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入世佛教善知識:暹邏蕭素樂(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1期)

 入世佛教善知識:暹邏蕭素樂

劉宇光

  上星期台北開會後上阿里山數天,期間粗讀了馬上要出版Matteo Pistono, Roar: Sulak Sivaraksa and the Path of Socially Engaged Buddhism一書的中文初譯本《蕭素樂——暹邏獅吼》(似會近乎同歩出版),回到帝國滬城後的這二日,再將此初譯仔細重讀了一回。此書的主角是被台灣同行譯作「蕭素樂」的當代泰國佛教知識份子Sulak Sivaraksa(BBC訪問,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u-2xA82q8U&t=50s),一般泰文稱作Ajarn Sulak,即素叻老師,他是以曼谷為基地的跨國佛教社運連盟「國際入世佛教網絡」(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Engaged Buddhist, INEB)的創立者,今年84歲(1933年生)。

  蕭素樂迄今前後四次,被泰國多任政府控告犯有惡名昭著,可被判入獄高達15年的褻瀆皇室罪(Lèse-majesté),最近一次就一年前,剛剛才被泰官方撤回控罪。他亦曾被緬甸,及仍被中國等多個政府禁止入境。能夠信佛信到這樣,真是讓人引為楷模。

  我其實早在1993年生活於加拿大時,讀過他當年的自傳Loyalty Demands Dissent,但昨天才知道其時他正在被泰軍政府通緝追捕,流亡海外,後來也在2013年5月及11月,分別在曼谷與吉隆坡與他有數面之緣。但這次讀他的傳記還是很不相同,畢竟泰國僧團與社會(特別是米農)及國家政權之間在現代脈絡下的互動關係,是我過去5-6年的主要工作領域之一。

  他的傳記等於將20世紀初以來泰國社會重大事件,一幕幕地重新翻過來1957,1961,1973,1976,1992,2006,一直到2016,然後看著老先生一次又一次投身進去。此前未有相關知識時,理解都非常單薄,雖然現在還是說不上有多深的理解,但年來馬馬虎虎地讀了些東西,再看其生平諸事如何捲進泰國時局,除了驚心動魄,也是百感交雜思緒起伏,理解亦的確較前立體多了。

  他與緬甸昂山素姬及越南一行禪師之間關係,因理念堅持而最終不惜分道揚鑣,他視佛教所謂善知識(Kalyāṇa-mittatā)為逆耳忠言之諍友,而不是鄉愿式妙好人,書中一一論及他的善知識,期間的關係變化,包括佛使比丘、達賴十四世、泰國政壇前輩及對手、知識與社運的伙伴等。他對僧團與皇家這兩個構成現代泰國意識形態的符號與體制之缺點常有不假辭色的批評,尤其對後者,批評到屢屢被通緝,雖然同時他竟然也是皇家制度支持者,就像他嚴厲批評僧團的某些問題,却是個佛教徒。

  2013年一次赴泰開會,泰國僧團大學一位學僧教授邀我次日參觀某藝術學院,但因次日已約了老先生,所以直言相告,仍然記得法師教授的表情。當時,我並不清楚老先生常讓僧團很惱火。老先生對泰國自拉瑪四世、五世推動統一國家以降,處心積慮要將僧團「馴服」一事,提出其頗特別的批評角度,覺得僧團失去代表社會,對政權說不的道德能力。

  帶著這數年對泰國僧團、農民及國家政權之間關係的皮毛理解,來重讀老先生的傳記的另一得著,覺得在諸如泰國這類案例身上探討何謂Engaged Buddhism時,「左翼佛教」此一使華文學界及漢傳佛教火速但默默迴避的詞彙,就是最貼切的釋譯,因為點中了要害。老先生自1960年代始,就明顯是温和左翼,則為何要迴避「左翼」的定位?

(孵蛋日記,2018-1-3)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