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

2016年10月8日

 

■  學團日誌

■  「佛教徒要勇敢一點,不要讓人家看不起!」──專訪昭慧法師

■  「冤」字布條的多重意義

■  再見,賭場!

■  105年秋季「燃燈禪修營」共修通啟

■  第十五屆「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學術會議徵稿啟事

學團日誌

105.9.23∼10.1

■於南投菩提院舉行第二梯次學眾禪七。性廣法師善說法要,引導學眾覺察自己的性格盲點與修道瓶頸,提點更進一步的修學功課,學眾法喜滿盈,歡喜賦歸。

105.9.23∼24

■昭慧法師於玄奘大學雲來會館,參加「一、二級主管共識營」。本次共識營由劉得任校長親自主持。

105.9.25

■上午,新加坡陳珍珠、黃惠英居士來院拜會昭慧法師。

■下午,無上法師(比丘)來院拜訪昭慧法師。 

105.9.26

10月15日澎湖即將舉辦第二次博弈公投,是日上午,在立法院群賢樓,反賭博合法化聯盟與澎湖反賭場聯盟共同舉辦「挺澎湖、反賭場大會師」記者會,昭慧法師前往參加。陳曼麗立委、吳玉琴立委及三十多個宗教、公民團體,以遊行、呼口號、發傳單及演出行動劇方式,表達反對澎湖設立賭場的強烈訴求。

 反賭聯盟執行長何宗勳表示:今天是澎湖七年前第一次博弈公投勝利的日子,再20天10月15日即將舉辦第二次博弈公投,希望大家挺澎湖反賭,讓促賭方再一次公投慘敗!

105.9.26 昭慧法師赴立法院,參加「挺澎湖、反賭場大會師」記者會。


105.9.26 Momo Hsu於行動劇中,扮演可愛的賭國女王。散場後合影留念。(左起:昭慧法師、Momo、葉智魁教授、何宗勳執行長)


105.9.26 聯盟召集人昭慧法師、陳曼麗立委、吳玉琴立委及三十多個宗教、公民團體,表達反對澎湖設立賭場的強烈訴求。


105.9.27 澳洲PAL佛教中學校長Panha Pal先生來院拜會昭慧法師。


105.9.27 於無諍講堂合影留念。(左起:呂紹甫、Helen Lam、昭慧法師、Panha Pal、吳永坤、李蕙怡)


105.9.28 下午,何宗勳等九位社運友人來院,為病中的社運摯友戴秀芬女士誦經祈福。


105.9.28 於嵐園合影留念。(左起:王幼玲、高茹萍、林冠宏、昭慧法師、陳曼麗、劉錦常、蔡素貞、Momo、何宗勳、蔣念祖)


105.9.30 昭慧法師探望鄭秋玄、周麗華伉儷。


105.10.1 上午,至慈濟新店靜思堂參加第四屆慈濟論壇,於休息區茶敘時,中佛會理事長圓宗長老(中)親切垂詢對「宗教團體法」的看法。(左:淨耀法師)


105.10.1 昭慧法師擔任第二場專題研討「慈善之開展與慈濟宗門」之回應人。


105.10.1 第四屆慈濟論壇與會者大合照。


105.10.2 昭慧法師至弘光科技大學,出席第五屆「中華易學現代化」學術研討會開幕式。(左起:洪富連教授(中華易學教育研究院總院長,本項研討會總籌)、昭慧法師、劉見成教授(弘光科大前通識教育學院院長)、羅際芳教授(弘光科大通識教育學院院長))


105.10.2 昭慧法師作專題演講:「超然性與內在性--自然律與自然道德律」。


105.10.2 易學大師鮮于文柱老師(右)致贈著作予昭慧法師。(左:洪富連總院長)


105.10.5 玄奘大學舉行第19屆校慶大典暨校慶運動會。宗教與文化學系師生合影。

105.10.5 昭慧法師與久未謀面的司改會蘇建和先生合影。


105.10.6 籌拍「大唐玄奘」電影的心海法師造訪玄奘大學,與昭慧法師晤面。(左起:李德會、心海法師、倪雲霞、昭慧法師)


105.10.6 玄大宗教系舉辦心海法師「大唐玄奘」電影分享演講會。


105.10.6 兩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並互贈著作。

 反賭聯盟召集人昭慧法師發言表示:

 2009年,澎湖鄉親曾經在博弈公投中打下美好一仗,被盛暫為「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未料事隔8年,我們再度被迫面對同樣的公投議題。

 這兩次,說巧不巧,都是國際賭場營運低迷的年頭。

 2008-2009年,美國博弈業龍頭金沙集團傳出財務問題,在澳門與新加坡的賭場工程中輟,瘋狂擴張使它耗盡現金,市值跌去96%,金沙集團將翻身的希望下注於新加坡。因為,「澳門只有54萬人口,但新加坡有460萬人口」。

 2015-2016年,澳門各大賭博集團營收與利潤驟然暴跌,六家最大的賭博上市公司,兩年間市值合計跌去9000億港幣以上。

 在這兩段國際賭業低迷時刻,澎湖政府為何不記取教訓,反而更為「勇猛精進」,大力促賭?原因多端,其中一個原因是:促賭方長期以來,有利益共構的精密盤算,卻因盤算失準,博弈立法之企圖屢屢失利,導致博弈概念股與賭場預定用地的投資套牢,他們必須在此困局中「再賭一把」,好讓不知情的投資客樂觀進場,自己得以「全身而退」。

 再來,當「陸客」或「國際賭客」不再是他們的「盤中飧」之後,促賭人士相中的,是台灣本土的賭客。因為,賭場大亨的盤算邏輯可以同理類推,「新加坡只有460萬人口,台灣卻有2300萬人口。」

 也就是說,促賭人士是存心要讓本國賭客染上賭癮,他們推出的是「內需」性賭場,而非他們口口聲聲的「國際賭場」。他們為了賺促賭的黑心錢,不惜讓民眾染上賭癮,身敗名裂,家破人亡!

 我們定要再一次團結合作,拒絕這種罪惡產業植根澎湖,誘民沉淪於病態與罪惡深淵!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林偉聯牧師表示,想用賭博翻身其實是讓台灣社會陷入危機、慘境。既然這是一個零頭遊戲,莊家想要獲利,當然賭客是全輸。當整個消費行為都被博弈吸去,對澎湖居民並不一定帶來正面的效果。

 澎湖反賭場召集人傅靜凡說,從2009年公投到現在,澎湖的觀光人數從50、60萬到今年的100萬,澎湖有在進步、發展,而不是促賭方說的,賭場才能夠為澎湖帶來發展。澎湖需要的是綠色能源的永續發展,我們不需要賭場為澎湖帶來「毀滅式災害」!

 陳曼麗立委表示,以「新加坡賭場經驗」為鏡,即使保守計算染上賭癮的人口,台灣每年都要花費一百億來處理因賭產生的相關社會問題。澎湖有其他更永續的發展方式,不應該發展離島博弈。

 吳玉琴立委表示「披著羊皮的狼,基本上還是狼」。反對賭場是民進黨的主流意見,黨部已明確表達反對開放賭場的態度。

 反賭聯盟呼籲澎湖人踴躍返鄉,投下拒絕賭場的一票,「賭博只會教壞小孩,並帶來負面影響!」、「賭博會使人家破人亡,使投入資金被套牢!」、「為了海洋及綠能永續發展,澎湖不要設賭場!」(詳見:昭慧法師臉書。反賭運動近態請參見:反賭博合法化聯盟臉書

大寮香積志工許正茂居士往生,下午,心謙師父到中壢御殿園,帶領家屬及佛友助念迴向。

105.9.27

■是日梅姬颱風來襲,全台停班停課,上午,玄大宗教系校友呂紹甫陪同澳洲Pal Buddhist School校長Panha Pal先生、副校長Helen Lam女士,及其姨丈吳永坤、李蕙怡伉儷,在強風豪雨中翩然來到,拜會昭慧法師。

 PAL佛教中學是澳洲第一所佛教高中,以佛教哲學的智慧和啟發提供教學。Pal先生來自柬埔寨,他在人生困頓之時,從佛法的正念(mindfulness)得到強大的治癒力量,改變了他的人生,他看到基督宗教非常重視教育,於是發願創辦以「佛法」為教育理念的一般性中學,創校至今已五年。

 一行人與昭慧法師於嵐園相談甚歡,法師分享創辦弘誓學院的教育理念、辦學瓶頸,對於Panha Pal先生的宏願甚表讚歎。

105.9.28

■是日繼續放颱風假,中午過後,何宗勳致電昭慧法師,想臨時發起一場《金剛經》共修法會,為病中的社運摯友戴秀芬女士祈福。法師惠允約在三時半於學院無諍講堂聚首誦經。

 下午三時許,何宗勳率陳曼麗立委、高茹萍、Momo與蔣念祖等八位社運友人從各方趕來。誦經畢,法師略作《金剛經》中核心義理——「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的法談,並談述善業增上、進趨光明的生死大事。

 結束後,法師請大家在嵐園茶敘,享用素食披薩。大家感懷秀芬平日對友人與社會的關愛,關心她的病苦,不捨之情,溢於言表。

105.9.29

■中午於玄大,昭慧法師主持宗教系系務會議。緊接著,與大四生楊嵐婷、王敬賢同學討論畢業專題製作。

105.9.30

■上午,昭慧法師與助理溫致宜驅車至金湖里探望鄭秋玄、周麗華伉儷,為他們與蒙受冤獄之災的愛兒鄭毅加油、打氣。

105.10.1

■上午,昭慧法師赴新店慈濟靜思堂,出席第四屆慈濟論壇開幕式。今年適逢慈濟創立屆滿五十周年,慈濟廣邀全球知名宗教、哲學、與非營利組織等學者專家蒞臨參與,針對論壇主題「佛教普世性與慈濟宗門的開展」,共同為佛教對當前社會的貢獻與價值,提出智慧與慈悲的論述。

 本項會議為期兩日,昭慧法師出席開幕式之後,先趕回學院處理公務,下午再回到會場擔任第二場專題研討「慈善之開展與慈濟宗門」之回應人。針對葛雷神父(Gregory Sharkey,加德滿都大學教授)的論文發表,法師回應道:

 神父是在作比較宗教的分析,認為慈濟以八正道為善行的指導方針,大過於對個人成長的指導。但是事實上,八正道不只是行動的指導,還包括理論的指導,因為第一支正見,其中就有佛法的論述,包括為何從事善行、對修道的意義,因此正見其實是八正道的龍頭。

 葛雷神父指出,佛教僧伽並不是NGO,許多人質疑善行是次要、不必要的,基督教內部也有類似的爭論,在基督新教的改革運動中,馬丁路德提出「因信稱義」,認為善行可能會引來個人的驕傲或教會的腐化。他認為善行在形而上的層次言,其實就是信(信念,faith)的一部分,它應該是必要而非次要的。

 葛雷神父指出了西方宗教中信仰與善行之間是否必然連結的爭論,可建立形上理論的連結。而佛家也有學佛是否必然從事慈善的爭論,是從慈悲與善行建立連結,而非信仰。慈悲是建立在個人的生命狀態,而非對佛陀的信仰或信念。

 晚宴中,與久未謀面的學者朋友們相談甚歡,約於晚間八時,晚宴結束,返回學院。

105.10.2

■上午,昭慧法師至弘光科技大學國際會議廳,出席第五屆「中華易學現代化」學術研討會開幕式,並作專題演講,講題是:「超然性與內在性--自然律與自然道德律」。這場演講,是由中華易學教育研究院總院長洪富連所邀請。明年十月的第六屆會議,將移師至玄奘大學舉行。

■清晨,發現法印樓及尊悔樓電量供應不足,經查,係因新富路電線桿上的電箱內有異物(小鳥)進入,導致損壞。經電力公司維修人員,傍晚已修復。

105.10.3

■中午於玄大,昭慧法師參加中文系教評會,緊接著主持宗教系系務會議、系教評會。

105.10.4

■下午於玄大,昭慧法師出席社科院院主管會議。

105.10.5

■是日,玄奘大學於傍晚時分,在運動場舉行第19屆校慶大典暨校慶運動會。本次校慶頒發104學年度各項優良獎,其中,宗教系邢金俊老師獲頒院級優良導師獎。該獎一院僅一名,非常難得。創意繞場時,各系的大一新生紛紛發揮想像,設計進場台詞與舞步。而宗教系大一學生的行伍,由兩個「教主」一扮佛祖,一扮耶穌,互擁熱舞,領隊熱鬧進場,因其創意新穎而獲得熱列掌聲。

■中午,昭慧法師出席社科院院教評會。下午出席行政會議。

會議中,法師收到法律系老師的LINE,告知於司改會服務的蘇建和先生正在玄大。原來,是日下午,法律系在圖資大樓實習法庭,舉行一場司改會小劇場,蘇先生向法律系老師們,提起過往與法師之間的善緣。

 法師連忙趁兩個會議中間的空檔,趕去實習法庭與他晤面,並捎了一本與古倫神父合著的《你信什麼?》及一罐「黃金烏龍」茶葉,送給蘇建和。兩人並留下難得的合影。法師隨後在臉書上分享道:

 建和的半生歲月,是一頁不可或缺,也無法抹滅的「台灣人權史」。國際特赦組織曾將蘇案審判,列為「非文明國家的判決」。與建和間的善緣,就建立在「人權與死神拔河」整整二十年的漫長歲月裡。如今驀然回首,這段歷程依然令人心驚,令人心碎,令人心疼!

 可敬佩的是,歷經患難的建和,眉宇與言談之間,依然是如此溫暖,如此堅毅,思辨也依然如此敏銳而清明。

 探望他的時間很短,因為我得趕赴行政會議。感謝法律系敏清老師,感謝你為我們留下這樣的合影!

105.10.6

■上午八時半,玄大宗教系舉辦心海法師「大唐玄奘」電影分享演講會。心海法師係河南人,刻在美國洛杉磯擔任玄奘寺住持,他發願開拍一部玄奘傳記的歷史電影,花了十年漫長歲月進行籌備,艱難困苦無與倫比,終於感動各方鼎力支持,以一年多的時間拍攝完成了這部電影鉅作。

 是日上午七時半,心海法師在李德會(李志夫教授的公子)、倪雲霞居士陪同下來到玄大,先悠閒遊覽校園景色。八時許到宗教系辦公室,與昭慧法師晤面,兩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

 八時半,心海法師演講開始,他先為同學們簡介製片理念與拍片經歷,剖析十年歲月備嘗艱辛的心路歷程,並將玄奘史傳中的幾則感人故事,作了大歷史框架下的詮釋分析,然後開放問答。

 接下來,他為大家播映「大唐玄奘」電影,隨著感人的情節,大家幾度感動落淚。心海法師慨然將電影DVD取出數十片,與在場每位聽講師生結緣,並將他的大作《大唐玄奘》新書贈送給法師。

 中午赴香濃齋餐廳用膳,相談甚歡且欲罷不能,臨時決定返回玄大,觀賞澄心湖景,在圖書館咖啡廳品茗,然後再到法師研究室小坐。方纔結束了這場愉快的會面。

105.10.8

■上午,從小在昭慧法師座下皈依三寶的李澤承、李建裕兄弟闔家來訪昭慧法師。

■下午,性廣法師自禪林下山到玄奘大學,為宗研所碩職班「佛教養生學專題研討」授課。

 媒體訪談

「佛教徒要勇敢一點,不要讓人家看不起!」

──專訪昭慧法師

                     鄺志康(香港佛門網記者)

105.5.28 香港佛門網記者鄺志康居士(中),在劉潔芬居士(左)的陪同下,來台參加「利他主義與菩薩思想」國際學術會議,並向昭慧法師作訪談。

  提起台灣昭慧法師的名字,相信會令不少人頭痛。

  有人說她顛覆只為吸引眼球,有人說她吃了十個豹子膽,一介尼師插嘴到政經大事堨h,不清不楚只管瞎掰,也有人說她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為弱勢階層出口烏氣。無論如何,她口才便給、文思敏捷,是無可否認的事。

  法師的一字一句都容易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1987年國立藝術學院一群畢業生演出一齣講述尼師「思凡」的舞劇,惹得她火冒三丈,也激起社會輿論的千重浪;1996年中台禪寺大學生參加佛教營後集體剃度事件,她走得比前線還要前,嚴詞批評惟覺老和尚;2001年發起廢除「八敬法」運動,當眾撕毀八敬法,更是讓教界迴響不絕。可她同時又是印順導師的弟子,與性廣法師共同創立佛教弘誓學院,後任教於玄奘大學宗教學研究所,《佛教規範倫理學》一書更是將當代西方哲學跟佛學接軌的重要著作……

  在早前出席的「利他主義與菩薩思想」國際學術會議上,昭慧法師暫時放下對社會事件的評斷,從人間佛教角度出發,與一眾學者探討利他主義及佛家無我精神、緣起性空的有機結合。法師說,「佛法讓每一位眾生在自己原本的生命境界上,由有我導引至無我……在超越了自我利益的考量、超越了希求對方的回饋、超越了在群眾中獲得掌聲和肯定、超越了在時間之流中獲取良好報應的四種考量後,所有善法就可以超越自我而匯歸到……無上的覺悟。」似乎正好為她的毀譽參半下了註腳。

  會後法師接受訪問,她劈頭一句:「佛教徒不要讓人家看不起!」中氣十足,擲地有聲,差點嚇人一跳。她笑說不少人對她成見偏深,這是因為我們太容易便把「己」和「他」完全對立起來──他人是錯的、我是對的;他人只為私利、我是大義為重。如此這般,我們確實離學佛越來越遠。 

從自他對立中解放出來

  佛教談論自利利他,從不會把它看作一個特別需要探討的議題,反而是西方人從倫理學的角度出發,將之置放在享樂主義(hedonism)的背景下,發展出一系列名為利己主義(egoism)、利他主義(altruism)的論述。東、西方同樣有人顧及時行樂或無私奉獻的討論,這點在昭慧法師撰寫《佛教規範倫理學》一書時特別引起她關注,同時她也注意到佛教在這方面並沒有著墨太多。

  深入佛法而又關心當代倫理學的學者不多,他們對西方哲學的熟悉度可能沒那麼高,因此我才把利他主義特別拿出來(討論)。事實上我認為佛學能提供很好的反饋。」法師繼續分析,所謂「己」和「他」的二元對立,在佛法中沒有絕對存在。一個人越是自我,越會把「己」和「他」間的這堵牆拉得很高,反之越無我和慈悲的人則會把牆拉低乃至拆解。無我的人原本可能只是為了自己解脫,但後來他發現「我」不是真實的,這樣又怎會切割、裂解「己」或「他」呢?

  四無量心(catvāri brahmavihārāḥ)跟利他主義有密切關係,修菩薩道的人開始未必能一下子達到無我,但在過程中對一切眾生生起與樂、拔苦、隨喜、無執的無量心,「己」、「他」的界線自然會慢慢被打破。然而法師提醒我們,不要以為利己是可恥的事情,它代表人類求生的本能。佛陀指出:即使是最精明的利己主義者,他最終會明白非利他不可。「佛陀希望我們能從自他對立中跳脫,明白非自非他,體悟緣起性空,證得無上正等正覺。

淡化自我 重視他人感受

  對立問題嚴重,不同階層對抗、爭鬥。法師慨歎大眾對佛教的看法不夠公道,因為他們都相信,身為佛弟子,應該用和諧和忍耐度過種種挑戰。她深信這個思考模式對佛教進步及社會發展沒有益處,所以做了一連串對抗。她自詡是個以對抗起家的人,見證這麼多年來社會上許多悲慘的人,不平等、不正義的制度下成長,受到傷害。為僧尼發聲、為小眾團體挺身而出,這條抗爭道路她是最熟悉不過了,可是面對群眾把對抗視作唯一手段,她不由得深感痛心。「人與人之間相處,最好應該是先發現彼此的善意,這會產生善的循環。善意也是要被鼓勵的。若是聖人,無論你怎樣惡劣對待他,他都會以德、以善應對,但我們不是聖人,更不能期待對方是。互相激發善意,驅除對彼此陰暗的想像,這樣社會才會真正的進步。

  有時法師並未走到最激烈的前線發炮,反而站在對方的立場分析,看似是為人辯解,身邊一些受她啟發的同伴、後輩不理解,常有怨言。法師解釋,這是因為她把最終極的追求目標鎖定在無私、無我及全人類、全生命的幸福快樂上。「憤怒很容易變成習慣,特別是如果再夾雜自我,最後只會演變成黨同伐異的局面。當情緒被錯誤觀念所駕馭,還以為自己代表真理,拿著正義之劍要來砍砍殺殺……文化大革命不是這樣子嗎?大家都認定自己是對的,互扣帽子互相批鬥。人類歷史上這種事情發生得太多次了,難道我們還要繼續複製下去?」法師一番語重心長,說得怵目驚心。真理的演繹往往是各家表述,善惡的維度更是難以劃一定斷。你認為是事實,他人永遠可以找出一套他宣稱的事實。她的看法是,倘若沒有同情共感的心意,只是兩邊人馬存心要吵架而已,那便會沒完沒了。

  抗爭的人未必沒有對慈悲的覺知,事實上昭慧法師很感激前人,沒有他們的努力和血淚,台灣便不會有今天的民主化。美麗島事件(美麗島雜誌社成員於1979年12月組織群眾遊行及演講,表達民主訴求,要求國民黨政府終結黨禁和戒嚴,最終演變成衝突事件)被告林義雄一家的血案,震驚台灣。在他們墓園的墓碑上刻有《華嚴經》的這一段話:「我應如日,普照一切,不求恩報。眾生有惡,悉能容受,終不以此而捨誓願;不以一眾生惡故,捨一切眾生。」法師每次看到都大為感動:「我們一般人掛在嘴邊的和諧太廉價了,也站不住腳。他們家庭那樣曾經受害,而且是刻骨銘心,卻依然記著要為善,在尋求正義的過程中要繼續悲憫對待他人,這才真正值得我們讚歎。一般人在沒受損害的情況下談和諧,往往只是出於平衡利益的考量。在照顧弱者甚至自身是弱者的時候,人終究會發現要在平安的狀態下過日子,包括內心也應該回歸到平靜,否則每天都是另一場自我的煎熬,然後他會學懂,翻轉過來。台灣社會也要經歷這種翻轉。

無我是把臉皮放下來

  回到「佛教徒不要讓人家看不起」的命題,法師不諱言,「人心千百年來沒有太大進步,除了少數聖賢外,大部分人是說一套做一套,在台下喊極左的口號,到了台上轉眼成了右派。」既然如此,面對如此複雜的社會局面,佛弟子應如何自處?

  法師建議我們首先要深觀緣起,同時不能想自己太多──「我」不跟政權打交道因為可能會有麻煩、「我」盡量不說話因為會得罪某人……。「這也是台灣社會最痛恨佛教界的地方,認為佛教徒缺乏責任感,只懂分享成果,遇事則只保持沉默,更甚的是被誤會為跟在政權後面搖旗吶喊的尾巴。佛教面對的最大問題,是給人家看不起,無論贊同或反對,如果都大聲說出來,並且言之成理,人家才會尊重你,我們要找回的是這種自尊心。

  認清自己的立足點後,第二步是回到佛法的根本,以之檢視各種議題。法師正是通過《佛教規範倫理學》一書讓我們明白互信精神、緣起洞觀及中道智慧三者缺一不可,否則只會倒來倒去,教人笑話!她嚴肅說,在台灣說不知道是會被視為偷懶的,佛教徒被認為只懂得念經、念佛。因此以中道思想來說,我們應站在無私無我的立場、把握問題的核心,作相對最好的選擇。但也不能以為自己永遠是對的。法師過往也曾犯過這樣的錯誤,「把臉皮放下來,才是無我的精神。」總的而言,她認為佛教徒要更勇敢一點,不要讓人家看不起。當社會越來越多矛盾時,勇於表達佛弟子的佛法觀點,這是我們的首要出路。法師補充,生命是共業所感,共業必須用共願來轉換。「在這個時代,共願的聲音要更加堅強,否則共業來時,大家只好默然承受了。

  所謂『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善不能脫離事實和道理獨自存在,按事實的基礎跟理性判斷。要流露情感而不失理智,很難。做到了,就是大善。」法師著我們撫心自問,能否以更大的善意包容彼此?能否通過釋放善意來為爭拗找到平衡?太多人只懂單純地說「你是錯的、我是對的」,這種態度是否可取?如何表達聲音而不為反對而反對?這些都是我們回去要好好思考的功課。

──轉載自105.10.2佛門網

 臉書留言錄

「冤」字布條的多重意義

臉書留言錄(之三三八)

                     釋昭慧

105.9.30 鄭秋玄為冤獄作監的愛兒鄭毅製作大幅「冤」字布條,懸掛於家門口。連日來,包括昭慧法師等許多識與不識的友人留影於布條之前,表達對鄭家的聲援。

105.9.25

  老朋友秋玄家門牆上,掛上了「冤」字布條,這是他對愛子鄭毅遭到「設計構陷」與「司法冤獄」雙重傷害,所展開的長期抗爭。除了不捨、不忍,也只能在臉書上,對秋玄闔家聊表祝福的深摯友情,並請各位保持元氣,細水長流!
  秋玄闔家對冤獄案有所吞讓,也有所堅持。
  吞讓者,不與司法部門的龐大公權力作無謂的抗爭,以免節外生枝,加重鄭毅的傷害。所以明知冤獄,也讓鄭毅坦然入獄。
  堅持者,持續撰述「重返鄭毅冤案現場」文稿,一定要讓證據曝光,道出個中屈折離奇的冤情,好讓鄭毅受這雙重傷害的真相大白,還他一點人間公道。
  由於鄉親早都知悉鄭毅的冤屈,而且甚為鄭毅抱屈,因此這張布條掛出來的意義,不言可喻:
  每當鄉親經過,看到這張布條,對鄭毅就會生起一次疼惜與祝福之情。
  至於設計構陷鄭毅的相關人等,每天經過這裡,看到這張布條,就會生起悚懼之情。所謂:「千夫所指,無疾而死」。這張布條提醒他們:他們已成了鄰里之間「千夫所指」而物議難休的焦點人物。
  但是司法界呢?這張布條能構成司法上「平反冤獄」的作用嗎?
  表象上,所有程序都走完了,但是:
  司法官偏聽利害相關人的一面之詞!
  司法官自由心證空間過大,罪疑唯「重」。
  司法官毫不在意第三公正人士(含警官)的證詞。
  高院二審,竟然前後三週立即定讞。
……
  凡此種種,都是冤情難伸的最大癥結。
  司法界真的不要輕忽個案,個案後面所透出的,是司法界的輕忽、草率,漫不經心。這個「冤」字布條每掛一天,就是司法界汙點的一日控訴!

 大千世界

再見,賭場!

                     桑亞

  最近碰到賭友們常被問到:桑亞,聽說你戒賭了,不再去印第安賭場了?告訴我們,你是怎麽做到的?我的回答是:頭腦想通了!一旦知見、觀念想通了,賭場對我的誘惑就不再了!就這麼簡單!我確確知道我再也不會去賭場了!「再見,賭場!」這是真解脫啊!
  以下簡述我的賭博經驗和總結。
  我是最普通的一種賭徒,也可說是最笨的一種,不會去硏究,也不懂算機率,純只想去賭。我最長的一個記錄是,一個月去了廿次,等於毎週去五次,週休二日在家陪老婆,每當她去上班,也就是我去搭賭場巴士的時候。
  首先聲明,我對賭和賭徒只限於自己狹隘的定義:即常去賭塲賭幾個小時的人(按,搭賭巴來回,平均每天可賭上三到四小時),而且賭得已近乎「不能自拔」,一有空就想往賭場跑,甚至自己開車也想去,就像吸毒成癮的人一樣。因為我的所得有限,輸了也只能有限,但我的賭興卻會讓我輕易越界,常見的是我得向朋友們借錢(還得怕老婆知道!),否則不能再去賭了!幸好我還有點理性,知道借到什麼程度必須停止,所以還只算個小賭徒;照我個人的定義,大賭徒早已遠遠地越界,沉淪於賭埸,偷騙搶都幹,到最後不是輸到傾家蕩產而流浪街頭,就是送進監獄了!這種人是很可憐的!
  賭場的玩法有很多種,我只選牌桌,吃角子老虎機很少玩,因嫌太簡單,不夠刺激。玩牌桌一開始只會玩21㸃,後覺得找個像玩麻將能自己拿牌,最重要還可自摸的。經過一陣子的探索,我就發現玩三張牌(three cards poker)、四張牌、七張牌、或Let it ride等等最適合,且它們賠率高、更具刺激性。總之,這些牌桌我認為較有賭勁,也明知每次輸的機率非常高,贏率大概都要靠賭運大發。但我這個笨賭徒仍樂此不疲,每天至少帶足五百美元或更多的現金上路,返家大都只剩幾塊錢,近一、二年來一直徘徊在這些賭桌上,不能自拔。甚至有一次碰到一個好心的女發牌員(莊家)暗示我回家吧!還有,每次搭巴士回航,導遊等不到我,就跑到牌桌上找我,怒斥道:桑亞,大伙等你上車啦!
……現在回想起來,還真羞愧不已!
  為什麼人們會去賭博?又幾乎知道去賭場十之八九會輸!如何解釋這種好賭的現象?我認為,賭徒們都想尋求刺激和冒險的遊戲,更企圖玩以小博大(小錢贏大錢)的博奕,只賭那一、二成赢的機率!君不見,玩大樂透中獎機率非常低,玩的人還不是那麼多?因為它可以小博大,滿足人的貪婪想像,誠如電視上的樂透廣告:花一塊錢買個(中百萬、千萬)美夢吧!
  我膽敢說:這個世界上只有賭場才是最刺激的地方,且不說賭場內五色五音令人痴狂,還有更刺激的賭博呢!擧例來說,在玩三張牌的牌桌上,每次下30元,期待自摸出三條來,莊家得賠30倍,同花順賠40倍,光這些想像就夠刺激了,何況自己慢慢睇著牌。這30美元只需三分鐘就決定輸贏,一小時約來回廿次,次次期盼自摸好牌,這多麼刺激啊!但事實是:在這廿次中,我大概要輸上十五次,因為手上的三張中至少要拿pair(如3一對)、同花或順子等等才算贏,機率不大,但我這個儍子就寧願在一次次看牌中等待三條或同花順之降臨!就這様,我在南加州各賭場繳了幾根柱子!
  雖然,我也有幾次大贏,那時簡直是樂透了!
  有一天,我就像贏了小樂透,一小時才玩不到就拿到:三條8、三條A,一同花順紅磚(diamond)567,一下贏了五千元左右,這筆錢大概玩了十來天,最終又全還给賭場了!(我認為,在賭場會贏的人只玩一、二手,贏了就不再玩,這種人只當遊戲在玩,不是我所謂的「賭徒」。我希望去賭場的人都是這麼理性的人!)還有一次在Pala玩四張牌,幸運地拿到四條A,猶記得,牌桌上坐满六賭客,觀賭的人在外圍成一圈,莊家自己和每人各發五張牌,只比四張牌大小,我睇到前三張牌竟是三條A,心頭大喜,已可穩贏幾百元了,乃決定不再看剩下的二張,讓莊家來當眾翻牌。只見莊家小心翼翼地翻出第一張,紅桃8,再翻第二張,竟是黑桃A,這時桌面上呈現了四條A,大滿貫!所有人不由得驚叫,轟動了賭場!我也不必再描述我的反應了,總之在幾分鐘內我大贏了三千多元!後來這種難得大勝的光景,在我的腦海中浮現了不知多少次!
  經歴了這些,我為什麼還可以戒賭成功?並不是我已輸成了窮光蛋,我說關鍵在於我的頭腦想通了,怎麼想通呢?
  首先,我認識到:在賭場輸錢是正常的,反之,在賭場贏錢實不簡單,如果大贏更不簡單。(這時你要下定決心:不能再玩下去,才能守住。)但如前述,人們去賭場的目的是找刺激,玩玩以小博大的金錢逰戲,一般是不會立刻剎住;多數人輸了,仍不死心地再賭,想把輸的贏回來,結果輸得更多!而贏了的人則因身仍在賭場,非常容易再被誘回賭桌上;即使今天大贏回家,可明後天又被驅使再上賭塲。於是我终於明白:作為賭徒是不可能在賭場贏錢!因為你是賭徒的這一事實,使錢註定流回賭場。我再次強調:一個賭徒是不可能贏錢的,換言之,去賭是必輸的!深刻地體認到這點,我還去賭場就是個大儍瓜!既已覺悟到前非,以前一直拗執要去賭場的動力就沒有了,雖然還一直想念那刺激快感,但想到必輸的道理,我斷然地戒賭了!
  第二,賭場內看盡眾生的貪婪愚癡相。有些人一看賭本不多,玩得很謹慎,全玩最小的賭注,五元、十元對他們已算大額的,看他們玩得緊張兮兮,蠻累的!這些人我建議根本不要去賭場。其次是我這種賭資中上的人,每次下30、50美元,也算是不小的了,每三分鐘就決一次輸贏,一個小時下來,來回的賭額就近千元了,幸好中間有輸有贏,我才可賭上三丶四個小時,雖然過程非常刺激,但事後也蠻累的!我最討厭的是,看到那些炫富的人,只見他一下手就注個六百美元,三分鐘不到就被吃掉了。我常懷疑他們的錢是如何赚來的!販賣軍火毒品?常見數千元一刻鐘就輸光了,對平凡的我而言,這簡直「不可理喻」至極!真的人比人氣死人!看到這賭本上的階级之分,我常常覺得這一切顯得虚幻不實!賭場奢華如浮雲,大輸大贏如夢幻,真是莫名其妙!我多次地自省:我倒底在這裡幹什麼?(what I am doing here anyway?)於是就常大駡自己:幹麼要來賭場輸錢,失意受罪呢?我認為這是我後來戒賭成功的要素之一。
  第三,賭徒必須學習其他的排遣,比如看報、讀書或打衞生麻將,或唱歌、跳舞、運動等等,碰到賭欲又萌發了,可用上述的替代品去打消那强烈的欲望。再加上面提的覺悟和體認,賭徒必可逐漸地打敗賭欲!我自己就是一個証明!
  最後,容我再做一聯想:戒賭、戒煙、戒酒、戒色、戒毒和戒貪恚癡(佛法的三毒)等等,其實本質有些一樣,即:你的知見、觀念想通了沒?如果明知它不好還硬好之,這豈不是應了佛法說的「顛倒執着」!儍瓜才把惡(無益)的當成善(有益),把必輸當成可贏,把苦的當成樂的,你難道要一直當儍瓜,一直無明下去!所以人要能真誠的反省,利用正確的知見和觀念,洗滌你心靈的汚染,直到面對真實!(作者旅居洛杉磯)

禪七通啟

佛教弘誓學院105年秋季

「燃燈禪修營」共修通啟

 

師資

  本次禪修營禮請緬甸籍燃燈禪師(Sayalay Dipancara)指導禪修。

  禪師乃緬甸帕奧大禪師(Sayadaw Pa-Auk)座下最傑出之女眾弟子,止觀證量高深,盡得帕奧禪法精髓;兼能善觀根器,給予禪修學生具體而有力的指導,誠為當代不可多得的善知識。

  今蒙禪師慈悲撥冗,蒞台指導禪修,希望學人把握此一難得求法機會,踴躍報名參加。

禪修時間:105年11月21日 下午2∼4時入堂報到

     11月22日∼11月28日 正修七永日

     11月29日 中午圓滿出堂

禪修地點:佛教弘誓學院

招生員額:108名,須全程參加。

報  名:佛教弘誓學院  Tel﹕03-4987325  0935043323 Fax﹕03-4986123

     電子郵件:hong.shi@msa.hinet.net

聯 絡 人:張莉筠居士

費  用:全免

報名方式:1.即日起受理報名,額滿截止。可來函索取報名表,詳細填寫資料後,以email、傳真或郵件報名。或於網站線上報名(http://goo.gl/95rsX9)。

     2.報名截止日:2016年11月1日

備    註:請自備睡袋、禪修及盥洗用具、個人常用藥品。

    在家眾著灰色居士服或灰色寬鬆便服

    出家眾著灰色長衫,備袈裟與戒本,以為入眾禪坐與誦戒之用。

徵稿啟事

第十五屆「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學術會議

「人間佛教的跨宗教視野」海峽兩岸研討會徵稿啟事

一、主  旨:

  為紀念印順導師一百一十二周年誕辰暨圓寂十二週年,促進「人間佛教」理念之弘揚與印順學之研究,爰由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與財團法人弘誓文教基金會共同主辦第十五屆「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學術會議——「人間佛教的跨宗教視野」海峽兩岸研討會。

二、說  明:

(一)本次學術會議主題為「人間佛教的跨宗教視野」。子題有四:

   1. 漢域「釋、道、儒」三教之歷史競合

   2. 世界三大宗教(伊斯蘭教、基督宗教、佛教)之跨宗教對話

   3. 「人間佛教」與「新興宗教」之互動

   4. 「人間佛教」與「印順學」

(二)徵稿內容:與上述四大子題相關之研究。論文書寫可採用中文或英文,但必須提供中、英文題目、摘要與關鍵字。

(三)投稿截止及通知日期:

   1. 論文摘要截止日期:2016年11月30日

   2. 審查結果通知日期:2016年12月31日

   3. 全文截止收件日期:2017年3月31日

(四)論文務必於截稿日前,以Word檔依學術規格繕打傳至籌備處。論文摘要審查通過後,若無法如期繳交全文,將予割愛,逕從議程中刪除,不列入發表名單中,以免延誤編、審、校、印作業。

三、主辦單位: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財團法人弘誓文教基金會

四、承辦單位:玄奘大學應用倫理研究中心、佛教弘誓學院

五、活動時間:106(2017)年5月27∼28日(週六、日)

六、活動地點:佛教弘誓學院(地址: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來稿請寄佛教弘誓學院

 地  址:328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學術會議籌備處

 電  話:(03)498-7325  傳  真:(03)498-6123

 電子郵件:chenyuehshiuan@gmail.comhong.shi@msa.hinet.net

 網  址:http://ird.hcu.edu.tw/front/bin/home.phtml#www.hongshi.org.tw

請輸入E-Mail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 http://www.hongshi.org.tw/userfiles/epaper/hongshi pic4/352.html閱讀正確版

佛教弘誓學院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Tel03-4987325 Fax03-4986123 hong.shi@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