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追.隨——玄奘在印度(之四):仗林山(傑地恩Jethian)(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2期)

追.隨――玄奘在印度(之四)

仗林山(傑地恩Jethian)

釋錄法(印度那爛陀佛種寺住持)

  傑地恩(Jethian)是一個靠近王舍城的安靜的小村莊,此地是佛陀與頻婆娑羅王兩個偉人第一次會見的地點,在佛教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是比哈爾邦佛教聖地之一。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第三(T50, n2053_p0238c02):

  佛初成道,向王舍城至此,頻毘娑羅王與國人百千萬眾迎見佛處。

  佛在鹿野苑度化了五比丘及耶舍等一家人,之後佛又回到了菩提伽耶,在苦行林中,佛不僅宣揚他的理念,而且給予事火外道迦葉三兄弟與他們的追隨者千眾受戒。之後,佛為了實踐當年對頻婆娑羅王(Bimbasara)的承諾,因此決定去王舍城與頻婆娑羅王見面。當佛陀領著弟子們從菩提迦耶來到了王舍城郊區時,頻婆娑羅王聽到佛陀一行來到的消息,出城迎接。據《頻鞞娑邏王迎佛經》描述:「時,頻婆娑羅王將騎隊,有萬八千輦輿,車乘萬有二千,婆羅門及長者、居士等,前後圍遶,亦隨於王出城往杖林山,詣於佛所,親近供養。爾時,大王到佛會已,除去王者自在之相,至於佛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以妙言辭讚於佛德,頭面著地禮佛足已,旋遶三匝住立佛前,自稱己名白世尊言:『我是摩伽陀國頻婆娑羅王。』」(北傳:中阿含62經,雜阿含1074經,別譯雜阿含13經,中阿含62經,雜阿含1074經,別譯雜阿含13經;南傳:律藏/大品)

  傑地恩,位在古王舍城西南山口處,距離東北方之竹林精舍有13.50公里(8.39英里),又距離靈鷲山14.78公里(9.19英里),在古代它被稱為拉提那(Lativana棕櫚樹林),與玄奘說的佛陀伐那音類似。而仗林山的名稱由來,如《大唐西域記》第9卷(T51, n2087_0920a05)說:

  佛陀伐那山空谷中東行三十餘里,至洩(移結反)瑟知林(唐言杖林)。林竹修篠,被山滿谷。其先有婆羅門聞釋迦佛身長丈六,常懷疑惑,未之信也,乃以丈六竹杖,欲量佛身。恒於杖端出過丈六,如是增高,莫能窮實,遂投杖而去,因植根焉。中有大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如來在昔,於此七日為諸天、人現大神通,說深妙法。

  現在被認為是佛陀與頻婆娑羅王的會面處――傑地恩,說是杖林山,卻更像其古代名棕梠樹林,因為到處是棕梠樹,而不見一叢竹林。反倒是,從傑地恩往東北走入山谷中,則竹林叢生。當地牧牛人人手一支竹仗,婦人擔負重物也用竹仗,就連小孩的嬉戲都是竹仗。這相差僅僅只是兩公里而已。時間經過2500年的更迭,我不敢說山外的竹子是否都被砍去蓋屋或當燃料去了。今日的情況就是這樣。
玄奘初次抵達仗林山時,得知勝軍(Jayasena)論師不但博學多文,綜該內外且德為時尊,《大唐西域記》第9卷(T51, n2087_0920a15)是這樣說的:

  杖林中近有鄔波索迦闍耶犀那者(唐言勝軍),西印度剎帝利種也,志尚夷簡,情悅山林,迹居幻境,心遊真際,內外典籍,窮究幽微,辭論清高,儀範閑雅。諸沙門、婆羅門、外道、異學、國王、大臣、長者、豪右,相趨通謁,伏膺請益。受業門人,十室而六。年漸七十,耽讀不倦,餘藝捐廢,唯習佛經,策勵身心,不舍晝夜。印度之法,香末為泥,作小窣堵波,高五六寸,書寫經文,以置其中,謂之法舍利也;數漸盈積,建大窣堵波,總聚於內,常修供養。故勝軍之為業也,口則宣說妙法,導誘學人,手乃作窣堵波,式崇勝福,夜又經行禮誦,宴坐思惟,寢食不遑,晝夜無怠。年百歲矣,志業不衰。三十年間,凡作七拘胝(唐言億)法舍利窣堵波。每滿一拘胝,建大窣堵波,而總置中,盛修供養,請諸僧眾,法會稱慶,其時神光燭曜,靈異昭彰,自茲厥後,時放光明。

  玄奘在朝禮雞足山之後,選擇先前往王舍城,再到那爛陀,一路途中,一定聽到些關於勝軍論師的傳聞,而特意繞道仗林山與勝軍論師謀面。勝軍論師不但博學多文,綜該內外,雖想就近教於勝軍論師,奈何施無厭寺近在呎尺,不日可到,因此無法停留,實屬憾事。所以,當玄奘在遊歷五印之後返回摩揭陀施無厭寺時,先是前往於薩婆多部出家的大德般若䟦陀羅處,就停兩月,學習薩婆多部三藏及聲明、因明等,後乃復往杖林山居士勝軍論師處所親近受教。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第四(T50, n2053_p0244a07-24):

  軍本蘇剌侘國人,剎帝利種也。幼而好學,先於賢愛論師所學因明,又從安慧菩薩學聲明、大小乘論,又從戒賢法師學《瑜伽論》,爰至外籍群言、四《吠陀》典、天文、地理、醫方、術數,無不究覽根源,窮盡枝葉。既學該內外,德為時尊,摩揭陀主滿胄王欽賢重士,聞風而悅,發使邀請,立為國師,封二十大邑,論師不受。滿胄崩後,戒日王又請為師,封烏荼國八十大邑,論師亦辭不受。王再三固請,亦皆固辭,謂王曰:「勝軍聞受人之祿,憂人之事。今方救生死縈纏之急,豈有暇而知王務哉?」言罷揖而出,王不能留。自是每依杖林山養徒教授,恒講佛經,道俗宗歸,常逾數百。法師就之,首末二年,學《唯識決擇論》、《意義理論》、《成無畏論》、《不住涅槃》、《十二因緣論》、《莊嚴經論》,及問《瑜伽》、因明等疑已。

  除此之外,現在,每年的12月13日,僧侶和佛教徒們會在仗林山附近聚會,從這個地方步行回到竹林精舍,以示紀念佛陀和頻婆娑羅王的這一段故事。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