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人間佛教的回顧與展望(之三):印順導師完善了人生佛教(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2期)

 人間佛教的回顧與展望(之三)

印順導師完善了人生佛教

宣方演講(中國人民大學宗教學系副教授)

時間:2017.7.22
地點:廣州大佛寺
主辦:廣州大佛寺與中山大學哲學系佛教研究中心
講座:「太虛之光」系列講座首場
整理:昆明佛學研究會

印順導師完善了人生佛教

  現在有個說法,說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是正確的,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是錯誤的,我們要回到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去,真的嗎?下面我要給大家講的是一個更為重要的問題,就是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思想是沒有完成的,他只是提出了「人生佛教」的一個偉大構想、願景。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思想在教理上有較大的漏洞,這個漏洞在於兩方面:

  第一太虛大師沒有闡明「人生佛教」思想的教證基礎是什麼。太虛大師提出我們今天應當信「人生佛教」思想,但是當時的印光祖師的影響比太虛大師還要大啊,印光祖師就說我們今天處於末法時期應該修淨土行,大家也覺得很有道理。兩個大德的觀點就完全不一樣,你講要從人生正行直趨法界圓明,依據呢?教理的依據在哪裡?哪部經論裡這麼講?我們是不是會這樣問?這個是第一個問題,經論、經教的基礎他沒有講清楚。

  第二是個更嚴重的問題,是教理上面的。人們會問,你講的「人生佛教」不就是一個人乘法嗎,人乘法不是佛教的特色呀,人乘法是共世間的呀,怎麼可以直接大乘呢?今天很多人批評「人生佛教」、批評「人間佛教」就是說把佛教世俗化了,把佛教解脫的特色弄沒了,佛法和世法混淆了。這其實和太虛大師「人生佛教」中一些沒有講清楚的問題聯繫在一起。

  在印順導師那裡,他把他老師的漏洞給補上了,把他老師沒有講清楚的佛教經論依據和教理依據,給他全部都補充上了。我們先說結論,「人生佛教」的這個理論,沒有太虛大師就沒有這個宏偉的構想,沒有印順導師在教理上就是百孔千瘡的,是無法成立的。是他們師生兩代大德把這個「人生佛教」的理論給完善起來了。

  所以今天有的人想別有用心的把太虛大師和印順導師做一個區隔,說太虛說的是對的,印順說的是錯的,印順說的是「孤取人間」,太虛說的是圓融的。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印順導師講的更加系統、堅固,印順導師講的「人間佛教」思想不容易駁倒;而太虛大師的佛教思想中有含混的地方,可以允許他們夾帶自己的私貨,包括故意扭曲、顛倒太虛大師的思想。

  印順導師的思想強調佛陀的本懷是這樣的,「人間佛教」思想不是太虛大師別出心裁的額外創造。他說「人間佛教」思想、「人生佛教」思想是對佛陀本懷的刮垢磨光;佛陀的真精神、佛法的真思想、真精髓就是「人生佛教」、「人間佛教」;佛陀出人間的意境當中,一個是重人間,一個是重佛道。所以印順導師畢生強調兩句話,「為佛法,為眾生」。慈濟證嚴上人去皈依他,他沒有講很多的事情,因為他的浙江口音臺灣人也聽不懂,他就講了這簡單的六個字,「為佛法,為眾生」。也就是說,大乘佛法弟子在世間就只有這兩個使命,一個是令正法久住,第二個令眾生離苦得樂,這就是大乘佛法的精神。所以他強調「人間佛教不是神教者的人間行,也不是佛法中的人乘行」。

人乘行與人間正行辨異

  這裡需要注意,人間佛教不是五乘共法裡頭的人乘法,是以人間正行而直達菩薩道。這裡有兩個詞需要注意,什麼叫「人乘行」,什麼叫「人間正行」?作為人間正行的菩薩道和人乘行區別到底在什麼地方?這個在太虛大師那裡沒有講,但是在印順導師那裡,他把這個重要的區別反覆給大家講清楚。他說「行菩薩道而不礙人間正行的佛教」。人間佛教是怎樣一種佛教呢?不是世俗化,而是「即世間而出世,出世而不礙世間,即人而成佛,成佛而不礙為人」。也就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一句老話,以出世間的心來做世間的事業。在成佛上,他繼承了虛大師的說法,就是要從人性的進化和進展,人格的完成,最高完成是圓融,把所有煩惱的渣滓都去掉、都化解掉,達到一種徹底澄明的境界,把利益群生的無邊功德都完成了以後,這個就是成佛。

  現在有人批評「人間佛教」把佛教變成了世間的慈善事業,印順導師明確的說「必須確定人間佛教絕非等同於世間的慈善事業」。但是人間佛教也絕對不排斥世間的慈善事業,相反的,要包容世間的慈善事業,然後把它提升成為人間正行。接下來我們要講到,在什麼情況下慈善事業只是世間法,什麼情況下慈善事業可以是人間正行、是菩薩道。他強調要從究竟的佛乘中來看待我們人類,怎樣從人趣向於佛道。剛才我們的批評,是針對一些人來講,但我們還是不要直接提別人的名字,對事不對人,只針對錯誤的觀點。

  印順導師的這個「人間佛教」思想,我們先把相對深一些的教理內容講一講,再回到剛才的問題來講。他強調佛教要「立足於根本佛教的淳樸」,也就是佛陀時代那些經教,以及佛陀言行舉止體現出的三業大用,「弘揚中期佛教的行解」,就是龍樹菩薩那個時代的佛教,「攝取後期佛教之確當者」。

  在印順導師看來,佛教的積弊由來已久,不是像太虛大師講的那樣,到明清才出了問題,而唐宋時候還不錯。在法師看來,佛教在印度的發展中就出了問題,否則那麼偉大的一個傳統為什麼會在它的祖國趨向於衰亡。難道僅僅是歸結於其他宗教的攻擊和迫害?肯定也有佛教自身的原因。印順導師認為,佛教在演化過程中,自身出了問題。後期的密教化,特別是密教當中的一些狂密、邪密的發展傾向,對於佛教發展的傷害至深且巨,這對佛教的滅亡要負很大的責任,所以他強調要回歸到佛陀時代的淳樸。印順導師非常推崇初期大乘龍樹菩薩提倡的菩薩道,那種深觀廣行,那種波瀾壯闊的氣象,同時強調對後期佛法當中一切確當的內容都應該把它融攝起來。

  這樣一種會通全體佛教的精神,也是跟太虛大師一致的。印順導師他不會認為原始佛教最好,《阿含經》教最好,也不會認為龍樹思想最完善,別的都不好,既不會認為越往後的就越先進、越發達,也不會認為越往前的就會越純粹。不是,他強調每一時期的佛法都有它的可取之處,但是根基在哪裡,以哪個為主,這個他有他自己的判教和抉擇。這樣一個判教抉擇下來,他最推崇龍樹菩薩基於緣起性空的菩薩道思想,然後據此來提倡「人間佛教」思想。他強調自己思想的根底就在人間佛教思想。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