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依善門以開發覺性──聞「顏面粉碎性骨折個案」有感(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1期)

 依善門以開發覺性

──聞「顏面粉碎性骨折個案」有感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五二○)
107.1.13
那張血肉模糊的破碎臉龐

  上午至新店,參加台北慈濟醫院歲末祈福大會。本次台北慈濟醫院在歲末祈福會上,報導了一項顏面粉碎性骨折的個案。

  個案主角阿德,以房屋裝潢為業,與阿滿結婚後,育有一個兒子凱凱。十年後因誤會而離婚,但他依然承擔起阿滿母子的生活經濟,三人相互扶持,共住生活。

  106年3月9日,阿德從三樓摔落地面時,頭部著地且撞上石塊,導致顏面粉碎性骨折,嚴重撕裂傷,左手橈骨骨折,送到台北慈院急救時,已是血肉模糊,面目全非,慘不忍睹。

  阿德在加護病房,要動骨折的修復手術時遇上阻礙。原來他與阿滿已經離婚,阿滿無法幫阿德簽署手術同意書,兒子凱凱還沒20歲,也沒有簽名資格。主治醫師許博智請社工、志工介入關懷,找到傷患家人,但家屬擔憂一旦簽名,就必須負擔阿德龐大的醫療費用,因此遲遲不敢簽署。慈院林資菁社工師央請他們:「只需要過來簽名,這並不代表要負擔費用,所有的醫療費用都會由我們協助。」這讓阿德的哥哥們深受感動,首肯出面簽署同意書。

  「傷者頭骨的額竇、眼眶、上顎骨、顴骨、下顎全部有骨折的情形,若沒有進一步治療,往後會面臨臉部沒有支撐、無法咀嚼食物、外觀塌陷等情況,必須盡快將骨頭復原,才能維持他後續的社交生活與咀嚼能力。」

  「手術困難點在於一般的顏面骨折手術,可以透過對側完整的骨頭來比較患部位置進行參考,但阿德幾乎整顆頭顱都骨折,僅能依靠過去照片做比對,還要考量手術在臉上造成的疤痕殘留,如果臉上都是刀疤,也會影響傷者的社交及自尊,所以要審慎規劃數個切入點及切入順序。」

  「顏面手術在3月27日進行,許博智透過3D電腦斷層重建創傷頭骨外觀,為了減少傷口,他選擇從頭頂劃開,將阿德的頭皮翻下後,花了8小時的時間,使用23塊各式骨板及118支骨釘,將骨折位置固定。」(以上三段,引自〈人骨拼圖下的愛〉)

  許醫師還為阿德將斷掉的牙齒和原來有牙周病的牙齒一併拔除,康復後安排假牙治療。手部的骨折手術也於4月初,在骨科醫師的執刀下順利完成。

  3月27日,許醫師原已手術排程滿檔,但他覺得阿德的手術不能延誤,因此向一位已排定「自費醫療100餘萬元」的手術個案央請延期,該案主當然不願意,因此改到別家醫院。而阿德的整個醫療費用數十萬元,健保給付只有兩萬元,其餘都由台北慈院吸收。

  阿滿原來是癌症患者,在照顧阿德期間肝癌復發,醫療團隊也把她接過來一同治療。經過這場生死患難的考驗,阿德把抽菸、喝酒的壞習慣都改掉了,並且輪到他照顧阿滿。如今他們不但復合了,而且還加入慈濟志工團隊。雖然阿德還不確定什麼時候可以回到工作崗位,但當保險費撥款下來時,他們竟還捐獻紅包,希望藉由醫療團隊的名義,提供給需要的患者。(照片三,趙院長代表慈院,收下了這份可貴的捐款。圖/范宇宏))

  看完了這段短片,阿德、阿滿與凱凱全家來到現場。令人吃驚的是,在醫療團隊的巧手下,阿德無論咬合、外觀都順利恢復成原來的樣貌。看著凱凱將親製蛋糕呈送上人與趙院長,阿德將捧花獻給許醫師,想到剛才銀幕上秀出的--那張血肉模糊的破碎臉龐,我忍不住熱淚盈眶。

  阿德的感人故事,詳參廖唯晴:〈人骨拼圖下的愛〉,台北慈濟醫院網頁:http://taipei.tzuchi.com.tw/index.php/本院訊息/溫馨院誌/本院日誌/7181-人骨拼圖下的愛 

    **    **    **    **    **    **

依善門以開發覺性

  每年一度參加台北慈濟醫院歲末祈福大會,觀看「行入慈濟大藏經」,再聆聽台北慈院對重大傷患,以無比慈憫的深切悲心,施以高明的醫療救護,內心總是深受震撼,萬分感動!

  上週日(1月7日)下午,慈院喬主秘來電相邀,並歡迎學眾一同前來參加,想到學眾們難得值遇這樣的良機──拜會大善知識(證嚴法師),親聆慈濟菩薩們濟世救人的感人事蹟,因此鼓勵住眾報名。如此一來,弘誓學團就佔了慈院國際會議廳裡,10個珍貴的座席。但我相信,學眾經過這三個小時「覺性教育」的洗禮,必能增長、強固他們的菩提根苗。

  我一直深信,偉大的目標不可或缺,生命必然會因「無我而利他」的弘願大行(而非個人的功成名就),而放射其「偉大」的光芒與熱力,並因此而開發知能,圓滿覺性。套句佛法術語,最偉大的目標,莫過於「發菩提心」。

  發菩提心,不只是「發願成佛」,而是不忍眾生痛苦,為了讓眾生離苦得樂,而發願開發知能,圓滿覺性──是為「成佛」。若沒有一步一腳印地對境練心,沒有利濟眾生的具體事行,而只是渴望獲得「成佛」的利益,乃至期待「快速成佛」,則早已悄然退失菩提心,因為他業已背離了「忘己利他」的偉大目標,又怎麼可能「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就像前術阿德手術個案中的許醫師,遇到了這樣一個醫學既有資料無法參酌的艱鉅個案,想方設法地將專業知能發揮到極致。趙有誠院長一肩承挑起醫院的鉅額虧損,大力支持醫療團隊,進行這項吃力不討好的醫療工程,這都是出於「不忍眾生苦難」的悲憫情懷。他們奮力救苦的典範,讓原已立於社會金字塔頂端的白袍形象,顯得益加崇高、偉大!

  許多佛門中人,貶慈濟為「只會行善,不懂學佛」,其實,《金剛經》早已有如下法語:「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如來說法真實不虛,證嚴法師所率領的全球慈濟團隊,正是在印證著這套「依善門以開發覺性」的菩薩法門啊!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