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千秋獨步一高僧——《大唐玄奘》電影製播緣起(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0期)

 千秋獨步一高僧

──《大唐玄奘》電影製播緣起
心海法師(《大唐玄奘》電影總策畫)

  大乘佛教的重要理論思想之一是緣起性空。世出世間凡事都有錯綜複雜的因果關係,當一件事物的起因和條件都具足時,它的自性也就相對獨立存在了。事物不會假借它力而存在,但事物的存在離不開助緣(條件和環境)。如果這些助緣散失,那事物本身是不能獨立生存的。也就是說,事物本身是無自性的,一切依賴於起因與助緣的交相和合。因此,以佛教的觀點來說,面對一切事情的得失都要以平常心、清淨心來看待,不必過於執著,也不必輕言放棄。

  記得那是2006年春天,當時我旅居洛杉磯弘法,空閒之餘時常看一些西方電影人物大片。有一部天主教徒拍攝的教皇影片《保羅二世》引起了我的注意。該片講述教皇是如何運用博愛和包容的精神來化解天主教和其他教派的矛盾對立。影片中教皇被宗教極端分子刺殺時所展現出的慈悲與寬容精神,感人至深。他堅持在眾人的不解和反對聲中,以教皇的名義赦免和寬恕了極端分子的罪行。他的這種非暴力的處理方式,以及反對用無休止的報復手段來解決衝突和矛盾的智慧,贏得了非天主教徒的尊敬與愛戴。因此,教皇保羅二世榮獲1989年世界諾貝爾和平獎。

  觀看這部影片的過程中,我被故事主人翁教皇保羅二世的精神所深深感動,同時也被該劇的服、化、道、音樂等感染,不禁聯想到遠在東方的古老中國,想到中國古代的那些至聖先賢。中國歷代湧現出無數有思想、有作為、且對世界文化進程作出巨大貢獻的前輩,這些前輩的偉績與西方的歷史名人相比毫不遜色。那麼為何西方的名人在東方幾乎世人皆知,如牛頓、愛迪生、馬列等等,而且在這個時代依然影響著歷史的進程,但西方社會所能知曉的中國歷史人物只有孔子、玄奘大師等屈指可數的幾位?

  試問是中國的至聖先賢從數量上不佔優勢,還是從品質上略有失色?究其根本原因,竊認為是缺少本民族同胞在世界各地對這些前輩大力宣揚,更缺乏系統專業的措施來對這些至聖先賢的精神財富加以繼承和弘揚。我們還缺少像鄰國日本、韓國國民那種為繼承和弘揚其民族優秀思想文化所釋放出來的獻身精神。

  為了能讓更多的西方人瞭解中華民族的優秀歷史人物,了知這些歷史人物給這個世界留下的精神文化遺產,為了將這種精神遺產發揚光大,我在美國發起了一個影視項目,準備籌拍一部佛教電影反映世界文化偉人玄奘大師的真實故事。

  我想通過這部影片將玄奘大師獨特的精神風貌展現給當代世人,希望大師身上所流露出來的執著、堅毅、寬容和利他精神得以發揚光大,期望他這種追求理想百折不撓的頑強進取精神,能為這個時代的人們帶來全新的精神激勵與深刻的人生啟迪。

  2007年,晚學正式將此願望稟報給恩師明乘長老、吉隆坡的伯圓長老、果能法師、台灣的悟明長老,還有印度玄奘寺的開山悟謙長老。在得到諸位大善知識的贊許和大力協助下,晚學由洛杉磯回到北京開始如法如律的籌備工作。

  在多年的籌備工作當中,給我一生最大的打擊莫過於以上諸位大善知識的先後圓寂。在失去師長的鼓勵和鞭策下,不免使晚學多了幾份擔憂,感覺自己的能力有限,不知能否承受如此重任。幸好還有嗣法恩師本煥長老一直在鼓勵打氣。當本老得知劇本一稿初成要到電影局立項時,欣然為該片命名《大唐玄奘》並題寫《大唐玄奘》四字給予劇組,以此鼓勵和支持主創人員。

  2008年,我再次由美國回北京四處尋覓志同道合的編劇,半年多一無所獲。大多數編劇老師們都期望數萬、數十萬、乃至上百萬的劇本創作報酬,這讓我望而止步。但他們的需求讓我有了清醒的認識,要麼化緣來一筆經費禮請他們,要麼發願自己來寫心目中的玄奘大師。

  顯然,化緣難於發心。於是,晚學便放棄幻想,不再依賴他人,不昧愚鈍,立誓自力完成《大唐玄奘》劇本的編撰工作。

  為了能啟發靈感,切身感受大師當年的求法艱辛,我追隨玄奘大師當年足跡啟程西行,先後獨自駕車由北京至西安,然後經河西走廊渡流沙、越雪山、過恒河,一路沿大師當年求法之路參禮朝拜聖跡抵達那爛陀。其間,晚學經過兩年的時間在中亞、南亞親身遊歷了大師當年的留學路程,並一一拜謁了各地聖跡。

  最後,晚學回到當年玄奘大師的圓寂地——銅川玉華寺遺址,閉關整理素材,開始編撰《大唐玄奘》故事大綱。大綱出來之後,晚學攜帶拙稿專程登門拜訪各界專家學者,廣泛徵求意見,多方懇求指教,得到教內外眾多師長、學者的指導、幫助,並從歷史事件和主題定位上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然而,這只是故事內容方面的成果,從影視的敘述和表現手法上來看,還缺少故事性和人物之間的衝突等戲劇性元素,這是無法引起大眾的觀影興趣的。為了完善大綱的故事性、趣味性和人物的思想性、感染力,使得這部影片可以在不同的地域被普羅大眾所喜愛,我決定進一步周遊各地,細化素材並深化劇情。為此,我又用了兩年時間朝禮了日本、台灣、韓國、東南亞、以及國內等諸多和大師有因緣關係的聖跡。

  經過這番努力,積累了一定的成果。我把這些年朝拜、求學搜集來的素材資料進行整理編撰,結合多年來在中亞、南亞等地拍攝的聖跡圖片,形成了一部文學小說《大唐玄奘》。

  晚學將以所有善業功德迴向過去多年來支持贊助和譭謗《大唐玄奘》的善知識,以及逆增上緣朋友的鞭策。沒有正、反兩方面的鼓勵和警策,也沒有今天電影《大唐玄奘》的順利上映,也不能這麼快和廣大有緣讀者在台灣喜結法緣。

  晚學更要感恩玄奘大師在天之靈及諸佛菩薩的護佑加持。這些年,每當晚學身在海外參學聖跡或在國內遊學采風時,幾乎都要面對不可預見的危險。然而,承蒙三寶及諸佛菩薩的護持,都能化險為夷,安全度過。在這些遊歷中,晚學可謂多次與死神失之交臂。巧合的是,這些年一些著名的事件發生之地,晚學居然恰逢其時地路過那裡。這些事件包括2008年新疆喀什的8.14暴恐事件,2009年烏魯木齊的7.5暴恐事件,2011年5月伊斯蘭馬巴德郊外賓拉登被殺和白沙瓦警察局遭基地組織報復襲擊,還有身處阿富汗的戰火連綿以及危機四伏的地雷區,2014年7月在帕米爾高原采風下山途中翻車事件。不得不說這是我八年多來發願籌拍《大唐玄奘》影視中最大的信仰考驗和佛法加持體悟。

  西行讓我真正身臨其境地觸摸到玄奘大師的靈魂,真切體會到玄奘大師捨身求法的精神,感受到什麼叫為佛教信仰而獻身!這些感悟是很難在佛寺早課參禪中領悟到的。沒有經歷生死的考驗,你很難拿一生的時間,用生命來呵護一件被常人看來無法做到的事情。

  《大唐玄奘》在籌備的第八個年頭迎來了歷史性的轉機,2014年9月底習近平主席訪問印度,莫迪總理在其故里(玄奘大師當年學習的地方)接待了習近平主席。在與莫迪總理的交流中,兩國領導人不約而同的將玄奘精神作為中印兩國文化交流的切入點,將玄奘大師做出的歷史貢獻加以繼承和弘揚,並確定2015年為中印文化交流年,以玄奘精神為主題開展各項文化交流。習主席邀請莫迪總理於2015年5月訪問西安玄奘大師譯經院——大慈恩寺,進行國事訪問。

  2014年9月30日國家廣電總局、電影局相關領導將《大唐玄奘》電影前期立項籌拍因緣,以及中國電影與印度電影交流合作意向,向習主席做了彙報,10月初得到習主席批示。由此,《大唐玄奘》經歷了漫長的8年籌拍,轉而上升到由國家牽頭組織推動拍攝,並確定《大唐玄奘》為中印電影合作友好交流專案,國家電影局並組織了以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心海迦源文化交流中心、印度愛若思國際傳媒有限公司(EROS INTERNATIONAL MEDIA LIMITED)共同投資拍攝並組織主創團隊。

  2015年3月以王家衛為藝術顧問、晚學為總策劃兼佛學顧問、編劇鄒靜之、導演霍建起、黃曉明及徐崢領銜主演。同年5月14日《大唐玄奘》在北京舉行新聞發佈會,6月6日在新疆吐魯番火焰山千佛洞舉行開機儀式。《大唐玄奘》由此走進入了一個艱難的拍攝時期。主創團隊前往新疆、戈壁、沙漠、雪山、印度那爛陀佛教遺址、恒河等實地取景拍攝,實地外景拍攝轉場達50餘處。《大唐玄奘》史無前例的影片投資1.5億多人民幣,參與拍攝團隊人員先後多達2千餘人。拍攝季節跨越春、夏、秋、冬四季。以佛教高僧前往印度求學為背景,高難度地還原了當時的社會、政治、文化和玄奘大師為了探索真理矢志不渝為法獻身的精神。

  2015年11月11日《大唐玄奘》在新疆雪山舉行殺青儀式,12月15日在青島舉行拍攝圓滿新聞發佈會,從而進入後期製作階段。2016年4月24日《大唐玄奘》在北京舉行全球首映禮,29日在中國影院公開發行上映。

  《大唐玄奘》的公開上映,標誌著在科技時代傳播佛教文化又邁向了一個新臺階。電影的問世喚醒了眾生對佛教解脫的嚮往,對佛法的信心,對三寶的禮敬,並帶動更多佛教影視作品的誕生起到推動作用。電影的成功問世無疑是信仰執著的結果,是佛教三寶的加持,是玄奘大師在兜率淨土的護佑,是歷代祖師的精神啟示,更是離不開中國國家電影局立項處劉豔徽、電影局張宏森局長、廣電總局蔡赴朝部長的支持和協助,以及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心海迦源文化交流中心、印度拍攝方和劇組主創人員精誠合作的結果。

  電影《大唐玄奘》自上映以來,獲得了觀眾良好的口碑,並在佛教界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影片先後榮獲了國內外各項大獎,如:2016年中英電影節最佳特效獎;首屆金磚國家電影節最佳導演獎;首屆義大利中國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中澳國際電影節最佳故事片獎;第十三屆長春電影節最佳華語故事片獎,最佳男主角獎(金鹿獎),最佳攝影獎;中美電影節最佳編劇獎;美國首屆金色銀幕獎,最佳導演,最佳合拍電影,最佳男主角,最佳攝影,最佳視覺藝術共五項大獎。不僅如此,《大唐玄奘》還從國內700多部影片中脫穎而出,並在2017年代表了中國電影參加第89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角逐。

  電影《大唐玄奘》不僅在製作上達到了超一流的水準,得到了海內外影視界的一致認可和好評,也同時將玄奘精神傳播到了世界各地,為人們瞭解和學習玄奘精神提供了寶貴的影像資料。

  2016年10月在台灣李志夫老教授的引薦下,晚學前往台灣法鼓大學、玄奘大學作《大唐玄奘》公益播映時,有緣結識了昭慧法師,而後在她的邀約下前往佛教弘誓學院參學。在與昭慧法師交談中,感受到法師對玄奘大師的禮敬與護持,期望《大唐玄奘》電影能前往台灣進行巡迴公益播映。隨後在法師的鼎力協助下,2017年5月《大唐玄奘》首次入台播映,由高雄中華佛寺協會、高雄法印講堂、嘉義妙雲蘭若、台南妙心寺、新竹玄奘大學、苗栗淨覺院等單位聯合主辦。

  2017年7月,應中華佛寺協會邀請,《大唐玄奘》電影再次前往台北、台中、高雄、花蓮等地做公益巡迴播映。此次活動得到中華佛寺協會秘書長林蓉芝居士的熱情護持。佛經講:法不孤起遇緣方生,道不虛行仗境方應。《大唐玄奘》電影由願力而成就,同樣《大唐玄奘》電影的公益傳播推動活動仍然離不開助緣。李志夫教授、昭慧法師、林蓉芝居士等,他們是《大唐玄奘》前往台灣廣結法緣不可缺少的增上緣起。

  《大唐玄奘》電影在台灣的播映以及出版,更多的起因緣於李志夫教授、昭慧法師、林蓉芝居士護持正法的心願,同時感謝為相關出版品付出美編、校對、印製等心血的傳法法師、見岸法師、明一法師、心皓法師、王正平、呂梅香、翁秋玲、梁雅珮等居士。
同時感謝高雄大行寺傳燈長老,高雄極樂寺心立法師,嘉義市妙雲蘭若常光法師、慧理法師,苗栗淨覺院住持道融法師,苗栗晏修精舍住持一玄法師,台南妙心寺圓真法師,中華佛寺協會林蓉芝秘書長。由衷的感謝各位長老、法師及護法對美國玄奘寺建設的支持及贊助。

  殷切祈請諸位敬仰玄奘大師的有緣者,發心參與到《大唐玄奘》影片後期推動中來,共同感念玄奘大師的千古情懷!

  謹以影片推廣功德,迴向世界文化名人玄奘大師誕辰1417周年以及中國歷代求法僧眾中的至聖先賢,迴向洛杉磯玄奘寺建設圓滿,迴向所有為《大唐玄奘》出資護持的法師和社會賢達、護法居士,迴向兩岸國泰民安、法輪常轉,迴向當代的一切有情眾生、修學正法、離苦得樂!

  最後,請允許晚學以一副對聯來結束此文。這是晚學於2009年參學朝禮印度那爛陀時所寫的一段文字,用於簡概讚歎玄奘大師的一生偉績:

(一)

   千秋獨步天竺巡禮師從戒賢學瑜伽空有無礙著成唯識

   五印盟主戒日力留心歸大唐紹佛種太高二宗助譯佛經

(二)

   著會宗論曲女盛會舌戰群雄名垂千秋息紛爭弘大乘

   創法相宗玉華法脈薪傳東瀛化育高麗耀華夏頌古今

沙門心海
寫於洛杉磯玄奘寺
2017.6.25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