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宗教性侵害案」與「政教關係」——法界衛視訪談錄(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19期)

「宗教性侵害案」與「政教關係」——法界衛視訪談錄

法界衛視賴伊容採訪‧昭慧法師講述‧釋果定記

1001217日,法界衛視當家主播賴伊容居士偕鄭東豪攝影師來院,向昭慧法師作系列問題之採訪錄影。其中有關「宗教性侵害案」與「政教關係」的訪談內容,不但切近時事,而且對吾人的宗教生活,以及即將舉行的總統大選,深具觀念提示作用,因此側記如下:

一、如何預防宗教性侵害案的發生?

對於「宗教性侵害案」,可從幾個面向來作分析:

首先在個人層面,在西方文化的影響下,人與人之間的安全距離比較模糊。握手、擁抱與親吻成為一種社交禮儀。但在中國古代,甚至「嫂溺而援之以手」,都被當作倫理判斷的議題。可以說中西方文化各執一端,鮮能把握中道。在穆斯林信仰的中東地區,婦女更是要蒙上面紗,只露出兩顆眼睛,除了與家人、丈夫之外,與他人的互動幾乎是隔絕的,這對女性的心性其實是很大的殘害。

無論如何,太過開放的社交禮儀,會減弱人與人之間應保持安全距離的戒心。肢體接觸可能會被當作禮儀或表達親切,這讓人往往疏於防範。因此我們要強化「安全距離」的觀念。無論是多親密的人,即使對父親、老師或宗教師,我們都要有安全距離的觀念。如果對方突破安全距離,包括在肢體上施以親密的接觸、語言上讓人感受到不舒服、被冒犯,這都構成了「性騷擾」,因為他們突破了人我之間肢體與心理上的安全距離。

其次,進入某一個宗教團體時,如果發現領導人或成員所談,總是脫離不了財與色的內容,就要心生警惕。曾有一位佛教界知名的持律法師,在為比丘尼講戒律時,竟然聲稱:「妳們如果被強暴,要咬緊牙齒、不可以有樂受。」這等言論讓人十分髮指,而且感到噁心!這位比丘在不當的場合,用不當的言詞,作意淫式的發洩,不但戒行不清淨,法律上也已經構成了性騷擾的要件!他應該要提醒比丘尼的是,如何防護自己免於受到侵犯,怎麼還在口頭爽快,讓人感受到言語的冒犯?這是非常不恰當的惡言惡行!可是那些比丘尼居然安之若素、乖順聽講,因為她們竟已不知道自己是在被言語冒犯。宗教場合裡,不只要有空間距離,言語更應審慎而有禮貌。由於宗教給人信賴感,讓人更疏於人與人間的安全防範,稍一不慎,心懷不軌的人就可趁勢為惡,因此信徒或教士,都不可不審慎面對罔顧安全距離的危險!

假使發生性侵的不幸事件,受害人不宜一味吞忍,周遭信眾也不應該幫助掩蓋,決不能為了想要顧全大局,怕宗教受到傷害而隱藏事實。因為「天下烏鴉一般黑」,不論哪個宗教,都會發生這類事情,知情者應該要勇於檢舉。像這次台中發生佛教比丘性侵案,受害人勇敢出面揭發、提出告訴,我認為這是正確的做法。旁人要檢舉揭發、當事人要提出告訴,不要讓他有機會再傷害其他無辜第三者。

特別提醒的是,不要太迷信所謂的「認證機制」,例如:有沒有三壇大戒的戒牒、從哪個佛學院出來的,當過佛教會的某某職銜,或是當過某教會的傳道師、牧師,經過某教會體系的認證而晉鐸……諸如此類的認證,因為人可以在表相上將性欲煩惱掩飾得很好,要得到認證並不困難。如果我們太過相信認證,而不認為有正規機構認證過的宗教師會發生問題,那就很有可能會陷入不知防備的危險處境。

所以重要的是,我們要拉好安全距離,對方如果有分寸,就也會拉好安全距離。例如比丘、比丘尼,本來就不該跟異性一起在密閉空間,若真的在密閉空間,守戒律的比丘、比丘尼,會立刻打開門窗,不讓自己與異性在密閉空間裡。更可惡的是像台中性侵案,旁邊還有一位比丘尼當共犯,降低了受害人的防衛心。這一定已是變本加厲縱情恣欲一段長時間了。那位比丘或比丘尼,何嘗沒有經過三壇大戒之類的身份認證?

人是多樣性的,一個人可能一方面是宗教天才、演說天才、學術天才、有嘹亮動人的歌聲,但是在情色方面,卻是一個無法自我把關的人。因此我們要從形式上的距離,先做到心裡的安全防備,而不要將專業或身份認證,等同於情欲方面的品質保證。不要讓自己陷入險境,例如跟某個宗教師獨處。不只對異性要警惕,同性也有可能會發生性侵。

二、佛弟子如何面對本次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

年初就要舉行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每逢選舉,都會產生藍綠對立的問題,而佛弟子基於自身的政治判斷,當然也會做出各種選擇。我們必須以「中道」智慧,用包容與尊重的心,來看待彼此不同的政治立場,體認到這是因緣生法,難免因個人的經歷與思考而出現選擇的差異性。

需要注意的是,在這個世代中,民主運作必須靠選舉,選舉的過程中,需要大量的資金挹注。台灣法律業已規定,政治獻金一定要有透明化的財務運作。但在實際運作中,大部分都是小額捐款才有可能透明化,至於大額的企業捐款,經常都是直接輸送到府。理由很簡單,想想看,陳總統涉貪污案,為什麼特偵組搜出來的都是現鈔?他們不可能到銀行去提領那麼多現鈔的。其實這些現鈔幾乎都是企業主捐獻的,但他們不想透過銀行匯款而留下紀錄。為什麼這樣做?很簡單,因為逢到選舉難免要先押寶,不能對募款的候選人不理不睬,否則對方當選之後,對該企業也許不會那麼友善。民不與官鬥,所以總要先結個好緣,但又不能檯面化,以免該人一旦落選時,該企業會遭到勝選者的「秋後算帳」(例如:由稅務官員作地毯式的查帳,讓企業人困馬乏),這就形成了檯面下的政治獻金。

我特別談這點的用意是,從目前的政黨結構來看,兩大黨不可能不理會財團的利益。無論我們面對哪一黨候選人,都不要太天真,認為他們會排除財團的立場,純粹從庶民的立場去想問題。當前這種選舉制度運作下,金權是很容易掛勾而出問題的。在這樣的情況下,無論你支持哪一個候選人,在單一選舉兩票制中,一票是投人,一票是投給政黨。對於人,佛弟子可能想投你屬意的候選人;而對於政黨,我就在此公開呼籲,諸位可以考慮「綠黨」。綠黨不是民進黨,他們專以「綠色主張」、生態保育為其理念,愛護地球生態、愛護動物、愛護弱勢,也許佛弟子的政黨票,可以考慮投給綠黨,扶持它們起來。基本上,綠黨是站在愛護土地及弱勢的立場,而不會傾向財團,我認為,讓他們來幫民眾看緊荷包,對我們也許是個保障。

另外,我們應多多思考議題導向的選舉意義,不須把任何一個陣營的候選人完全醜化。我相信他們對國家、社會都有相當大的貢獻,才會被推出來參加選舉。但是他們拋出的議題,是不是我們所能接受的?這點我們反倒要特別注意。例如,明知道核能發電會帶來極為嚴重的災難,如果某位候選人極力擁核,那麼他當選後,就有可能會繼續推展核電。對此類議題,我們需要有慎思明辨的抉擇力。否則一旦發生類似福島核幅射外洩的不幸事件,台灣的核災後果是沒有辦法加以想像的,可能會是全民皆受其害。

所以,我們要從這個立場,去思考選舉,而不是基於藍綠意識形態,把己方的候選人塑造成聖人,把對方的候選人加以妖魔化。這是佛教徒面對當前政治形勢,所應有的態度,這樣也才能符合佛家「緣起中道」立場的政治關懷。

編按:32日聖輪(楊贊儒)已被地檢署起訴,具體求刑20年。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