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

2017年3月6日

■  泰山其頹,哲人其萎──敬悼Tom Regan教授

■  對「雙性人」的佛法論述──香港細細老師訪談記

■  「點點」車禍誌感

 追悼緬懷

泰山其頹,哲人其萎

──敬悼Tom Regan教授

臉書留言錄(之四○○)

                     釋昭慧

106.2.18

Philosopher Tom Regan, animal rights author, dies at 78
http://www.star-telegram.com/news/nation-world/national/article133497769.html
  蜚聲國際的哲學家湯姆.黎根(Tom Regan),美國北卡大學哲學與宗教學系榮譽教授,已於(2月17)日辭世,享壽78歲。

照片一

照片二

照片三

照片四

 

 

  Regan是「動物權」的提倡者,他依義務論以證成的「動物權」理論,與Peter Singer教授依效益主義以證成的「動物解放」理論,在哲學界與動保界,堪稱「雙璧」!兩人在哲學論述上針鋒相對,卻也惺惺相惜。Peter Singer教授乍聞其往生訊息,即於第一時在Twitter發佈消息,贊歎他是「動物(議題)的哲學先驅」(a philosophical pioneer for animals )。

  Regan教授曾於2014年4月間,受關懷生命協會、玄奘大學宗教系與弘誓文教基金會共邀,與Peter Singer教授蒞台參加2014「動物解放、動物權與生態平權——東、西方哲學與宗教對話」國際會議,為大會發表專題演講。

  他並於該次來台時,惠允將其大作"Empty Cages"交由關懷生命協會中譯出版,書名:《打破牢籠》。在這部書裡,他將艱深枯澀的哲學論述,轉換成淺顯易懂的科普文章,將他個人提倡動物權的背景故事,以及動物在人類社會中的悲慘處境,娓娓道來。一方面揭露動物受虐的真相,以敲擊人們的道德感情,一方面駁斥似是而非的謬論,以提供理性的道德判斷。

  2014年4月,是他此生唯一一次蒞訪台灣的殊勝因緣。由於他晚年罹患帕金森症,長途旅程對他而言委實吃力,所以到了2016年,《打破牢籠》新書發行時,我們已不忍請他再度來台發表新書。

  泰山其頹,哲人其萎!全球動物的苦難方殷,動保論述的哲學大師此時辭世,得無憾乎!

照片一:Tom Regan教授於2014年4月26日在玄奘大學慈雲廳作專題演講,其演講內容情文並茂,其演講聲調感人肺腑。

照片二:Tom Regan與Peter Singer(左)於2014年4月26日開幕式中同台共坐,似這般的珍貴畫面,如今已成絕響。

照片三:主辦單位於4月26日在茶禪真味舉行晚宴。右起:Azizan Baharuddin、昭慧、Sulak Sivaraksa、Tom Regan賢伉儷、Peter Singer、張瓈文、錢永祥等教授。

照片四:兩位哲學大師的經典名著(中譯本):Peter Singer的《動物解放》與Tom Regan的《打破牢籠》。
 

性別倫理

對「雙性人」的佛法論述

──香港細細老師訪談記

臉書留言錄(之三九五)

                釋昭慧

106.2.12(子夜)

106.2.12 香港關愛雙性人組織「藩蘺以外——認識及關愛雙性人」創辦者細細老師(陸月明)來院拜訪昭慧法師。

  今天上午,香港細細老師(陸月明醫師)來訪,午餐後在嵐園茶敘並接受她的訪談。

  聽到細細老師作為「雙性人」,挺過各種身心煎熬與苦難,走出歧視陰影的生命經驗,內心非常震撼!而她僕僕風塵各方奔走,全心為雙性人爭取法定權益與社會認同,並全力輔導雙性人療癒心靈創傷,也讓我內心深深感動!

  細細老師,香港關愛雙性人組織「藩蘺以外-認識及關愛雙性人」創辦者。她是我於元月在香港「他者的牧養」講座中結識的一位善友。

  由於我長期關切同志處境,但對雙性人處境的了解不多,因此她於上月來函洽詢訪談意願時,先期簡介云(以下引文,摘自細細老師大函):

「雙性人」的無盡苦難,應予正視

  雙性人INTERSEX是指,生下來在生理上,便同時擁有男女生理性徵的人,現在也把生下來生理性徵不明確的人歸類為雙性人。

  雙性人在社會上是污名,也是禁忌(例如台灣叫雙性人為陰陽人)。雙性人在醫療權威看是疾病,也是功能缺陷。

  在宗教上,卻各適其適,在不同宗教上,雙性人可能被視為不存在的,可能被視為罪的刑罰,可能被視為妖或怪,但也可能被視為能與諸神溝通的使者。

  雙性人的存在,近年漸漸被社會所發現,但誤解和歧視仍嚴重,常有雙性人被歧視和欺淩而在人群中自我隱藏、甚至傷害自己;也有很多雙性人,被父母和醫者帶到手術床上,被殘酷的切割以修訂他們的「缺陷」性器官,這不人道的待遇,沒有得到當事人的同意,讓很多雙性人兒童無辜受苦,聯合國和很多人權組織,都清楚指出這是錯誤和違反人權的。

  很喜歡法師您說:『任何人都有不足,便都有被歧視的空間,但不足,可以由別人來補足,也可以自我補足。』法師在佛法上的洞識,讓我響往,也深信法師和佛法中,對雙性人的存在有一定的立場和見地,我很渴望,有機會與法師細談和交流。

  聯合國估計人口中每一千至二千人便有一位雙性人,我台灣一定有不少雙性人,深信佛們中也有很多隱藏起來的雙性人,佛學的觀點和眾法師的立場,便深深影響著在佛門中的雙性人的自我觀和福祉。

  我常到台灣,台灣就像我的第二個家,我也常與台灣的朋友交流雙性人的故事和議題。在今年,我最少也會到台灣四次以上,與台灣政府、宗教達賢、教育界、輔導界等朋友交流,也渴望有機會跟 法師你面對面學習和交流。未知法師在未來數月,能否安排一個讓我與 您面談的機會?

  到時,我渴望與你交流的議題,例如下面這些問題,聆聽法師的見解,和學習佛法的觀點:

  1、有部分雙性人看自己只是與眾不同,甚至有雙性人視自己是原始人類、完美人種!相反,很多佛教人士認為雙性人是身體缺陷,這缺陷源於前世孽障,或視為報應而該受的,要比一般人受更多苦才能淨化孽障,甚至不配踏進佛門。

  2、部份雙性人視自己是前生或家族罪孽的承受者,對此感到身心痛苦,心靈活在痛苦、懊惱和陰暗中,自覺無法原諒自己,不能突破,也不配與佛或與人親近。

  3、社會、醫療權威視雙性人是生理缺陷,必須被治療和修正,才能回復「正常功能」,和符合社會對性別的期待,佛法中,對先天的生理非男非女的人的論述是怎樣的?佛法也是否只有男女二元性別?佛法有沒有什麼建議給雙性人族群?

  4、有雙性人爭取在社會中有第三性別,佛門對此的意見如何?

  5、雙性人的性別不屬男女,一般二元性別系統下界分的異性戀或同性戀,都便不適合雙性人,雙性人也因此在感情事上難找伴侶,或常因碰壁而受苦,有人說笑道:「雙性人是最適合出家了!」法師對這笑言的智慧回應是什麼?

對「雙性人」的佛法論述

  我們的晤談從午餐後進行到將近四點。時間有限,無法將回答內容詳細憶述,僅將回應簡述如下:

1、關於「業障或報應」論

  確實很多佛教人士會將雙性人的生理狀態歸諸業障或報應,但是這會將佛法變相導向「宿命論」,佛陀是反對「宿命論」的。急端宿命論將證成「殺人有理」!直下認定雙性人必然來自「宿因」(業障或報應),此非佛法正理。

  雙性人的生理狀態,可能來自個人業障的「宿因」,但也可能來自受孕期間服藥、飲食或其他意外風險的「現緣」。

  問題是,佛法的核心價值在於「護生」。「盡最大努力,讓每一個生命離苦得樂」,這是佛弟子的「本份事」。因此,無論是來自「宿因」還是「現緣」,佛弟子都不應加入「歧視與壓迫」雙性人的行列。他們受到的歧視與壓迫,正是人類道德過失的「共業所感」。

  還有,認為他們「不配踏進佛門」,無論是隱在內心還是顯諸言行,這將形成歧視者與壓迫者本身最大的「業障」,佛弟子宜應正念正知,慎防口過!

2、關於雙性人的痛苦、懊惱和陰暗

  任何人都有被歧視的可能性,個人在私領域,不妨學習坦然面對歧視,奮力打造快樂人生的佛法觀念與技巧。但是在公領域,依然要為雙性人爭取平等對待的法律與社會空間。

3、佛法對先天的生理非男非女的人的論述,對雙性人族群的建言

  佛法重視當前狀況的最大改善。因此針對任何生、心理的「苦」,應提供令其「離苦得樂」的適切協助或建言。

  律典對「黃門」進入僧團有所禁制(遮難),這與16種禁制(如麻瘋病等惡疾或未經父母、配偶同意,不得出家)須作通盤理解。許多遮難不涉及本質上的「罪」或「業」,而是來自僧團與社會互動,或僧團現實承受力的考量。

  至於對「跨性別」的比丘、比丘尼,僧團並未將其排斥出局,若原先依男性生理而受戒成為比丘,其後轉換性別,則須轉入比丘尼僧團,但不須重新受戒。(美國語言學家Allan R. Bomhard,指出巴利術語paṇḍaka黃門具有兩層不同涵義。第一層涵義是「閹人」,第二層涵義指的是那些「性上癮者」或「性癮症患者」,佛陀下令要被逐出的黃門比丘,正是這種被性慾望所征服,到處試圖說服別的比丘及僧團外人和他行淫的人。他是因為先天無法控制其性慾望的「性慾亢進」,而非其性行為的對象被逐出僧團。詳見維基百科

  (細細老師一再確認:「轉換僧團歸屬時,難道不須進行變性手術?」筆者告知:)轉換僧團歸屬來自其生、心理的性別認同,但不須作變性手術,『無益之苦當遠離』。這些手術會帶來疼痛與傷害,倘若沒有正面建設,應該視同「暴力」,佛陀是反暴力主義的先驅。

4、有雙性人爭取在社會中有第三性別,佛門對此的意見如何?

  佛門或許會有不同意見,但依於佛法,既然不應歧視與壓迫任何形式的生命,那麼,假使「第三性別」的標示能讓雙性人增益快樂,減少痛苦,佛弟子就應樂見其成,甚至大力支持。

5、有人說笑道:「雙性人是最適合出家了!」

  出家不應是雙性人的唯一出路。但雙性人倘若嚴謹思慮後,認為淡泊情欲的身心狀態適合修道,當然可以選擇出家。她/他們修道成功的機率,絕對比無法自拔於性誘惑的人更高。

 愛護動物

「點點」車禍誌感

臉書留言錄(三九九)

106.2.17

106.2.12 車禍住院中的小貓點點。

106.2.23 住院11天的小貓點點,終於獲准出院。

已往生的小狗Lucky


已往生的小狗呆呆

★2月12日,寺中飼養的流浪小貓「點點」,發生重大車禍。舌頭被牙齒割傷,右後腿骨脫臼,骨盆斷裂,肝有挫傷,當天下午發現,學眾火速送醫,刻正住院觀察,出院時間未定。

★2月15日,紹玄師父與彩虹去醫院探望點點,它的精神很好,已經可以把護士抓傷(照片6,護士說這是好現象)。它幾次試著坐起來,但只能坐一下下,肝指數以降到正常範圍,白血球前天二萬二,昨天二萬三,本日二萬七,可能有地方在發炎,醫生會在持續觀察。

★2月17日(今天),紹玄師父與彩虹去醫院探望點點,堅強的點點,外傷已經痊癒的超乎想像的快了!抽血檢查指數也都慢慢回到正常範圍了。比較擔心的是,後腿可能要花一段長時間修復,才可以恢復跑跳。希望菩薩護祐別有後遺症就好了。

  ──以上,小貓點點車禍及病情,依紹玄師父LINE留言貼稿修訂。

  ──以下,昭慧感言:

  可愛的點點,忘了它是何時流浪到道場來的。它眼睛清亮,聲音響亮,時常穿梭齋堂與庫房,不斷發出喵喵聲,來向師父們討疼。有時還會到無諍講堂,大剌剌躺在拜墊上。更誇張的是,它三不五時還會一躍跳到佛桌,再躍跳上佛頭,三躍蹬到六公尺高的背光上小憩。我第一次乍看,還以為佛頭上的背光有一團抹布呢!它在寺裡的幸福平安,可見一斑!

  2月13日早課(清晨5時)前,傳聞師父還在齋堂看到過它,等早齋後(約6:30)彩虹要餵早飯,已不見貓影。到了傍晚,師父們聽到它在後門外慘叫,才趕緊抱它送醫急救。

  因此研判,可能是清晨5時至6:30的這段期間外出蹓躂,被車撞傷。在骨盆斷裂,右後腿骨脫臼,全身疼痛難耐而寸步難移的慘況下,它竟然用巨大的意志力,緩慢爬回學院後門口,而且以慘叫聲求援!

  這將近十個小時的難熬時光,想必是度「秒」如年,它到底是怎麼撐過來的?它又是怎麼爬回來的?想到就十分辛酸,心疼!

  寺中曾飼養流浪狗「Luky」,兩度在收容所被我們領養,免於一死,故名Luky。它在中壯之年,誤食路邊毒餌,同樣是全身疼痛難耐,寸步難移,竟以巨大的意志力,緩慢爬回學院。師父們緊急送醫,醫師告知:這是最毒的老鼠藥,動物醫院沒有解藥,無法進行急救。為了避免它在度秒如年的劇痛中,延續悲慘的死亡過程,我們忍痛選擇了「安樂死」,它在師父們的祝福聲中,安然長息。

  另一流浪狗「呆呆」,老邁之後,難免骨質疏鬆,導致後腿數次骨折,幾度送醫急救。最後一次住院期間,它似乎預知生命已逐漸走到盡頭,索性不吃不喝,好似要表達一點什麼期望,學眾心領神會,當下辦妥出院手續,帶它回到道場。它回來後神情愉悅,在學眾們的佛號聲中安詳往生。

  動物有緣來到你我身邊,宜乎珍惜它與我們的緣份!點點,Luky,呆呆,它們都是學眾長期疼惜的毛小孩,道場在它們漂泊與孤苦的生命歷程中,就是有大人疼愛,有同伴相依的,溫暖、舒適的「家」。因此它們忍著鉅大痛楚,奮力與死神拔河,乃至在咽下最後一口氣前,都一定要回到道場,看看它們的「親人」與「家」,哪怕是最後一面!

  祝願佛光護祐,三寶加被,點點早日痊癒回「家」,接受「親人」溫暖的擁抱!

請輸入E-Mail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 http://www.hongshi.org.tw/userfiles/epaper/hongshi pic4/364.html閱讀正確版

佛教弘誓學院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Tel03-4987325 Fax03-4986123 hong.shi@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