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正觀法如是——蘊相應教:智者以譬喻得解(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43期)

 智者以譬喻得解

釋昭慧講.耀行記

98.7.21

  卷十,第260經也是佛弟子間的問答,只不過主角換成了舍利弗與阿難,本經清楚的告訴我們:五蘊和合只是相對穩定的,因為它的來源就是無常因、無常緣,那麼其所生法者怎會是有常呢?

  第261經,除了我們前面看過的套裝句型,它的重點是:富樓那提醒阿難,面對活著的當下(色心呈現的組合)我們抓住不放,因為不可能去抓一個沒有活生生呈現、空蕩蕩的東西,例如靈魂之類的,所以就著這裏來解決才是下手處,如此才能真正洞察無我。

  讀完這幾則佛弟子互為論義的經文,法師非常感慨地說:可見經典不只有佛說,有人說「大乘非佛說」,這是不合理的,因為就《阿含經》來看也不一定都是佛說,我們反而看到了眾多佛弟子間的問答,這些沒有一則不是佛經、沒有一則不讓我們深得受用。

  接下來的262經是非常重要的一部經,因為法師在第二期阿含研習營有詳細講解,因此在此略過。(參見本刊第131期)

  卷四,第102經,描寫了佛陀與祀火婆羅門之間會遇的故事,提示了不應該有種姓歧視。法師於此引導我們回顧前面所提到的,佛陀不與世間妥協的部分:任何宗教如果以殺害生靈作為信仰手段,佛陀是不會因為所謂的宗教和諧而保持緘默的。

  本經中,針對婆羅門教根深蒂固的種姓觀念,佛陀依然提出他的看法:不是以出身背景來決定是卑賤的「領羣特」還是高貴的「婆羅門」,而是看一個人的業(行為和德行)來決定,行為如果惡就是「領羣特」。

  法師就著故事的發生,分析佛陀乞食時面對他人不禮貌行為的處置之道。佛陀既沒有與他爭執,也沒有默然離去,卻是直接轉向問題的中心,讓這個婆羅門自知理虧(因為對一位聖者不禮貌),而且用非常緩和的方式糾正他的觀念。我們從中看到了佛陀的威德力和善說法要的能力,他不會用激進的方式來推翻不義的種姓制度,因為依於激情、憤怒、怨恨所產生的,一定不會是好的果報,而且難免傷殺無辜。所以佛陀在生之時,雖然在思想上、言論上對於種姓制度是不妥協的,但也從沒有煽動革命來改變階級的現狀,他能做到的就是在僧團中完全泯除階級意識,依出家時間的先後順序來敘次。

  透過佛陀的說法,該「婆羅門轉得信心,以滿鉢好食奉上世尊。世尊不受,以說偈得故。」法師因此提醒:出家修道者本來就是依信施為生,但是不要產生說法與供養的對價關係,因為法是無價的。法師日常也這樣勸勉學眾,所以面對護法善信的憂悲惱苦,學院的師父們都熱忱前去軟言慰藉、說法誦經、念佛迴向,但是堅決婉拒任何供養,就因為佛法無價。我們不是故作清高,完全是向佛陀學習。

  接續返回卷十,第263經,該經一共用了三個生動的譬喻,告訴我們:首先要知見五蘊的苦、集、滅、味、患、離,接著還要勤修三十七道品,總有一天你會得成就,於是用以下三個譬喻來說明。1、用「伏雞蔭卵」來譬喻,只要依於三十七道品而起修,時間一到就會得到解脫;2、以巧師、巧師弟子手裏拿著斧柄,日久磨出痕跡而不覺察,形容比丘當精勤修習、隨順成就,雖不感覺每天有多少煩惱斷除,但有一天就會得漏盡,因為有修習三十七道品的緣故;3、譬如大船停泊海邊,日曬風飄,忽有一天纜繩斷掉,比丘精勤修習亦當如此,直到有一天結縛使斷除。

  265經,用譬喻來說明五蘊,證明它無有堅實,針對心法也有比較詳細的譬喻,法師依經分別辨析。例如:「受」心所是一種情緒、情感的起伏,我們觸對境界的當下覺受就起,觸結束覺受就滅,水泡就是這樣的特質,所以說「受如水上泡」;「想」心所具有構像的功能,將像取來分析、綜合、研判、歸納、演繹等,甚至從「想」心所中產生名言、概念的分別。「想」心所(意識流)雖然看起來不停在運作,但就像野馬(陽焰),遠遠水波流動的感覺一樣,其實是不真實的;「諸行如芭蕉」,因為「行」是有為法,因緣和合而呈現這個現象,如果將因緣層層剝離,這個現象就不存在了,所以用芭蕉來形容「行」。五蘊中重點觀的是自己的身、語、意行,其背後的推動力就是意志(思心所),因此談行蘊特別指的就是「思」心所。最後佛陀用「如幻不實」來形容「識」,因為「識」要依根緣境才能生起,它不能獨立存在,而且「識」本身也能變幻境相,例如,禪者定心成就時所出現的定中影相就是幻現的。

  正因為心法不像色法這麼具體,所以佛陀儘量用譬喻,讓我們雖然沒有觀到,但最起碼可以理解到它的如幻不實、無有堅固。

  266經重在說明:我們無始以來輪迴生死,是因為無明覆(理智的錯亂)、愛結縛(情意的錯亂)。理智錯亂讓我們看不到真理的光芒,情意就像牢韌的繩子把我們綁住脫不了身,所以長夜生死不知苦之本際。

  接著佛陀用三個譬喻,來形容眾生生死輪迴的牢韌性。即便是大旱災所有草木枯竭、甚至大海水也枯竭了,最後連須彌山、大地也崩潰了,但我們的生命依然輪迴,因為無明和愛沒有解決。有人曾經提出:如果眾生生死輪迴,那這個地球怎麼可以承載這麼多輪迴的生命?而且一旦地球毀滅,那生命又怎麼輪迴?法師於此分析到:之所以提這個問題就是不能理解,生命流轉生死不是一個地球可以承載的。即使地球崩毀,他依然可以在其他國土繼續流轉,況且流轉的形態百樣,十方國土無限,哪還用擔心地球擠不下去呢?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3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