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知光老法師上升淨土追思會側記(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5期)

 知光老法師上升淨土追思會側記

釋傳法記

 

  9月2日上午,於無諍講堂舉行「乘願再來——知光老法師上升淨土追思會」。本院未廣發訃聞,僅透過臉書佈告,仍有280人到臨參與,漪歟盛哉!

  典禮九時開始,大眾依序獻花致祭,現場播放著巴利語「慈經」,請十方三寶向知光老法師及所有與會大眾,惠賜慈心的庇護,照亮光明的前程。

  接著播放知光師公的追思影片(https://youtu.be/8iOI4JE2nVs,感謝廖崇仁老師趕工製作)。追思會主席性廣法師致詞,以廣欽老和尚圓寂前講的:「無來無去無代誌!」與大眾互期,超越生死罣礙,解脫自在。廣法師云:

  知光師公高壽往生,走得非常安詳,我們內心感到非常安慰。人生是一場又一場因緣的聚會,世間是心所造作的,在我們還沒學佛時,都憑喜惡在跟人互動,結恩怨情仇的緣分,但學佛之後會知道,有愛執是因為不明真相,一切都在改變,不需要太執著,對於怨憎的人,想到底還是自己有錯。所以學佛之後,要珍惜每一個緣分,無論順逆都把它看成好緣。

  知光師公在她九七歲的生命中,示現了很殊勝的因緣,子孫各個傑出,尤其是製造了最優良的產品——昭慧法師,奉獻給佛教。在這段結緣的時空中,師公先下車了,但她又上了更好的車,而我們也該想想,等自己下車時,不知會換成甚麼車?

  師公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她宛如孩童般天真無邪的笑容,還有她非常精進用功唸佛。無論她色身如何,都靜靜地閉眼唸佛,當我們去看她,她睜眼就以歡喜的笑容供養我們。這讓我學習到,心情要能夠快速轉台,以歡喜心面對每一個人。在她晚期色身衰朽,除了西醫之外,我們嚐試其他的自然療法,她也都歡喜納受。我個人覺得,在我們跟師公結的緣中,彼此都做了很好的功課。我相信,「憶佛唸佛,當來現前,必得見佛」,是真實不虛的。

  今天看了追思影片,相信在座各位也會想起自己的父母,「孝順」在佛法中,最基本是孝其身,盡量照顧父母的「色身」;再來是孝其心,照顧父母的「意身」,讓父母感到安慰;最究竟的,是要照顧父母的「法身」,個人好好用功,與父母分享佛法的好。龍華三會再相逢,聚與散都是如幻如化的,只要我們好好往光明走,有一天我們都能在法的圓滿光明中再相逢。

  最後想到廣欽老和尚圓寂前的法語:「無來無去無代誌!」而世間人是「撞來撞去攏代誌!」在生死中跑來跑去,內心充滿貪瞋癡。所以,我們要向師公她老人家學習,也向最光明、最圓滿的佛法學習,「來來去去,歡歡喜喜,無代誌!」

  接著司儀介紹與會貴賓。立法院陳曼麗委員、前委員郭榮宗教授,玄奘大學簡紹琦校長率曾國修主任秘書等同仁,宗教系悟殷法師、黃運喜教授等老師及系秘,中央大學李瑞全教授,台中華雨精舍達聞法師、本院前任教師慧璉法師、明善寺住持德松法師、屏東圓通寺住持法明法師,劉德芳醫師、大同里邱家義里長,弘誓文教基金會董事高銓德、張章得、曾黃麗明,桃園市社會局古梓龍局長,社運友人何宗勳、許慧瑩等人,慈濟靜思精舍德如、德悅法師,慈濟澳洲分會紀雅瑩師姐,台北、中壢、新竹的慈濟會眾,報刊專欄作家張慰慈居士,阿彌陀佛關懷中心。感謝諸山長老法師,諸位貴賓大德,撥冗蒞臨師公追思告別會。

  與會貴賓致詞,請玄奘大學簡紹琦校長、陳曼麗立委、前立委郭榮宗、桃園市社會局古梓龍局長,分享觀賞追思影片的感言。簡紹琦校長致詞:

  今天很有福分,來參加知光師公的追思會,謹代表玄奘大學向昭慧院長致意。剛剛看了影片及書,聽到性廣法師給我們上了一門課,內心深有感觸,覺得很有意義,希望自己也能跟大家一樣,「上一部好車」。性廣法師還說到佛法的「孝順」,也讓我反思,自己對父母還有很多做得不夠的。在此讀一段倉央嘉措的詩〈見或不見〉,每次思念亡母時,我都會寫這首詩:「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裡,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裡,不來不去。你愛,或者不愛我,愛就在那裡,不增不減。」謹以此詩獻給昭慧院長、性廣法師及在座的諸位,謝謝大家。

  陳曼麗立委致詞:

  每逢沉澱日來學院,都會看到知光師公在庭院裡曬太陽,畫面非常溫暖。我感覺到,師公雖然走了,但她仍在我們的身邊,就像性廣法師說的,師公有一樣很大的功德,就是把昭慧法師貢獻給我們的社會,帶給我們佛法的智慧及大愛。我與昭慧法師在社會運動的場合中結緣,看到法師時常發出非常有見地的聲音,以及身體力行的展現,包括環保、性別、同志議題。這讓我看到法師與師公之間,如何將親情的小愛,化為對眾生的大愛;把對身邊親人需求的洞察,擴及到對其他眾生需求的洞察。這是非常值得我們每個人去學習的。希望我們大家都盡力做能做的事,讓社會更美好。

  前立委郭榮宗教授致詞:

  這是我擔任公職二十多年來,所參加的追思會中,最為喜悅的一次,完全沒有任何的哀傷。很遺憾師公在生時,我沒有機緣面見師公,但是我非常感恩,師公把昭慧法師貢獻給台灣這塊土地。民國83年我擔任觀音鄉長,法師帶著一群學僧落籍觀音,這些年來我看到,弘誓學院從一棟非常矮小的傳統建築物,成長到如今這樣的規模,受到佛教與社會的肯定。非常感恩昭慧法師,在我擔任公職以來,給予我的教導。法師對於環保、反博弈、淨化人心的種種議題,都非常積極參與,曾獲頒好人好事代表。觀音鄉能夠擁有法師,是我們大家的福氣。在此祝福大家,都能「上一部好車」,謝謝。

  桃園市社會局古梓龍局長致詞:

  今天這場追思會,非常有價值與意義。剛才我快速地翻閱了這本書,從書中的紀錄可以看到,身為人子的深切孝心,對於老人家的照護,除了生理、心理、社交方面的福祉,還有靈性的福祉也非常重要。有一天我們老了,也可能面臨老化失能的種種狀況,書中給予我們一些如何因應的寶貴建議。高壽的師公或許失去很多能力,但她的靈性是成熟的、是圓滿的,她的心靈滿足、安詳、富足,這對我們是很大的啟迪。今天能來參加這場非常有智慧的追思會,獲得這部書,對我個人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非常感謝!

  本日所有與會大眾,皆獲得一本贈書《您是菩薩的心肝寶貝——知光老法師追思集》。我們敬愛的知光師公,以九十七歲的人世歷練,三十六年的僧團生涯,向我們展現了修道生命的成功典範。師公一生功行圓滿,在最後時刻,身無病苦,意念清明,容顏慈藹,輕安自在,直至捨報。在修行人中,這種臨終瑞相,甚難希有。

  這幾天,法師與學團編輯團隊,漏夜趕製師公追思集,書中有照護色身的經驗回顧,有慧命安養的心靈轉折,還選輯師公一生的珍貴歷史影像;並以師公遺留下來的嚫資,印製贈送與會的十方大德,作為師公與弘誓師生對大家的一份感恩贈禮。

  昭慧法師為大家講述撰著追思集的理念與新書要點:

  知光師公上升以後,學團在非常緊湊的時間內,出版了這部追思文集。我們不欲擾動大家,一切從簡,沒發訃聞,沒辦公祭,僅在臉書發布消息。失禮之處,在此深致歉意,並感謝諸位的蒞臨!

  知光師公生平簡樸,生前早就備辦好後事所需,包括遺照、衣物、嚫資,不願勞煩常住。這筆錢,我們不想用在盛大的告別式場,想拿來做點有意義的事,因此出版了這部文集,書裡紀錄了一個人老化之後可能面對的種種問題,我個人的經驗分享。我們每個人都在老化,親人也都在老化,過程中有許多的眉眉角角,如果疏忽了,就會非常受苦,但只要觀念正確,後續就會有良好的效應,讓老人家過有尊嚴的生活。這些經驗分享,如果讓人在照顧家裡老人時能夠受用,少些病苦,我相信師公她老人家會很歡喜。

  舉個例子,三年前師公住慈濟醫院,因不斷打點滴造成頻尿,師公又很愛乾淨,絕對不肯尿在尿布,大姊只好不斷抱她起身如廁,結果大姊不勝負荷,椎間盤突出非常疼痛。最後還是得包尿布,師公很不習慣,尿不出來,造成腎積水九百CC。後來師公抱著尿袋出院,以當時的情形,一般醫療會認為,尿袋是絕對必要的,從此就是得靠導尿管。但是我不死心,一再跟醫師懇求,是不是能再給她機會,否則一旦裝人工導尿管,從此膀胱勢必失去自主,增添許多感染的可能。醫師勉為其難同意,我就在要裝人工導尿管的當晚,嚐試給師公全身做精油按摩,結果當晚她就尿出了很多。就這樣,師公的膀胱逐漸恢復自主排尿,直到臨終前一、兩個月才使用尿布。

  再如,我們每天為師公做記錄,量血壓、心跳、體溫、尿量,也因為這個紀錄,讓照量法師(她是署桃安寧病房宗教師)看到師公照片,提醒我師公可能感冒時,我一查記錄才發現似乎發燒了,才趕緊送署桃急診。我跟照量法師求救,她提議讓師公從急診處轉到安寧病房。安寧病房,我們都以為是癌末病人住的,想不到法令已經修訂,安寧病房已可為八大「非癌疾病」,提供適切的緩和醫護。但這也讓急診處的護理師很不能諒解,誤會我們見死不救。

  這些我記錄在臉書上,內心動機是分享一點經驗,告訴大家,原來你以後也可以這樣做,避免一些不幸。畢竟,家屬沒有充分的知識,當面對專業的醫師團隊,如何抗拒一些醫療處置呢?這關乎親人以後的生活品質與健康,是很嚴肅的事情。因此,出版這本書的動機,不是告訴大家師公如何有修行,而是意在分享辛苦過程中的點滴經驗。

  我個人很慚愧,直到師公年老髖骨摔斷時,才發現自己長期專注在弘法利生,太忽略照顧她的法身慧命了。師公一生篤行唸佛,有時會很高興地告訴我,眼前佛像放光,天際見到極樂淨土的種種莊嚴,她意不在炫耀,而是很天真地跟我說菩薩很靈。如果她的知見能夠再提升,知道這是唸佛三昧,這些好相是如幻如化的,她是可以再更上一層樓的。

  師公信願堅定,曾依《九品蓮臺圖》指示,將每日所唸佛號加以計數,自「下品下生」圈點至「上品上生」,共計兩千餘萬聲,她深信自己一定可以上品上生。印象很深刻的是,在慧英師父圓寂後,達瑩老法師蒞院協助後事,在尊悔樓前詢問她「唸佛放光」的情形,她歡喜告知:除了佛像放光之外,有一次拉著我看夕陽,天際見到極樂淨土的庭園、花樹、亭臺、樓閣種種莊嚴。我一聽不禁問:「那您為何不告訴我,您看到了這些景象?」她說:「我問妳『看到了嗎?』妳自己回答說『看到了』。」我不禁失笑說:「我是指看到夕陽了,哪可能看到佛國莊嚴?」

  在師公的修道生命中,也曾遇到過險境,好在最後都化危為安,或許是因她心性醇厚善良,菩薩也捨不得而助她一程。

  我一向不喜談述個人的神秘經驗,但是佛教界有種迷思,對修道人有不切實際的想像,這讓僧人死時不得安寧。例如,認為得道高僧應該就是身無病苦,其實連佛陀涅槃之前也背痛劇烈,神通第一的目犍連還被暗殺,阿含經中記載許多阿羅漢身罹病苦,所以現在佛教界的一些知見,實在讓徒弟與居士壓力很大,唯恐別人認為他師父不是高僧。有次我文章寫某位法師「彌留之際」,他的徒弟打電話給我,委婉地說「能不能不要寫『彌留』,因為往生之際要正念分明,不可以『彌留』。」

  還有對燒舍利的迷思,印順導師書中曾寫到,他的愛徒續明長老在印度朝聖途中過世,導師當時就殷重交代「不准撿舍利」,包括他自己的後事,也絕對不撿舍利。這方面佛教界的病態太深,覺得一定要燒出舍利子、舍利花炫耀,以證明他是高僧。其實臨終死後各有因緣,不可拿它當標準規格,否則徒弟礙於壓力不得不作偽,炫奇惑異,實在顛倒之致。

  我在臉書寫這些,其實也是意在破除佛教界這樣的迷思,不要弄到高僧死不安寧,自己也徬徨痛苦煩惱。佛弟子就以平常心面對所有的狀況,在肉身痛苦時保持安寧的心,如實觀照疼痛。否則知見上的錯誤,會讓弟子在面對自己的師長往生時,內心有著許多不能釋懷的煩惱痛苦。師公臨終前能夠「身無病苦」,是很多環節加在一起,包括來自醫護團隊的照護得當,劉德芳醫師長年的整復,湘雲阿畫的細心看顧,最後必要時也有施打嗎啡,所以「身無病苦」是「眾緣生法」,不能認為就是來自唸佛感應。所以,修行當然有其深厚功德,但不能把它當唯一藥物!

  我個人懷抱著非常感恩的心,把這些過程中的點點滴滴記錄下來,有成功的經驗,也有失敗的經驗,希望大家不會重蹈覆轍。師公的後事到昨天其實就已功德圓滿,今天舉辦這場追思會,我定位為一場「文化活動」,用師公的餘財出書、買些糕點,邀請各位朋友一同溫馨聚會,希望藉由這樣的因緣,讓大家多多少少能讓自己與家人離苦得樂。祝福大家!

  隨後邀請本院資深教師悟殷法師、社運友人何宗勳、香港法友陳玉嫦、臺大醫院佛學社副社長黃淑玲,談談他們與師公的因緣、印象,參加本場追思會的感想。悟殷法師追憶,師公總是笑臉迎人,讓她每回到學院,就有回到家的感覺。何宗勳理事長分享,自己參加過許多追思禮拜,「這是第一次要上台發表感言的」,這場追思會沒有任何哀傷,讓人感到很舒適安詳,也是一種宗教改革的模式,期待將來也能看到「佛教的生前告別式」。陳玉嫦追憶親近師公的因緣,她非常喜歡慈祥的師公,師公是非常虔誠的佛教徒,這兩年從法師臉書上看到,修行的力量以及僧團關愛的力量,數次讓師公轉危為安,讓她非常感動。黃淑玲表示,在臺大醫院佛學社,很希望結合醫學及佛學,讓人離苦得樂,從知光師公的身上,看到「有病無苦」的修行展現。

  最後,住持明一法師代表全體法眷,分享多年來與師公的相處點滴,她老人家的生平行持,給予學眾的啟迪。全體法眷、家眷向與會大眾三問訊,感謝大家的蒞臨!

  團體大合照後,午齋席開21桌,其他另有行程而不克留下來用齋的來賓,學眾也為他們貼心準備了一盒糕點。這些美味餐點,都由師公向大眾結緣。本場別開生面的追思會,在大眾的溫馨聚首中,劃下了順利圓滿的句號。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