧人直接於舞台上表演是否適宜等等,談話內容十分豐富而深刻,有的甚至已跨越了「音樂」的內容。例如:當談到慈濟歌曲時,昭慧法師表示:慈濟善用歌樂來貫串全場,乃至在各種公私儀典上,莫不使用慈濟歌曲,完全跳脫了傳統梵唄的形式,但靜思精舍的課誦還存留之。林則雄詢及慈濟使用「大愛」之詞,是否會有與基督宗教之意象混淆之嫌,法師表示:她原來也頗不習慣,因為「愛」在佛教,大都指我愛或我愛的擴大,但後來仔細思考「慈悲」一詞在中國佛教中的使用脈絡,已不祇是「與樂、拔苦」,而有(無論是精神或形式上)強者給予弱者、優勢給予劣勢所產生的「上對下」感受。例如:師長對學生好,學生會說「老師慈悲」,學生對老師好,一般不會說「學生慈悲」。法師表示:梵文、英文相對詞彙的使用脈絡,或可完全不夾帶此一意涵,但中文使用脈絡中確有這種很隱微的意象,相形之下,慈濟的「大愛」詞彙,再加布施者向受施者頻用「感恩」一詞,確乎減少了「強者對弱者居高臨下施捨」的感受。

97.8.24

•下午,美國香光山世界佛教禪淨中心住持禪雲法師、監院淨智法師,在慈願寺明悟法師陪同下蒞院參訪,由知客明一法師帶領參觀校舍,之後於嵐園以茶點款待遠客。禪雲法師於美國開疆闢土二十多年,胼手胝足創立香光山世界佛教禪淨中心,頗俱梵唄、書畫篆刻等藝術造詣,當場揮毫「菩薩行處」贈與本院與寶蓮寺,明一法師亦回贈研討會論文集、專書與DVD,雙方座談分享弘法教學之經驗,在溫馨愉悅的氣氛中,結束本次的會面交流。

97.8.26

•下午,東森新聞台記者方思危先生到學院採訪昭慧法師,請教有關陳水扁前總統與日慧長老之法緣,以及對陳前總統與朱朝亮檢查官共同出現在日慧長老追思會的看法。法師表示:

 1.假使朱檢查官與陳前總統共同出現在民進黨中央黨部,還有理由猜測說:「可能事有蹊蹺」,但兩人碰面的是宗教公開場合,而宗教的慈悲特質,使它不可能拒任何罪苦眾生於千里之外,因此何來「爭議」可言?

 2.日慧長老一生人格高潔,不願結交權貴,所以入山唯恐不深,連身後事都囑咐不治喪、不辦追思會。當日只是部分弟子追思長老而聚會唸經、瀏覽長老法影。

 3.個人於7月27日上午至觀自在蘭若參與日慧長老知進徒眾自發性舉辦的小型追思會,到後方知陳前總統蒞臨,惟恐他誤以為退位後「世態炎涼、人情淡薄」,無人理會,因此還特別趨前向他致意。但法師並不認識朱檢查官。而大家一齊誦經,陳前總統與朱檢查官亦不可能有機會相互談話,否則會引人側目。

 記者問法師,作為一介曾經參與台灣民主運動的宗教人士,對陳前總統海外密帳案的看法,法師表示:

 1.過去確曾與陳前總統等民主人士一同奮鬥,對台灣的前程充滿願景,事件的發展當然難免令人痛心。但於情,一同走過數年社會運動歷程的記憶,無法斷然切割;於理、於法則「理未易知,事未易明」,因此還是靜待偵辦、審決。

 2.無論陳前總統曾經做過什麼事,我們將永遠懷念那段共同奮鬥的歷史歲月。

 記者方先生聞後表示:他個人沒有什麼藍綠色彩,但對法師的這段話,非常感動!

 未料東森新聞報導時,竟稱昭慧法師「身為唯一一位挺身支持台獨的佛界人士,釋昭慧和陳水扁是多年好友,也熟知阿扁的性情」,昭慧法師一向未有看電視的習慣,翌日看到網路新聞,方知其報導內容。有鑑於社會運動如果一定要在統獨立場上作出切割,將是社運的重大傷害,於是致電向方記者鄭重澄清:

 「台灣支持台獨的法師,可能不祇一位;但本人過往支持阿扁總統,還談不上是『支持台獨』,而是基於社運理念,支持政黨輪替,反對金權政治。希望能予以澄清。」方先生致歉並承諾向節目部門反應,但未見下文。

•晚間,昭慧法師赴台北市火車站大樓二樓越粉鋪,參加生命倫理學會第三屆第二次理監事會議。

97.8.27

•本日起連續兩日,每天均有將近二十位出家或在家志工到來學院,為30日舉行之地藏法會,支援各項籌備工作,校園裡洋溢著歡喜熱鬧的氣氛。

•下午,清華大學李玉珍教授到來,將於此閉門兩日以專心寫作。30日上午再行返家。

 

  本院近訊

第94期《弘誓雙月刊》發行消息

第94期《弘誓雙月刊》封面。

  第94期《弘誓雙月刊》業已於8月中旬發行。為祝賀香港慧瑩長老尼九秩嵩壽,本期特增刊製作「淨若冰雪,堅逾磐石——慧瑩長老尼九秩嵩壽紀念專輯」,共計九篇介紹慧瑩長老尼的口述歷史訪談與精彩文章。

  全本內容業已於佛教弘誓學院網站上網,本期本電子報謹轉載昭慧法師所作之專文:〈斯是陋室,維師德馨——慧瑩長老尼九秩壽誕專輯引言〉,及黃家樹校長大作〈不負如來不負師──戒行、學行精嚴的慧瑩法師〉,敬請網友瀏覽並惠予指教!

 

封面說明:

1.主題照片:慧瑩長老尼接受訪談時,專注而愉悅的表情。(96.12.12)

2.背景圖片:慧瑩長老尼安居之茅蓬就在法雲蘭若大殿的左後方(入門右前方)。

 

  祝壽專輯

斯是陋室,維師德馨

——慧瑩長老尼九秩壽誕專輯引言

釋昭慧             

 

1962年,慧瑩長老尼為了教書,向教育司登記而攝,時年46歲。

  民國95年9月19日上午,筆者在論玄法師陪同之下,於桃園國際機場搭機,啟程展開長達十六天的成都與印度的學術之旅。

  第一站先至香港。為了探望八十八歲高齡而身體欠安的慧瑩長老尼,筆者將飛抵成都的航班訂在晚間。近午時分抵港,陳宜卓與劉燕薇居士前來接機,陳居士駕車載我們前往新界沙田,抵達法雲蘭若時,慧瑩長老尼與妙華佛學會佘秀英、何翠萍居士已在門口等候。當家師知淨法師帶著印尼助手Mini(阿諦)熱心提供了豐盛的午齋,長老尼也準備了豐富可口的點心與水果。知道筆者早晨三時方睡,五時即起,恐筆者精神不濟,故於午齋之後,長老尼又請知淨法師於二樓安排兩間房間,讓筆者與論玄法師午休。於是原屬探視長輩之旅,反倒成了旅途中愜意的休憩站。

  午休起床後,下樓發現:長老尼已在樓下等候,招呼我們至齋堂食用點心,然後帶筆者至蘭若庭園左後角的茅蓬。這是長老尼長期駐錫的所在,空間非常狹小,擺設更是簡單。除了佛像、印順導師法像、經典書籍與日用物品外,一無所有,臥床兼作坐椅,連浴廁都是搭建在屋外的小鐵皮屋。原來長老尼自奉甚簡,長期以來,所有善信供養金與供養品,她全都攢積起來,待到返台之時,供養導師,佈施佛教文教機構。本院、筆者與性廣法師,即長期蒙受長老尼之恩慈。

  斯是陋室,維師德馨!這是筆者第三度參訪長老尼安居之茅蓬,在敬佩大德行止之外,還多了一份殷重的感恩之情。筆者坐在茅蓬之中,忽然有一種殷切期盼:這是一位以全身全心奉獻三寶、利濟有情的大德,我人應於其畢生行誼作詳實之紀錄,用供當前、未來的修道人與學法者,作為「生命教育」的典範。

  於是臨時敦請長老尼憶述生平,並且當場作了一些筆記。回台後,抽空將這些筆記整理成初稿,於翌(96)年元月下旬傳送給勞海新居士,煩請他列印呈送長老尼修正。長老尼仔細讀過之後,將修訂文逐字寫在列印稿上,約一週後即交勞居士寄回。猶記得96年元月30日,筆者於致勞居士函中說明:

  「長老尼是一位平凡中見其偉大的人,我一生受其恩澤甚深,很想為她作一點口述歷史。尤其在她衰病之後,這種歷史性的急迫感更強烈了。這只是就著上次到港見面時,長老尼的口述,所記錄的初步簡短資料,希望假以時日,詢問更多有關長老尼的生平。但偏偏自己很忙,無法於近期到香港一趟,因此期待下回她回台時,能來學院小住幾天。

  「再者,煩請轉稟長老尼:本次新校舍的其中一棟(教室區),命名為『瑩恩樓』,這是感念兩位長老尼之恩,一位是慧瑩長老尼,她對我長久以來的慈悲護念,您已詳知。另一位是達瑩長老尼。」【下略】

  就在那時,筆者已決定要為這樣一位「人間佛教典範」,作一次更完整的口述歷史訪談,並且要在其中一期《弘誓雙月刊》上,為長老尼作一次完整的專輯。

  那次見面的五個月後,96年2月28日,長老尼因心臟疾患,返台回花蓮慈濟醫院就醫,醫師擬為她作心導管檢查手術。長老尼於法體欠安而身心虛弱之際,仍關切學院之校舍增建,特交代其香港弟子梁志高居士,電匯港幣以贊助本院校舍增建。

  3月5日晚間,筆者在慈濟大學演講。演講已訖,到慈濟醫院陪長老尼默坐良久。長老尼在病榻上忽然由感而發,向筆者表示:「明聖法師非常了不起,默默奉獻一生來照顧導師,任勞任怨,很希望能有人為她作訪談紀錄。」筆者誠懇稟告:無論如何,還是要先從長老尼的專輯做起。長老尼一貫謙和地說:「我沒有什麼好寫的,我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了。」

  由於深知她在香港居住環境的簡樸(甚至簡陋),很擔心老人家返港之後的飲食起居與醫療照護問題,因此我們都一再勸她就此定居台灣。有慈濟醫院的醫療後盾,證嚴法師的殷重關切,以及精舍尼眾法師無微不至的生活照護,我們大家才能放心。但她總是在法體稍見好轉之後,就立即返回香港。並且誠懇告知:住在這裡受到這麼多、這麼好的照顧,她深感不安,感覺自己就好像一個「廢人」。

  每次慈濟療程結束返港之後,她總是立即抱病投入持續的弘法工作,未稍休歇,直到再度病倒為止。

  筆者深深感到自己在與時間賽跑,但苦於事緣繁重,一直無法赴港進行訪談。直到香港樹仁大學趙文宗教授邀請筆者,於去(96)年12月15日,在香港樹仁大學與香港中文大學所舉辦的首屆「廿一世紀中國性/別國際圓桌會議」上發表論文,筆者這才趕緊把握難得的機會,邀性廣法師與本院研究部陳悅萱同學一同赴港。本次赴港,雖是為了參加學術會議,但筆者更掛記在心的,則是向慧瑩長老尼作一次口述歷史訪談。但由於12月16日必須到高雄參加中華佛寺協會的研討會,我們必須於15日圓桌會議結束的當天返台。而長老尼又慈囑筆者與性廣法師,為妙華會友各作一場演講,這樣一來,時間七折八扣,行程過於匆忙,因此訪談時間只勉強安排了兩次,即是在到港翌日(12月12日)的上午與下午。由筆者提問,悅萱錄音,性廣法師則以專業相機全程攝影。當筆者將長老尼珍貴的歷史照片,逐一取來詢問其攝影內容時,性廣法師則同步依序拍攝下來。

  回台後,性廣法師仔細整理本次赴港所拍攝的所有照片,悅萱則依筆者詢問照片內容的錄音而逐字聽打,逐一填寫照片說明,並著手整理本次的口述歷史訪談稿。這些稿件,都先傳送到香港,請《妙華會訊》主編何翠萍居士呈送長老尼修訂,翠萍再依長老尼指示而修改電子檔,傳送回來。

  自去年底返台之後,筆者忙忙碌碌地度過了七個月,完全無暇進行專輯文字的編寫、定稿與照片的選取。連長老尼於本年7月2日返台就醫,筆者都因出國(發表論文)、趕寫論文、講學、演講、拜會、祭弔諸事而行程滿檔,直至7月23日,應天主教洪山川總主教之邀,率學眾拜會總主教公署之後,下午才偕性廣法師趕至花蓮,於24日至靜思精舍拜望長老尼。

  長老尼身體更形瘦弱,只剩三十二公斤,由於眼底出血,左眼與左耳視聽力退化,須以較大音量與她交談。由於心臟衰弱,講話不宜過多,否則容易氣喘,腸胃功能更形退化,所以時常如廁。體力衰弱至此,精神卻依然矍鑠。

  行前數日,電話詢問長老尼病情時,德悅法師即已告知:每回長老尼來台治病時,都只帶當季衣服,一待稍有好轉,立即決定返港。但這回她將冬衣都帶來了。聞此言已,一方面為長老尼終於決定長住台灣而深感放心,另一方面卻難免生起哀傷之情。

  長老尼一生是佛門「法將」,以「將士自當戰死沙場」的豪情,必當待到弘法的最後一點氣力用盡,否則絕不休歇。因此過往一再婉謝大家的好意,說自己不願意做一個「廢人」。本次她會將冬衣帶來,應是自知衰病至此,已不太可能再赴妙華講經了。為了避免山居陋室,帶來弟子們照護上的極大不便,這才有了長居台灣,接受慈濟團隊的醫護以對應病苦的準備。在她老人家身上,筆者真正感受到商隱詩的心境:「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那是一種全身全心無私地奉獻三寶的坦然與從容。

  本年8月13日(農曆7月13日),將是慧瑩長老尼的九秩大壽(實為八十九歲,依俗例晉一歲而稱九秩壽誕)。長老尼一生簡樸低調,當然不喜做壽,而對這位淡泊名利物欲的大修行人,最好的禮物莫非「以法供養」。因此筆者排定:要在八月中旬的第94期《弘誓雙月刊》,刊出「慧瑩長老尼九秩嵩壽專輯」。並且殷切期盼,能在8月13日長老尼壽誕當日,提早印製出來,親自呈遞作為生日禮物。

  自花蓮回來已是7月25日,26日有Ven. Lekshe Tsomo蒞院演講活動,27日赴苗栗參加日慧長老的追思法會。因此編輯工作的全面展開,已是28日以後的事了。如果要預留一週的印刷時間,那麼算算編輯、排版與校對的工作天,也就只剩一週左右了,我們真的得分分秒秒與時間賽跑。於是,性廣法師進一步整理所有過往所攝取到的慧瑩長老尼蒞台照片檔案。筆者則為去年12月間的口述歷史訪談錄,作最後之潤稿,並將整個專輯的文字稿都排定下來,然後就著悅萱已完成的歷史照片說明稿,將歷史照片作了增補,對照片說明的內容,也逐一尋找相關資料來作考訂、增補、修正。

  拜過往《弘誓雙月刊》逐期刊出「活動看板」之賜,筆者復將所有「活動看板」中,與慧瑩長老尼相關的紀事全都搜尋出來,刪除與長老尼不相關的情節,另行整理成〈慧瑩長老尼與弘誓學團的法緣——《弘誓雙月刊》「活動看板」與慧瑩長老尼相關紀事〉,一方面可依此回顧長老尼與台灣(特別是與本院師生)的深厚法緣,聊作長老尼生平紀事的小小補充,另一方面,許多本院過往所攝影存留的相關照片,亦可選取出來而依序刊載。

  在將口述歷史訪談錄拿來潤稿之時,方纔發現,由於該次訪談時間不足,訪談內容大致是長老尼幼年學佛,與青年、中年時代親近大德、聽聞佛法、任教小學、剃度出家的往事。弘法史的部分,長老尼只談到妙寶經室成立後應邀講經,以及妙華佛學會的現況。最後是以略述其家庭背景,來劃上訪談錄的休止符。然而長老尼個人長期棲居茅蓬及於港、台、廣東、海外的弘法史,以及妙華佛學會(妙寶經室與華嚴閣合併而成)的沿革,則在該次口述歷史訪談中,完全付之闕如。

  尚幸長老尼結茅內修部分,在95年9月19日的第一次訪談中,還有些簡要的敘述。該次訪談內容,已被筆者用編年體寫訖,但並非採取當事人第一人稱的口述歷史體例。由於這部分早已請長老尼修訂定稿,因此筆者決定一字不改地將它附在訪談錄後面,用資補充訪談錄之不足。

  更有妙華講師陳瓊璀、楊福儀居士,過往各有一篇專文,記載長老尼生平事略,再加上黃家樹校長與《妙華會訊》主編何翠萍居士提供鴻文,憶述與長老尼的法緣。因此本次專輯,在慧瑩長老尼生平記事方面,經過這樣東拼西湊,應該堪稱詳備。有些彼此紀事有所重覆或是類同的地方,倘若打散重新編製長老尼傳記,或許更有利於讀者一氣呵成地閱讀,但卻失去了每位作者的全文原貌,因此幾經考慮,決定存真而保留作者文章原貌,不作任何歸併與刪節。

  至於慧瑩長老尼本身的手稿,在港業已出書,未來希望能在台灣刊行長老尼全集,以嘉惠更多佛子。本次專輯限於篇幅,翠萍特幫本刊選取了兩篇長老尼的文章,兩文皆以講錄為主,其中亦有一封信函。

第一篇是長老尼在遠參老法師圓寂紀念法會上的開示講錄。在該次開示中,長老尼談述她親近遠參老法師與印順導師的心境轉折,並說明:遠老與印公的思想大同而作略有異。這不但是長老尼的學法自述,而且還是一篇饒富價值的民國佛教史料。

  第二篇是慧瑩長老尼自述與開示節錄。其中的兩段開示,是翠萍於長老尼歷次講錄中所精心輯錄的吉光片羽。另有一封覆廣州在武先生書,全函只見其讚歎遠參老法師與印順導師,並且不輕後學而向在武先生大力推介吾等晚輩。在武先生,余不詳其人;但長老尼常說她是「愛才如命」,於該函內容亦可見一斑。

  長老尼目前已因病苦而暫輟講學,她因此而謙稱自己已是「廢人」,但所有照顧她的精舍師父,在她的言教、身教乃至平和、安寧、深邃的靜默之中,感受到的卻是無限的法喜。因為她雖已停下了講台弘法的腳步,但那冰雪般的淳淨心境,磐石般的堅毅品德,自自然然地流諸眉宇之間,這不啻是時時刻刻在為照護者、看病者「現身說法」。

  猶記得訪談當日,長老尼講到她十日未進點食,卻因聞遠參老法師說法,深得法喜而不以為苦,又講到她因記載法舫法師的講記,一整個月日以繼夜用功,天天將筆記趕給法舫法師看,寫到手指關節變形,到現在都未能平復。在座者聞而為之動容!筆者曾用「寒潭清水,印月無痕」,形容印順導師的人格特質,因此也為慧瑩長老尼的畢生風範,以「淨若冰雪,堅逾磐石」為專輯命題,頂戴贊曰:

  陋室宛然洞府,經籍盡是寶琛。

  嚫施蔭覆學子,簞食差堪練根。

  惺惺惜才如命,念念報佛深恩。

  慧思冰雪潔淨,志節磐石堅貞!  

九七、七、廿九,于尊悔樓    

 

  祝壽專輯

不負如來不負師

——戒行、學行精嚴的慧瑩法師

黃家樹           

本文作者黃家樹校長(96.12.14於九龍上海功德林素食館檔案照片)。

一、蝸居陋室,刻苦自持

  開始認識慧瑩法師,是三十五年前的事了。一九七二年,香港明珠佛學社創辦人明慧法師開辦佛學初階班,囑我協助講課。豈料開班三個月,他就因病忽爾辭世。為了完成他的志願,他遺留下來的班務重擔,我只好勉力承接。翌年,初階班結業,需繼續開辦進修班,幸得慧瑩法師惠然拔刀相助,分擔課事,才解救了我的燃眉之急。

  自此十多年間,無論我開的是什麼班,只要我邀請她參與講席,她都會盡力幫忙,少有推搪。直至一九八六年,妙華佛學會成立,她身為學會的領導人,既要盛開講筵,又須處理煩重的會務,才因此無法再到明珠幫忙講課。

  這十幾年間,由於講課上的聯繫,與法師多了接觸,漸漸也對法師多了認識。每次見她,都在沙田法雲蘭若門邊的一個小屋子堙A那是她向法雲借住的。六十年代初她辭去臺灣新竹女眾佛學院監學之職,返回香港重執教鞭,至六十年代末退休後,她便一直寄居於此,至今已差不多四十年了。那是一個面積只有數十尺的小地方,最多可同時坐上三、四人,其中兩人還須坐在法師的臥床上,人再多便要找空位站立。說到臥床,實際上只是一張長椅,晚上拉開成床,日間推回去便作椅子用。而有牆壁之處都安裝了書架,上面放滿經書,這就越顯得地方的逼窄。每天盥洗、沐浴、燒飯都要在屋外遮蔽不足的小空間進行,冬天捱冷,夏天抵受暴風疾雨,是無可避免的事。

  其實,以法師的學養與資歷,無論在臺灣或香港,她要在道場擔任要職,或接受信眾的供養,建立自己的道場,都是輕而易舉,毫無困難的,為什麼她要獨自蝸居於簡陋的小室,過著刻苦的生活?是否藉此表示她能安貧樂道,無愧為一個出家人呢?孔子曾經讚美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世間的賢者尚且能安貧樂道,佛教的真修實行者又豈止安貧樂道而已。

二、戒行精嚴,質樸自在

  從法師的言談講說中,我大概瞭解她為何要這樣獨居陋室,刻苦自持。一、她小時候住叢林,見同修共住的人都是爭權奪利的多。他們終日明爭暗鬥,吵鬧不休,毫不和合。這種環境,令人難以專心辦道。二、她謹遵佛在《阿含經》的教導,認為出家人應該無欲無求,只可「唯道是務」。古印度的出家佛弟子持缽乞食,卑下活命,不為什麼,只為求勝義,求解脫生老病死、憂悲苦惱。如果是學大乘的,更要發菩提心,誓願弘聖教,化度一切人。現世雖不必持缽乞食,但卑下活命的意義並非就可忽略。所以,出家生活要盡量簡單,盡量儉樸,才符合佛意。三、她又強調,出了家,就應該把身心財物都奉獻給三寶,給眾生。不過,處身這個時空,出家人在生活上不能不用錢,那就只有少儲蓄,少花費。於用錢時,遠離奢侈,遠離浪費。她的居室簡陋,正不違這個宗旨。

  我這樣估量法師處理出家生活的背後因由,雖從未就證於她,但自忖雖不中亦不遠矣。

  法師嚴格要求自己要如法而行,做一個符合佛意的出家行者,這是曾經親近過她的信眾都體察得到的。信眾尊敬她,擁戴她,不純因為她深入經藏,說法無礙,而還在於她戒行精嚴,質樸自在。眼前當下,橫看直觀,都足為出家眾的榜樣。

  在我看來,她端嚴而不由修飾,自在而發於自然;有道有守的梵行者確然是不同於凡俗。

三、胸懷灑落,情操高尚

  法師還有一過人之處是大眾應學而學不來的,這就是她對於有德有學的同修,無論是男眾女眾,同輩晚輩,都總是隨喜讚歎,於人前大力褒揚,務求大眾都認識有這麼一位人物,讓其令名四播。

  她最早跟我提及的,是證嚴法師,讚歎她由一個宏願開始,創出慈濟一番驚天動地的偉大事業。其次是明聖法師,讚她多年來無私地悉心照顧導師的起居生活,讓導師於多病的日子中也能以較佳的精神狀態,用心於研究、著作,以及接引後學。她處事待人又周到細緻,悹堨~外,她都總是打點得妥妥當當。

  然後是性瀅法師,讚她由於欽仰導師的德學而自發地擔負起出版導師著作的任務,長年累月,不求聞達,但求協助導師出書,以弘正法;老實修行,令人敬重。

  跟著是宏印法師,讚他因為敬仰導師而矢志要弘揚他的思想,甚至因此改法號為宏印。他開辦佛教青年會,引導佛青研習《妙雲集》,培育正信的佛教人才,推動人間佛教的思想教育工作。

  還有昭慧法師,是她常常提及的。她極欣賞昭慧法師能講、能寫,又能挺身而出,護教護法,一新教界耳目,也一掃佛教多時以來的頹氣。對於昭慧法師的敢言敢幹,又能行事正確,達到所定的目標,慧瑩法師常自謙遠不及她,表示佛教正需要這樣有才智,有識見,有擔當,有魄力的人物。她可以做的,是盡力支持弘誓,支持昭慧法師的護教弘法的事業。據我所知,弟子給她的供養,很多時她都轉送去弘誓,作為辦學經費。

  以上我不厭其詳的引述法師對臺灣諸大德的隨喜讚歎,只想藉以說明,法師對同修的讚歎,是非常認真,一點不馬虎的。每次她在我面前提及他們的作略時,總是說了又說,強調再強調,好像恐怕說漏了甚麼地方,令我聽得不完全。

  從她的多方隨喜,極度讚歎之中,我透徹地看到法師護持聖教的熱誠,由此表露出來的,是光風霽月的襟懷,廣大無盡的慈悲,以及高尚優美的宗教情操,令親近她的人,無不為之感動。

  隨喜本來是去除我執的好方法,道理簡單易行,可一般行者卻總是難以做得到。那無非是行蘊所攝的「嫉」心所時時在作祟而已。相信只有「諸有所作,皆為佛教」如法師者,才可真真正正徹底消除這種隨煩惱吧!

四、接引後學,菩薩作略

  本於「諸有所作,皆為佛教」的宗教情操,法師至為著力去做的另一件事,是接引新學認識印公導師的思想,學習導師的著作,甚或皈依導師座下。由此而得親炙導師教誨的,歷年以來,不計其數。我自己便是其中一個受惠者。

  回想起來,六十年代初,我開始學習佛法,當時所接觸的,大多是帶有中國傳統佛教色彩的經論及著述。所以,對佛教的認識難免有所偏蔽。六十年代末,有幸遇到明慧法師,這位學佛路向與導師如出一轍的大德,把我從中國佛教的窠臼拉出來,由此我才略知佛教原來還有般若中觀之說,更為如理。可惜明師早逝,我於佛法大海中頓感茫茫,真慶幸就在那些年頭,得到法師的慈悲指引,不斷給我介紹導師的著作,並常送一些導師的書給我學習,令我茅塞大開。尤其是於七四年介紹我研習《中觀論頌講記》,對我影響更為深遠。因於這本書,我抉擇了修學的路向——由阿含的緣起,接於般若的畢竟空,以達至龍樹之中道。自此決心修學中觀,並發願加以弘揚。

  多年下來,我雖然對導師的學養情操,深為景仰,但從不敢妄想成為導師的門下弟子。自忖導師德學兩尊,在教界為眾所崇敬的長老,我憑什麼能得到他老人家接受我皈依呢?但法師栽培後學的心志,比金剛還要堅強。她多番勉勵我,指出導師是不會拒絕正信而又誠懇的信眾皈依的。她的勉勵改變了我的想法,結果,在她的安排陪同下,我到了台中華雨精舍,第一次親覩導師的慈顏,同時拜會了久所仰慕的明聖法師,心中有說不出的激動。

  這次皈依,得以忝列導師的門牆,親聆他的教誨,並蒙他解答了積存心中多時的法義上的疑惑,也現見了一位大修行人的風範;而且往後多年,仍不時透過信函,得到導師的釋疑解惑。所以,對我來說,此事確實意義重大,影響深遠。但如果沒有法師的勉勵、引薦與安排,這一切肯定不會發生。是她開啟了我的愚蒙,帶我走上學佛的康莊大道。

  像我這樣受惠於法師栽培的後學,歷年累計,不知凡幾。我的親身經歷正好說明法師對後輩的嘉惠是如何殷厚。所以,她雖蝸居斗室,卻是襟懷壯闊;她少牽涉俗事,然其菩薩作略卻是深廣無盡。

五、學行精嚴,不違師教

  我想,法師戒行精嚴,並且能夠以金剛般意志自我要求「諸有所作,皆為佛教」,應得力於她在學佛中途,遇上兩位教界巨人,使她得以深入法藏,知緣起,辨性空,明中道,以正知正見陶鑄其僧格,並且洞見法華之深義,興起一乘實教菩薩的氣概。

  先是於一九四六年,法師因事在廣州逗留一年半。其間有緣參聽遠參法師宣講金剛、三論,以及他所精研的《法華經》。法師驚覺,遠老所說,有理有節,跟她先前所學,大是不同。從此如夢初醒,棄舊從新。她對遠老解說《法華經》的獨到慧見尤其佩服,除了將遠老的講說記錄成兩大冊《妙法蓮華經講錄》外,更於往後數十年為信眾宣講此經不輟。

  讀過法師記錄的遠老法華講記,或法師所講的《妙法蓮華經綱要》,就可知道,遠老解釋法華是如何的孤明獨發,古今獨步。學者雖未必完全同意他的見解,但也得佩服他能見人所不見,將法華意趣清清楚楚地抖了出來。據遠老法師的慧解,《法華經》中佛出現世間,是要重度退了心的墮落菩薩,使他們轉回一乘佛道。佛多方施設五乘、三乘之教,都只為引導信眾迴入一乘道,這就是初則為實施權,最後則開權以顯實。而開權顯實正是法華的宗旨。遠參法師指出權教與實教的因果,在名言方面雖然無異,但在內容上並不相同。不同在於權教的因果有限有量,實教的因果則無限無量。例如權教佛果的功德是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其因則為於三大阿僧祇劫修六度萬行。而實教的因行要無量無邊,果上每種功德亦無邊無量。壽量品云:「壽命無數劫,久修業所得」,方便品云:「親近百千萬億無數諸佛,盡行諸佛無量道法」,都說明此意。

  法師深見此理,並因此而引發起一乘實教菩薩的氣概。她在《妙法蓮華經綱要》婸﹛G「有限有量,不夠廣大,修行應該是無量無邊阿僧祇劫」;「行菩薩道是不可以計時間的,要但問耕耘,莫問收穫」;「總之是要努力去做,布施、持戒、忍辱或修任何功德,你一定要離一切相,不住我相,不住人相。所以,我講要以觀緣起性空為基礎就是這個道理」;「不要記時間,不要記空間,不要記人,不要記我,什麼都不記,這才夠資格修菩薩行。要有無比的勇猛精進,有無限的大悲大願,這才可以叫修菩薩行。我們明知道唯有一乘是真實,應該一開始就發一乘菩提心。所以,經媮艙迡ㄓ葸_是非常尊貴的,你只要一發起就不會失,不會壞」。

  我相信,對《法華經》的深心信解,是法師能夠力行一乘菩薩道的重要因素。而她對《法華經》理解正確透徹,今天當是少人能及。這是值得在此附帶一提的。

  法師遇上的第二位教界巨人就是印順導師。一九四九年,印老初到香港。法師曾在東蓮覺苑佛學班講學,她知道導師是特長於三論的,便懇求苑長林楞真居士禮請導師講《中論》,法師則放下一切事務,專心聽講。她除了負責現場翻譯外,還將導師的講解錄成文字,珍藏書篋,直至去年才整理成書,名曰《中觀論選頌講記》。翻閱此書,就會發覺,法師的記錄,用字謹嚴,表義到位,多一詞,少一語,都會覺得有所不當,而尤其可觀的,是讀之如同讀導師親自執筆的著述,雖說原稿經導師修正,但如果對中觀不僂禲A於導師思想不相契,是無法寫出此等文字的。那時,法師才三十歲,猶未出家;料想她能早通般若中觀正義,是半由夙慧,半由遠老的啟發吧!

六、諸有所作,皆為佛教

  其後導師留港三年,法師因此有較多機會親近導師,領受教益,對導師的德無不備,義無不通的學養、情操,有至深切的體會。她所見到的導師與遠老都德學雙隆,足為教界矜式。大家都是「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倡自力,破神秘,去本體唯心之論;所不同的,是遠老偏重法華,導師則力弘緣起、性空、中道。而遠老不是學者,著作少,文字欠嚴謹,亦無統緒,難以令學者心悅誠服。因此,他雖具正法眼藏,見解卻難以廣大流行。這是令人深感可惜的。

  終於,經過一番抉擇,她於一九五八年毅然辭去香港的高薪教職,到臺灣追隨導師,並於翌年求導師剃度出家,誓願將身心奉獻三寶,奉獻眾生。

  此後數十年,她都謹守出家人的職志,謹守遠老、印老二師的教導,務求諸有所作,皆為佛教,諸有所述,皆不違佛意。

  法師從來都棄絕名利,不求聞達。數十年來講經說法,都是述而不作,她那師承自遠老的法華講說,見解精到,如法如理,但卻從沒有想到要結集流通。要不是她的弟子將之筆錄成書,請求她允許出版,這些可貴的講述,便要湮沒無聞, 那就非常可惜了。

  執筆為此文的時候,想起法師的種種德言淨行,她的優美風範,便自然現起心頭,使我很有一種願天下人皆見之的衝動。所以,寫呀寫的,不覺就多寫了篇幅,尚望編者讀者不以冗贅見怪。

【作者小檔案】

  黃家樹居士,廣東順德人。1940年生,1962年於教育學院畢業,1969年修業珠海研究所,隨已故羅香林、李璜、黃文山諸教授研習史學。歷任佛教學校校長凡二十年,曾任明珠佛學社副社長、佛教明珠學校校長等。

  在佛學方面,曾受業於佛學宗匠羅時憲先生之門,奠定學佛之基礎;復親近明珠佛學社創辦人明慧法師;後皈依於印順導師座下。專精於原始佛教與中觀學,長期於香港明珠佛學社講授佛學,並於僑居加拿大多倫多時,於安大略省佛教法相學會主持佛學講座。著有《玄奘西行與翻譯佛教經典》、《雜阿含經導讀》、《中觀要義淺說》、《心經略講》等書。

 

  法界交流

有關「二部受戒」與「不收徒弟」之中道考量

——昭慧法師答世友先生側記

釋傳法        

 

97.8.9 世友居士(Dharmachari Lokamitra)及其夫人Ranjana Goody(法名:vishakha)與昭慧法師於慈暉台合影。

  九十七年八月九日傍晚,印度佛教復興運動之推動人,也是龍樹佛教學院的創辦人──世友居士(Dharmachari Lokamitra)及其夫人Ranjana Goody(法名:vishakha)蒞院拜會昭慧法師,本院師生以豐富的晚餐款待貴客。翌日中午,世友先生伉儷自桃園國際機場赴首爾,接受頒贈「Manhae Peace Prize」。

  九日於餐敘與嵐園時,世友居士除了分享其於印度推動佛教復興的現況,也請教法師關於廢除八敬法的理念與遭逢的困境、運動的成效,又因為時值農曆七月是中國民俗的鬼月,於是又詢問佛教對鬼月的看法。

  世友先生詢問:「法師對二部僧受戒有何看法?法師本人是否有收徒弟?」法師表示:

  「就二部僧受戒一事而言,今時已大可不必依循之,比丘尼實可自行組成十人僧而傳授戒法。但我雖在演說、講學與寫作時,提出這種觀念,卻未積極鼓勵學生跟進,也未曾自組十人僧,直接傳授戒法。因為我必須顧念學生的身心狀態。

  「學生們在學團中,當然都受到平等的對待。但她們畢竟有可能有其他因緣住進其他寺院,未必會永遠都在學團生活,若未依佛教傳統於二部僧中得戒,那麼在這漢傳佛教社會之中,倘若心力不夠堅強,她們勢將難以排遣被歧視、被排斥的心理傷害。

  「連我提倡廢除八敬法時,佛教界的某些大老都想蘊釀將我逐出僧團,但我畢竟有足夠的自信心與來自社會的信任基礎與支持力,所以迅速回應這些大老,請他們審慎考量這樣做他們所將負出的社會代價,學生沒有這樣堅實的社會背景,因此我不忍她們受到『不被承認為比丘尼』之類的心理傷害。

  「而且二部僧中得戒畢竟不像『頂禮比丘』行為,必須時時遇到,時時操作而形成一種頑強的性別秩序,卻僅是尼眾入門時的一次儀軌,面對的尊證十人僧,也大都是德高望重的長老,因此我並未積極提倡由尼眾組成十人僧自行尊證,而是尊重「三壇大戒」的傳統,以利學生取得在漢傳佛教社會的身份正當性。

  「倘若是在美國,我會鼓勵那邊的女眾,接受單獨由尼眾十人僧尊證的具足戒,因為那是從無到有的秩序建構,傳統力量的束縛不強,比丘尼比較不會面對被歧視、被排斥的心理傷害。」

  世友先生詢問法師,學團住眾是否她的徒弟?法師表示:她本人不收徒弟,這與廢除八敬法的運動理念無關,而是基於僧團內部成員得受到平等對待的心理考量。因為中國傳統文化太重視「家庭」與「家族」,因此僧團中的師徒關係,往往複製「父子、母子」關係,於是形成出家後另一種形式的小家庭。徒弟往往會認為她與師父之間,有一種非徒弟所不具足的「特殊關係」,對於非徒弟的僧侶而言,住於此間就會有「寄人籬下」的不安全感。因此在台灣,離開師父的人到了別的道場,往往必須改拜該道場的住持為師父,以避免出現這種「寄人籬下」的疏離感。為了避免這種住眾之間心理的失衡,法師與性廣法師因此不剃度徒弟,但並非叫她們去拜「比丘」(所以與八敬法無關),而是鼓勵她們拜其他比丘尼為「和尚尼」,而法師與性廣法師則擔任她們的依止阿闍黎與教授阿闍黎,只建立師生關係,而不建立師徒關係。因此住在這裡的無論是來自哪個道場,拜哪位師父,都會有很大的安全感,她們深信在此是受到平等對待的。

  晚間在嵐園茶敘時,昭慧法師致贈新書《佛教後設倫理學》與性廣法師的《禪七開示錄》,世友先生詢及兩書的內容,法師以簡易的英語詮釋「規範倫理學」與「後設倫理學」的差別,以及《佛教後設倫理學》書中的部分內容,特別是基督宗教「自然律」與「神律」之神學理論,與佛教以「緣起」為自然律,在基礎論述方面的差別。世友先生對該書內容很感興趣,希望能快些看到它的英譯本。

  在禪學部分,世友先生表示,他在印度多教「慈心禪」與「念息法」,一般人皆能接受。昭慧法師告知:觀「四大」的身念處,對一般人亦極有幫助。特別是像世友先生這樣為眾生而奔忙的人,往往將專注力放在弘法利生,而疏於覺察身體狀況,由是而積勞成疾,因此身念處對其必將有大幫助。以觀照「色法」的身念處與受念處為基礎,才有可能進一步作心念處之修學,以觀照「名法」。世友先生笑云:「可惜我中文不好,否則真想來參加性廣法師所主持的禪七,來向她學身念處。」

  這些昭慧法師與世友先生的對話,特別是有關「讓學生接受二部僧受戒」與「不收徒弟」的考量,有著平衡理想與現實並無私地應對世間局限的深意,或可供教界有心人士卓參,因此筆者謹依記憶,側記如上。 

 

  招生公告

佛教弘誓學院

97學年度招收選讀生公告

◆辦學宗旨:研習印順導師思想,提倡智慧、慈悲、勇健之菩薩精神,推展解行並重且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

◆學制特色:(一)每月集中上課,學眾可通勤往返,以兼顧道場職務與學業進修。

      (二)專修部——三年畢業;每月集中上課四或五天。

         研究部——採學分制;每月集中上課一至五天。

         (97學年度上課日期已公佈於弘誓網站)

      (三)選讀生得於明年參加入學考試,錄取後將採計選讀期間之已修學科、學分。

      (四)學眾若入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所或學分班就讀,已修相同科目得於入學後申請抵免學分。

      (五)學雜費全免。

◆報考資格:(一)僧眾,或有心修道之信眾。

      (二)專修部不限學歷。

      (三)研究部:1.曾於佛學院修滿六十學分以上之佛學專業科目。

             2.大專以上學歷(錄取後須補修四門專修部課程)。

◆本期課程與師資:

(一)研究部:(至少選讀一門)

   1.華嚴學專題研討宗教倫理學專題研討:昭慧法師  4.漢譯律典:清德法師

   2.南傳佛教專題研討:性廣法師           5.妙雲集(一):傳法法師

   3.瑜伽師地論:圓貌法師  

(二)專修部:(必修課程)

   一年級:1.佛教概論(基礎佛法):見岸法師       3.中國語文素養與運用:慧璉法師

       2.佛門儀軌與佛教戒律學:心住法師、心皓法師  4.佛教經典導讀:自憲法師

   二年級:1.佛教哲學(大乘法義):清德法師  3.中觀哲學:寬謙法師

       2.禪學概論:性廣法師        4.印度佛教史:德檍法師

   三年級:1.宗教倫理學:昭慧法師  3.中國佛教史:慧璉法師

       2.唯識哲學:德涵法師   4.妙雲集(一):傳法法師

 

◆報名日期:即日起至九十七年九月十日止

◆報名手續:請寄回郵信封函索報名表,或於弘誓網站下載。

 填妥後備齊相關資料,郵寄佛教弘誓學院秘書室:

 地  址:328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鄰121-5號

 電  話:(03)498-7325

 傳  真:(03)498-6123

 網  址:www.hongshi.org.tw

 電子郵件:hong.shi@msa.hinet.net

 

請輸入E-Mail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 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2/180.htm 閱讀正確版

佛教弘誓學院 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121-5號 Tel03-4987325 Fax03-4986123 hong.shi@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