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落在凡塵的美麗彩虹──佛化同志婚禮紀事(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19期)

落在凡塵的美麗彩虹──佛化同志婚禮紀事

陳悅萱

緣起

今年五月間,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以下簡稱同家會)會員黃美瑜居士,在閱讀了昭慧法師關於同性戀議題的論述之後,非常歡悅法喜,在臉書上詢問法師:「是否願意為其與伴侶游雅婷主持佛化婚禮?」事後她回想:之所以大膽向素昧平生的法師提出此一要求,是因為她們兩人同為佛教徒且長期茹素,覺得若能以佛化婚禮儀式來進行,對她們、對同志族群都具有很大的意義!而且,若有法師們的祝福,對她們未來的人生與修行,都將是很大的肯定與助力。
昭慧法師長年推動「佛門性別正義」,深知被歧視者的艱苦處境,對於這兩位可愛的女孩,有勇氣面對挑戰,為自己的權益及同樣命運的其他人奮鬥,很是感動。即便此舉可能引起麻煩,但法師認為:她應當「心口如一」,怎能顧慮自身的得失毀譽呢?於是毫不猶豫,當下便即應允,將其對性別正義的論述付諸行動。

61日,美瑜、雅婷與同家會秘書長吳紹文、學生助理蔡尚文、同家會會友曾嬿融等五人,前來學院拜會昭慧法師,除了請教佛法對於同志議題的看法之外,吳紹文也感謝昭慧法師願意站出來,發表佛教平等對待同性戀的看法,對許多沒有勇氣、不敢發言的同志佛弟子,帶來很大的影響,也讓其他佛教徒學習以正確的佛法觀念來看待他們。而且,這對推動同志權益也極為重要,佛化婚禮正是向社會表達,他們是以一種莊重的態度與方式,來看待同志情感與婚姻關係的。

當時的會面,也初步討論了場地與流程問題,昭慧法師慨然將學院場地全權交與同家會使用佈置,請心謙師父作為學院的對話窗口,盡全力配合她們的需求。

810日婚禮前一天,同家會的朋友們即在常住法師、志工的慈悲護持下,將婚禮舉行的禮堂──無諍講堂,以及記者會地點嵐園,佈置得非常雅致、喜氣且莊嚴。

是晚初夜時分,昭慧法師結束關懷生命協會會議返院,巧遇剛剛忙完的朋友們,親切地慰問大家。此時校園萬籟俱寂,滿天星辰,舉頭可見星星分明的天蠍,遠方依稀可見的北斗,一片寧靜祥和又喜悅的氣氛,預告了隔日圓滿、感人、浪漫又深具意義的佛化同志婚禮。

記者會

811日,記者會預定於九時三十分舉行。九時未到,校園內已賀客盈門,國內外的媒體朋友們紛紛來到,擠滿了嵐園。常住法師們早就泡了好茶,親自充當招待。昭慧法師提早來到嵐園,先接受法新社記者王明燕小姐的短暫採訪。因彩虹愛女自戕過世而傷痛欲絕的藝人朱慧珍女士,如約翩然到來,她取出一對經過剛波仁波切加持過的手環,又當場請昭慧法師為其加持。昭慧法師非常誠懇地閉目祝福,這對手環隨後成為朱女士親手為新人套上的珍貴禮物。

記者會準時舉行,一對穿著新娘白紗禮服,宛如仙女般的新人進場,立刻引起在場記者的瘋狂搶拍。這場佛化同志婚禮,極為受到傳媒矚目,幾家中外重要媒體的記者全都到場。國際通訊社包括歐洲新聞社、德國通訊社、美聯社、法新社、路透社以及法國電視台。國內媒體則有公共電視台、中央社、法界衛星電視台、壹電視及各大報。公共電視還出派外景車全程取景,製作專題節目。嵐園小小的客廳,被記者及攝影機擠得滿滿。

同家會秘書長吳紹文小姐首先說明,因為這對新人的勇氣,以及昭慧法師的支持,同家會因此出面策畫,希望透過這樣的公開婚禮,讓社會正視同志組織家庭的基本權利。

新人黃美瑜小姐則表示:希望在昭慧法師的慈悲護念下,透過佛化婚禮,將佛法的慈悲擴大到許多佛教徒同志,必定會改變很多人的人生。而僅僅一個形式上的婚禮是不夠的,她們也希望得到馬總統的回應,為同志婚姻爭取實質上的法律地位。

昭慧法師則發言介紹今天這場特別婚禮的緣起,讚揚新人的勇氣,以及同家會多年來為性別正義所做的努力,並從佛法的觀點,解釋何以相對於其他宗教,佛教對同志較為寬容的理念。接著與會嘉賓包括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莊喬汝律師、台大哲研所退休的楊惠南教授、基督教同光教會曾恕敏牧師,亦先後發言讚歎新人與昭慧法師的勇氣,並祝福這場婚禮。

莊喬汝律師呼籲,依據憲法第七條的平等精神,人民不應因性別或性傾向,而被剝奪組織家庭的權利,號稱對同志最友善的馬總統及相關立法機關,應具體回應該聯盟所推動的「台灣多元家庭法制化」草案,這個草案將在九月底提出,是第一波提倡婚姻去性別化之民法修正案。

楊惠南教授十分認同昭慧法師的說法與作法,並且特別呼籲,各個宗教應寬容對待同志議題,重新檢視將同志污名化的宗教教義。
朱慧珍女士以「彩虹媽媽」的身分前來祝福,為新人帶來最珍貴的禮物──經過加持的手環。一位遭逢至痛的母親,將對女兒的思念,昇華為對同志們(彩虹孩子)盈滿的愛,當她哽咽地抱住兩位新人,說出:「我愛妳們!」時,全場為之動容,讓許多人紅了眼眶。

接著開放發問時間,媒體問了兩個問題:雙方家長的態度以及不出席婚禮的原因?證婚人昭慧法師將可能遭遇什麼樣的麻煩?

大方開朗的美瑜代表兩人,向在場貴賓及媒體侃侃而談她們兩人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並且說明:雙方家長已經接納她們彼此,但對於在媒體前曝光,仍然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因此選擇了缺席。

昭慧法師回答,她認為基於佛法對「情」與「欲」的觀點,因此佛教在這方面基本上爭議不大,意識形態的鬥爭不如其他宗教劇烈,只是可能會讓佛教界覺得太過驚世駭俗;至於社會歧異的眼光與指責,則勢將不可避免。但是社會運動的過程,本來就是非主流對主流觀念或法律的挑戰,她早有心理準備來面對未來的壓力。

最後,同家會取出給馬總統的投書,新人與台上貴賓一起與投書合影,以表達對本次婚禮的期許:勇於駁斥歧視的論述,為更多彩虹孩子爭取美好的人生。

佛化婚禮

記者會結束後,大家翹首企盼的佛化同志婚禮即將開始,無諍講堂座無虛席。國內外媒體出席陣容之壯大,也是學院第一次出現的場面。

終於,歷史性的一刻登場了,十時十分,穿著白紗的一對新人,在昭慧法師引領下緩步進入講堂。霎時,鎂光燈此起彼落。不僅媒體,所有帶著相機的賓客們,都爭相捕捉這難得一見的歷史鏡頭。

這場別緻的佛化婚禮,沒有世俗喧囂的嘈雜與拉炮,在香讚的清亮梵音中,新人隨著昭慧法師緩緩走向佛前捻香禮拜。跪在佛前的一對新人,素雅、潔淨而莊嚴,似乎在向世人昭示:本著佛菩薩「眾生平等」的慈悲心,落在凡塵的美麗彩虹,也應得到她(他)們該有的幸福人生!

婚禮依照佛教儀軌進行,證婚人昭慧法師親自帶領大眾唱誦梵唄,接著向新人祝願說法:

美瑜、雅婷──兩位可愛的新人,今天在佛陀的座下,我為妳們福證,各位也一同留下了歷史的見證。這一切都是因於妳們美好與善良的心念,所匯聚出來的能量。只要有美好與善良的信念,一定會趨向光明的美善。你們今天承載了來自親朋好友的祝福與期許,還有許許多多不認識你們的朋友,也一起前來為妳們祝福。這是多麼幸福的事!也印證了:凡是美善,自然會帶來更多美善。

不管是哪一種性別,要邁入婚姻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科技發達的今天,人們可以享受感官的愉悅,卻不必承擔彼此間的託付與期許,更不想承擔家庭以及後代的責任,甚至將這樣的情欲生活,視為一種心靈的自由與解放。

所以,在這樣的時代裡,願意給自己更多的期許,走向婚姻的道路,允諾把心愛的人當作「家人」,是更加難能可貴的。戀情的感覺是無常的,有一天會成為過去,但是成為情義相挺、共相廝守、患難與共的家人,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更何況,妳們還要面對社會的歧視與不合理的觀念。

如今,你們的美善已經引來了更多的美善,成為一股「共願」。以同志的身分,掙脫世間思想的牢籠,看起來艱難,但卻是經過艱辛的淬煉。所以我相信,兩位經過這一場婚禮之後,會更加珍惜彼此在婚盟上的承諾,以及把美善散播到這個世間的善願。

接著昭慧法師為新人福證:

雅婷:你願意跟美瑜常相廝守、白頭偕老、患難與共、歡樂共享,你願意誓守這段美滿的婚盟嗎?

美瑜:你願意跟雅婷常相廝守、白頭偕老、患難與共、歡樂共享,你願意誓守這段美滿的婚盟嗎?

兩人都大聲鄭重道出「願意!」,相互許下深重的承諾,並交換佛珠以作為締結佛化家庭的信物。法師特別提示:交換佛珠的意義非同凡響,這不像一般婚禮,用戒指來套牢對方,而是彼此承諾,將在共同生活中開發彼此的覺性。隨後,新人、證婚人與主婚人於結婚證書上用印,接著唱佛寶讚、三皈依、迴向,並在佛前舉行大供。婚禮隆重於焉結束,在場嘉賓前往韶因觀景台,以全體的燦爛笑靨,留下了歷史性的大合照。

在眾人見證下互許終生,對異性婚姻是極為自然的事,但對於眼前的兩人,卻要度過多少的坎坷,要具足多大的勇氣!雖然心願終於達成,但未來的人生,必將遭遇比異性婚姻更多的堅難與考驗。相信有佛菩薩的悲心護念、眾友人的祝福期許,將帶給她們無比的信心,相互扶持以創造美麗人生。而這樣的示範,也將鼓勵許許多多為主流社會所不容的同志們,讓他們有勇氣為追求幸福來共同奮鬥,不再被幽暗的心理陰影之所纏繞。佛法的平等與慈悲,帶給她們勇氣、意義與光明,這歷史的時刻,感動了在場所有的人,許多座中來賓紛紛拭淚——悲欣交集的淚水!

儀式結束後,請長春素食來辦外燴,於齋堂席開二十桌,宴請學院的法師、志工,以及遠道而來的賓客。雖然不必免去一般婚宴的逐桌敬杯,新人也不免俗地脫下白紗禮服,換上宴客的禮服,只是兩套禮服的換裝,時間也多花了一倍,司儀吳紹文小姐只得絞盡腦汁充場面。但是等待是值得的,當兩人穿著紅色禮服與紫色禮服進場時,她們美麗高貴的氣質,讓現場響起如雷的掌聲。教人如何能不對眼前美好善良的新人,打自內心昇起祝福之心呢?

席間,性廣法師對新人的未來做了一番勉勵,新人也發言分享整個婚禮的籌備過程與心路歷程,還有賓客們的致詞及歌唱,氣氛非常溫馨歡樂。最後在昭慧法師的感人結尾及迴向中,這場婚禮終於劃下完美的句點。

所有美善的心,必會吸引更多美善的力量,最終將共同匯聚成美好的世界。今天美瑜與雅婷的婚禮,就印證了這樣的世界。完全無私穿透的愛,是一種覺性的展現,而在到達完滿的覺性之前,我們都一樣在小無明與大無明之間擺盪。但重要的是,要一直朝向覺性的道路前進。

最後,讓我們一起為這場婚禮奉獻體力、心力、財力的付出者,以及為我們自己迴向:

「所謂佈施者,必獲其利益,若為樂佈施,後必得安樂。飯食已訖,當願眾生,所作皆辦,具諸佛法。」

同志婚禮的佛法觀點

昭慧法師於記者會、電視節目以及媒體採訪中,多次表達了對於同志婚禮的看法,茲綜合法師發言內容,整理如後:

從佛法看情欲的本質

佛經中並未明確提到同志,但情欲的本質就是「無明」,無論異性戀情與同性戀情。

「欲」是一種動物本能,佛法認為欲的根源是「境界愛」,在倫理上並無所謂的善惡,若對「欲」不加節制,則會帶來兩種後果:第一,在感官的亢奮麻木之後,必將以變換花樣或加重刺激的方式,追求感官持續的亢奮,最後使得自己的靈性墮落。第二,縱情感官時會忽略他人的感受,造成對他人的傷害。因此,「欲」的本質雖非罪惡,但不加節制的放縱,會衍伸出傷害自己及他人的罪惡,這是其被視為無明的原因。

對於「情」的部分,佛法認為情的根源是「我所愛」,即相互隸屬的愛。由於這種隸屬關係,於是要求相互忠貞。但是,願意對應忠貞的人忠貞,這是一種美德;但若要求對方一定要對自己忠貞,這便是一種掌控了。佛法強調,世間一切無常,自己的心念都無法控制,何況是他人的情感與心念?想要掌控對方,必會造成心靈的陰影與束縛,因此是無明。

佛法如何看待婚姻

自古以來,連異性戀者的佛化婚禮都很少,更不用說同性戀了。因此千百年來,並沒有同志佛教婚禮的相關爭議。佛教一向視情欲為無明,是需要超越的,因此修道人不應涉入世俗的婚禮。但近年來佛化婚禮興起,是緣自星馬等地華人佛教徒對宗教認同的需要,當其他宗教的信徒都能在自己信仰的聖殿,如教堂或清真寺舉行婚禮時,當然也希望能在寺院舉行自己的婚禮。

佛法規範在家居士不可邪淫,必須節制自己的欲念,目的在於避免放縱造成感官被奴役,同時也避免對無辜第三者造成傷害。當兩人的戀情進展到論及婚嫁的程度時,已不只是彼此心動的感覺,因為戀情再深也可能成為過往,心念無常,使人容易見異思遷。婚姻的意義在於,把對方當成家人時,較能扼止見異思遷的念頭,從而形成穩定的家庭關係,因此婚姻制度之於社會,有其穩定和樂、內心安定的建設性。

從慈悲的角度看待

佛法對慈悲的定義是「給與他人快樂、為對方拔除痛苦」,然而在倫理學上會產生爭議的,經常是因為某一件事或某一個角度,對一方慈悲時,對另一方便不慈悲,因此善惡的判定準則非常重要。

就佛法來說,所謂的「惡」,就是讓自己的覺性降低、讓無辜的第三者受害,亦即,既不利己、也不利人。依此判準來看,同志並未減損哪一方的利益,不必然會發生損人不利己的後果,因此不能將它判別為「罪惡」。

這個世間本就存在許多偏見,不可能矯正得了所有的偏見,但至少,我們要澄清佛弟子的偏見,才不致於因錯解佛法,而造成對他人的二度傷害。如視同性戀為「業障」,這正是一種偏見。所謂「業障」,是針對「業」形成對修道的障礙而言,不僅只侷限於同性,異性亦然。如果觀念不釐清,那麼不論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病的、老的,只要不如人意的、令人看不順眼的,豈不都可稱之為業障了?每一個生命在因緣條件下,本就是不完美的,只要能因佛法的觀念,讓人在因緣條件的限制下,比當前更進步一些就好,這就是基於佛法的慈悲。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