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關於玄奘舍利子(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0期)

 關於玄奘舍利子

Arun Kumar Yadav(印度新那爛陀佛教大學巴利語系助理教授)

  唐高宗麟德元年二月五日(664年)玄奘圓寂於長安玉華宮,葬於白鹿園,當時送葬的人有數十萬之眾,為他守墓的也有三萬多人,可見在當時玄奘大師的道行聲望。唐高宗總章二年(669年),玄奘墓遷至西安樊川(今興教寺),而墓地毀於黃巢起義(黃巢之亂),頂骨遷至終南山紫閣寺,西元988年被僧人可政帶回南京天禧寺供奉。

  1942年,日本侵略軍在原大報恩寺三藏殿遺址處,挖掘出一個石函,石函上刻有文字,詳細記載玄奘頂骨輾轉來寧遷葬的經過。由於玄奘聲名顯著,各地都想迎請供奉,致使靈骨一分再分。1943年12月28日,玄奘頂骨舍利在「分送典禮」後被分成三分,分別保藏於南京汪偽政府、北京、與日本。

  此後,汪偽政府決定在將玄奘頂骨舍利和石函重新安葬,初定於南京城南的普德寺,後改在玄武湖邊的小九華山。留存在南京的那一份舍利先是被一分為二,分別供奉在雞鳴山下的汪偽政府中央文物保管委員會和小九華山(今天的南京玄奘寺所在),在山上建三藏塔供奉。偽中央文物保管委員會保管的那一份,在1949年後,一度輾轉到位於中山門的南京博物館;1953年,這份玄奘舍利被送到南京毘盧寺供奉;1963年,玄奘法師圓寂1300年紀念法會,這份舍利再次被迎請到棲霞寺供奉。文化大革命之初,南京市佛教協會將玄奘三藏頂骨舍利交由市文物管理委員會保管,1973年,南京靈骨寺修復開放,設有玄奘法師紀念堂,遂將玄奘三藏頂骨舍利從南京市文物管理委員會請回,供奉在靈谷寺中。

  北京迎請的那一份舍利,起初被供奉到中南海團城,後又被分成四份,第一份供奉在天津大悲院,1957年轉贈給印度總理尼赫魯,被安放在那爛陀寺的玄奘紀念堂中;第二份被供奉在北海觀音殿,其後輾轉被供奉在法濟寺、法源寺,文化大革命時被毀;第三份則被供奉到成都文殊院;最後一份則被供奉到廣州六榕寺,文化大革命時被毀。

  被日本請回的那份玄奘頂骨舍利,先是安奉在東京增芝上寺,後被移轉到琦玉縣的慈恩寺,1947年,日本佛教界在慈恩寺建塔供奉玄奘三藏舍利,1949年塔成並舉行納骨儀式。1955年,台灣中國佛教會向日本提出請求,將這份舍利分出一份,迎請到台灣供養。同年11月下旬分出的玄奘舍利迎請來台,被供奉在台灣日月潭玄奘寺。在日本的玄奘頂骨舍利又分了一份送給日本奈良新建的三藏院。

  以上是七份玄奘頂骨舍利的落處,第八份玄奘舍利供奉在台灣新竹市玄奘大學。它的來源於南京靈谷寺,是1998年9月25日迎請的。1997年台灣佛教界創辦了玄奘大學前身玄奘人文社會學院,為了弘揚玄奘精神,使校名名實相符,創辦人了中長老向靈谷寺提出請求,希望能分贈一顆舍利到台灣玄奘大學校園供奉。經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等人的奔走,中國國務院批准,從靈谷寺保存的玄奘舍利中分得一顆長2.8厘米,厚1.42厘米,重2.886克的舍利。當年海峽兩岸組成了龐大的迎請團、護送團,聲勢浩大,成為海峽兩岸的一件盛事。

  2003年11月21日,為紀念玄奘誕辰1400週年,西安大慈恩寺從南京靈谷寺迎請玄奘法師頂骨舍利,安奉在新建的玄奘三藏院大遍覺堂。

  綜上所述,玄奘舍利是一分三,南京的那份一分為二,北京的那份一分為四,日本的那份多分出二份,南京靈谷寺那份也被多分出二份,除了兩處被毀,現在還保存在南京玄奘寺、南京靈谷寺、成都文殊院、西安大慈恩寺、台北玄奘寺、新竹玄奘大學、日本琦玉縣慈恩寺、日本奈良三藏院、印度那爛陀寺9個地方,供後人瞻仰。

  相對而言,南京九華山的那份舍利,1943年封存後,就一直留在三藏塔下,沒有被動過,應該是最為完整的。現在,南京在九華山,原青園寺、法輪寺遺址,重建了玄奘寺,供奉玄奘法師,玄奘大師的頂骨舍利成為該寺鎮寺之寶。

  玄奘大師對中國佛教文化的貢獻已為歷史所證明。被梁啟超稱為「中國佛學界第一人」的玄奘大師,成為一種堅忍不拔,艱難玉成的民族精神的象徵。(此段摘自覺真法師《此心安處是吾鄉》2003:95.96)經由玄奘法師口述而成的《大唐西域記》,堪稱中國歷史上的經典遊記。因為印度歷史紀錄的缺乏,這本珍貴的遊記也是研究印度歷史不可缺少的文獻。現在印度的「玄奘紀念館」是中國政府捐資,印度政府在那爛陀遺址附近興建的一座美侖美奐的大型玄奘紀念堂,並已於2007年舉行落成典禮。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