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典型在夙昔——憶了公上人(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77期)

 典型在夙昔

――憶了公上人

 釋大慧

 

記得三十年前(民國八十一年),慈雲寺傳授三壇大戒會,剃度恩師會本上人恭請您擔任得戒和尚,家師對您極其推崇敬仰,時不時地向弟子們讚揚您的德行學養智慧魄力。盛讚您夙世善根,童貞入道,長成後更參學名山道場,是叢林教育真正科班出身的大德,對佛教的經典教理、叢林規矩唱誦梵唄等,悉皆嫻熟,有獨到的見解,不凡的成就,實為當代高僧大德

當時弟子年紀尚小,視師父就像山一樣地崇高偉大,而能讓家師敬佩不已的長老法師,豈不是更如上天一般不可企及實際上,的確是如此。當時弟子正在讀國中,在戒會期間,每天放學後,最期盼的就是能看到您,身披祖衣袈裟,高登法座,演說妙法,在幼小的心靈裡,那便是彷如佛陀再世了,令人增長敬信大家口耳相傳中,得知您為新戒子講戒時,深入淺出,幽默風趣,常是滿堂笑聲不斷。您常說:「對於初學的新戒子,大多數人會覺得戒律枯燥乏味,佛法甚深微妙,所以講者要多花心思,講得生動有趣,讓人不會望之卻步,進而興致昂然,容易了解。」您就是有這種智慧宏深,辯才無礙的能力,講經說戒時,如果讓人聽不懂,如墮五里霧中,那表示我不會講說,我絕對會設法讓學生聽得懂。」更展現出您的自信與善巧所以,慈雲寺八十八年九十五年舉辦的兩次三壇大戒,都是敦請您擔任得戒和尚,弟子也有更進一步親近您老人家的因緣,深深感受到您的非凡智慧與灑脫自在。

記得九十二年高雄元亨寺傳戒,登壇前一天颱風來襲,夜裡颳強風下暴雨,說也奇怪您一到戒場,登壇當天突然轉晴,不正是您的威德力感召嗎?和您在戒師寮外面的欄杆閒話家常時,弟子讚嘆這是您的威德,您沒有居功,而是說:「那是新戒虔誠,求戒心切,感得龍天護佑!

一百零八年,馬來西亞檳城極樂寺傳授三壇大戒,您雖然身體有恙,卻仍一心繫念戒子,說了好幾次:不能空掛得戒之名,不能有負於極樂寺與戒子!堅持一定要出席主持,這般為法忘軀的精神,令常住大眾與新戒佛子們感佩至極。那段時間,檳城連日午後轉雨,而當您蒞臨戒場之際,天空竟然出現一道吉祥的彩虹。與會者都認為如此勝境,是因為您光照壇場的因緣,而您也只是淡然的說:不過是自然現象罷了!」絕不大肆吹噓,平常心以對,更可見您淡泊謙沖的不凡之處。

弟子恩師於九十七年驟然圓寂,徒眾們頓失依怙,泣血哀慟難忍;幸虧有您無盡的慈愛與關懷,如及時雨一般,適時地甘露潤澤,讓我等弟子在茫茫大海中,重新有了皈依的燈塔,指引我們正道的方向治喪期間,您教導我們各種規矩,處理各項事宜,為家師封龕說法,並親自撰寫輓聯法語讚頌文傳供文疏等,字字句句,感人肺腑,文辭雋永,意境深遠,更可見您的佛學國學造詣深厚

因此,弟子偕同戒慧師兄,向您請求傳法,蒙您不棄愚鈍,慈悲應允民國九十八年十月十七日在善導寺舉行莊嚴隆重的傳法大典,歡喜位列師父座下的弟子,每逢年節必定北上來禮座您鼓勵我應該要趁年輕,多參學多磨練,於是在一百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回善導寺親近師父,甫一到來,便賦予監院的重任,弟子面對此一恩德,實在是愧不敢當的

這幾年隨侍在師父身側,您總有說不完的故事與笑話,在大家捧腹大笑當中,常能借事取喻,發人深省;就算是同樣的內容,每每總能引起眾人共鳴,歡笑聲此起彼落,帶給大家喜悅,卻又寓意深遠您說我們現在聽過去發生的故事,就好像您小時候,聽老一輩的人說清朝末年的趣事,一些遙不可及的歷史,卻能讓您說得饒富趣味,讓隨侍在側的弟子們,有如身歷其境一般

您對文字的嚴謹,有絕對的要求,您寫過的文章對聯法語等,都會細心斟酌,反覆推敲,並且重視聲律音韻,文章境界開闊,載道詮理,充滿禪機而意蘊無窮,啟發後學良深。然而您認為文章乃千古之事,應當珍視慎重,因此雖然寫作很多,卻也不願意輕易結集出版

好不容易您點頭答應,將過去到訪世界各地道場,日常酬酢所撰文詞,各類法儀喜慶悼念的法語讚頌文傳供文疏壽序塔碑銘對聯等應用文詞,重新整理出版成佛教應用詞章》一書。編輯期間可謂工程浩大,一再的潤飾校對,為求盡善盡美,不只是文字的修飾,連紙張的挑選,版面的設計,悉皆親自參與。

您教導我們,撰寫傳供文疏時,要用駢文;偈語、讚頌文要押韻,用頌文、長短句;對聯要平仄、虛實工整對仗;這都需要有深厚紮實的國學底子,更要對佛教文化有豐富的學識,最重要的是自己要能有一番深切的體悟。這樣嚴謹的自我要求,實為後學所應效法!然而您卻一再謙虛地說:「只不過是撿拾古德先賢之牙慧,既無自悟境界,亦乏文學造詣,猶如鸚鵡學語。」學富五車的您,寫作時是妙筆生花,依舊如此謙虛自若,實為表率。

多位弟子曾經敦請您撰寫自傳,述說前塵往事,為後人留下歷史篇章,尤其是佛教的部分。然而您卻十分謹慎為文,只寫就小時候在大陸期間,成長與參學的過程您對文章有絕對的堅持,堅決不牽涉到人我是非,因為只要付諸文字,其影響力是極其長遠的。您說:文章千古事,下筆為文必須要能有利於人,而有些人與事,不適合寫出來,否則將遺害後世。」這便是您的德行。

您具有大威德力,有崇隆的聲望,更有美好的德行,使人打從心底的敬仰,從不會憑藉著自己的地位與聲望,對人做出不合理的要求。您總是說:「事情都有個道理,凡事都要按照道理走。」因此大家都能心服口服。另一方面,但凡有人請教時,絕不會板起臉孔,擺出一副高不可攀的姿態,而是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的提攜後輩,不遺餘力。

四年前,您要弟子接任住持,說:「我當了這麼久的住持,也該退了,不要老是佔著住持的位子。」弟子乍聞之下,惶恐萬分。您的身體一向健朗,平日也是養生有道,海內外皆知您打乒乓球,一定要殺球才過癮,怎麼突然說要退居了呢?因此弟子實在是不敢受命。如是推辭了好幾回,但是在您的堅持之下,也只好不顧愚魯而謹遵師命,依教奉行了

一百零七年十二月五日農曆十月二十八日),是您八十七歲的壽誕,也是您晉山善導寺的三十一週年,您在弟子的陞座典禮上,致辭道:「這幾年感覺自己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腦筋也不似過往靈光,為了善導寺著想,應該請年輕力強的人來擔任住持了!這樣子才不會耽誤常住,要常住興隆,必須得舉薦人才!遙想善導寺從印順導師擔任第一任住持,到現今由大慧大和尚繼任第八任住持,彼此之間都不是剃度師徒之間的授受,希望善導寺能保持這樣的傳承;因為這座寺院是十方道場,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私創的,既然是十方的,就該保持十方叢林的制度,留下一個良好的傳統。所以我才會請大慧大和尚擔任住持,希望他能興隆常住,山門鼎盛,好好住持這個正法的道場。」

善導寺的前後任住持,彼此都不是師徒剃度,您有大公無私的精神,沒有將善導寺傳給自己的剃度弟子。您說了好幾回:善導寺不是我個人的,是十方叢林,因此住持不能是我剃度的徒弟,而應選賢委任,以善導寺為主,將全部心思放在善導寺,全心全意的住持正法,這是我找你來擔任住持重任的期望!您全然地為善導寺著想,沒有私心,不據為己有,維持過去十方叢林的傳賢制度

弟子資質愚鈍,何德何能膺此重責大任!縱觀本寺歷任住持,皆是當代高僧,有德有學有幹才,能說能寫能唱誦。慚愧自身無德無學無幹才,感恩您對家師愛烏及烏的德澤,以及對弟子無盡慈悲的厚愛,弟子只得硬著頭皮,勉力承擔無論您是軟言慰喻,又或當頭棒喝,無非希望弟子成材成器,每每想到您對弟子的教誨與恨鐵不成鋼的心情,著實於心有愧!弟子又如何能報答您的法乳深恩於萬一呢?

自從您身體違和以來,一如往常,凡是能自己來的,絕不麻煩他人,縱然是徒弟,也不麻煩我們服侍。然而四大假體終究會衰病,到後來,您慈允讓弟子在身邊照顧,從一百零八年九月中旬,整整三個多月的時間,除了沐浴盥洗與小憩的時段,每天將近二十小時左右,弟子有幸能陪侍在您身邊,略盡孝思

由於您晚上有時睡不安寧,在夜裡,弟子只要稍有聽到動靜,就會馬上跳起身來,到您跟前攙扶,唯恐您自己到廁所,會有跌倒之慮,絲毫不敢鬆懈。弟子有高度近視,就算在旁邊休憩,也是戴著眼鏡,時不時的看著您,擔心夜間有突發狀況,而您總是說:你休息沒關係,不用起來。」就算自己生病了,仍然體恤著弟子,憐惜垂護,讓弟子感動不已,又慚愧自己的照顧不周

直到一百零八年年底,前往馬來西亞檳城極樂寺傳戒,您頻頻說我現在是住持,代表善導寺,擔負著道場的重任,不好再繼續做這小沙彌的勞務工作,弟子回覆您說:「就算是當了住持,也還是您的徒弟,有事弟子服其勞,這是本分事,絕不可以偷懶推託!但您堅持不能再讓弟子做侍者的工作,您一心為常住設想,不能耽誤道場的法務

最近這幾年,您常說:「只要是人都會生老病死,生病是正常的,這個身體用久了,難免會有很多毛病,就像車子開了一段時間,輪子零件等會磨損,需要換新的輪胎,要進廠檢查,到最後就要換一部車這個身體不也是如此,既然老了病了,那麼就再換個身體吧!」雖然您示現病苦之相,仍然灑脫自在,也如此地勸勉弟子們。您一直懷抱著菩薩的偉大精神,越是苦難的世間,越是發大心,發願來此穢惡的世間度化眾生。

今年三月二日晚上,您從醫院回來,弟子隨即去探望,您看著弟子,連喊了好幾聲:「大慧,大慧」您的意識始終是清清楚楚,並說:苦啊苦啊!這是您給我最後的教誡,彷若一記當頭棒喝,欲喚醒弟子的無明大夢!人生是苦,輪迴是苦,弟子總是認為自己還年輕,大好年華多的是,如果不是真正知苦的話,如何尋求離苦之道?對世間必然還有貪戀執著,那麼修行就只是虛晃一招,自欺欺人罷了!接連五天,每天都去向您請安,由於藥物影響,您全身起疹發癢,弟子便為您抓癢,您望著我,拉著弟子的手,彷彿告訴我:師父要走了,接下來要靠自己了!」

您參加過很多場讚頌會告別式,為許多長老法師大德居士封龕說法荼毘舉火等。但是您崇尚淡泊簡約,常交代自己的後事要一切從簡,毋須鋪張因此這幾年一再叮囑徒眾弟子,千萬不要為您舉行讚頌會,傳供封龕說法,也不必做一切超度佛事,只需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即可因此預立遺囑,不想要麻煩他人,尤其您的聲望舉世聞名,不願勞煩全世界的法師居士千里迢迢來祭奠,您低調行事的風格,更是令人感佩景仰

師父!您的名聲享譽國際,走到世界各地,普受眾人尊崇,皆以最高規格的禮遇,這是由於您的德才兼備,學養豐富,慚愧弟子沒有好好把握良機向您學習,雖然這幾年有更多時間可以隨侍在側,卻沒有學到您一丁點皮毛的道德與文章,無論是佛教經論叢林規矩梵唄唱誦、為人處世等,尚且需要您的提攜教導,如今失去人生的導師,修道的明燈,豈不痛哉!悲哉!

您曾語帶詼諧的說:「將來見到了師公,還有過往相識的師友,不就又回到那個大家口中的小了中,輩份又是最低的,唉!真是不公平!師父!您與舊識見過面,寒暄幾句,打個招呼之後,請您趕快再回來啊!我等弟子還需要您智慧的引領與慈悲的護念呀!

 

嗣法門人 大慧 頓首拜撰

——與《海潮音》第一○三卷第五期同步刊登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