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莫遷怒慈濟,給尹衍樑空間(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32期)

 莫遷怒慈濟,給尹衍樑空間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編按】

頂新油安風暴延燒,全民發起「滅頂」抵制行動,慈濟亦遭受波及。頂

為讓民眾怒火降溫,於10月15日請出潤泰總裁尹衍樑(慈濟人)出任

委員會臨時召集人。由於其時輿論質疑慈濟與尹衍樑為頂新護航,

陳長文律師基於正義,乃公開撰文,為慈濟與尹先生說公道話。      

     從銅葉綠素橄欖油事件、餿水油事件到此次的混飼料油事件,1年內台灣最大的3個食安風暴,頂新都成主角。所引起的民怨海嘯,幾幾乎乎要將這個年營收超過2兆台幣的企業王國滅頂。

  從人民健康的角度來看,這些劣質油對國人健康的傷害多大?不同專家提出了不同的評估,但共同的是,由於這家企業低劣的管理風格甚至可能存在的不法行徑,讓人民焦焦惶惶於不知何物能食的恐懼中。更讓人生氣的是,據報導頂新自己製作的油品檢驗報告,直指越南廠商收購的6家油品「全不適合食用」,頂新卻仍決定進油。凡此種種,頂新遭到全民的抵制與譴責,可說是罪有應得。

  但頂新之過自應由頂新擔當,魏應充若涉有不法,也自有司法問其罪責。人民的憤怒可以理解,仍應合比例、合對象的問責,不應波及他人,徒然製造不必要的對立情緒。我覺得,有2個例子,值得我們深思。

  第一個是受魏應充涉入混飼料油事件波及的慈濟。

  這次的食安風暴,因為涉案的魏應充是慈濟人。魏應充身為慈濟弟子,竟出現以黑心油取利的惡劣行為,因此,部分論者認為,證嚴上人該出面譴責魏應充,甚至應為自己「執教無方」而道歉。

  筆者不認同這樣的說法。首先,民主社會,人人各有各的意見觀點,只要不違法律,就算是不同意見,也應包容尊重。對不同意見尚且如此,更不要說是對他人採取緘默的尊重。如果有人很憤怒,加入抵制頂新,這不代表選擇不加入抵制頂新的人就是錯的,就有道德的負罪。

  再則,慈濟是佛教團體,不同的宗教信仰雖然教旨各異,但多是強調慈悲寬恕、息怨消怒、與人為善。如果證嚴上人真的在弟子出事之後,出來譴責、切割、怒斥咒罵,只怕也不符合佛教徒「普度眾生」的自我期許。

  法律是治理眾人的屬塵之事,獎善懲惡,不縱容姑息,是維護社會秩序的當然之理、必要之事。但宗教不同,宗教是淨化人心的屬靈修行,二者不能也不宜混同。以慈濟未責備或抵制頂新,就以怒劍相指,我覺得是混淆了宗教與世俗的界限。有一句出於《新約聖經》,成為世人熟悉的西諺:「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說的也是類似的道理。

  更何況,魏應充雖是慈濟弟子,但魏應充的行為不當,仍不能劃等為慈濟的不當。我認為宗教不一定能讓所有的信徒都是「好人」,重點在於,透過教化,讓成為信徒的信眾,因為這一份信仰而「變得更好」。

  第二個例子是應頂新之邀擔任食安革新召集人尹衍樑,他本可置身事外,卻往火線一站,不意外的引起了一些批評。這中間也激出了一些可以進一步深思的疑問。

  例如,有人說:出30億的食安革新基金,就可以買到贖罪券嗎?也有人說:頂新捐再多錢,也不會相信他。

  這些質疑嚴格來說也沒有錯,頂新出再多的錢,也不能因此減輕可能的法律責任,我也不認為頂新捐出了30億,就能讓他們幾近破產的食安商譽重獲外界的信任。

  但這和尹衍樑願意擔任食安革新基金的召集人並不衝突。就像尹衍樑接受報紙專訪時所說的,發生這種事「也覺得他們很可惡,但總要有人做事,將危機化為轉機,現在大家都不願出來,我先來召集一下,希望能做些事,讓大家安心」。

  在人人都向頂新投石之時,尹衍樑卻選擇走進投石場,要不是太勇敢,就是太愚蠢。但不管是勇敢還是愚蠢,尹衍樑的挺身,至少有一點大家都應該給予肯定,那就是尹衍樑意識到如果我們不能盡速建立更周全的食安標準及檢驗流程,讓業者有原則可遵循,就算頂新倒了也沒有用,食安問題再爆下去,爆到最後「我們台灣人不知道要吃什麼,全世界又有哪個國家還敢買台灣的產品?」

  「學管理的食品外行人」尹衍樑願意跳下來「協助監督」頂新,與其聚焦、懷疑尹衍樑是不是想幫頂新開脫,不如給這麼一位甘冒不諱、願意走進投石場挨石子的傻子一點為食安獻力的時間與空間。因為,所謂的食品安全不是頂新的食品安全,不是尹衍樑的食品安全,而是全體台灣人健康與生活之所依所繫的食品安全。

  ——原刊於103.10.20中國時報「天堂不撤守」專欄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