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慧思「法華三昧」之「大乘頓覺法門」研究(上)(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16期)

慧思「法華三昧」之「大乘頓覺法門」研究(上)

性廣法師

一、前言

中國大乘佛教的法義與修行,向來有「偏圓之辨」與「頓漸之爭」的論諍,此中之圓教宗義,以依本法華一乘實相的天台圓教最為包羅完備;而頓契行法,則屬強調直下悟入的禪宗頓悟法門,廣為後世所知。然而,早在南北朝時期的慧思禪師(515-577),對此「圓」、「頓」二義,無論是在教理的思想開創與禪法的實修體證,皆有深入而獨到的成就。

慧思禪師的三觀三智與法華圓教的思想,由其高弟智顗大師踵其後而光大之,在圓教義理的部份,後人累積了豐碩的研究成果;而其所高度讚揚並實修有得的「大乘頓覺」 法門──「法華三昧」,則學界殊少從止觀實修的面向加以討論。本文擬從法門特性的角度,剖析慧思所提倡「法華三昧」的意涵,並對此號稱玄妙高深,「一切世間難信法門」的「大乘頓覺法門」,探究其在實修上所需具備的條件為何?

分析的角度從四個面向進行:一、慧思個人的實修經歷,二、經典文獻的依據,三、慧思「法華三昧」的修行要件,四、從修行理論到實修成果的具體內容,總結慧思所倡之大乘頓覺法門的特色。論述脈絡的考量是:佛教宗門中的功夫論,皆源於立教祖師親身行證的體驗,故探究慧思「法華三昧」的止觀思想,自當從其本身的修行經歷開始考察;而其慧思的修行思想,又有不廢經教的學風,故再從經論的依據,剖析其中的思想根源。最後,並回歸到法門實踐的角度,討論慧思之修行成果,除了檢視其修行理論與實踐成果之間的密合度,並總結此一「大乘頓覺法門」之特色。

二、慧思禪師之修行歷程與成就

有關慧思禪修的經歷與證量,在其自述一生行道事蹟與發願內容之《立誓願文》中, 並無詳述。惟將智顗、荊溪等天台門人所說,以及道宣在《續高僧傳》「慧思傳」 中之記載,再徵諸慧思所著禪籍,如《法華安樂行義》 與《諸法無諍三昧》 等之內容,其中之修行過程與思想則若合符節,故在此據以為討論的文獻依據。

傳中記載:慧思少時即以「弘恕慈育」而知名閭里,因夢梵僧勸慰而捨俗。出家以來,戒行清淨且持誦精勤,並於數年間,持誦法華經,累積千遍,故感得瑞相多方現前。至於慧思全心投入禪修的主緣,乃是閱讀《妙勝定經》中讚歎修禪功德,故爾發心學禪。

慧思禪修的經歷與成就,在此分為四個階段: 一、修得色、無色界之禪定力;二、證入法華三昧,旁通聲聞禪法;三、以大小乘定慧方法,用為自修與教學之依據;四、六根清淨,證鐵輪位。以下分別說明:

(一)得色無色定,調心治禪病

慧思在第一階段的修學經歷與成果,是獲得甚深禪定力,並能善巧調心,以除身患。

據文獻記載:慧思初時雖亦精勤辦道,然於初二夏中,並未多有所得。然而這段時間的修行,仍有兩個成就可堪敘述:一是獲得色、無色禪定境界,二是善巧調心,以治禪病。於此再細分為三個過程。如云:

始三七日,發少靜觀,見一生來善惡業相;因此驚嗟,倍復勇猛,遂動八觸,發本初禪。自此禪障忽起,四肢緩弱,不勝行步,身不隨心。即自觀察:「我今病者,皆從業生,業由心起,本無外境。反見心源,業非可得,身如雲影,相有體空。」如是觀已,顛倒想滅,心性清淨,所苦消除。又發空定,心境廓然。

1、發八觸得初禪力

慧思開始修學禪修時,曾於二十一日的用功之後,生起八觸 之相,並開發出靜定覺照之力,而得以觀見己身一生以來所造之種種善惡業行相狀。在驚訝感喟之餘,乃益加勇猛進道,並引動八觸,證入初禪境界。

引文中所說慧思「發本初禪」之定力,湛然記曰:「遂動八觸,發根本禪。」 再對照智顗所云:「從根本初禪,而修乃至超越禪。方得阿羅漢果。」 故此時慧思所得之定力,是色界的初禪力。

「初禪」,在欲界、色界、無色界等三界定心的分類中,屬於色界四禪定的第一階──初禪。這是遠離貪、瞋、疑、惛眠、掉悔等「五蓋」──五種欲界麤弊的心理狀態,而升進到光明淨潔之色界禪心的境界。其中的第一階──初禪,因生起覺、觀、喜、樂、心一境性等淨心五禪支的功德,故稱為「離生喜樂」──脫「離」麤弊五蓋的欲界濁苦,而得「生」發身心靜淨之「喜樂」的初禪定樂。在佛教的禪修過程中,得入初禪,是修習定學的一個重要的里程碑,表示當人的心志,已能專念調柔,靜定安止,對於進修高深定力與開啟覺觀智慧的可能,將大為提高。

2、善調心治禪定障

慧思初學禪時,雖然在廿一日的短時間中,就能證入初禪定力;唯因尚未能熟諳修行正理,遂因禪起障,導致「身不隨心,四肢緩弱,不勝行步。」也就是心色不通,意不持身,致使肌力遲滯羸弱,不堪舉止行動。

於此情狀,慧思則能善巧擇法,思惟對策,即自觀察:己身所有行為造作──行業,其實皆是心為主導,不干外境;若能返溯心源意本,則知業相幻假之本質;此身如雲似影,乃境相緣生幻有而體性真際本空。

3、除身苦入於空定

慧思因以如上善巧返觀造業心源,故能滅除意念之顛倒想,覺心性清淨,進以消除眾多身苦病患。至此,進一步證得「空定」。 此境之實義為何?筆者推斷為是「空無邊處定」之定力。理由如下:

(1)符合修定次第進境。首先,從修定的次第昇進以觀,若能入於色界禪心,又能不為淨色所執,則將能有進一步昇進的可能。依此理以觀慧思禪修經歷,其已入於(色界)初禪,而又能善巧觀察心意之運轉,不為淨色所惑而能去除禪病,則將能超越色界禪力對於微細淨色的執持,故能昇入無色界之「空定」禪境,體會身心廓然無欲無(淨色)執之境界。

「空定」可以泛指無色界之四空定,如經中所云:「吾見四禪及諸空定,靡不照達。」 然而一般多專指四無色界的第一階──空無邊定力, 若從上下文意判斷,慧思此時所得,應為「空無邊處定力」──空定。

(2)從僧傳之記載可知。原來,慧思一生學行乃能定慧等持,「因讀《妙勝定經》歎禪功德,便爾發心,修尋定友」 而發心修禪,一生所有慧觀悟境與安處橫逆,應有得力於早年修學禪定有成。僧傳中云:「又發空定,心境廓然。夏竟受歲,慨無所獲,自傷昏沈,生為空過,深懷慚愧。放身倚壁,背未至間,霍爾開悟,……」慧思雖然得「空定」,然而仍慚愧於結夏期間,不能有所成就,此乃是不滿足於禪定之所得,故發勇猛,進求慧悟,而終能悟入法華三昧。故可知此時慧思所得之「空定」,應為定境,而尚非觀諸法實相之「空觀」。

(3)智顗對此名義之解說。再徵諸智顗對此「空定」境界之說明,是禪者在色界定的基礎上,進而思維色法之粗濁、繫縛,將心念從取(淨)色轉向繫意於「無色」、「空」──「空間」的無礙、無限,以去除念想對於色法之取執與感知的修定方法。當定力純熟增上,則能得入此超越色法質礙所產生的定止無染、虛空靜寂之精神境界──空定。故云:「緣空得定,不復見色;心得脫色,如鳥出籠,是名空定。」 也就是心緣「空(間)」而得空定,則心就能脫離對於色法的執取,也就去除了色法的負累,有如牢鳥脫籠而得自由。又如:「觸發之時,都不見身,謂證空定。」 亦即發起空定之時,感覺有如脫落色身般輕鬆悅意。

總之,在第一階段,慧思禪修所獲得的成果,是達到無色界的空定力,期間並曾引發靜定,覺觀一生以來善惡行業之相;並於稍罹禪病時,能善觀心源,伏想去患。

(二)證法華三昧,通聲聞禪境

第二階段的禪修成就是證入「法華三昧」,並以此證量基礎,旁通暢達諸多禪修法門境界。如云:

夏竟受歲,慨無所獲,自傷昏沈,生為空過,深懷慚愧;放身倚壁,背未至間,霍爾開悟,法華三昧,大乘法門,一念明達,十六特勝,背捨、陰、入,便自通徹,不由他悟。
引文中敘述,慧思雖修得入禪之定力,並曾以空觀溯本心源而去除病障,惟於此夏中,無再有進境。值此境況,慧思慨嘆因己身之昏沉而空度光陰,故深感慚愧。可知此時慧思不以曾得無色界之甚深禪定而自滿,仍一心勤求佛法不共世間之智觀進境;終於在一日禪修過後,於放身倚壁而未至之間,於一念之頃,證得「法華三昧」之殊勝大乘三昧境界,並能自然旁通暢達諸多禪法。

「法華三昧」是大乘經中所載諸多大乘三昧法門之一,有關於慧思所證之「法華三昧」的內容與意涵,將於第四節中詳述。引文中記述慧思在修得甚深禪定的基礎上,進證大乘三昧境界,並能通達諸多聲聞禪法。引文中所述之四項禪修所緣境,皆是《阿含經》以來聲聞乘重要的禪修法門與觀智所緣,如:「十六特勝」 是以持息念(安般念)為基礎,進修定慧二學的禪修法門。「背捨」,即「八背捨」, 這是依於色、無色界之八種禪定力道,進而「背」棄清淨五欲境,而「捨」離染著貪執的禪法,故名之。「陰」,新譯為「蘊」,是聚合、積集之義,意為眾多物事聚集一起之有為法,主要有色、受、想、行、識等五蘊。「入」,新譯為「處」,由根與境相涉入而生識,稱之為入,如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之十二入(十二處)。「陰」、「入」是從心理活動與感官組合的角度,覺觀有情生命狀態之緣生緣滅,無有實體,是破除我執的重要禪修法門。

總結此階段思禪師之修證成就,可以分為兩項:一、是證入「法華三昧」,二、是以此大乘三昧力而能無師自悟地旁通暢達諸多聲聞禪法。若依後來智顗所分之藏、通、別、圓四教行法內容,亦即是藏、通二教重要之基本禪修法門。

(三)謁名德印證,傳三乘禪法

第三階段是慧思在習禪有成之後,以一己修行心得訪謁諮稟當時的大德名匠,並得到他們的認可與隨喜。爾後更數數修習,用以純熟增益先前所得之禪境,因此聲名遠揚,前來求法之生徒眾多,故慧思參酌經教所說之大小乘諸多定慧法門,以為自修與授徒之經典依據。如云:

後往鑒最等師,述己所證,皆蒙隨喜。研練逾久,前觀轉增,名行遠聞,四方欽德。學徒日盛,機悟寔繁,乃以大小乘中,定慧等法,敷揚引喻,用攝自他

慧思所參訪之大德,說有「鑒、最」等二師;其中「鑒師」之事跡不詳,而「最師」則《佛祖統紀》中載為「九師傳法說」之第二師。 有關慧思咨稟禪德時賢之舉,志磐指出當時之修禪者,常有相互咨參之舉,而所修法門內容,則諸師各有不同。

在取得重要修行成果後的階段,慧思安住於所得,而更以數習久鍊之功,以增上穩固一己觀智體證之力;因慧思修禪有得,使聲名遠揚而來學者眾。值得注意的是,慧思自學與教他,皆立本於經教中所載之大小乘定慧法門,用以為自修與度人之根據。此一依經教以傳禪法,重圓頓而不廢基礎(即聲聞禪法)的學風,在後來智顗所開展的法華圓教止觀中,亦被完整地繼承與全面地發揚開來。

(四)信力根清淨,證入鐵輪位

慧思一生修行勤謹,深入法華三昧而兼通大小二乘定慧之學,不但禪境高邁,觀智深遠,且果證不凡;在《高僧傳》中記載,其自述所得證量為「十信鐵輪位」。如云:

吾是十信鐵輪位耳!時以事驗,解行高明,根識清淨。

天台圓教之修行道次,依經論所說,立有五十二階,並配以「六即佛位」;其中「十信位」即是入最初十位所應修之十種心念內容。此十種心稱為「十信」,乃取其十心內容能助成行者深信之願力,故稱之。行者入於十信位時,能斷三界之見思二惑,得六根清淨,三觀圓融,智覺益明,能發相似初住以上真證智慧,故又稱「十信相似道」。

後來由智顗發展完成之圓教六即位中,判定此位乃從「觀行即」中歷五品弟子位,圓理成事有得,進而發諸陀羅尼三昧力,而得六根清淨,相似佛位之圓淨,故稱「相似位」。如云:
由觀行故,得有相似,發得初品,止是圓信;二品讀誦,扶助信心;三品說法,亦助信心,此三皆乘急戒緩;四品少戒急;五品事理俱急,進發諸三昧陀羅尼,得六根清淨,入鐵輪位也。
有關慧思所證「十信鐵輪位」之證量,為圓教之「清淨六根」,入此位能發相似於佛之三身功德;唯因仍具煩惱性,未斷無明,只是「相似即」佛。然準此與藏教論究行位高低,則「三藏菩薩全不斷惑,望圓教五品,……三藏佛位,斷見思盡,望六根清淨位。」 再者,圓教相似即位相當於「藏、通二教之佛位,別教之菩薩位;其中更勝於別教十信位,而同於其十住、十行、十迴向之三賢位。」

三、大乘三昧法門之特德

《高僧傳》中云,慧思於長期苦修之後,「霍爾開悟」,證得「法華三昧」。此法門之名目出自《法華經》,經中說這是菩薩所證的種種三昧境界之一,屬於大乘菩薩所修得的殊勝功德。 然而對此三昧法門的具體修行方法,以及所證得境界的內容,經中並無特別說明。

對照慧思所著《法華安樂行義》以及智顗所著《法華三昧懺儀》二書內容,發現「法華三昧」行法的內容與意涵,經過慧思師徒二人的努力,將之從眾多大乘三昧法門之一,提顯其重要性,並擴大增廣成為包羅而具全的天台圓教主要修行法門。在分析慧思所說「法華三昧」之內容與特色之前,先討論大乘三昧行法的精神與特色,以了解經典所說「法華三昧」之原初意涵。茲說明如下:

(一)道品心要:定慧二行以利生為主

佛陀的教法可以大分為戒定慧三類,此三學總攝弟子的修學綱領,其中的戒學是道德理則與倫理規範;在良善行為的基礎上,再修習攝念專一,增上心力的定學;以此輔佐覺觀力,以開發洞徹諸法實相的甚深智慧,如此方能斷煩惱,破我執,解除因無明所造成的輪迴生死與無邊憂苦。

此一三學綱領貫通三乘,為聲聞與大乘行人所共學;故以利他為先的菩薩道,同樣必須學此「三學」科目;亦即度化眾生必須有清淨的身口、專志的心力與洞徹的智慧。此一原則,具體呈現在菩薩「六波羅蜜」道品中的「戒波羅蜜」、「禪波羅蜜」與「般若波羅蜜」學門之中。
須注意的是,大乘學行的特德與重心,是利濟眾生的無邊悲願,故其三學內容更蘊涵了利他的精神。如「禪波羅蜜」――大乘定學,就不是重視「少事、少業、少希望住」的自修,也不再局限於得到色、無色界禪的寂止定境,而是重視增上心力以增強助益眾生的能力,故云:「依住堪能性,為一切事成。」 又如:「云何菩薩摩訶薩隨其所應而化眾生?……悉知一切三昧境界,漸具諸佛智慧之地,是名清淨禪波羅蜜。」

再如「般若波羅蜜」――大乘慧學,就不止是證入無常、空、無我的解脫觀智,而更要習學一切利生的法門。如云:「知貪欲增、知瞋恚增、知愚癡增,又知等分分別學地,於一念中,悉知眾生心心所行,能知眾生諸所希望,能知一切諸法真實,解達諸佛深智慧力,普知一切諸法界門;是名清淨智波羅蜜。」 由以上的引文可知,菩薩行者所修之慧學,主要在向外觀察,洞覺眾生之煩惱與業習,進而幫助彼等清除盡淨,以離苦得樂。

(二)法門數量:眾生無邊故法門無量

以出離心為主的聲聞法之定慧二學的內容,如其代表典籍《清淨道論》中所整理,定學有四十業處,觀智之階次則為五清淨十六階智。而發菩提心以利益眾生之大乘佛法,其所應修學之「三昧法門」,其數則為「無量」。如云:「略說則有一百八三昧——初名首楞嚴三昧, 乃至虛空不著不染三昧;廣說則無量三昧。以是故說諸菩薩得諸三昧。」 略說有一百零八種,廣說則三昧法門無量數。

大乘三昧法門眾多,這是依於菩薩道需有甚深廣大的智慧,投入種種利生方法的實際需要,所以在大乘佛教的流傳中,結集出了眾多以「三昧法門」立名的經典與法門。因眾生無邊且苦惱無數,故所需之利生法門亦無量,如云:「初發菩薩心,充滿法界,無量大悲攝取眾生;發諸菩薩無量大願,究竟十方法界,無量大悲普覆眾生。於一切剎、一切劫中,修習菩薩無量諸行,無量三昧力,不捨不轉菩薩正道。」 又如:「復有無央數不可計三昧,菩薩所應學。」 行菩薩道所發之廣大心願,充遍法界,所關懷之環境乃無邊國土(剎),其所投入之時間(劫)亦為無量,於修學無量利生行時,能以三昧力平等持心,並且不捨棄、不轉變菩薩的正道。

有關菩薩所修學之無量三昧法門的特色,是以智覺與悲心為主,並且學習世間有益之學問,如說:「……菩薩……善能分別二諦真理,斷除二障,通達五明。……以是因緣,即得名為般若波羅蜜。」 亦即善了分別世法與勝義之真俗二諦理,斷除煩惱慣習與邪見妄執等二種障礙,並能嫻熟語言、工技、邏輯、醫藥與正法等五種有益眾生的學問,如此涵蓋世出世間的學識與智慧,並能通達無礙,方為般若波羅蜜──大乘慧學的特德。

菩薩行者為了利濟眾生而學無量法門,當能掌握一一法門的訣竅與精髓時,也就體證了與善巧方便相應的智慧;然而此能力是藉由定力的輔助而成就的,亦即在持續修學中,以專念攝心於所緣而得等持心──三昧力具足,是為修此三昧法門而得成就,這就是菩薩道融利生於定慧二學的精神,而所應修之學門,則是不厭其多,凡是對眾生有益者,皆所當學。

(三)修證判準:世智通達為三昧成就

如上所說,大乘三昧法門的數目,經中說有無量,如前云:「略說則有一百八三昧──初名首楞嚴三昧,乃至虛空不著不染三昧;廣說則無量三昧。以是故說諸菩薩得諸三昧。」 以具體的定慧學門來說,則是以出世智覺的空、無相、無願之「三三昧」為根本,而以慈悲為懷的利濟眾生的法門為主。以「必入辯才三昧」為例,此三昧法門之名稱中,「必入辯才」是接引眾生所需的口才,「三昧」是指稱深得語言運用與造句遣詞之法的等持定力。故利生之法門無量,修學無量法門必須入於心意專念等持念──得三昧力時,法門方得成就;亦即:投入利濟眾生之事,本身即具足了智慧與禪定的修學,這即是大乘定慧二學的特色。

大乘利生法門的修習中,心意所緣的對象是種種利生的情境,數數增上其技巧的運用,直到方便成就,三昧力現前,也就是成就智力與定力時,稱為修此三昧法門而得成就。然而需要進一步分析的是,驗證修行成就的判準為何?也就是說,應以何為「判準」?也就是以甚麼標準來判定修行成就?

仍以「必入辯才三昧」為例,經中說:「必入辯才三昧者,四無礙中,辭、辯相應三昧;菩薩得是三昧,悉知眾生語言次第,及經書名字等,悉能分別無礙。」 也就是在法無礙、義無礙、詞無礙與辯無礙的四種說法無礙能力中,能巧妙遣詞用字,並且樂說、善說法要,引起學習者之悅意與理解。菩薩修學而入此法之三昧時,對於眾生所說語言與經文義理,都能明了分別,沒有障礙。

從以上之說明可知,認定大乘利生三昧法門的修行成就,在定力方面,是能攝心其境,並得平等持心的三昧力現前;在智慧方面,則是精微熟練度生方法之重點與訣竅,並達到實際的成效。

初期大乘佛教興起,在菩薩道修行的三昧法中,是以能徹觀緣起無我的空性智慧的空、無相、無願之「三三昧」為根本,並修行百八三昧,乃至無量三昧,以慈愍度眾的利生法門為基礎的大乘三昧。大乘教法在後來的流傳中,又因應信心增上的根機,而有依於念佛功德與相好的信願三昧法門的產生。依於修法內容的特性來區分,則可分為依智覺、慈悲與信願行而入的三類大乘三昧法門。

──發表於100.8.16「慧思大師與南嶽佛教」學術研討會
(下期待續)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