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福智論諍」答客問(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0期)

 「福智論諍」答客問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四七五)
106.9.15

一、針對「同一屋頂」
青林

  他們應該是說,不能獨處啦!有荷爾蒙作祟!

釋昭慧

  「同一屋頂」與「獨處」,差別太大了吧!

青林

  那我懂師父的意思了。

小陳居士

  金女士的一個很大爭議點,是師承不明。藏傳有他們內部的師承認定標準,金女士師承和訓練不明,且一直沒去印度面見法座。一直拿法座當招牌收人,但遲遲沒有正式面見法座,這是很受人質疑的。建議法師暫時觀望一下!

  實務上常見的做法,是單獨男女共處一間房間時,門必須打開。解釋戒律時,多是以同一個房間為研究點,沒聽過用同一個「屋頂」來解釋戒律!

釋昭慧

  陳居士,我不是在為金女士講話,所以根本無須「觀望」。我只希望那些攻擊她的言論,不要離譜,不要反智!

  他們的攻擊詞令正是「同一屋頂」,而非「共處一間房間」!別忘了,連「邪淫」跟「下蠱」這種字眼都出來囉!

 

二、針對「死相」與「舍利子」

釋昭慧

  只差個沒講到「謀殺」那麼露骨,連「師父臉色發黑」、「沒燒出舍利子」的血滴子都不斷祭出。我就不信某些疾患不會導致臉色發黑,例如中風、痰噎窒息之類。至於「燒出舍利子」與否,這跟該亡僧是否高僧,根本是兩回事。難怪印順導師嚴禁任何人翻檢亡僧舍利,一律要求合放入骨灰罈中。

  還有,當初若有師父受外力加害的疑慮,豈不應該立即報案檢舉?哪能讓師父死得那麼不明不白?大體猶在,還來得及驗屍之時,明明看到卻保持緘默,如今骨已成灰,死無對證,彼此間鬧掰了,就大肆談論師父的死相,然後輕飄飄講一句「我很懺悔」!唉!實在是很阿彌陀佛!

小陳居士

  法座近年一直推動尊重女性修行者的概念,也建立了女格西的制度,且藏傳戒律本身就有包含不輕視女眾修行人這一點。然而男女修行人要互相尊重,金女士被質疑點,是不尊重男眾修行人的戒律。男女平權是互相的!

蔡佳訓

  其實,震芳師兄有點出爭議重點,但是,我想我也懂法師意思,只是目前其內部尚沸沸揚揚,為了避免法師被媒體放大言論,所以,法師您還是緩緩,大家都是基於愛護您

釋昭慧

  震芳居士的苦心我知道,但是天下事天下人管,更何況是佛門事。在「事未易明」的情況下,弄到湊熱鬧者「牆倒眾人推」,其他人則事不關己而冷眼旁觀,這樣的手法正當嗎?符合戒律中滅諍法的程序正義嗎?

 

三、針對「不尊重男眾修行人的戒律」

釋昭慧

  至於說「金女士被質疑點,是不尊重男眾修行人的戒律」,對不起,我認為,一個巴掌拍不響,那些男修行人是三歲小孩?還是沒有自由意志的布偶、魁儡?還有,倘若沒有女方的「尊重」,他們就無法持好戒律,這是哪門子的修道工夫?

  千古以來,男僧只要無法克服色欲,從來就不是承認自己的低能,而硬要掰成女人是「妖精」、是「禍水」!

  這就像是近期某位自殺身亡的美貌女子,明明與男老師有歧戀,卻硬被其父母指控男老師「誘姦」一樣,都是在耍「先說先贏」的技倆,弄到「國人皆曰可殺」,最後檢方調查卻予以駁回一般,真是十分離譜!

簡簡端良

  我是在梵因法師的錄音帶曝光前,就質疑而離開廣論的,不是因為金是女性或在家,而是受不了她的地位彷若高過法王,言稱恭敬法王,卻沒看到法脈與傳承,整個團體還狂熱的唱著她作的佛曲,這些曲不但感受不到法喜,反而聽得出作曲人的情愫,我高度懷疑她作曲當下懷抱的是世間的情愫,而卻要附會在佛法上,我認為這不是讚頌,而是洗腦和控制;聽過她的演講,沒有內容,完全訴諸感性的呼喚,不入我心,我就離開了。要我說,我比較相信梵因法師所說。

釋昭慧

  老實說,「事未易明」,在事證沒有揭露之前,我是兩邊都不全信的。

  您所舉的這些問題,是很多未離執的修行人都有的通病。只是,拿這種佛門常見的通病,用來全面圍勦金女士這個特定人士,並且訴諸網路與媒體,對其它同樣長期施以控制與洗腦的佛門領導人,則都默不作聲,試問這樣符合比例原則嗎?這是哪門子的鄉民正義?

 

四、針對「僧事僧決」

光明真言

  僧事僧決,佛教會處理。

釋昭慧

  這就是我說的,請他們內部自行溝通。

  還有,別忘了,「僧事僧決」的「僧」,是指在同一大界內的「僧」,而不是五湖四海的出家人!而福智與那些說三道四的男僧不在同一大界之內,那些男僧憑什麼幫福智「決」啊?

  還有,既然「僧事僧決」,那又幹嘛拉布條,找媒體,網路放話?

 

五、針對「尊重女性修行者」

小陳居士

  福智目前的問題就是一直拿法座當招牌收人,但又不願意接受傳承僧團溝通。一方面利用師承招生募款,但又不願意和法脈兄弟溝通,這是問題所在。

釋昭慧

  問題是他們自相矛盾,一會兒又說是中共方面的人馬,刻意疏遠達賴喇嘛,接近班禪喇嘛,一會兒又說拿達賴喇嘛當招牌。

  而且,他們的家務事弄到媒體沸沸揚揚,弄到部分佛門中人趁火打劫,全面推翻福智的正當性,這樣會讓事態轉變得更好嗎?

小陳居士

  就是因為他們對達賴喇嘛陽奉陰違,表面上說依止,但實際上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在藏傳佛教圈內很多,對於福智很不認同。不只格魯自己人,連噶舉等其他教派也不認同。

  原本是格魯派家務事,但就是福智高層一直不聽勸告,事情才會鬧大,這事情早就爭執十幾年了,只是最近才鬧大。

  只要金女退位,僧團前往天竺覲見法座慚罪,福智是有機會恢復正當性。

  然而就是一直不這樣做,所以才惹人譏嫌。

  藏傳可以接受女眾升座講法,但是男僧團的事務還是男眾領導優先。

  簡單比喻,就是可以當教授,不適合當校長。

釋昭慧

  哈!男僧事務由男僧領導,女僧事務也由男僧領導!女眾可以當教授,不適合當校長,這就是你們傳承所自詡的「尊重女性修行者」?

  您說:「只要金女退位,僧團前往天竺覲見法座慚罪,福智是有機會恢復正當性。」講來講去就是要「逼宮」,不是嗎?難怪「福智高層一直不聽勸告」囉!

 

六、「矯枉過正」以求其平衡

簡簡端良

  師父,您的回應,讓我感覺您還是偏坦金了!您說的未離執的修行人都有這個通病,我們為什麼不去指正其他人。其實弟子是會的喔!若今天哪個具有影響力的修行人,只要有問題,弟子是不會默不作聲的。如:盧勝彥,清海,妙禪,妙天,當然,還有金女士。

釋昭慧

  對不起,你們只要認為,沒認同你們的觀點,就是「偏袒」。但我在「國人皆曰可殺」的情況下,卻是必須「矯枉過正」以求其平衡。這時才說不會默不作聲,很難讓人相信,那是要看平日表現的。罵罵盧勝彥,清海,妙禪,妙天有啥了不得?平日面對一堆男僧的教內醜聞,各位不都是「掂糾糾」,還要我們「僧讚僧」嗎?

簡簡端良

  師父,抱歉!弟子無意和您鬥嘴,也感佩您平常的行儀與風範,但,金,影響力真的很大,還盼您明察。

釋昭慧

  我也不是與您鬥嘴,也無意當金女士的擋箭牌。我只希望,既然訴諸公評,就要共同接受檢驗!金女士「萬惡不赦」的控訴歷歷,我還需要「添磚加瓦」嗎?但是佛門反福智方的部分言論,實在很阿彌陀佛!

蔡佳訓

  我聽過她做的歌曲,感覺也是和簡簡端良居士一樣,覺得有濃濃的世間情愫,不過,不清楚內部情況,所以我只能乖乖閉嘴,因為我沒有法師過人的深度思維及銳利的見解。

釋昭慧

  佳訓,我也沒有過人的見解啦!只是覺得:國有國法,僧有僧規,要嘛用國法,要嘛用僧規,不要弄到網路霸凌的私刑伺候!

蔡佳訓

  我有親友是很虔誠的福智信徒,基於好奇,有好幾天我都默默在蒐集正反兩派說法,也到女主角的網頁去觀察,女主角給我感覺不像個上師,倒像是一位會迷惑人的美麗女人。

  但是,上面有一篇法師說的很直接也是重點,男僧無法克服色欲,硬要說女人是妖精。

 

七、豈不是「請鬼拿藥單」?

簡簡端良

  師父回應的邏輯,等於承認金是未離執的修行人,只是這是所有修行人的通病,不應全面圍剿。但不一樣的是,金是自稱克主杰再來的教主,能不用更高標準檢驗嗎?(至於網路的全面圍剿,我建議師父隔山觀火即可,若她真有修行,自有她的因緣,更不用視為是男僧在欺負女生)

釋昭慧

  簡居士,有無修行這種事,實在不須鬧到沸沸揚揚。而金女士離執或不離執,有沒有正式傳承,是否再來教主?這些真的不是福智門外人所關心的事。你們的傳承,只要不強調男性優勢,我基本上予以尊重。但您也知道,許多佛教傳承,並非都那麼認同轉世制度。最起碼我還是以宗教學角度,友善看待該制度在貴傳承內部的價值。

  但那些把福智直接定位為「不是佛教」的人,他們也不過是「坐高山看虎相踢」,並且趁火打劫,順勢操作性別秩序而已。你們找這些人介入你們的家務事,豈不是「請鬼拿藥單」,讓內部傳承與財務問題,被擴大為性別鬥爭與僧俗鬥爭?

 

八、「以法為尊」的秩序

小陳居士

  僧團教育除了教理禪修教育外,還有戒律教育,戒律是需要以身作則。所以比丘僧團領導,也必須是比丘,以身作則教育僧眾比丘戒。至於教理和禪修方面,只要是有修有証,女眾一樣也可以講法。格魯內部也有空行母的轉世傳承,可為大眾說法。

  換個角度比喻,學校單位老師上課也要根據專業能力!所以比丘戒,當然是比丘教。而寺院僧團事務處理,本身也和比丘戒有關,所以交由比丘領導僧團。

  再舉一例,四川喇榮五明佛學院,有男僧團,也有女僧團。兩者是分開居住,一定程度上是自主管理。也是男僧領導男僧團,女僧領導女僧團。而男女僧團共同的法主院長,目前是女僧,副院長是男僧。藏傳男女平權觀念比一些漢傳保守派好很多了,那些保守派的觀念我也不習慣。

  只是福智明明就有女僧團!如果金女是和女僧團共住,其實爭議不會那麼大!

釋昭慧

  陳居士,很歡喜知悉:藏傳佛教系統的四川喇榮五明佛學院,男僧領導男僧團,女僧領導女僧團。男女僧團共同的法主院長,目前是女僧,副院長是男僧。

  我對藏傳佛教還能在性別秩序之外,另闢「以法為尊」的秩序,是非常讚歎的,那比起某些南傳與漢傳偏狹心胸的僧尊俗卑、男尊女卑,真是強太多了。

  所以你們比那些標榜持律的人更為進步,實不須「倒退噜」,找那些論述不清不楚且沙文思想濃厚的男僧,來為你們背書。

 

九、君子絕交不出惡言

小陳居士

  之前創辦人日常法師在世時,向宗主法座推薦的僧團領導是如証法師,宗主當時也同意人選。然而日常法師圓寂後,卻推翻之前的決議,另外推金女上台。

  而金女從未去天竺面見法座,且經過教理考試,其正當性自然受到質疑。就算是宗主,要正式升座領眾前,也是要接受各長老的教理考試詰問,金女沒有經過考試,自然有爭議。就如同一個人,連基本碩博士面試都沒有參加,要如何擔任校長呢?真金不怕火煉,搭個飛機就可以去考試,為何不去呢?這是另一個爭議所在。

  日常法師在世時,年輕學僧是送到甘丹寺東頂學院和哲蚌寺洛色林學院。

  東頂的因緣是拉諦仁波切,洛色林的因緣是穹拉仁波切,這兩位都是日常法師的善知識。所以基於法脈傳承和感恩心,將年輕學僧,送往這兩個學院。

  然而金女上台後,卻將原本送往南印度的年輕學僧叫回台灣,中斷學業。這是違背創辦人的旨意,也是爭執所在。

  金女的問題點很多,保守派他們的習慣邏輯是先看男女問題。但是金的問題不只是男女問題!是師承不明,且違背創辦人的教學理念。

  金另一個問題是因為她是大陸人,所以有些媒體對她很有興趣。個人立場不排斥大陸人,但一定會有媒體對她有興趣,且可以隔山打牛,敲擊另一個山頭。

釋昭慧

  至於金女士有沒有你們內部的正式傳承?這真的不是福智門外人所關心的事。而這樣沸沸揚揚地高調行事,連日常法師都被拖下水(講到他被下蠱),最後你們整體還要被視作「不是佛教」,這真是你們想看到的局面嗎?

  我作為一位一向隨喜讚歎福智之社會貢獻的局外人,都會為福智整體感到不捨、不忍,你們豈應為了反對金女士,而不惜坐視佛教中的旁觀者,對著福智說三道四,砸鍋砸灶?福智雖不圓滿,但也罪不至死,是吧?

  豈不聞君子絕交不出惡言,你們曾為師門姊妹兄弟,如今分道揚鑣,試問相煎何太急?那些留在福智中還要生活下去的師門姊妹兄弟,情何以堪啊?


【後記】
福智論諍——說不出來的才是真正的理由:
「女人不要跟男人爭地盤」!

  http://mp.weixin.qq.com/s/clAWHR-UHgQc9vxstLb26A

  剛才,中國大陸微信的「人海燈」公眾號,轉載了我昨天的兩篇文章:〈性別與身份歧視之邪惡程度,猶有過之!〉、〈若非存心「鬼話連篇」,就是「偽善」到了極點!〉。

  版主下的標題(“福智論諍”——說不出來的才是真正的理由!)與配合的圖像(旁白:「女人不要跟男人爭地盤」),實在是非常有趣!

  哈!版主真是高度幽默!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