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羅宗濤講座教授榮退演講記(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23期)

羅宗濤講座教授榮退演講記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九十三)

102.5.18

今天上午於中文系的第四屆「東方人文思想兩岸學術研討會」,開幕式由曾光榮副校長主持。緊接著由我主持中文系講座教授羅宗濤先生的主題演講。文質彬彬而溫和儒雅的羅先生,以不到一小時的時段,將他老人家的學思經歷作了精彩的陳述,內容十分耐人尋味。
羅宗濤教授生於民國二十七年(西元1938年),廣東潮安人。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研所碩士班、國立政治大學中文所博士班畢業。曾任國立政治大學教授兼中國文學系所主任、文學院院長、教務長等職。並曾擔任玄奘大學教授兼宗教系所主任、逢甲大學首任系主任及香港浸信會大學客座教授。現為玄奘大學講座教授。先生並兼考試院之考試委員、典試委員,以及高教評鑑中心中文學門評鑑委員召集人。
有關羅先生的學思經歷,可參看政大中文系系圖資料庫(https://sites.google.com/site/chineselibnccu/luo-zong-tao),茲不贅言。
  在這裡分享的是:高壽七秩晉五的羅教授的演講內容中,讓我印象深刻的幾點:
1. 羅先生出生時即遇抗戰,從家鄉遷徙外地,親受日軍空襲之害(美國飛虎隊辦婚禮,日軍探知而展開轟炸,但沒有瞄準,羅先生的家屋竟被誤炸,幸而闔家無人遇害。
2. 抗戰勝利後遷至梅縣(很榮幸,這是我的家鄉。梅縣一向產出才子,羅先生果是其中翹楚)。讀小學時法幣貶值,學費不收錢而收米。米價奇貴,家裡勉強供其讀書,但因此而以蕃薯為主食,一點米拿來煮粥。在逃難的簡陋住處,床下都是蕃薯。因此至今先生只要看到家裡有米,就有很大的喜悅之感。女婿長年送米過來,且從不間斷,這讓先生對女婿感到特別喜歡!
3. 由於在家境如此刻苦的情況下,父母供其讀書,再加上父親的庭訓影響,因此小學時從不請假,且榮獲第一名。後遷至台灣,父親於高雄橋頭鄉的糖廠任職,羅先生讀了六年的崗山中學(初、高中),從不請假,連颱風天都不例外,有一次貝斯颱風橫掃台灣,先生涉水至學校,見校長在巡視。校長即劉述先先生,後來較羅先生更晚些進入政大讀書。某職員也在巡護校園,該職員後來竟也來到政大,負責環境衛生。因此羅先生相當重視「緣份」,認為:不經意遇到的某個人,未來在生命中都有可能出現會遇、共事的緣份。
4. 六年中學都是第一名,到政大讀中文系,由於家境清寒,父親得向糖廠預支薪資,以為他付學雜費,因此他努力讀書,獲全校第一名,得教育部的一千元獎學金(當時一學期住宿費三十元,一個月伙食費一百二十元),得以償還父親的預支與借貸。因此而有教育部長張其昀先生請其用餐之因緣。為了獲得這個獎學金,好減輕家裡的貸款負擔,羅先生在大學四年(八學期)裡,竟然連續獲得全校第一名的榮譽,獲得了八學期的教育部獎。
5. 逆境要反省,順境也要反省。因此羅先生的反省是:他研讀歷代狀元的史傳,很少有什麼大成就。為何如此?他認為:
( 1) 老是獲得第一名的人,只專注在要考的科目上,眼光難免狹隘。
( 2 ) 為了讓自己保有第一名,因此讀書心得往往自己獨有,而不會積極與人分享,心胸難免狹隘。
先生遂以此為警。
6. 畢業後因政大中文系當時尚未成立博士班,因此考入師大國文所碩士班,畢業後就讀政大博士班。為了兼顧生活,於東吳、淡江等兼課,因此時間切割得十分零碎。做學問往往是運用零碎時間為之。
7. 在政大教務長職時,兼空中行專校務主任,先生於巡視校園時,執事人趕緊送先生至住宿處,原因是他們急於打麻將。先生遂於行程中帶著全唐詩,不但熟讀,而且依詩中內容加以分類,待完整時段中再整理成學術論文。
  8. 研究敦煌變文時,先生竟將變文逐一熟背,再尋查變文出處,遂發現:佛典本就有來自天竺、西域等之不同版本,而變文內容更往往將幾則佛經故事加以揉和,並加入民間傳說故事等。如目連救母中之母親罪業深重一事,在佛經本是優多羅母親的故事,云云。其後有些學者在作研究時,直接引述佛典出處,未再引述他的研究成果,但羅先生不以為忤,認為只要大家受用即可。
這些陳述十分感人。因此我結語時,特別提到:
1. 自己也是梅縣人,並且今天方知:羅先生原來也曾是我在師大國文系的學長,甚感親切與榮幸。
2. 自己出身中文系,雖然轉行研讀宗教,但中文系始終是我的娘家。中文系三大領域:義理、辭章與考據。我的所長是在義理。但我最喜歡研究辭章的老師。因為「溫柔敦厚,詩之教也」,我在羅先生身上看到的,正是「溫柔敦厚」的典範。相形之下,研讀義理的人往往比較銳氣,甚具孟子風格。孟子說:「予豈好辨哉,予不得已也。」說是「不得已」,但說著說著,還是揮劍出鞘,步步進逼。
3. 自己雖未有機會親炙羅先生座下,但一向視羅先生如自己的老師。有道是:「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因此即便沒聽過先生的課,只要從旁觀察他老人家的言行舉止,就已感覺自己是在展讀一本古書。
在開幕式時,我特別協同中文系柯金虎主任、應外系余金龍主任,致贈上好許朝宗先生的吉洲窯藝品――陶壺一座(許先生之作品與成就,請參看「府東洗壺工」所著:〈化土為金的陶瓷工藝大師〉http://blog.udn.com/cty43115/3969213)。許先生之陶藝首創以鐵發色,灰色調中又有絲綢質感,高雅沉靜的鐵鏽花系列,這是名家手筆,而且經常是總統府致贈國賓的厚禮。
由於莉筠的堂兄李欽河先生,是許先生這項陶藝作品的彩繪家,因此我請莉筠助我購得,特別於羅宗濤講座教授榮退前的主題演講時段,在開場白時代表文理學院暨院屬各系,呈贈給羅先生。並且說明:羅先生是中文學界的耆宿、國寶,因此特以總統府送國賓的大禮敬贈給羅先生。
羅先生的老學生,政大宗教所李豐楙教授今日特前來聆聽老師的榮退演講,於羅先生演講畢,前來表示:
「送國賓的拿來送國寶,並且這陶壺的造型,於尊貴中又顯淡雅,恰恰與羅老師的氣質相契。」
羅先生笑說:他要將此視為「傳家之寶」。
我們大家遂在演講台前合照了一張相片留念。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