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日常二三事(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7期)

 日常二三事

張慰慈(專欄作家、《寰宇人物》發行人)


領悟

  昨日故人來,把酒言歡。

  小友是我25年前初創業時的小夥伴,二人的緣分像是累世的積累。忘年,早成莫逆。

  他這趟從對岸回台參展,一盞盞的戶外燈火,在聖誕節是很多家庭歡樂的泉源,這事業也是建功德的事。

  兔是我的生肖,我在臉書見著此燈可愛留話,不料,昨夜竟收到成為禮物,深知這是我倆的金蘭情誼,沒有推拒,歡喜接受。

  昨日天冷,我們在居酒屋裡飲酒話當年,兒子作陪,當年的文青已是中年男子,那時的兒童也成有為青年,而我,正往老去的路上前進,但久別重逢真是人生裡美麗的風景。

  小友說當年的共事是今生最美麗的工作經歷,而我,其實更憐眼前故人真心。世間事皆有起滅,心室光亮,必能處處逢春。並肩的歲月是往事也可能是未來。一起喝杯酒,吐真言,換真心,人生幾何,此情珍貴如掌上珍珠。

  席間,小友至戶外抽煙。夜深露重,一矮屋,一長凳,我前去作陪。我說:來根菸吧,他睜大眼問:張姐也有抽?我笑了回話:最後一回抽是20年前的事了。心裡的呢喃是,今日捨命為陪君子,一起話些當年勇,不亦快哉。

  人生中很多因緣交錯,走過的必留痕跡,耀庭!乾杯!張姐謝謝你!但更想說的是:張姐歡迎你(你懂)。酒杯空了晾一會兒,重新斟上又滿盈。「接受來到你面前的所有事」,這句話是我回贈小友的禮物,也是我用20年青春換來的領悟。

  隨時隨地再相逢。


不走回頭路

  新聞中一幢違建大火,屋主兩名稚女命喪火窟。獲救的爸爸坐在屋前嚎啕大哭,嘴裡叨念著說:「以前我是流氓是壞人,以前我很兇,大家都怕我,但是我現在真的改過了,為什麼甚麼事都找上我?代誌那安捏?」

  這段畫面讓人鼻酸也讓人深省,相信所有走在信仰道路上的朋友心裡都有過這樣的吶喊,這也包括我。

  這些年在工作與生活轉折上,當我試著放下以往的習性,在放下的歷程裡到了撞牆的階段時,總出現「感覺」用以往的習性處理問題比心懷慈悲或是站在菩薩道上的行走原則上來得容易。或是總感到做一個好人比做一個兇惡的人所遇著的阻礙或是困境多很多。後來驚覺這感覺其實是錯覺。真正人生關鍵時刻,就體會,若有這樣的質疑,若能堅持下去,沒有回頭走舊路,心其實才是在茁壯中真正強健了,金剛心是能抵禦任何再惡劣的環境的。「不恐懼」就像是培養了超能力般的保護著自己和身邊的人,有不喪志心的體能,就有盼望的養分,滋養著還在這世上的每一天。


與無常一起跳支舞

  我的眼睛視線裡突然出現了一些些小黑點,遂去了小院子巷口的眼科做檢查。上樓進了自動門裡,不覺感到豁然開朗,這真是一個極其舒適的環境,寬敞、明亮、潔淨的空間讓大家自動安安靜靜地在長沙發椅上候診。也讓我對做檢查這件事的恐懼瞬間變換成一種自在的心情。

  運氣很好,初診的我不知為何恰好由院長替我診治,雖然我心裡早有準備,仍難掩忐忑。所幸還好,我的蚊子還都不會飛,只是固定的停留在右側。院長說:最近太累了喔!用眼過度!然後她低頭看了病歷表接著說,不過以你的年齡來說,也是正常的……。

  這兩年,我一直在面對身體各個器官另一階段的到來。關於「初老」這個名詞,從以前的排斥到現在的展開雙臂迎接,是有一段心路歷程的。接受肉體的下一個階段,然後照顧自己是我現在很重要的功課。有時夜裡醒來,我默默的與自己身體的變化共處,甚至可以說是一種陪伴,練習傾聽自己內心最真實的聲音,幫助自己並給予鼓勵與安慰。我從很年輕開始,在工作上總是帶著任務在大半個地球南征北伐,自小一個人習慣了,也不覺辛苦,後來才發現卻常常忽略自己內心最真實的聲音。有一回我去看整脊醫生,他調整著我的骨骼位置,然後輕聲在我耳邊說:疼!叫出來好嗎?你必須要釋放,就是因為太能忍了,所以發現身體有異,都已經很嚴重了,當時的我只能苦笑。

  忍耐,是我自小的家學教育,但也不得不說,這樣的性格也讓我挺過了人生中大大小小的障礙與災禍。但是學佛後,開始了解心性中的無我則是另一種智慧,那是因為慈悲自然而生的另一種非蠻力的力量。無須忍耐,無須吞下苦楚,自然的心性讓我不費力的在荊棘遍地的叉路上選擇了一處花朵盛開芬芳的幽徑。

  醫生擔心我的血糖不穩定影響了視神經,拿了藥,乖乖回家面對自己身體的調整。

  2018年的最後一天,我在這個美麗的眼科醫院裡完成最後一項檢查,品嚐初老帶來的滋味,雖然五味雜陳,但其實沒那麼糟糕,我對佛說:我準備好了喔!準備在無常中與祂一起跳支舞!一切感恩!

真正的圓滿

  一直都認為年底該做的不是吃大餐,也不是開歡樂趴。

  年終時,撥出時間沉靜下來才是首要需完成的事。

  靜下來很多事才想得通,靜下來才能好好反省,靜下來才會用真心感恩……。

  這年頭中樂透得幾億,已是平常新聞。用真心對人對己卻成了如登天的事。

  年終時想通的事,多是成為來年最豐盛的滋養。我總是逢人便問:你要不要試試?試試靜下來。這才能讓該珍惜的人與事不致於因自己的疏忽,悄悄地在無知中,從身邊消失……。

  我有4隻貓,只留了兩隻在家裡,另一半在工作室,讓所有好朋友也能沾染與牠們共處的喜悅。

  我有一個兒子,但是我和前夫都是獨生子女,所以兒子周末一半時間給台北的家人,另一半與中壢家人團聚。

  我若有一個蘋果,都會和兒子分一半吃,飽足感與心情都恰到好處。

  我常跪在佛前許願,希望佛能給願圓滿,但其實當願只有一半實現時,我們對未來比較存有盼望。一半的願讓人比較謙卑,也比較懂得感恩。

  我對我只擁有的那一半,常知足並向菩薩感恩。因那一半總讓我的喜悅是加倍的豐收。

  在佛法裡,如果我們可以放下舊有的習慣路徑,就會從裡面找到美景不斷的新路程,父親生病時我向佛求,希望一半的壽命流向他,母親生病時我再求,盼望再將剩下的再分一半轉給她。感恩我的佛!我們一家人擁有彼此的生命,就像當初他們生下我。

  佛法,教給我不同的視野,不同看待生命的方式,我在佛法修習中日日洗刷舊有的氣味,希望有天能擁有如水中蓮一般的氣質與芬芳。

  祝福大家,新的一年都有新的開始。

轉變

  從2010年回到台灣,其實我一直有1/2的工作性質是以企業顧問的身分替大型企業輔導業務或是內部組織重整等項目工作,另有一半時間是,常在各大專院校演講,希望能為年輕朋友開啟一些國際視野,多以分享經驗為主。也接受外貿協會邀請為中小型企業開立行銷課程,直到我創辦寰宇人物公益刊物的前後,這是我為半百歲數之後的人所做的發願與行願的開始。

  這本刊物在2018年做了短暫休息,因為始終認為一個思想理念的傳播,要配合著身體力行的實踐力才能發揮到極致的效果。這段時間,身邊的因緣起了些變化,結識的善知識越來越多,我們互相提攜,牽手前進,中途有很多朋友不斷詢問重新出刊的可能?其實我一直沒有忘記,一直也沒有放棄,在每個細微環節的調整過程裡,都不斷地朝復刊再進一步。

  因為自己的志業啟動,所以與很多農民結識,也開始下鄉講課,感恩佛給的這個方向的帶領,我看到了社會階層裡另一個層面的生活,自以為見多識廣的我重新反省自己的視野,反省自己的驕傲,也對農民勞工階層的朋友真心表達我的敬意。一個小故事在網路上流傳,真實作者已不可考,但是用來勉勵大家積極向上是很好的題材運用,無論是給企業開創新局或是協助個人生活上的轉變都很適用,分享給大家:

  【改變】

  猴子想變成人,牠知道要變成人要砍掉尾巴,猴子決定砍掉尾巴。

  動手前猴子被三件事困住了:

  1、砍尾巴的時候會不會很疼?

  【改變是有一定痛苦的】

  2、砍了後身體還能不能保持靈活性?

  【改變會有一定風險】

  3、活了這麼久,一直以來就和它一起,跟了很多年了,不忍拋棄它。

  【改變在情感上會有些許難受】

  所以,今天的猴子也沒有變成人!要成就一些事就必須捨棄另一些事!捨不得你所擁有的,就得不到更好的!

  改變,在過程中會痛苦一陣子。不改變,就可能痛苦一輩子。人生轉變與走上菩提道的修行過程都是如此。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