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與ACC的校際交流座談側記――慧禮法師蒞臨玄奘大學記(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23期)

與ACC的校際交流座談側記――慧禮法師蒞臨玄奘大學記

莊靜欣整理,釋果定摘記

102.5.15

本日下午一時半,阿彌陀佛關懷協會(ACC)創辦人慧禮法師率廖怡慇執行長、總幹事心易法師、陳敏如主任與三位工作同仁,蒞臨玄奘大學,於妙然樓宗教學系師生交流室與昭慧法師、學務處課指組鄭惠月組長、宗教學系黃運喜教授、鄭維儀教授晤談,並達成ACC院童與玄大學生校際交流之共識。

會談中,慧禮法師深入描述非洲社會現況與該協會的工作方向。他表示:

ACC院童在學習本土語言文化的同時,還會接受英語與中文訓練、佛教教理與梵唄、武術強身與鍛鍊品格,這些訓練可讓他們成為非洲社會未來的棟樑。而在接受新文化薰陶的同時,也不能斷掉當地母體文化的根本。」

昭慧法師回應道:後殖民時代會對「文化移植」相當敏感,因此部分人等會對ACC教導佛法或中國文化的做法,有所疑慮,然而法師的這番談話,應該可以讓他們釋疑。法師也建議:每年ACC院童來台灣巡迴表演的曲目,可增加非洲歌舞,酌減國台語歌曲。

廖執行長表示:這顯示了台灣當地的城鄉差距,因為台北人可能想多聽非洲歌舞,下港人聽到院童唱國台語歌,就會倍增熱情。因此過往ACC巡迴演出也就配合南部觀眾的想法,多演出些國台語歌曲。未來或可增加非洲當地的曲目。

慧禮法師表示:「過去非洲文化被白人所鉗制,造成一般人對當地錯誤的印象,認為非洲是『黑暗大陸』,事實不然,如今他們的文化、智慧、歷史正在逐漸積累,逐漸增加對本地的文化認同。但是好的文化要共同保存,汰泊存菁也很重要。像有的部落喜歡吃小老鼠與昆蟲,蚱蜢一抓到手,就五馬分屍丟進嘴裡,這不是『文化』,而是『壞習慣』。好的文化要真、善、美,大家都能認同,這才叫文化。如台灣人愛吃檳榔,拿著檳榔到南非去說這是台灣文化。錯!這不是台灣文化,這是少部分人的壞習慣。所以,文化要吸納、要積累,ACC在有限的資源下,提供良好的多元文化做為養分,來滋養這些非洲學童,讓他們成長、茁壯。」

事實上,慧禮法師對自己的一切作為,都有十分清楚而明朗的理念與論述。他表示:ACC雖然是個孤兒院,但著重在院童教育,不祇是在養育;重在培養非洲佛教的菩提種子,而不只是將孩子養大就好。如果這些孩子想為弘法而留下來,ACC將視這些孤兒為「再來人」──為了在當地傳法而轉世到非洲的再來人,為了「法傳非洲」的願力而共同努力,完成這項歷史使命。

法師並且說明:當地政府比外人更注重小孩的文化認同,規定院童每個月都要回到原有部落兩次,但這也引生了一個重大後遺症,即是院童安全問題。原來非洲性別歧視問題相當嚴重,性侵之事時有所聞。女孩最好眾多人結伴而行,否則很不安全。曾經有一位十二、三歲的小女孩,返回部落省親之後,回到ACC,竟然發現她懷孕了!慧禮法師無奈的說:「他們都叫我慧禮爸爸,我現在已經是慧禮爺爺了。」

鄭惠月組長表示,學務處將與ACC進一步規劃,除了學生交流活動外,未來可安排學生組成暑期志工團,到ACC進行相關服務活動。借助慧禮法師在非洲所厚植的實力,這些志工將比一般觀光客幸運,因為他們有機會進入部落,親證非洲的庶民生活。

最後,昭慧法師致贈與古倫神父合著的《你信什麼?》簽名新書,給慧禮法師等ACC訪客,並帶領法師參觀系圖書館與妙然書軒,然後歡喜道別。

昭慧贊曰:

訪談結束後,於菩提道上雨中送行,慧禮法師在車上與我們微笑揮別。

千萬別以為:慧禮法師已在非洲三個國家(馬拉威、賴索托、史瓦濟蘭)建立了孤兒院,因此他的財力甚豐!其實一點一滴的捐款,得來匪易,法師十分珍惜,因此他以全身全心奉獻非洲,在台並無固定居所。僕僕風塵於道途時,經常是以車為家。其生活之簡樸刻苦,其無私無我而存念眾生之堅貞心志,真是令人肅然起敬!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