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歌功頌德」與「批垮鬥臭」(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47期)

 「歌功頌德」與「批垮鬥臭」

臉書留言錄(之四三八)

釋昭慧

106.5.22

  首先言歸正傳,「護航」者拋出了如下質疑:

  「思想最怕沒人討論。如果研討一個人的思想,不必然只有歌功頌德的研討,那應該也要容許他們的質疑。」

  鄭主恩於昨晚的跟帖反駁云道:

  「那是避重就輕。大航法師不是在『討論』,而是在『污衊』。這與是不是歌功頌德,完全是兩碼子事。難道你的腦袋裡,只有污衊跟歌功頌德兩件事嗎?想像太貧乏了。

  「我剛才點進去聽過之後,確實覺得大航法師的說詞非常荒謬。因為印順法師從沒說過『大乘非佛說』,他卻硬扣這頂帽子給印順法師。這不就是清清楚楚的『理據』嗎?還有,他明明不是印順法師學生,卻四處偽稱是印順法師的學生,這也是很可恥的事。我覺得,這種人家說『A』,你硬講成人家說『非A』的手法非常下流、齷齪。

  「昭慧法師是真的『拋書包而已』嗎?請看法師也曾表達對印順法師的不同意見,那是功力十足的論文,像這一篇:三乘究竟與一乘究竟,就站在印順法師立論的對立面。http://enlight.lib.ntu.edu.tw/FULLTEXT/JR-NX012/nx115038.pdf,尤其是第25頁到第27頁,師生論道,各持己見,卻又如此溫厚,這才是值得學習的典範。」

    **    **    **    **    **

  這正是「魚目混珠」的烏賊術。而且筆法相當地陰險刻毒,棉裡帶針!因為他將研究導師思想的人,一竿子打為「歌功頌德」之輩,而對「批垮鬥臭」印順導師者,則為他們德行上的大黑斑,極盡所能地搽脂抹粉。

  問題有二:

  1. 印公導師難道是一個需要別人對他「歌功頌德」的人嗎?

  2. 面對印公導師畢生的思想學術,難道只有「歌功頌德」與「批垮鬥臭」兩種態度,非此即彼,是嗎?

  簡覆如下:

  1. 導師是一位十分開明的人,他最為讓人欽崇的,就是在宗派意識強烈的佛教氛圍裡,特別樹立「自由學風」。他在向早期福嚴學僧開示時就已公開宣告:

  「予學尚自由,不強人以從己。」

  這段話,至今猶載明於導師著作〈福嚴閒話〉中。

  「予學尚自由,不強人以從己」。這是多麼寬廣包容的胸懷。所以早期跟隨他的學生,大都因年紀較長,宗派思想定型,他依然十分釋懷,而且慈悲普覆,平等納受。

  2. 我於印公導師座下,輩份算是很晚,但也絕非「乖順」門生,有時論文觀點與他並不合拍,他老人家竟亦欣然怡然,絕無任何不快!鄭主恩所舉,只是其中一個與導師「不合拍」的例子。

  責吾人以「歌功頌德」的「護航」者,你們可還得加把勁,好好想想,有沒有烏賊術以外的其他的「護航」技倆,如何?

【未完待續】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3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