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慧瑩老法師示寂日誌(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23期)

慧瑩老法師示寂日誌

(摘自臉書留言錄)

釋昭慧

102.4.22

  香港勞海新居士來電告知:高齡九秩晉六的印順導師高足,尊敬的慧瑩老法師,因急性冠心病而已住院一星期,醫師研判:很有可能今晚即將辭世。心裡一抽,立即回答:「我們會誦經祝禱!」

  遺憾的是,晚上已趕不及至香港送老法師最後一程了!明、後兩天行程滿檔,但我依然請勞居士隨時告知近況。

  學法與弘法一路走來,老法師對我可說是恩深義重,我實在無以為報!原本計畫於五月初至德國赴《你信什麼?》新書發表會後,回程至香港拜會老法師,沒想到她老人家竟先走一步,讓我緣鏗最後一面!……

  虔誠祝願瑩公老法師一路好走,乘願再來,與我們一同為人間佛教的正覺而奮鬥!

        晚十時,起身下樓,至無諍講堂,與心謙、明一、心慈、心宇、心皓、傳聞、智永等七位學團住眾,一同跪誦為慧瑩老法師虔誦《金剛經》,祝願智慧、慈悲、堅毅過人的老法師遠颺佛國淨土,乘願再來人間,傳播佛陀的正覺綸音。

102.4.23 

  中午,參加玄奘大學一級主管會議,勞居士來電告知:老法師已於剛才安詳示寂。隨即致電性廣法師,商洽赴港追悼行程。雖然行程很滿,還是勉強切出了425日下午至426日上午的時段(425日上午,兩人有會議與授課行程,426日中午,我必須至台北出席2014年以動物權為主題的國際學術會議籌備會),並立即請助理印純法師代為訂位。

102.4.25

上午,到輔仁大學宗教研究所授課,性廣法師到新竹玄奘大學參加董事會。中午兩人分別直奔機場,準備搭下午二時半班機前往香港。由於我們的行程很緊,因此學眾先行趕至機場,幫我們辦理櫃台報到手續。飛機於四時抵達香港機場,妙華佛學會會長梁志高、勞海新、何翠萍、關鼎協,以及胡昭源、薄淑貞伉儷都前來接機。

我們直赴沙田法雲蘭若,瑞深法師與妙華佛友張淑貞已在蘭若等候。我們先到老法師蓮位前上香祝禱,這才發現供桌前只有一個字體歪扭的牌位,詢問方知,佛友們表示乃遵從長老尼遺囑:身後一切從簡、不立牌位。瑞深法師甚感不忍,因此自行書寫並安立牌位。我於是說明道:

「就佛教法義來說,確實不需要為往生者立牌位。但古代沒有照相機,有牌位在,就是追思者心之所向,大家可以共同將祝福的心意聚焦在往生者的身上。因此當我們在老法師蓮位前齊誦《金剛經》,或是聆聽法師開示,這時就宛若我們一同在老人家座前覆習佛法一般。到現代有了照相技術,至少你們也可安立一張相片在供桌前,作為追思者眼識與意識的緣念對象。」

由於臨時不可能取得老法師的大張遺照,因此我請瑞深法師取出黃紙,性廣法師以毛筆書寫長老尼蓮位,把蓮位安置好,方纔帶領眾佛友,在老法師蓮位前誦唸《金剛經》。

誦畢,我向與會眾等開示《金剛經》要義,並緬懷慧瑩老法師無私奉獻佛教的精神,指出:

    「老法師孝敬師長、護念後學,智慧敏銳,毅力過人。她的福緣深厚,卻是自奉檢樸,將其厚德所感召的福份,全數供養恩師、布施後學。這恰恰就是《金剛經》中『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無住相布施的菩薩典範。」

       晚間,法雲蘭若瑞深法師為大家準備簡單美味晚餐。由於翌日須在凌晨六點以前到航空公司櫃台報到,因此胡昭源、薄淑貞伉儷貼心地為我們訂了機場旁邊的富豪酒店,以便就近登機返台。

102.5.10

妙華佛學會的精神導師慧瑩老法師,已於2013423日中午於伊利莎伯醫院安詳捨報示寂。距生於1919年(農曆潤七月十三日),世壽九十五歲,僧臘五十五載,戒臘五十一夏。59日下午五時三十分,妙華佛學會假紅磡世界殯儀館地下世界堂舉行追思讚頌法會告別式前佛事,約五百人前來共同追思我們敬愛的老法師,法會壇場簡單、莊嚴、肅穆。

510日上午九時舉行追思讚頌法會告別式,當日移靈和合石火葬場,依佛制舉行荼毗儀式。

老法師在生已慈悲遺囑,處理喪事要一切從簡。但59日的追思讚頌法會告別式前佛事,仍有敬愛她老人家的港台乃至廣州地區的僧信眾等湧來參加法會。相信10日的告別式主場,會有更多人前來送行。

59日上午,我先赴學校參加預算會議(輔大宗教所課程,請性廣法師代課),中午,我與性廣法師分別從新竹玄大、新莊輔大兩地趕赴機場,共同搭乘下午1:50的華航班機飛至香港,趕來參加告別式前佛事,並瞻禮老法師遺容。

在此遇到不少台灣師友,如妙心寺傳道法師、崇福寺宗本法師、妙雲蘭若的慧理、常光法師、妙德蘭若能淨法師等。特別是華雨精舍住持明聖法師,她率領僧眾約三十人(老法師的師兄弟慧瑞、慧香、慧璨法師等,以及徒姪德捷、德悅、德如法師等),於前一日來港,將全程參加兩天的追思會。

香港方面,除了妙華會友之外,還有當地慈濟人與其他佛友,中觀學舍的領導人黃家樹校長,也領著學員前來參加。

是日,《慧瑩法師文集》完成了兩千冊的印行,主編麥紹彬居士特帶至告別式場,與每位前來弔唁的來賓結一法緣。

早在三月間,麥居士已請我為該書撰序,並於函中告知:「關於文集之出版,長老尼本屬意昭師寫作序言,惟長老尼慈悲,恐昭師事忙不便打擾」。我忙回函表示:這是我的榮幸,但最近一直到研討會(指四月六至七日的第十二屆印順導師研討會)結束前,我完全抽不出時間。麥居士承諾我可於426日以前交卷,沒想到老法師竟於423日先行示寂。

25-26日剛從香港弔唁返來,麥居士已來函催稿,告知:明聖法師暨妙華董事會於24日議決:本文集擬於治喪期間,作為紀念品贈予法眷弟子,以資留念。全書大樣已排好,只等著我的序文。於是趕在29日凌晨,銜哀提筆寫就。未能於老法師生前及時呈奉座下,真是懺悔而遺憾!

感謝妙華何翠萍、關鼎協居士,以及中觀學舍陳玉嫦與張國政伉儷,撥冗前來接機。從香港機場抵達九龍紅磡世界殯儀館,約一小時車程,我們5:30抵達,法會正好開始。唸完《金剛經》與《無常經》,大約晚間7:00,用過晚餐後,四位居士又僕僕風塵送機。這讓我們得以一日來回於台港之間。我們趕搭本日最後一班飛抵台北的華航班機,由於班機略有延誤,於桃園國際機場降落已是10日凌晨12:20。返回學院已一點多了!

無法參加翌日的告別式,而必須提前回來,這實是情非得已,因為本(510)日是本系宗教所學生論文發表會,我必須回來主持開幕式。

記得民國97年,第94期《弘誓雙月刊》曾發行專輯:「淨若冰雪,堅逾磐石──慧瑩長老尼九秩嵩壽紀念」其中有一篇〈慧瑩長老尼口述歷史訪談錄〉,我在「專題引言」的最後一段提到:

猶記得訪談當日,長老尼講到她十日未進點食,卻因聞遠參老法師說法,深得法喜而不以為苦,又講到她因記載法舫法師的講記,一整個月日以繼夜用功,天天將筆記趕給法舫法師看,寫到手指關節變形,到現在都未能平復。在座者聞而為之動容!筆者曾用「寒潭清水,印月無痕」,形容印順導師的人格特質,因此也為慧瑩長老尼的畢生風範,以「淨若冰雪,堅逾磐石」為專輯命題,頂戴贊曰:

  陋室宛然洞府,經籍盡是寶琛。

  嚫施蔭覆學子,簞食差堪練根。

  惺惺惜才如命,念念報佛深恩。

  慧思冰雪潔淨,志節磐石堅貞!

  謹覆述本偈,向遠颺佛國淨土的老法師,獻上崇高之敬意!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