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台灣人間佛教初探——文藝復興與思想啟蒙(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43期)

  台灣人間佛教初探——文藝復興與思想啟蒙

劉凱(大陸獨立學者)

  首次奔赴台灣,首站便是弘誓學院,以拜見崇敬已久的昭慧法師。此次赴台的主要目的,是追憶印順導師的思想遺跡,探訪台灣的人間佛教,而在人間佛教所有的展現形式中,本人最為認同的就是弘誓學院和昭慧法師。因為,弘誓學院和昭慧法師不僅繼承了太虛大師和印順導師的雙重思想,並且繼往開來創造了更加現代化的人間佛教師範,與歐洲的文藝復興和思想啟蒙有異曲同工之妙。

  歐洲正是因為文藝復興和思想啟蒙才擺脫了長久的黑暗,而同時期的東方社會仍然處於萬馬齊喑的封閉狀態之中,由此一來,東方社會便被歐洲遠遠趕超了。傳統中國佛教不僅沒有推動人類文明向前進步,反而一定程度上阻礙了人類文明前進的步伐,如此之狀況著實令人惋惜。太虛大師高瞻遠矚看出了傳統中國佛教的種種弊端,提出了人生佛教以對治積非已久的佛教現狀,印順導師在太虛大師的基礎上提出人間佛教,進而使得佛教有了現代化的可能性,也使得佛教重新回歸到了佛陀的本懷。弘誓學院以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為指導思想,繼承了太虛大師積極改造社會制度的英勇氣概,充分發揮了佛教在推動人類文明進步方面的殊勝功用。

  筆者在今年八月來到弘誓學院,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其特有的建築風格。弘誓學院的建築格局既有唐宋簡約之風,又具備現代化的建築形態,兩者結合的天衣無縫著實令人耳目一新,流連忘返。弘誓學院的建築摒棄了傳統寺院森嚴守舊的山門之風,充滿了親切祥和實用之感。學院里沒有香火爐、沒有功德箱,把佛教從迷信神秘的色彩中拉回了現實樸素的人間。學院裡只供奉了本師釋伽牟尼佛,而且佛陀的造像也非常親切動人,仿佛自己的精神導師正端坐於講堂上循循善誘講述宇宙人生的真理,令人觀之栩栩如生活靈活現,這充分體現了佛陀乃人間的佛陀、人間的導師,他不在天上、不在地府。

  學院裡處處充滿平等之風,師生平等、僧俗平等、男女平等、長幼平等、人畜平等,真是完美實踐了佛教眾生平等的偉大思想,把人性中幽暗的一面帶入了無限光明之處。在弘誓學院裡是去中心化的,昭慧法師和性廣法師並沒有大權獨攬以形成權力中心,而是師生各有所事、各司其職,大家平等地為學院發展出力、為修行進步出力、為弘揚佛法出力、為利益眾生出力。所謂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教師並非高學生一頭,學生也並非矮教師半截,弘誓學院的學風令人萬分敬佩。在傳統佛教中,出家的僧伽要高在家的居士一等,出家人優越感極強,可是在弘誓學院並沒有這樣的生活軌範,出家人和在家人並沒有什麼不同之處,大家都是修行路上的同學而已,並不會因為示相不同而分出三六九等來。

  當今社會仍然是一個男權社會,處處在在充滿了男女不平等的可悲狀況,可是在弘誓學院裡卻充滿了男女平等的氣氛,男權在這裡不僅被化解,女性的地位也被相應提高了,男女不會再因為性別不同而有高下之分。男女本不應該互相壓迫,而應該互幫互助,性別決不能成為高低貴賤的理由,我們所希望看到的是生命平等和個人自由。

  在傳統東方社會,年齡也會成為不平等的理由,年長者往往有對年幼者的主宰權或者道德上的優越感,可是在弘誓學院裡卻看不到傳統東方社會的這一陋習。長幼尊卑被平等互助所取代,再也沒有了尊卑森嚴的等級觀念,無論長幼大家都如沐春風,共同攜手走向真善美的理想修行路。

  自從有了人類社會,動物就被當成了人類的財產,而沒有被看作具有獨立價值的生命。可是在佛教的思想裡,人和一切其他生命都是平等的,人並非宇宙的中心和自然的主宰,所以在弘誓學院人人愛護動物,所有的流浪貓狗都可以把學院當成自己的家,在學院裡流浪貓狗不僅可以獲得食物、住所、醫療,還可以聽聞佛法,切實感受到安全與自在。

  民主的生活方式在佛教僧團中一開始便存在了,佛陀和所有僧伽都有平等投票的權利,而且大家都是一人一票,所以佛陀並非權力中心,僧團中大小事務也並非佛陀一人做主制定。處於現代民主社會中的弘誓學院,更是以民主作為自己的決策方式和生活方式,根本就不存在野蠻愚昧的中央集權組織形式,每一位學團成員都能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每一位學團成員也都能得到其他成員的尊重。大家都明白,學院並非一人所有而是共願所成,所以每一位成員都會積極主動地投入到學院的發展上來,由此一來學院成了理想的公民社會,學院的每一位成員成了理想的社會公民。

  民主的社會制度雖然起源於西方,但是東方的佛教文明亦能夠為完善民主制度添磚加瓦,無論是從個人修養方面還是從議事制度方面,佛教都有豐富的完善民主制度的辦法。現代民主社會要求每一位公民都提高自身的智慧並且積極參與社會,而佛教最看重的就是每一個生命智慧的成長,大乘佛教的菩薩精神又恰巧主張佛弟子積極參與社會、利益眾生,而人間佛教又是主張從人間出發,推動人類文明向前發展。民主的生活方式有一個重要的前提,就是人人平等,而弘誓學院的平等風氣可以作為整個社會的表率垂範,所以說弘誓學院實現了一種更加完善的民主生活方式,這種民主的生活方式可以進一步推廣到社會中去。

  自由這個價值可以說是人類不約而同共同追求的理想,佛教所說的涅槃,我想就是一種絕對自由的狀態,而弘誓學院則實現了一種相對更大範圍的自由狀態。每一位學團成員都有來去的自由,只要你有志於佛法,並且認可弘誓學院的道風,弘誓學院都是歡迎你的,而且一旦你發現自己想要離開學院,也不會有人強行阻遏你。因為學院和學員之間並沒有權力上的所屬關係,而且佛教講究無我、無我所,就是要打破任何權力上的隸屬關係。

  在弘誓學院學習的每一位成員,都有修行進步的自由,沒有人會對修行進行世俗上的排名,更不會有人為了凸顯自己的厲害而阻撓其他人的進步。求知、開智慧,是每一個人生下來就應有的自由,來到弘誓學院學習不僅能夠充分保障你擁有此自由,學院還會竭盡全力為每一位成員充分實現此自由,各種學習空間、學習材料、學習導師、學習活動應有盡有,也使得身處中國大陸的筆者異常羨慕。在弘誓學院不會出現一言堂,每一位成員都有表達自己意見和建議的言論自由,無論是學院建設還是學術思想。傳統佛教是不鼓勵言論自由的,認為你沒到一定地位就沒有發言的權利,這真是有悖眾生平等的聖教。言論自由並非誰賦予你的資格,只要你是一個生物學意義上的人就享有此自由,就算是佛陀也不會不讓任何一個人不開口說話,反而是那些半吊子的庸俗之輩會要求你閉嘴。弘誓學院依止佛陀本懷和現代文明,讓每一個人的精神都能自由翱翔,讓每一個人的言論都能充分發表。

  佛法和現代文明都充分肯定每一個個體生命的獨立價值,不會把任何一個生命看作其他個體或組織的附屬和工具,亦不會認為個體生命的存在價值應該由其他個體或組織來定義。在弘誓學院每一個生命都會得到應有的尊重,而且每一個生命也都會意識到自己獨立生命的可貴,絕不會有人認為你對社會有用或者對他人有用你才有存在的價值,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價值,這其中也包括學院裡的流浪貓狗。在學院裡每個人都能獨立生活、獨立修行、獨立工作,當然這並非說學院是一盤散沙沒有相互協作,恰恰相反,學院可以擰成一股繩並且大家都如電腦程式一樣有條不紊地互相協作,因為互相協作的前提就是每個生命具有獨立的價值。我們在傳統佛教當中或者階級社會中都能看到主僕現象,一個被人侍奉、一個侍奉別人,這主僕雙方其實都沒有獨立的生命價值,可是在弘誓學院我們絕不會看到主僕關係,大家各自完成自己應有的工作,誰也不需要被侍奉或者去侍奉。

  弘誓成員可以在分工明確的基礎上互相幫助、互相協作,充分展現了現代人和人菩薩行的精神面貌,不僅值得每一位佛弟子學習,也值得每一位現代公民學習。弘誓學院的每一位成員不僅在行為上是獨立的,在思想上也是獨立的。外界的各種思潮、誘惑何其豐富,可是弘誓學院的成員能夠始終保持正知正見不被風潮和誘惑所左右,真是難能可貴,令人欽佩。有了獨立的人格、獨立的思想,才能做好人間菩薩,否則只能做一支墻頭草隨風倒,根本無法完成利益眾生、修行自我的宏偉大願。

  歐洲的文藝復興是重回古希臘羅馬,從天上的神回到現實的人,人間佛教是重回佛陀本懷,主張人間菩薩利益眾生;歐洲的思想啟蒙是啟迪理性光輝,人間佛教是提倡理性的宗教,兩者異曲同工。昭慧法師所走的人間佛教路徑,是以佛法之真理推動良善的社會制度建設,這不僅僅有益於佛弟子,更有益於所有生活在這個世間的生命,良善的社會制度建設已經超越了宗教的限制。人間力量最強大的莫過於社會制度,人間菩薩利益眾生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改善社會制度,把智慧與慈悲融入到社會制度中,讓良善的社會制度春風化雨、潤物細無聲。在現代民主法治社會裡,慈善最好的方式就是從根源上阻斷讓眾生受苦的原因,而社會運動和推動立法就是慈善的根本。既然佛在人間,菩薩在人間完成自利利他,那佛弟子就責無旁貸地要去關心社會議題,幫助每一個生命能夠自由、獨立、平等地生活在這個世間,讓大家在正知正覺中完成自己生命的美好價值。人間佛教就是東方的文藝復興與思想啟蒙。

  在弘誓學院掛單,昭慧法師還特地囑咐筆者,在這裡就像在自己家一樣,不要客氣。讓筆者倍感親切與溫暖!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3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