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追.隨—玄奘在印度(之五):尋訪因陀羅勢羅窶訶山(帝釋窟)(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3期)

 追.隨—玄奘在印度(之五)

尋訪因陀羅勢羅窶訶山(帝釋窟)
釋錄法(印度那爛陀佛種寺住持)
 

  因陀羅勢羅窶訶(巴利文Indasālaguhā, Indasa-la guhā),山名,《高僧法顯傳》稱為「小孤石山」,《大唐西域記》稱為「帝釋窟」(地名)、又稱帝釋巖,另有「鷲門」(Gidha-dwar)之稱。

  帝釋窟位於中印度古摩揭陀國菴婆羅村(Ambasaṇḍā)之北的毗陀(Vediya)山中,即今比哈爾邦(Bihar)的Parwatipur村南,距今古那爛陀寺東方27.2米之小孤山上,離西南靈鷲峰頂為22.5米處。

  《大唐西域記》卷九(T51n2087_p0925a23):

  因陀羅勢羅窶訶山(唐言帝釋窟),其山巖谷杳冥,花林蓊鬱,嶺有兩峰,岌然特起。西峰南巖間有大石室,廣而不高,昔如來嘗於中止。時天帝釋以四十二疑事畫石請問,佛為演釋,其跡猶在。

 

經典上所載之帝釋巖出處與位置

  在巴利經典《長部》第二‧大品(Dīgha-nikāya / Ⅱ Mahā-vagga)第21經Sakkapañha-SuttaSakka = Indra即因陀羅神,Pañña= 問題,Sutta=經);本經相當於北傳漢譯《長阿含》卷10之〈釋提桓因問經〉(大正藏1),《中阿含》卷第33之〈釋問經〉(大正藏26),〈帝釋所問經〉(大正藏15),《雜寶藏經》第6卷之〈帝釋問事緣〉(T04n0203_006_p0476a18)等。則要錄如下:

  《帝釋所問經》(T07n0004_p0243a05):

  一時,世尊住摩揭陀王舍城東安巴產達婆羅門聚落之北毘陀山因陀娑羅窟。其時,天主帝釋生起渴仰,欲見世尊。……

  《高僧法顯傳》(T51n2085_p0862c04):

  從此東南行九由延,至一心孤石山,山頭有石室,石室南向佛坐。其中,天帝釋將天樂般遮彈琴樂佛處。帝釋以四十二事問佛,一一以指畫石,畫跡故在。

  《帝釋巖秘密成就儀軌》(T19n0940_p0095c09):

  摩伽陀國,菴沒羅聚落北,韋提希山有帝釋巖。而彼巖中有九十九宮,有一俱胝大菩薩眾,並天龍八部諸神仙等安止其中。慈氏菩薩今現在彼入三摩地,名最上莊嚴。

 

舊王舍城與五精舍的關係

  佛世時有所謂「五精舍」之說,即竹林精舍、祇園精舍、靈鷲山精舍,以及庵羅樹園、獼猴池精舍等五處著名修行之所。此五精舍名稱見於諸經中,然於此處唯談王舍城中之五精舍,且於此特就因陀羅勢羅窶訶山(因陀世羅求呵)之古址與經載之異同。

  依《大智度論》卷三(T25n1509_p0077c03):

  ……以坐禪精舍多故,餘處無有。如竹園、鞞婆羅跋恕、薩多般那求呵、因陀世羅求呵、薩簸恕魂直迦鉢婆羅。王舍城有五精舍,竹園在平地;餘國無此多精舍。

  又據《法華經文句》卷一(T34n1718_0005b28):

  王舍城(中略)有五精舍:鞞婆羅跋恕,此云天主穴;薩多般那求訶,此云七葉穴;因陀世羅求訶,此云蛇神山;薩簸恕魂直迦鉢婆羅,此云少獨力山;五是耆闍崛山。

  《法華經文句》說「鞞婆羅跋恕,此云天主穴;……因陀世羅求訶,此云蛇神山」,實際上,因陀世羅求訶才是天主穴,也難怪而日人慧晃(1656~1737)之《枳橘易土集》卷二十一,會將薩多般那求訶、鞞婆羅跋恕二者合併為鞞婆羅跋恕薩多般那求呵,而加入竹園一名,合為五精舍(見《佛光大辭典》p3845),此真是南橘北枳,不足為奇了!

 

帝釋巖在記載上與現今之位置對照

  2016年10月,應弘誓雙月刊約稿,筆者與那爛陀佛教大學巴利語副教授阿潤(Arun)拿著一紙只有一張照片及五行文字的資料,騎著山陽機車奔馳在71號公路上,從日晡至日暮,實地走上小孤石山,並拜訪當地耆老與學究,得知小孤石山即在今之Parwati聚落南面200米處的孤巖,南北寬約250米,東西長約462.5米,「嶺有兩峰,岌然特起;西峰南巖間有大石室,廣而不高……帝釋以四十二疑事畫石請問,佛為演釋,其跡猶在」。石窟名為Indrashail Gugha(Indra因陀羅,神名;Shail即stone石;Guha即洞窟)。而緊鄰小孤石山正西八百米處的農村名為Apsadha,此與巴利文Ambasaņdha(菴婆羅村)發音相近。

  此處,是想說明王舍城東,「安巴產達」婆羅門聚落之北――毘陀山因陀娑羅窟,在《法顯傳》中稱為「一心孤石山」,而《西域記》中稱為因陀羅勢羅窶訶山(唐言帝釋窟),毫無疑問,這兩者確實說的就是帝釋巖。雖然,孤山之詳細位置至今尚未知處,然而,此述直接證實了因陀羅勢羅窶訶山不是小孤山,因為整座因陀羅勢羅窶訶山除了西南面可以容納約20人的的帝釋窟外,再也找不到第二個洞窟,更遑論是可容千人的石室。經由考究經典之記載與實地的調查,我有理由相信:《大智度論》或《法華經文句》的王舍城中有五精舍之說,拉達那山(Ratna Giri)最東北端的Ghora Katora最有可能是小孤山的所在,因為在西南石壁上確實有兩個像一對眼睛的正圓洞窟,然而,因其在離頂巔和地面各距約30米的半山腰,垂直陡峭的巖壁而無法攀爬,故目前只是揣測。然而,要找到確實的小孤山可能也不是一件難事,只要循著上述的兩個線索:一是,在孤山的東南有可容千人座之石室,而石室之上有大磐石,且在石室西南方有阿素洛洞窟,那就八九不離十了。

  唯一可以確定的,古王舍城北側之尾普拉山(Vipula Giri)絕非小孤石山,一來它是群山,二來沒有符合上說的兩個洞窟和大磐石等條件。

 

小孤石山雁塔與西安大雁塔之關係

  除了上說,此外,此地更傳出與西安大雁塔相關之傳說。中國西安慈恩寺塔的得名,目前最為學界認可和大眾稱道的,是玄奘《大唐西域記》所載其在印度所聞僧人埋雁造塔的傳說:

  《大唐西域記》卷九(T51n2087_p0925b04):

  因陀羅勢羅窶訶山,東峰伽藍前有窣堵波,謂亙娑(唐言雁)。昔此伽藍習翫小乘,小乘漸教也,故開三淨之食,而此伽藍遵而不墜。其後三淨求不時獲。有比丘經行,忽見群雁飛翔,戲言曰:「今日眾僧中食不充,摩訶薩埵宜知是時。」言聲未絕,一雁退飛,當其僧前,投身自殞。比丘見已,具白眾僧,聞者悲感,咸相謂曰:「如來設法,導誘隨機;我等守愚,遵行漸教。大乘者,正理也,宜改先執,務從聖旨。此雁垂誡,誠為明導,宜旌厚德,傳記終古。」於是建窣堵波,式昭遺烈,以彼死雁瘞其下焉。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第三(T50n2053_p0238c05):

  ……因陀羅勢羅窶訶山。東峰伽藍前有窣堵波,謂僧(斯贈反)娑(唐言雁也)。昔此伽藍依小乘漸教,食三淨肉,於一時中買贖不得,其檢校人傍偟無措,乃見群雁翔飛,仰而戲言曰:「今日僧供有闕,摩訶薩埵宜知是時。」言訖,其引前者應聲而迴,鎩翮高雲,投身自墜。苾芻見已慚懼,遍告眾僧,聞者驚嗟,無不對之歎泣。各相謂曰:「此菩薩也。我曹何人,敢欲噉食。又如來設教,漸次而防,我等執彼初誘之言,便為究竟之說,守愚無改,致此損傷。自今已後,宜依大乘,不得更食三淨。」仍建靈塔,以死雁埋中,題表其心,使永傳芳烈,以故有茲塔也。

  玄奘見到這座以大雁命名的塔,是否就意味著長安的大雁塔是模仿自這座雁塔呢?翻檢初、盛唐詩文、佛教文獻、官方文書等各類史料,這座佛塔主要的名字為「慈恩〔寺〕塔」或「慈恩寺浮屠(圖)」,因其位於慈恩寺西院,有時也被稱為慈恩寺西院浮屠,比如杜甫《同諸公登慈恩寺塔》詩、韓愈《長安慈恩塔題名》文、高適《同諸公登慈恩寺浮屠》詩等。所以,不論是從史源或邏輯上來說,並沒有發現任何文獻記載能夠證明兩者之間的關聯。

  無獨有偶的,是法顯《天竺記》有關達嚫國迦葉佛伽藍佛塔的有關描述。《高僧法顯傳》(T51n2085_p0863b):

  ……有國名達嚫,是過去迦葉佛僧伽藍。穿大石山作之。凡有五重。最下重作象形,有五百間石室。第二層作師子形,有四百間。第三層作馬形,有三百間。第四層作牛形,有二百間。第五層作鴿形,有一百間。……因名此寺為波羅越;波羅越者,天竺名鴿也。

  達嚫國,就是《西域記》卷十中所說的憍薩羅國(Kosala),屬於中印度。其實,鴿塔或鴿寺作為一種對佛塔的描述性文字,在印度非常普遍,到處都有鴿子漫天飛舞。而前《西域記》云「亙娑(唐言雁)」,亙娑(haṃsa),讀做hèng suō,翻譯成中文就是大雁。其次,東晉甯康元年(373),釋道安(312〜385年)在襄陽檀溪寺造五重塔,房舍四百,為當時襄陽諸寺院之首位,正是對達嚫國伽藍的模仿,但是唯一的區別,就是最下為雁形。所以,硬將雁塔和法顯有關達嚫國的記載聯繫在一起者,大概不出此意吧。但無論如何,達嚫國迦葉佛迦藍佛塔上有雁或鴿的符號大致是可信的。

  最後一種說法,是與佛陀曾化身爲鴿救生的佛教故事有關,《大唐西域記》卷九(T51n2087_0923b21):

  因陀羅勢羅窶訶山東北行百五六十里,至迦布德迦(唐言鴿)伽藍,僧徒二百餘人,學說一切有部。伽藍東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昔佛於此為諸大眾一宿說法。時有羅者於此林中網捕羽族,一日不獲,遂作是言:「我惟薄福,恒為弊事。」來至佛所,揚言唱曰:「今日如來於此說法,令我網捕都無所得,妻孥飢餓,其計安出?」如來告曰:「汝應蘊火,當與汝食。」如來是時化作大鴿,投火而死,羅者持歸,妻孥共食。其後重往佛所,如來方便攝化,羅者聞法,悔過自新,捨家修學,便證聖果。因名所建為鴿伽藍。

  此即附會之說。在《西域記》中已載明「因陀羅勢羅窶訶山東北行百五六十里」,這已經說明了是不同的兩地,仍有好事者不揣簡陋,硬是畫貓,說是唐代習尚以雁為貴,鴿雁同類,凡言鳥者多以雁代之。這不是在懷疑玄奘的智商嗎!

  此述,旨不是在論述西安大雁塔之名稱由來,而只是就著小孤石山頂上東方雁塔傳說,就著經論記載提供參考而已。

【完結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