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花蓮慈濟、太魯閣之旅隨行記(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29期)

 花蓮慈濟、太魯閣之旅隨行記

劉于禎、陳悅萱

  國際會議結束後,大會為外國學者安排了兩天一夜的慈濟與太魯閣巡禮。4月29至30日,在昭慧法師、性廣法師與關懷生命協會張章得副理事長陪同下,Sulak Sivaraksa長者、Peter Singer、Tom Regan、Shusuke Sato伉儷、Somboon Chungprampree、Jörg Luy、Jean-Luc Guichet等教授,參與了本次花蓮之行,隨行者尚有本院明一、智永、智音、宏量師父,擔任翻譯的張淑貞與歐思怡,以及陳悅萱、尤素真、林子鈞及六位玄奘大學同學:陳若華、李孟淳、陳佾筑、劉姿儀、黃珈蓁、劉于禎,一行共計26人前往花蓮。

4月29日,慈濟醫院、太魯閣國家公園

  上午六時半於台北慶泰飯店大廳集合,由志工驅車載往台北火車站,與常住師父們會合,一同搭乘七時二十分的普悠瑪號至花蓮。

  上車之前,昭慧法師特別看了火車座位表,問Singer教授是否與Regan教授同座,Singer教授笑而表示,如果可以的話,他更希望能跟法師同坐。等車時,法師將與古倫神父共著的《你信什麼?》德文版一書,致贈Peter Singer與德藉Jörg Juy教授,詢問Singer教授是否會看德文?Singer教授表示沒問題,德語是他的第二母語,因為他的家族就是從奧地利遷往澳洲的。因此Singer教授拿到書以後,就在火車上展讀起來,間與法師做了些談話,請教一些佛法觀點,由張淑貞擔任口譯。Singer教授說到,他對於書中法師談到利己與利他主義的分析,他感到有興趣且贊同。

  隨後法師閉目養神若干時分,向Singer教授說到,她剛剛閉著眼睛並不是在睡覺,而是在作「內觀」,並告訴Singer教授:他如此有智慧、又是一位以快樂作為道德判准的效益主義者,可以從詳觀深化自己的經驗,透過覺知得到更深層的喜樂。法師向Singer教授推薦,不妨跟性廣法師學習禪法。Singer教授聞後十分歡喜,應允要找時間向性廣法師好好學習。

  隨著火車的奔馳,窗外是蔥綠的蘭陽平原與蔚藍的太平洋,在陳若華同學導覽下,外國學者們感受東海岸令人心曠神怡的高山峻嶺與遼闊海洋,不知不覺已抵達目的地花蓮。

  九時半抵達花蓮火車站,慈濟大學鄭靜明教授與慈濟人文志業發展處賴睿伶師姊於後火車站迎接,隨即搭乘遊覽車前往慈濟醫院。慈濟人文志業發展處何日生主任與陳建谷師兄及幾位師兄師姊出來迎接,隨後帶領大家步行至靜思堂參觀,由何主任親自作英語導覽,介紹慈濟四大志業與環保事工。

  一行人參觀各個圖文並茂的展覽壁報,何主任娓娓道出證嚴法師慈悲大愛的願力,號召數十萬志工,從慈善、醫療、教育、人文四個方向淨化眾生心。學者們看了相當震撼也感動於心。當Singer教授看到慈濟至美國援助時,不禁疑惑地問,美國是如此富有的國家,為什麼慈濟會到那裡援助他們?何主任告知,慈濟是「救急而不救窮」,人遇到急難時都需要人道支援與關懷,慈濟感同身受於對方的苦難,適時給予溫暖。

  接著步行來到高聳、肅穆的講經堂,內以三樓挑高、質樸素雅的木色作為裝飾,講台中間為佛陀灑淨圖,意喻佛陀不捨人間,以慈悲與智慧廣度眾生,作為講經堂的核心理念。站在在講經堂裡,一股無比寧靜之感油然而生,大家歡喜留下合影。

  不知不覺已到午餐時間,一行人至慈濟醫院會議室,與林俊龍執行長及諸位醫院主管餐敘。林執行長致詞歡迎貴賓的蒞臨,並介紹慈濟醫院的興建緣起。接著播放慈濟醫院創建歷程的紀錄片。證嚴法師不忍花蓮人深受病痛之苦,卻因東部山川重阻而延遲就醫,逐發願在花蓮設立醫院。前後歷時八年,從無到有、一點一滴的將慈濟醫院蓋起來,造福更多病人。大家對於證嚴法師無私無我、悲天憫人的胸懷,感動至深。

  隨後,林執行長請昭慧法師及外國學者們致詞。昭慧法師表示:

  慈濟是一個無私大愛的團體,每當國內外發生災難時,慈濟總是最先抵達救援、修築道路,讓外界物資得以送達災區,又為不同信仰者建築教堂及清真寺,在他們遭受苦難之時,能夠得到宗教的慰藉。《天下雜誌》曾對台灣民眾進行一項調查,台灣知名人物中最受民眾信賴的人,證嚴法師榮獲榜首!

  用完慈濟醫院準備的美味素食餐盒後,一行人繼續搭上遊覽車,前往太魯閣國家公園遊覽。公園導覽處特別派了一位資深的李俐悅導覽員,先觀賞太魯閣國家公園的介紹影片,後驅車進入燕子口。司機原本擔心人潮太多,於是安排較少人的地點,給學者們參觀,但兩位師長聞後卻認為,學者們難得來到台灣,不應錯過最壯麗的景色,於是導覽員同司機商討後,決定還是到燕子口下車,讓一行人從頭到尾走一趟。

  大家步行在中橫公路上,遙望壁立千仞的大理石峽谷,在多次造山運動後,形成行雲流水般的美麗紋路,學者們驚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紛紛拿起相機拍下這壯麗的山水。有趣的是,路上絡繹不絕的陸客與車輛蔚為奇觀,也令外國學者們大開眼界!

  傍晚時分,一行人趁著天未黑前入住民宿檜木居,檜木居在老闆葉陳錦、王幸麗賢伉儷的巧思布置下,造景十分溫馨宜人,讓學者們體會台灣民宿之美。整頓行李且稍事休息後,至綠色大地素食坊用餐,整桌精緻美味的菜餚,是由鄭靜明教授供養的,賓主盡歡。用餐中,Singer教授突然提到他懷念臭豆腐,鄭教授立刻為大家加點蒸與炸兩種口味的臭豆腐,Singer、Regan兩位教授吃得十分高興。這時,法師詢問來自德國的Luy教授覺得如何?可愛的Luy教授面有難色地說,每道菜都好吃,唯有臭豆腐真是令人不敢領教。大家聞言不禁大笑。餐畢,昭慧法師帶領結齋,迴向感謝鄭教授的供養。

  搭車返檜木居的路上,幾位外國教授對於夜市深感興趣,於是在自強夜市下車,接待大使們一對一陪著逛夜市。回到民宿後,張章得先生、陳若華、劉姿儀同學陪幾位學者「續攤」,大家聚在一起聊聊天,好不快樂!幾天相處下來,彼此更加熟識,也備感親切!

4月30日,慈濟大學、靜思精舍

  前晚去夜市之前,Singer教授表示想學習禪法,於是本日早晨,性廣法師教導Singer教授禪修的基礎觀念與技巧,由張淑貞居士幫忙口譯。Singer教授禪坐到七時四十分,方才起座吃早餐。

  早餐時,昭慧法師向Singer教授說明:

  剛才你所學的,是初階的身念處,四念處的終極目的為:清楚了知身與心是無常、無我的。當在身心的意識流中,看不到永恆不變的我,即會放下對自我的渴望與執著。

  Singer教授問到,若沒有渴望與執著,該如何從事社會關懷?法師答道:

  當一個人過於渴望自己的欲求,就會不容易看到別人的欲求,也就不容易真心地關懷他人。唯有超越自己的渴望與執著以後,才可能清晰地看到別人的需求。從事社會運動時,常會看到許多不公不義之事,往往讓自己處於悲傷與憤怒的負面情緒當中,這些負面情緒會摧殘我們的身體,因此社運人需要自我療癒。此時,可以透過身念處的觀照,覺察到負面情緒正在摧殘自己的身體,必須學著做完就放,也就是「捨心」。然而,捨心並非口號,需透過如同旁觀者般的自我覺知,超越自我身心的狀況,從而獲得身心自我療癒的效果。唯有這樣隨立隨掃、立即放下,無私付出、關懷他人,社會運動的路才能走得長遠。

  法師又舉一則《中阿含經》的故事敘述:

  舍利弗在佛陀座下安居三月,三月已滿後,舍利弗向佛陀告假遠行,他離開不久,就有一位比丘向佛陀告狀說舍利弗毀謗他,佛陀明知此人講的是假話,還是重視「現前毘尼」,於是將舍利弗找回來,當面詢問他是否毀謗某比丘。舍利弗稟告佛陀:「假使我沒修身念處,可能會犯下毀謗的過失,但我已修過身念處,就像一隻截了角的公牛,如何還能毀謗他人呢?」一個修過身念處的人,他會覺察一切負面心念使自己付出代價,他並不會想毀謗他人,因為他知道所有惡念會回歸傷害者自身。

  Singer教授聞後甚感法喜。

  餐後,大家在清幽的庭院中,悠閒地聊天或拍照,至八時半出發前往慈濟大學,秘書室林學仁秘書迎接並親自導覽,介紹慈濟大學的歷史沿革與學校設備,觀看「無語良師」影片。影片描述大體捐贈者,發揮生命最後的使用權,將無用的死後身軀,奉獻予醫學教育培育良醫,他們不僅是生命的勇者、捨身的菩薩,也是醫師及醫學生的「大體老師」與「無語良師」。大家看了之後深受感動,也讚嘆「無語良師」的奉獻。接著參觀模擬醫學中心及大捨堂。約莫十時許告辭,前往靜思精舍。

  到達靜思精舍外的巷口,慈濟師父們已於此等候大家,帶著大家沿著鄉間小路步入精舍,周圍平疇綠野、田園風光,伴隨火車奔騰聲,樸實的鄉村風光,讓人心情格外愉悅!進入精舍後,大家先在大殿前向諸佛菩薩問訊後,由精舍師父導覽精舍的沿革與環境。

  精舍是灰瓦白牆的唐式建築,庭院為日式造景,氛圍恬淡安寧,讓人不由升起清淨莊嚴之感。抬眼望去,精舍與背後的群巒山頭、藍天白雲互相輝映,形成一幅動人的景致。

  近十一時到會客室,拜見證嚴上人,昭慧法師向上人逐一介紹來自各國的傑出學者們,隨後請學者們表達想法或提問。Sulak長者表示,上人做了很好的典範,讓世人學習佛教的慈悲與無我。Singer教授則問,若想如此學習,該怎麼做呢?上人道:

  無私付出,把眾人的愛心匯為平台,讓善緣更廣泛。成就是大家的,非一人所能及。大家發揮善的能量,共同為人間付出;匯聚不同的人,共同完成理想。

  Luy教授請問上人,是否能在慈濟大學開設獸醫系?上人表示:

  我很希望推動的是:讓人人平等愛惜動物生命,期待人人都能茹素,不食即不殺。生命皆平等,人人能疼惜牠、保護牠,這是我最想做的。

  Regan教授則對慈濟對不同宗教者的慈善工作,很感震撼。法國Guichet教授覺得感動的是慈濟深入人心的教化,而不僅限於物質上的幫助。上人道:

  感謝學者們的鼓勵,在這個災難頻傳的時代,有佛陀、佛法的教育,讓所有志工們活出價值,無私地為世間付出,我時時感恩。

  最後昭慧法師說:

  證嚴法師為台灣女性、為佛教,做了最好的典範。她自己的生活相當簡樸,精舍裡不見任何一台空調設備,從許多小細節上,都可看到她是如此地護念整個地球,這是她身體力行的體會。曾經有人為上人提名諾貝爾獎,她婉拒了。對於慈濟的成就,上人總是謙沖地說是因緣,事實上,若非上人的願力,是不可能會有今天的慈濟的。因此,台灣人能擁有慈濟,是一件非常有福報且光榮的事情,今生能受大師的感召,更是不容易的機緣。

  上人也對昭慧法師的護念與鼓勵,十分感恩。

  在半個多小時的會談中,上人時時言感恩,柔軟與謙和的氣度,令人心折。有幸拜見上人,真是殊勝的因緣。

  會談末,上人贈送每個人一份紀念品,內有慈濟紀念幣及圍巾、上人的英文著作、烏龍茶,讓大家非常歡喜。最後大家與上人留下了珍貴的合影。

  隨即至齋堂用午餐,之後向上人告假,冒雨驅車離去。先至花蓮火車站為Sulak長者與Singer教授送行,他們在李孟淳與黃珈蓁同學的陪同下返回台北,搭乘晚間的班機離開台灣。餘人至七星潭與鯉魚潭遊覽。在七星潭,雖然下著小雨,但大家興致不減,脫掉鞋子,踩沙戲水,非常開心。

  下午三時啟程到火車站,搭乘四時整的普悠瑪號回台北。上車前,鄭靜明教授特別送來親手做的便當與水果,用慈濟的餐盒與餐袋裝著,還附雅致的紫檀木環保筷。大家開心品嚐美味營養的素食便當,對鄭教授的心意十分感恩!

  回到台北火車站,大家在西三出口等計程車,赫然發現這裡不能搭計程車,機靈的子鈞和若華,趁其他乘客下車後攔下車子,趕緊讓學者們上車回慶泰飯店。待學者們都離開以後,昭慧、性廣法師、歐思怡與于禎才步行到地下計程車站搭車,卻見該處大排長龍,等了十多分鐘才終於搭到車。後來方知,由於太陽花學運之後的街頭抗爭,導致交通紊亂,許多計程車不願冒塞車風險前來排班,遂使得師長在此排隊苦候。

  回到慶泰飯店,有些學者已先回房休息,Regan教授伉儷在張章得先生、若華、姿儀陪同下,又出門逛街購物去了。翌晨,學者們帶著美好回憶,由隨行人員陪同,由志工開車輛載往機場,搭機返國。Regan伉儷前往香港繼續亞洲之旅,Luy、Guichet教授則在碧津陪同下在台北一日遊,於午夜搭機離台。

  兩天一夜的參訪之旅於焉圓滿結束,學者們紛紛表示由衷感謝,Luy教授說:此次旅程中,特別感受到細緻的照料,在德國,人到了車站與機場就得自己想辦法了,但你們卻悉心安排了一切事項,十分感謝!

後記

  5月1日晚上,Singer教授特別寫信向法師致意,信中談到:

  我非常感謝、感動你們的招待,包括慈濟,令我印象深刻。在此行中,最大的亮點是:對佛法的認知與體會。在飛機上,我看了您與古倫神父的書,對於您們所談的議題,我感到十分有趣,包括:天使與聖靈是否有肉體等問題。另外,您提到佛教承認有諸天,福報比人大,但不是創造者與救贖者,我也對此很好奇。我在很多佛教寺廟裡看到佛像,我想您應該是不會喜歡助長這些迷信的人。對於種種有趣的問題,希望將來有一天,我們也能有一場類似的對話。

  另外,也特別感謝性廣法師所教的禪法,給我很大的受用。我從今晚開始,將在就寢前靜坐,爾後也要養成靜坐的習慣。即使我沒開悟,我也希望在受到傷害時,能保持心靈的平靜。

  Singer教授又逗趣地說:

  特別感謝兩位師父送來的蒟蒻,很順利地通過台灣及澳洲的海關,現在已躺在我的冰箱,待星期六要好好地招待我的朋友們。

  原來,先前Singer教授抵達台灣時,在學院吃到一道由道莊師父所滷製的蒟蒻料理,他特別喜愛,讚不絕口,於是昭慧法師請道莊師父特別再多製做些,先冰凍在學院冰箱,待Singer教授要搭機離台時,讓心謙、紹玄師父專車送到機場,交給教授帶回澳洲。Singer教授非常喜歡中國菜,也擅於使用筷子。法師詢問他為何喜歡中國菜?他說:西方很少有特別為蔬食而準備的菜,對於長期蔬食者來說,東方烹飪讓蔬食者的飲食豐富許多。

  種種與國際友人之間,或是哲學思想上的知性交流,或是如老友般的溫馨互動,閃現著交會時互放的光亮,交織成一段動人的美好回憶。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