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讀《大毘婆沙論》劄記 論師的聖果觀(二)(刊於弘誓雙月刊第36期)

讀《大毘婆沙論》劄記    論師的聖果觀(二)

釋悟殷

參、預流者有退、無退

接下來要探討的是:證果的聖者既已斷除的煩惱雜染,是否仍會現起而退失道果?部派佛教中,有三種說法:一、大眾部、化地部主張「預流者有退義,阿羅漢無退義」(大正49.15下,17上);二、有部主張:「預流者無退義,阿羅漢有退義」(16中);三、經部師認為:預流果無退,阿羅漢亦無退(大正29.129下--130上)。三說不同,癥結在那裏?以下依序論究。首先探討預流者有退、無退的問題。

一、預流者有退或無退

大眾部、化地部不但主張「預流者有退義,阿羅漢無退義」,而且認為:前三果的聖者都會退失,只有證得阿羅漢果的聖者,才不會再退墮。為什麼前三果有退?這是因為前三果聖者尚有修道上的煩惱未究竟斷除的緣故。他們把煩惱分為見道所斷的煩惱(見惑)和修道所斷的煩惱(修惑)。行者斷八十八使(或說「斷三結」、「斷三界見所斷惑」)證得初果,尚有八十一使思惑未斷。所以,初果是但以一見無漏斷見惑,身中猶有修惑未得盡除,所修聖法尚未圓滿,所得聖道亦未堅牢,因此預流者會退墮〔註1〕。至於二果斷欲界修道五、六品結,三果斷欲界修道九品結,亦同初果,修惑未盡斷除(上二界未斷),所以一樣的也會退墮。

  有部的「預流者無退義,阿羅漢有退義」,則是指初果聖者不會退墮,二、三、四果聖者才會退失聖果。為什麼初果無退,上三果有退?論主說:

  修所斷結依有事起〔註2〕,謂有淨相,有不淨相。彼由非理作意,觀淨相時,便於不淨想退。見所斷結依無事起〔註3〕,無有一法是我我所,可令彼觀於無我見退。(大正27.933下)

有部論師認為:初果聖者已斷見惑,已通達無我我所,更無有一法是我、我所可執者——因「見所斷結依無事起」,所以必無再退的道理。後三果聖者,是斷修惑,因「修所斷結依有事起」,故即便斷已,仍會再現起煩惱而退。這是說:一切見所斷結,聖慧斷已,皆永不退;修所斷結則不然,有時由於觸動外境,繫著外境而再起煩惱,於是退墮。如有情的頭髮、手、腳、牙齒、眼睛、嘴、鼻……等,形色、顯色中,有淨相,有不淨相。如觀不淨相,由如理作意故,先離煩惱;後若觀彼淨相(如唇紅齒白、明眸皓齒),由非理作意(愛著)故,就起煩惱而退墮了。又論主說:

永斷三界見所斷結,立預流果,不退三界見所斷結永斷者故。復次,永斷非想非非想處見所斷結,立預流果,無有退非想非非想處見所斷結永斷者故。問:云何不斷彼永斷者?答:以彼非想非非想處見所斷結,難斷難破,難可越度,是故斷已不可復續。復次,以忍對治無事煩惱,立預流果,必無退忍起無事結,故彼不退。復次,由見道力得預流果,定無退失見道者。(大正27.316中--下)


論主再三強調:見所斷結,斷已不會復起煩惱,修所斷結,則可能在觸對境界時,由非理作意而再生起煩惱。此中,又有一個相關問題:論主說「由見道力得預流果,定無退失見道者」。何以見道必定無退?論中有六個解答〔註4〕,論主除了說已斷見所斷結,不復再起煩惱,並說:見道是剎那的一瞬間,在一剎那間,不可能有第二念起,所以不會退失見道。又「諸瑜伽師入見道已,名墮法河,墮大法流,墮法彼浪,墮法洄澓,尚無暇能起有漏善、無覆無記心,況有能起染污心退!」若人跌落在山谷激流裏,隨浪漂溺打轉,連靠岸都困難,何況能出(大正27.316下--317上,22下)!所以,見道譬如跌落激流,是不可能退失的。不過,要留意的是:論主說預流者無退,是就初果的「位」不退而言,「根性」則有退,因預流者「轉根」亦有退者故(大正27.317上--中)。

所謂果「位」不退,是指預流已是最下聖位,再退即成為凡夫異生了,所以不會退失聖初果位。所謂「根性」退,是就種性說。阿羅漢依根性建立,有退法、思法、護法、安住法、堪達法、不動法等六種性(大正27.319下,大正29.129上,〔註5〕);有學、異生,一樣有此六種性(大正29.130下)。在六種性中,不動法種性是利根者,不會再退了;前五法種性(退法乃至堪達法)是鈍根者,仍會退失。如《俱舍論》說:

四從種性退,五從果非先。(大正29.129下)

「四從種性退」,是說思法、護法、安住法、堪達法四種種性,有從種性退,也有從果位退;而退法種性者,只有果位退,種性不退,因退法是最下種性故。「五從果非先」有二義:一、是說五種性皆有退聖果義;雖俱有退失聖果位的可能,但是未修練根時所住的種性不退。這怎麼說呢?如無學聖者(阿羅漢)在學位(初、二、三果)時所住的種性,有學聖者在凡夫位所住的種性,都不會退。會退的是「轉根」所得的種性。如退法種性者,若修「練根」〔註6〕,得思法,或漸昇進得護法、安住法,乃至堪達法,這四種種性會退。有學、無學未修練根前,即是思法、護法、安住法、堪達法種性者,所證得的聖果位是不會退失的〔註7〕。二、「無退先所得果,後所得果容有退義」(大正29.129下),這是說行者最先證得的聖果位——預流果無退,後來漸次斷三界修道煩惱所證之二、三果乃至四果,方會退墮〔註8〕。

如此,論主意中,似乎只有「退法」種性者,修「練根」(轉根)所得的種性(思法、護法、安住法、堪達法)有退果及退性的可能了。因此,說「思法、護法、安住法、堪達法有退果及退性」,是就「退法」種性者,「轉根」所得之思法、護法、安住法、堪達法而言。這即是《婆沙論》說:「無退預流果者,此說位退,不說根性,預流果轉根亦有退者」(大正27.317中)的緣故。同理,《婆沙論》中問到:思法阿羅漢退住學根時,為得退法種性學根?為得思法種性學根?論主答:得退法種性學根。因為先前在學位時未得思法故,今若退得思法學根,是進而非退故(大正27.320中)。由論主的回答,可見有部是源於「只有退法種性者轉根有退」的主張而來。換句話說,「退法」種性者轉根成為思法種性者,若退墮時,則退回退法種性。然如果本性即是思法種性者,證得無學位後,決定無有退住有學義(320中)。

以上,是初果聖者有退、無退的問題。大眾部因初果只斷見惑,尚有修惑未斷,故以初果身中煩惱未能斷盡,來說「預流者有退」。有部則認為初果已斷見所斷煩惱,已通達無我我所,所以說「預流者無退」;而修道所斷的煩惱,可能在觸對境界時,由非理作意而再現起煩惱故退。不過,說預流者無退者,是說果位不退,但根性有退,因預流者轉根亦有退者故(大正27.317上--中,大正29.129下)。這是他們彼此最大之不同。

二、入正性離生時,可說斷一切結

此中,大眾部有個難解的問題。大眾部說「入正性離生時,可說斷一切結」(大正49.15下)。既然如此,何以「預流者有退」,甚至是「諸預流者造一切惡,唯除無間」(大正49.15下)呢?證初果的聖者尚會造惡,如此和凡夫有何差別?以下即探索這個問題。

首先說明「正性離生」。行者由「世第一法」無間引入見道,離異生性,得入聖性,故說「入正性離生」〔註9〕。如此,正性離生,即是見道位。大眾部說:行者由斷三結——我見、戒禁取、疑,得證初果,只是斷盡見道所斷煩惱,修惑尚未斷除,所以主張「預流者有退」。那麼,何以又說「入正性離生時,可說斷一切結」呢?原來生死的根源是我見,初果聖者斷了我見,生死就解脫了。可以這樣說,大眾部把見惑稱為「結」,因為結是「繫縛義」(大正27.237下)。證得初果——見道,只剩七番生死,不再長期繫縛在生死中了。所以,初果可說已斷了一切結。雖然尚有修惑未斷,但是已不會長期繫縛有情,輪迴於生死大海了。故大眾部的「入正性離生時,可說斷一切結」,是就初果聖者已斷生死根本的我見而言,並非指初果聖者已斷盡一切結縛煩惱了。

大眾部認為:「預流者亦得靜慮。」(大正49.16上)得「靜慮」,必須要有智慧,因為「慧闕無靜慮,靜慮闕無慧,是二具足故,去涅槃不遠」(大正27.693中);又行者以無漏智如實覺知四聖諦理,因而正信三寶,並對戒產生堅固不壞之淨信,亦即初果聖者已得四證淨,淨信三寶及妙尸羅,遠離「不信垢、破戒垢」(大正29.133中--下),既然如此,又何以「諸預流者造一切惡,唯除無間」呢?窺基法師的解釋是:

  十惡業道,預流猶造,唯除五無間,以極重故。以此凡聖難可分別。問:如何初果得不壞信,造十惡業,猶有壞戒?答:入觀證淨,出觀行惡,亦不相違。問:若爾,應入觀不疑,出觀便疑?答:疑但迷理,初果總無,十惡業道,其事微細,初果猶有。(窺基《異部宗輪論述記》,卍續83.449下)

窺基法師以預流者「入觀證淨,出觀行惡」來會通,說明初果聖者入現觀時,已得四證淨,不會造惡,但出觀後仍會造作五無間罪外之惡業,如殺、盜、淫、妄、兩舌、惡口、綺語、貪、瞋、邪見等十惡業。按理說,初果聖者還會造惡,是可能的。如初果聖者斷了見道所斷煩惱,尚有八十一品修惑未斷,至三果聖者方斷盡欲界九品修惑;斷欲界修惑,方得離欲,才能遠離男女情欲。初、二果聖者未離欲貪,有可能犯淫。

根據南傳《論事》記載:東山住部認為「見具足」的補特伽羅尚未捨離瞋恚,若與瞋心相應,會故意掠奪生物之命(南傳58.211--213)。此見具足者,應指初、二果聖者,因瞋恚是專屬於欲界的煩惱,三果聖者才斷盡欲界煩惱故(斷五下分結——身見、戒禁取、疑、欲貪、瞋)。又如《增一阿含》說:「已得阿羅漢,終不犯戒。……若住學地之人,由本緣故而犯禁戒」(大正2.796下)。不過,因為初果聖者已斷了生死根源之我見,剩下的煩惱——修所斷惑,無論作惡、行善、修定,只會滋潤故業,使有情往來人間天上,頂多維持七番生死。

大眾部說預流者尚會造作惡業,唯除五無間業。有部亦說未離欲染的初、二果學者,有「學謀害」事(大正27.654上)。所謂「學謀害」,簡單的說,就是「意憤」(655中)。如未離欲染的有學聖者,若遇他人加害,或有人害法破僧,心生不忍,便作是念:「當令衰壞,母失愛子」(654中)。由此,便構成學謀害事。因此,謀害是以「瞋相應思為體」(655中)的。

有學聖者已得不作律儀,何以初、二果聖者尚心念作謀害事呢?論主說:

 答:彼由苦逼,便於自身起如是念:寧當令我衰壞失愛,勿令我為斯苦所逼。不於他身,是以無過。有說:於他亦起斯念,然但欲訶責,不欲加害。所以者何?若彼了知由此謀害,下至能殺一蟻卵者,設救自命,亦不起此心。故此所念,但為訶責。(大正27.654中)

有學聖者之謀害,止於「訶責」,而非真欲加害,然亦有由此「謀害」之動念,而招致護法金剛為護法護教而動怒,致整個城市被雨土堙滅、王都全毀之情形(大正27.654下--655中),可見起心動念之可畏。不過,有部論者是聲聞佛教之奉行者,重視的是表業,及由表業引發之潛在功能(無表業),認為「意業非戒」,「惡戒非意業」。因為「未離欲者,皆成就不善意業,彼豈悉名犯戒或不律儀?」(大正27.723下)所以不像後代重視意業,說「意罰為大罪」(大正31.77上)。

有部主張未離欲染的預流、一來果,尚會起謀害之心念,造成損害,但這心念,出發於「訶責」,不算犯戒;並不同於大眾部主張之「預流者造一切惡,唯除無間」,亦不同於東山住部之主張見具足者會故意損傷物命。

三、世第一法定不可退

有部不僅認為「預流者無退」,即使是登入順決擇分善根之「忍」位,也已認定其「畢竟不退,不作無間業,不墮惡趣」(大正27.30下),乃至「世第一法定不可退」(大正49.16中)。何以故?因為「世第一法」之一剎那心心所法為等無間緣,引入正性離生,即剎那見道,見道即不會退墮故。亦即「世第一法無間剎那,苦法智忍必現在前」,「世第一法與苦法智忍為等無間緣,無有一法速極迴轉過於心者,可於爾時能作障礙,令不得入聖諦現觀」(大正27.22上--中),所以「世第一法定不可退」〔註10〕。

相對於有部的「世第一法定不可退」,大眾部說則「第八地中亦得久住,乃至性地法皆可說有退」(大正49.15下)。此中「第八地」,指四向四果之初果向。大眾部認為:如經上說初果向者能接受布施〔註11〕,故知見道前之初果向,並未立即證初果。而有部認為:「十五心頃說名行向,第十六心說名住果」(大正49.16中)——第十五心道類智忍,無間入於道類智而證初果。亦即從初果向速疾無間證入初果,所以無有住初果向(第八地)者。不過,有部論師為會通大眾部所引(初果向者接受布施)契經,說預流向有二種:一者、世俗預流向,二者、勝義預流向。世俗預流向,是已得順決擇分者;勝義預流向,是已入見道者。有部認為:經上說初果向者能接受布施,是指得順決擇分之世俗預流向者(大正27.679上--中)而言。

大眾部和有部的歧異,在於有部是以見道分凡聖,見道以前是凡夫,從初果向剎那證入見道,他的初果向侷限在第十五心(道類智忍)。而大眾部則以為:見道後得初果固然已是聖者,見道以前的初果向者,也已經不是凡夫了;證得初果向時,並未馬上證初果,其初果向時間較長,所以說「第八地中亦得久住」。

至於「乃至性地法皆可說有退」,這「性地」,隸屬於那個階位?有不同意見。有說是「種性地法」(大正27.6上);有說是「煖、頂、忍、世第一法」(大正25.383中,721上,〔註12〕)。而印公導師說:「世第一法為性地」;大眾部的「性地」,不是有部的「正性離生」——見道位。他與「三乘共十地的性地意義相近,有似於四加行中的頂位」〔註13〕。又據導師的研究,從部派佛教以來,就有「種性」一詞,或略譯為「性」:

如《舍利弗阿毘曇論》,〈人品〉中立「性人」(大正28.584下--585上)。《增一阿含經》立九種人。四向、四果以前,有「種性人」(大正2.767上)。大乘十地說先後成立的共十地,第二為「性地」(大正8.346中)。從修行的階位,立「性人」、「性地」,雖還沒有證入聖位,但已成出世法器,能入聖位。到了性地,一般以為決定不退了。但《異部宗輪論》說:大眾部等以為「性地法皆可說有退」(大正49.15下)。如以世俗的種性來說,在入胎、誕生後,可能有夭折的;大乘所說的生在佛家,也有退與不退二類。所以發心趣求佛道的,都是佛種性所攝,不過起初還可能退失。(印順導師《如來藏之研究》,pp.64--65)

歸納以上眾說,「性地」之階位,可說相當於聲聞四順決擇分善根位——煖、頂、忍、世第一法,或者是大乘十地之第二地——性地。以聲聞而言,行者進入「性地」,雖然未進入聖位,但已成就出世法器,將來必能進入聖位了。不過,大眾部認為他們仍會退墮(性地法皆可說有退);而有部則說「世第一法定不可退」。

又大眾部說「預流者亦得靜慮」,但有部則認為「初二果未得靜慮」(大正27.693下)。行者由斷八十八使見惑,入見道位(預流果),尚有八十一品修惑,在修道位慢慢斷除。一來向者,斷欲界修惑之前三品乃至四品,稱為家家;斷前五、六品者,成一來(大正27.276中)。如此,初二果者,倘若「未離欲貪」,則不能起初善靜慮(大正27.693下),亦即未得根本靜慮。有部認為初二果聖者可能未得根本靜慮,與其學說「不依靜慮,得入正性離生,亦得阿羅漢果」(大正49.16中)有關。即行者依未至定、靜慮中間、四靜慮、三無色定,可得入正性離生,及證得阿羅漢果。但筆者以為:說「不依靜慮」,應是就行者依未至定、靜慮中間、三無色定,也能斷煩惱盡漏而言,並非必依四靜慮,亦非指四靜慮不能斷煩惱盡漏。

以上,是關於預流者有退、無退,及與預流果有關的論題。大眾部主張:行者在相當於四抉擇分善根之「性地」時,雖然將來能入聖者之流,但仍會退墮(性地法皆可說有退),乃至「入正性離生時,可說斷一切結」,但是預流者仍「有退義」。又雖然「諸預流者亦得靜慮」,「諸預流者心心所法能了自性」〔註14〕,但是諸預流者仍能「造一切惡,唯除無間」。有部認為世第一法心心所無間進入正性離生——見道,所以「世第一法定不可退」,乃至「預流者無退義」;因為「不依靜慮,得入正性離生,亦得阿羅漢果」,故「初二果未得靜慮」,亦會浮起「謀害」(大正27.654上)之心念。        
 



註1:窺基《異部宗輪論述記》,卍續83.449上。
註2:修所斷結依有事起:謂所執取髮毛爪等,非無世間少分淨相,若非理作意思惟,此時便於所修不淨想退,起先所斷修所斷結。(大正27.933下--934上)
註3:見所斷結依無事起:所執起我我所相,畢竟無有。故契經說:法無作用、亦無有情、命者、養者、補特伽羅、作者、受者,唯集,諸行中無有我。如以空拳,誑諸童稚,智者了達,如見舒指。(大正27.934上)
註4:問:何故定無退見道者?答:1.見道是極速,疾道不起期心道,無容退失如是道故。2.諸瑜伽師入見道已,名墮法河,墮大法流,墮法彼浪,墮法洄澓,尚無暇能起有漏善、無覆無記心,況有能起染污心退!如人墮在山谷瀑流,隨浪漂溺,尚不能據此彼兩岸,何況能出!3.見道能治三界所有見所斷結,無退三界見所斷結對治道故。4.見道能治所有非想非非想處見所斷結,無退非想非非想處見所斷結對治道故。5.見道能治忍所對治無事煩惱,無有退彼對治道故。6.見道創見四聖諦理,決了明白,無於此理重迷謬故。(大正27.316下--317上,22下)
註5:阿羅漢有六種:一、退法,二、思法,三、護法,四、安住法,五、堪達法,六、不動法。此中,退法者,謂彼應退。思法者,謂彼思已,持刀自害。護法者,謂彼殷重守護解脫。安住法者,謂彼不退,亦不昇進。堪達法者,謂彼堪能達至不動。不動法者,謂彼本得不動種性,或由練根而得不動。(大正27.319下)
註6:練根:在加行位中之修行者,調練其根性,使成勝根。與轉根、增進根同義。《順正理論》云:「我所承稟諸大論師,咸言:『練根皆為遮遣見、修斷惑力所引發無覆無記無知現行。』故學位中修練根者,正為遮遣見惑所發;無學位中修練根者,正為遮遣修惑所發。」(《順正理論》,大正29.723上)
註7:諸無學先學位中所住種性,彼從此性必無退理,學、無學道所成堅故。若諸有學先凡位中所住種性,彼從此性亦無退理,世、出世道所成堅故。若住此位,後修練根,所得思等四種種性,彼從此性容有退理。二先位中住思等性,必亦無退此所得果,唯先退法有退果義。又亦無退先所得果,後所得果容有退義,是故定無退預流果。 (《俱舍論》,大正29.129下)
註8:「無退先所得果,後所得果容有退義」。何緣定無退先果者?以見所斷依無事故。謂有身見依我處轉,見所斷惑此見為根,我體既無,名依無事;以無事故,必無退理。……故聖見斷定無退義。(《俱舍論》,大正29.129下--130上)
註9:正性離生,見大正27.12上--13中。
註10:問:何故世第一法定不退?答:1.世第一法隨順諦,趣向諦,臨入諦,此彼中間,無容得起不相似心,令不得入聖諦現觀。問:云何名為隨順諦、趣向諦、臨入諦?答:a.現觀為諦:世第一法隨順現觀,趣向現觀,臨入現觀。b.道諦為諦:世第一法隨順道諦,趣向道諦,臨入道諦。c.見道為諦:世第一法隨順見道,趣向見道,臨入見道。d.苦諦為諦:世第一法隨順苦諦,趣向苦諦,臨入苦諦。e.苦法智忍為諦,謂世第一法,隨順苦法智忍,趣向苦法智忍,臨入苦法智忍。然於此中隨順有二:趣向隨順、臨入隨順。世第一法於苦法智忍具二隨順,為等無間緣引生彼故。此彼中間無容得起不相似心:世第一法和苦法智忍中間,無容得起有漏墮有不相似心。令不得入聖諦現觀:令苦法智忍不得現前(大正27.21上--22中)。2.世第一法與苦法智忍,作等無間緣,無有一法速疾迴轉過於心者,可於爾時能作障礙,令不得入聖諦現觀,是故此法決定不退。世第一法無間剎那,苦法智忍必現在前(大正27.22上--中)。3.世第一法加行廣大,安足堅牢故不退。a.加行廣大:彼所習施、戒、聞、思、修所成善,悉以迴向解脫涅槃,心無所著。b.安足堅牢:增上忍。4.以此法後總證三界見所斷斷,非於三界見所斷斷有還退者,故不退。5.以此法後總證非想非非想地見所斷斷,非於非想非非想見所斷斷有還退者,故不退。6.以此法後必起忍智,非於忍智有還退者,故不退。以此法後必起見道以為重鎮,決定無有退見道者,故不退(大正27.22中)。7.有作是說:以此善根唯一剎那,無有能退半剎那者,是故不退。8.或有說者:以此善根似無間道,非住無間道可有退者,是故不退。9.復有說者:以此善根是順勝分,非住順勝分可有退者,是故不退(大正27.22下)。
註11:初果向聖者能接受布施,如契經說:鄔揭羅長者白佛言:「世尊!我於一時,自手執杓,施僧飲食。時有天神空中語我:『長者當知,此阿羅漢果、此阿羅漢向;此不還果、此不還向;此一來果、此一來向;此預流果、此預流向;此持、此犯。』我於爾時,雖聞彼語,自省無有不平等心,於僧眾中等心而施。」(大正27.679上;《增一阿含》,大正2.791下)
註12:
1.所謂性地人,是聖人性中生,故名為性。如小兒在貴家生,雖小未有所能,後必望成大事。是地從煖法,乃至世間第一法。(《大智度論》,大正25.383中)
2.性地者,所謂菩薩法位,如聲聞法中煖法、頂法、忍法、世間第一法,名為性地。是法隨順無漏道,故名為性,是中住必望得道,菩薩亦如是,安住是性地中,必望作佛。」(《大智度論》,大正25.721上)
註13:
1.「世第一法為性地」(《說一切有部為主之論書與論師之研究》,P.243)。
2.大眾部的「性地」,不是有部的「正性離生」——見道位。他與「三乘共十地的性地意義相近,有似於四加行中的頂位」(《性空學探源》,P.220)。
3.十地:乾慧地、性地、八人地、見地、薄地、離欲地、已辦地、辟支佛地、菩薩地、佛地。(大正25.664中--下)
註14:關於「諸預流者心心所法能了自性」,筆者於〈論師的佛陀觀〉一文,曾加以討論,今不贅述,詳細情形,請檢閱該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