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馬祖博弈公投抒感──昭慧法師於臉書留言(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18期)

馬祖博弈公投抒感──昭慧法師於臉書留言

一(101.7.7上午,公投結果未揭曉時)

宗勳與反賭聯盟赴馬祖的勇女、勇士們功德無量!

無論公投結果如何,你們都在創造歷史,而且你們的智慧、慈悲與勇氣,你們的無私奉獻,都已轉動出無以計數的正面能量,將伴隨著裂岸驚濤,迴旋在馬祖島嶼上空!這段陪伴在地反賭民眾的歷程,也將是有良知的馬祖人永恆的美好記憶!

二(101.7.7晚間,公投結束後)

勝敗乃兵家常事!有志氣的馬祖反賭鄉親朋友,三年後請捲土重來,重行由反方提出博弈公投的聯署,並在這三年內臥薪嘗膽,枕戈待旦,讓鄉親不再受到謊言的蒙蔽,並且更清楚看到賭場帶來的厄運,到那時,鹿死誰手未可知呢!

我們倘若作此宣告,博弈概念股的投資客才會投鼠忌器,不敢胡亂投資,以免三年後告敗,血本無歸!因此這樣的宣告是非常重要的!馬祖鄉親加油!

三(101.7.7晚間)

今日下午開票,如所預料,促賭方慘勝!與我一同在壹電視受訪的馬祖籍劇作家張龍光先生,雖然贊同馬祖開賭,但旗開得勝後,並無喜悅之情,反而講到為之哽咽!座談現場直播馬祖楊綏生縣長的記者會,看到鏡頭上的楊縣長,也是眉頭深鎖,毫無喜悅之情。我同情之餘,不禁調侃:「促賭方大獲全勝,豈不是喜事一樁?怎麼反倒像是在辦喪事呢?」

政客竟把馬祖的好山好水全盤下注,就像不肖子孫在典當家財,又像狠心父母在推女兒入火坑賺皮肉錢,這種見不得人的勝利,想到深處,真的會讓他們快樂不起來!

四(101.7.7晚間)

Dear Kosha,冷漠就談不上「善良」,冷漠經常是「罪惡」的共生體。

五(101.7.7晚間)

回應葉玉偉居士:

葉居士:我們只要宣佈三年後一定捲土重來,那麼對方的資金比較不容易募集,因為變數增多了!就像是二十年前賭馬業者投資了四十億,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關懷生命協會),用動保法草案全力防堵賽馬,弄得他們上不上,下不下,又不敢繼續砸錢!歷經六年對峙,含反賭馬條款的動保法終於通過,賭馬業者血本無歸!總之,後面還有一場漫長的「浴血抗戰」等著我們呢!

六(101.7.8)

超搞笑的,不知情的臉友看到這樣的畫面,肯定以為是反賭聯盟大獲全勝,群起歡呼呢!做社運,就是要這樣地心態健康——勝不驕,敗不餒;隨時提起,隨時放下。這樣快快樂樂做社運,才是可長可久的!

七(101.7.8)轉引反賭盟友的金言

何宗勳:這一戰我們都努力過,雖然結果未如預期,但過程的甜美將成為生命最美好的回憶。

吳雙澤:人生美好的旅程,無關勝負。這一場戰役與台灣的大歷史匯流成汪洋,其後續影響也將如海之澎湃,相信馬祖的公民社會愈趨成熟,開拓出島嶼發展的絕佳範例。

八(101.7.10)上公視「有話好說」節目感言

剛才看到Youtube,已把昨晚在公視的有話好說節目上傳於此:http://www.youtube.com/watch?v=uPzSDK0QZ4M&feature=player_embedded(【120709有話好說:博弈救經濟救交通?馬祖人決定賭一次!】)

看到後面十分鐘時間,我強烈指責楊綏生縣長的片段畫面,心裡對他還是產生不忍之情。回想社運這條路一路走來,為許多爭議性話題,我都在節目上侃侃而談,直言論理,但這是第一次在談話性節目中,直接指責對方「撒謊」。節目結束後,我還甚至質問他:「虧你還是慈濟人,虧你還參加過水懺──入經藏!『大時代需明大是非』,不是嗎?」我雖然如此生氣,但那一剎那,看到他黯然的表情,忽然對他生起很強烈的悲憫心!

唉!這個歷史共業,真的不是他能揹負的啊!

九(101.7.12中午)

回應Anthony Lin在本人塗鴉牆上的留言如下:

Mr. Lin,我刻在新加坡,昨日整天飛行、赴宴、參訪再加休息,現在才上網看到你的留言。你對葉玉偉的回應很不禮貌。在本人版面上不可惡語,因此我會把你罵葉先生的這則留言刪除。現在回應你的說法:

一、你說:「就這件事,馬祖民眾也公投表態了,我覺得楊縣長不該是單獨被譴責的對象。」我認為楊縣長是整個事件的罪魁禍首,公投民眾有許多是給他與財團合手矇騙,他們也是受害者。

二、你說:「反賭後要如何建設提升馬祖?這才是重點。」「要如何改善馬祖的交通和產業?」恕我講句傷感情的真心話!我認為,一些生態脆弱的地方,原就不宜開發或是過度開發。人們有腳,會想方設法找到他們的生計出路。馬祖是交通不便,但馬祖人絕不比台灣人更為窮困,因為困中求生的馬祖人早已遠赴台灣乃至海外謀生,並以僑資濟助家鄉。
許多馬祖友人坦然告知:眾多馬祖家庭有三棟房子,一棟在台灣,一棟在對岸,一棟才在馬祖。他們很難理解為何有人貪得無厭,製造「馬祖人活不下去了」的假象,哭窮來爭取賭場大亨的同情。

這就像是我的家鄉廣東梅縣是窮山惡水,早年客庄大都留下老弱婦孺,壯丁幾乎都在外縣市乃至海外發展。然而他們挹注家鄉的豐厚資金,不但能養家活口,並且作了許多建設。梅縣因此有了「僑鄉」令名,鄉民大都賴僑資支援,生活並不比外縣市差。而梅縣子弟遍天下,出了不少將軍、大臣、才子、殷商。
梅縣很幸運的是,並不因其土地貧瘠,而出現主張「開設賭場來振興產業」的縣長,反倒是加強聯繫僑民感情,引進大量僑資,因此縣城益趨繁榮。中共改革開放後,僑鄉依舊發展,甚至為了僑民返鄉方便,而為他們設立了機場。

坦白說:馬祖除了交通的天然局限之外,並不比台灣本島的民眾窮困。而面對交通的天然局限,台灣本島更有眾多橋斷路斷的慘狀,豈能異想天開,一面對交通局限就想開個賭場來解決問題?倘若這樣,中央山脈太多部落,都比馬祖人更慘,更應嚷嚷要開設賭場!

三、你說:「如果每人參加法會後,就要變成被人攻擊的把柄,那麼他以後還會參加法會嗎?」請問:參加法會後,行徑與法會所要求的南轅北轍,並且已是在公領域裡危害眾生,這難道不應訴諸公議嗎?這樣的行徑倘若不改,那還參加法會做什麼?參加法會者倘若有口無心,參加何益?

十(101.7.12下午)葉智魁教授言論摘錄

葉智魁教授分析大家口口聲聲的「賭場合法化新加坡經驗」,內容十分精彩,已徵得其同意分享於臉書中:
新加坡對國人祭出的賭場管制辦法無效,台灣又能夠有甚麼樣的能耐!

2011年新加坡國人入賭場,一年入門稅約46億台幣。新加坡國人一年約繳了46億台幣入門稅(新幣/台幣=1/23),若以一人一日新幣100元=台幣2,300元估算,每年新加坡人進場人數=4,600,000,000/2,300=2,000,000。亦即新加坡國人每年約有2百萬人次進場。新加坡國民約376萬,意味著每100位國人有53位進到「外國賭博豺團」的賭場輸金。以成年人口約6成估算,幾乎等於是每位新加坡成人都進場賭過,這麼多國民因賭而減少或喪失的生產力還沒算進去呢!

新加坡賭稅15%,意味著,新加坡國民輸給賭場的銀子之85%,是政府透過公權力幫忙送進「賭博豺團」口袋裡的。

顯然,新加坡想靠門票來擋國人進場賭博的管制辦法並未奏效;難怪開幕不到兩年,新加坡政府就已招架不住,而且許多關鍵數字都不願也不敢公布,試想,新加坡這種專制體制國家,如果政府的管制辦法真的奏效,大可公開這些關鍵數字做宣傳行銷、來歌功頌德,甚至大可擴大賭場規模,顯然其中有鬼。

而且開賭的前兩年所看到的多是漂亮數據,接下來,問題才要開始、後遺症也將隨踵而來!這些經驗美國、加拿大在1990年代起就出現了,其它多數地區與國家的情況也差不了多少,澳洲的問題則更嚴重!

近十多年來出現了賭業全球化現象,賭博業者一再宣稱是——可以帶來商機、增加就業機會、帶動經濟發展。許多國家、地區、與人們以為真有這麼一回事!其實,賭博業之所以會向全球擴散、蔓延,並非是因為它帶來好處,而是因為,賭博業就好比是癌細胞、愛滋病毒,如果不作預防,或是有徵兆還不盡早治療,導致後果是:擴散、蔓延,然後就是死路一條!所以說,Casino賭場一旦進駐任何地區,問題就會擴散蔓延,如此只會對「賭博豺團」這個「吸金黑洞」有好處,對該地區只會帶來不可逆轉的惡果!

賭場前面掛上觀光兩字,就像是狼披上羊皮一樣。狼不會就因為披上了羊皮而成為素食者。賭場也不會因為掛上了觀光的招牌,就變成無傷大雅的娛樂場所。「賭博」更不會因為改成「博弈」兩字,就變成怡情養性的休閒活動!

十一(101.7.12傍晚)

我刻在新加坡,昨晚的接風宴中,有一位法師告知:新加坡金沙賭場近期有兩人跳樓自殺,一位是德國人,一位是印度或印尼人。但報端都不敢報導他們是賭輸自殺的真相,只當作是一般的跳樓新聞。昨晚坐車繞了一圈金沙賭場,眩目燈光從大樓窗戶射出,此地宛如不夜城!想到裡面有多少絕望無助的靈魂,往下沉淪到深不見底,伴隨著家人苦難的辛酸血淚,忽覺那繁星點點的燈光宛如鬼火!

新加坡人民的賭害苦難正在開始,台灣政客還忍心與財團唱和,提倡新加坡經驗嗎?

十二(101.7.19)「你們死定了」!

【之一】

只因王院長一句「賭場若是開在馬祖,馬祖人就死定了」,這樣就有某位聲稱是「馬祖人」的男子,要出面告王院長,這還有天理嗎?講出國王沒穿新衣的誠實小孩竟要挨告?這還有天理嗎?

各位等著瞧,在我們的有生之年,只要馬祖開了賭場,就會有許多類似澳門與新加坡「跳樓慘死」的賭徒,前仆後繼地證明王院長的先見之明!
王院長加油!改天我們一定要到監察院,向您這位先知獻花致敬!

【之二】

王院長說的沒錯,哪個地方開設賭場,哪個地方的人民就「死定了」。政客口口聲聲「借鏡新加坡賭場經驗」,那真是李伯大夢!新加坡已有很多賭徒走向「死亡之路」!
首先,新加坡這兩年當鋪越開越多,竟還有名為「大興當」的上市公司呢!

其次,賭場只是第一關,接下來賭場大亨會就著現有賭場作為基地,發展網路下注的賭博業,更進而發展出雙向互動之電傳視訊的賭博業。這些「進一步」的動作防不勝防,即使是吏治清明的新加坡政府,也都防不勝防。

【之三】

在新加坡,有人告知:許多家庭的餐桌食物越來越少,原來家長拿生活費賭博去了。

有人告知:他們的公司或是家裡有雇傭外勞。新加坡賭場雖禁止有工作證的人進入,但外勞卻用護照入場。當這些外勞賭輸了所有的工資之後,真不能想像會發生什麼事。建築營造業者擔心建材被竊賣;外傭雇主擔心家財短少,因為實在是「內賊難防」。

台灣的外勞人數,較諸新加坡不遑多讓。肖想開設賭場?套句王建煊院長的話:「你們死定了!」

【之四】

還有一位到場聽我演講的新加坡佛友,告知的內容最為驚悚,他在FB留訊息給我說:

……雖然主流報章沒報導(我國沒有自由發言權),其實有很多人因賭欠債而自殺。我家對面的水池已經成了「解決問題」的地方。雖然不該亂推測,我懷疑跟賭有關。

援人協會(SOS)去年十一月公佈的數據顯示,352通緊急求助電話與欠下大耳窿債務有關,比2009年的218通電話多了62%。與嗜賭有關的求助電話通數則從前年的132通增加至2011年的196通,增幅達49%。我的屋主最近也因賭陷入困境。很可悲。賭城也出現了嫖客,賣淫。新加坡人的生活真的變得更好嗎?

請評評理,王院長說錯了嗎?

這是常識,真的是死定了!真的是死定了!有人跳樓,有人仰藥,有人燒炭,有人上吊,有人被謀殺,有人被勒贖!這絕非危言聳聽!CASINO到了那裡,那裡的居民就「死定了」!
【之五】(完結篇)

宗勳真是「有夠」惡作劇,看我頻觸促賭政客的霉頭,竟問我還有沒有「你們死定了」之五!好吧!我就再接一帖,作為「你們死定了」的完結篇。

——當鋪多了,家財少了;罪犯多了,善心少了;垃圾多了,美景少了;賭場多了,周邊商店少了;賭客多了,觀光客少了;怨偶與逆子多了,家庭和樂少了!還有,不義之財拿多了,災厄苦難貼近了;紙醉金迷的夜生活展開了,舉世無雙卻又脆弱的生態景觀垮掉了!

想想看,馬祖民眾倘若再不嚴拒CASINO侵家踏戶,未來就得過著這樣的生活,這是不是「死定了」?

十三(101.7.20)

【之一】他們製造寒蟬效應

昨天下午剛從新加坡返國,忙中無法逐一回應各位朋友,只能對各位的支持鼓勵聊表感恩!何嘗不知「你們死定了」語詞過激?但充分體會王院長的悲切之心。面對非常之情境,有時要用非常之手段。選民倘若財迷心竅,軟綿綿的話是聽不進去的。連重話聽來,都只是耳朵騷癢了一下而已。

至於我,明知語詞過激,為何還要重覆五次?原因很簡單,我不捨得讓王院長「落單」,虎落平陽被犬欺,所以前晚熬夜連續寫了四則「你們死定了」,來觸觸對方的霉頭。今天還得奉宗勳之命再加一帖!

我認為他們是在有計畫性地製造寒蟬效應!試想,連監察院長臨危出面,苦口婆心勸阻馬祖促賭民眾,都還會挨告,以後誰還敢招惹他們呢?

但是,賭場都還沒進來,人就已經如此囂張,一旦進駐馬祖,財源滾滾之後,有錢能使鬼推磨,屆時,反賭人士豈不是必須「提頭」發出逆耳忠言?

為了讓製造寒蟬效應的陰謀「破功」,因此,我必須不讓王院長落單,必須公開大聲地多講幾次「你們死定了」!

倘若接著連我也被告了,請各位再齊聲大喊:「你們死定了」!

【之二】反賭場合法化的中道智慧

剛從外回來,看到跟帖頗為感動!因此作一回應:小明所說,確是佛法的「中道」正理!我曾在拙著《佛教規範倫理學》中,綜觀經典要義而為「中道」下了一個定義:「在可見聞覺知的因緣條件之中,無私地作相對最好的抉擇。」

到底應該創造因緣,掌握因緣,還是隨順因緣,哪一種情境,哪一個階段,應該作哪一項決定,那得要無私地深觀因緣,這就是「中道」智慧!不能輕易地,消極地看「因緣不具足」而隨順它!

幾乎都是在「不可能」中,無私忘我地投入,卒而感召到一群同樣無私忘我的朋友,前來共襄盛舉,卒至達成「逆轉勝」的效果!我們的反賭社運,不就是這樣撐了十幾年?否則台灣老早就不知開了幾家大型賭場了!

因此馬祖開賭場一事,現在就認定「因緣不具足」並準備「隨順因緣」,確實是太消極了!就算是到最後,馬祖竟然還是蓋了賭場,但促賭者也得為了我們的拚搏,而節節墊高開賭場的成本!

總之,勝敗乃兵家常事,反賭運動有勝有負,我們必須勝不驕而敗不餒;並且每一次反賭場運動的歷程,我們也經歷了「中道」的修行,因為我們最起碼戰勝了自己——戰勝了自己的茍且、軟弱、自私、畏縮、冷漠心態,讓自己在不知不覺間,變得更為清明、強健、無私、勇敢、慈悲,這不正是「快快樂樂行菩薩道」的另一典型嗎?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