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阿含經》自修札記(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47期)

 《阿含經》自修札記

陳俊銘

竿頭絲線從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唐.夾山善會

  每逢熙春寒往之際,我往往藉投稿來向恩師 達瑩長老尼報告近來的學習心得,聊表寸草春暉之意。今年的《阿含經》自修報告如下:

  所謂:「龍行一步,百草沾恩。」昭慧、性廣二位大法師悲憫眾生,常年講席不輟,著作等身。性廣法師的博士論文說:「佛教思想乃是奠基於禪觀實踐後,為化導眾生才發而為文,建構教理,此即為『從禪出教』的精神。」昭慧法師也表示,上課是與人分享自己讀書的心得,性廣法師的禪法也是親身實修的結晶,其行誼開心見誠,一樹百穫。

  2006至2011年,昭慧法師於弘誓學院無諍講堂,講授兩期、各三年的《阿含經》研習營。之後,學院將上課的內容貼上網路,法界出版社也製作MP3流通,德澤大眾。以前,我以「蜻蜓點水」一般的態度讀《阿含經》,未能深入法味。最近,我在Youtube聆聽影片,又於《弘誓》雙月刊115、126、131、135、143期,拜讀由耀行師父、果定師父、盷蓉、何翠萍師姐撰寫的,總計13萬字的剳記文章,讓我得以初識佛法核心,感到宛如枯木逢春的生機。

  昭慧法師首先對九分教、十二分教、四部阿含提出說明,再解剖《阿含經》的框架與編排原則,精純的法義如何活潑地在佛陀與弟子、外道之間展開討論、相互辯證。昭慧法師說:「讀《阿含經》就好像在跟佛陀、聖弟子對話,聆聽他們的問答,讓我們覺得生命非常的踏實,是整體佛法自己直接去面對它。」至於如何面對?昭慧法師說:「自己讀經只會一頁一頁地讀下去,那就雜亂無章而沒有效果。自我修學,我們可以依據印順導師整理的《雜阿含經會編》,有次第讀完它,然後再讀其他三部。同時還要有作筆記的能力,筆記可以參照導師《成佛之道》偈頌的框架,把歸敬三寶、聞法趣入、五乘共法、三乘共法、大乘不共法列出來,然後把相應的經文記上,對大乘佛法的根源做註腳,那麼我們對於佛法的源頭就有跡可尋了。」(我以為也可依據昭慧、性廣法師製作的《成佛之道偈頌科判表》)在熟悉《阿含經》以後,昭慧法師說可以佐讀導師的《佛法概論》,做更深入的研究。

  昭慧法師講課依《雜阿含經》的框架,原則上以修多羅相應為主,九事則以前八事為主,至於八眾誦等經,因為少及義理,就跳開不講。昭慧法師說:「類似的經文很多,我們要知道它們的差異在那裡,所以我帶領大家先讀有趣的經文,先把精簡又濃縮的修多羅體讀過,打好基礎以後,對於如來記說、弟子記說的故事就比較能夠掌握到故事所陳述的要義。

  法師要言不繁:佛陀教法的核心即蘊相應、處相應、因緣相應,三相應各具淺、深層功課,行人得按部就班如實正觀(昭慧法師強調是「觀」,不是「想」)之,自然會蘊積能量而循序進昇。「每一個起心動念都跟身體有連帶關係。」昭慧法師說:「心念運作的速度太快,來不及追趕,在沒有觀照的相當功夫之前,一般人是沒有能力從心下手的。」所以,法師明示得從蘊相應先修,下手處即四念處之念身,「以身修習,多修習。

  色法所觀的範圍,昭慧法師舉出五蘊十一相,作次第修習要領的說明。法師建議讀經得善用CBETA,於是我利用CBETA查閱《雜阿含經》相關經文,結果五蘊十一相計34經有記載,六處十一相有2經,六大十一相唯1經。這是昭慧法師所謂的模組句型教學,我以為佛陀是對十一相觀法的重視,法師說:「模組句型像似套裝軟體,整理重複的句型可以了解經文各自表達的意思,還有佛陀為什麼要說相應教,以及它們的差異性。」總之,法師善巧解說《阿含經》的傳述背景、內容與正題三大部份,「我們要理解了佛陀的教法,整體系統的理論,哲學思維的路數,才能對佛法有正確的認知。研究《阿含經》正是了解佛法的基本條件。

  昭慧法師謙虛表示:學員研習《阿含經》、有了正知見,至於實修方面就要請教性廣法師了。誠然,學佛之於正法教理的會心,再以人間佛教禪法來串習,則或可以穩操勝券了。

  在《弘誓》雙月刊之中,性廣法師對於止觀修習的次第,有循序的說明,正如《雜阿含經‧3經》說:「能知、能明、能斷、能離欲」,揭櫫了見道、修道、證道的層次。因此,行人在透徹教理方面,所瞻昭師;至於掌握功夫的窾竅,就獨衷廣師了。法師們講經說法從不藏私,我浸涵其中,獲益匪淺。

  於《弘誓》雙月刊141期拙文,曾提及性廣法師如同智者大師,為了弘法而損己利他,其實,昭慧法師亦不遑多讓。昭慧法師說:「在公忙與急人之所急之後,剩下的時間還有多少?於是,在忙碌中,自己的內修功課往往受到時間的限縮。」有智慧的法師不為忙碌所困,昭慧法師就利用講《阿含經》的機會來彌補遺憾,她說:「能夠用慈悲喜捨的心來分配自己的時間資源,並且能兼顧讀經,這變成我們生命中最大的享受。」縱觀法師的教授生涯,初講中觀與唯識,中期轉述天台、華嚴,晚近說阿含、瑜伽論,將其自身所學與人分享。孟子曰:「觀於海者難為水」,法師以「五嶽歸來不看山」形容她弘教的心路歷程。在踅轉於水遠山遙似的天地,自怡於水村山郭般的茅廬之後,法師在佛陀的本懷挹受安心處。孟子續言:「觀水有術,必觀其瀾;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流水之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於道也,不成章不達。」這正是二位法師為人所推激的表率。

  聽了課,我復誦經,果然《阿含經》舉揚「正身,正意」,修行得從身處下手,老子有言:「吾之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金剛經》云:「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賢聖所見略同。聖言:「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原來是我聞而匪思又囫圇吞棗,於是,不解真旨。佛教哲學無非是要讓自己的思想得以昇華,方法即「聞、思、修」而已,我卻不知善用,將以曷為!

  如果我投書有些微功德,願將此功德迴向恩師 達瑩長老尼--佛光加被、四大調和。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3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