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淺論學習「唯識學」的方法(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11期)

淺論學習「唯識學」的方法

 釋耀行 

 2010116日~7日應香港妙華佛學會邀請,筆者前往該會做兩日佛學專題講座。之所以選擇「初期唯識思想概論」這個講題是因為:來聽講的學員大都是妙華佛學進修班的學員,通過三年初階班的學習,對佛法義理已有基本的認識,加之該班本學年開設的正好是唯識課程,有這樣的學思經歷為基礎,再聽唯識思想史,不但不會感覺艱澀、枯燥,而且有助於走出自我的思考盲點,超越宗派情見,瞭解唯識學在整體佛法坐標中的定位。二來就筆者個人的學佛經歷而言,日常對於唯識學的研讀、講學也著力頗多,所幸在於得善知識之點撥、提攜,雖不能盡窺其堂奧,但也略具二三心得。以上是就著聽者與講者的因緣,令筆者選擇唯識學作為講座內容的原因。

再者,如果對於佛法義理沒有高度的好樂之心,面對邏輯縝密、體系龐大的唯識經論,多數學佛者是望而卻步的。況且佛弟子研修唯識,也大多不是出於學問的興趣,所以筆者以下回溯和探討的範圍也只限定為:佛弟子基於修持的理由學習唯識的體會。

唯識學派的產生與部派佛教的「說一切有部」有著甚深的淵源,其論學方式帶有濃厚的阿毗達磨風格,向來以思維縝密、艱澀難讀著稱。初學者如果沒有把握其思想要義,下手就在一經一論的解讀,很容易受困於龐大的名相體系,喪失學習的興趣。而有心向學者即便是熟記偈頌,也難知其學理形成的原因與背景。總而言之,要在短短的4個課時令聽者瞭解什麼是唯識學?就著時間與筆者的能力是無法做到的。因此將教學重點放在三個方面:1、簡單歸納初期唯識學產生的學理背景,瞭解其源於根本佛教,承續部派佛教,吸納中觀思想的發展脈絡;2、結合日常生活中的修行,令學員體悟唯識學不是純然的學問之學,它其實是佛弟子探索、解析流轉與還滅的生命之學。3、培養學員後續研讀唯識學的興趣。

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想有效率的認識、瞭解唯識學,學習方法就顯得尤為重要,筆者當年修學唯識產生困頓的主要原因也在這裏。所以但凡時間允許都要在授課之初,對於該學門的研讀方法做一詳細介紹,從而令學員回去繼續自修時可以按圖索驥、有法可依。可是,同樣基於時間的關係,本次講座無法在方法論上做全面的分析,這是在教學上感到不圓滿的部分。好在講座結束後,《妙華會訊》的何翠萍居士向筆者邀稿,於是乘此機會補充這方面的不足,謹以此點滴學法心得來供養與會大眾。

1、理解各個「名相」在不同經論中的定義

記得當年初學唯識,遵循傳統的學習方法:先熟記偈頌,再聽師長依文解析,而後通過學友間的展轉「複講」加深記憶。「複講」也是驗證學習程度的手段,所講內容與師長所授相似度之多寡是衡量優劣的標準。這樣的好處是可以訓練強記的能力,對經論中的說法亦能一一道來,但是為什麼要提出這些問題?同一學派甚至同一論師早期所著的論典與後來的作品,為什麼有不同的說法?唯識思想產生的活水源頭在哪裡?這樣的問題意識但憑依經解意的學習方式是難以產生的。不具足問題意識研讀經論往往人云亦云,即便發現有所差異,也無法了達是因為思想的前後轉變,反而容易站在宗派的立場想辦法巧為會通。

初學唯識最大的障礙是不知典籍中各個「名相」的定義。唯識學者在學派形成發展的過程中,對佛法的思考自有其特殊的見解,表現於經典的著述與詮釋就相應創立了不同的「名言」體系。例如:根本佛教的重要思想——「緣起」,在唯識學派早期的經典《解深密經》中就命名為「依他起」。從該經中可以看到,雖然解釋「依他起」的定義實質上等同於「緣起」,可是因為採用了不同的名稱,對初學者來說還是有待熟悉和瞭解的,因此很多老師要求學生根據字典背誦「名相」。但是,即便同樣在唯識學派的經論中,這些「名相」的定義也不儘然相同。同樣稱為「依他起」,在《解深密經》中的定義還是等同於「緣起」,到了無著所著的《攝大乘論》,就發展為與阿賴耶識聯結,有了「從自熏習種子所生,依他緣起故名依他起」的新意義。所以,看似相同的「名相」在不同時期形成的經論中,其實是有著不同的意涵。

那麼應該如何儘快熟悉這些「名相」所指為何呢?依筆者的經驗,即使背熟了字典的解釋,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會逐漸淡忘。要想牢記它的意義,除非你真正理解它的含義,就像認識一位朋友,你不只是需要記住他的名字就算熟悉了,凡是與他相關的外形、職業、性格等信息也要瞭解,久而久之才能從陌生人變成熟人。所以要理解各種「名相」在不同經論中的意涵,才是幫助認識和記憶的方便。

2、從早期經論入手

唯識典籍卷帙龐大,歷代論師的注釋也多如星辰,初學者面對這些經論的文海往往不知所措。佛學院開設的唯識課程,初級班大都從《八識規矩頌》、《百法明門論》入門,進階到高階班才開始學《解深密經》、《唯識三十論》、《唯識二十論》等經論。這樣的學習次第不容易瞭解唯識思想發展的脈絡,經論之間也無法貫通彼此的差異與聯繫,造成思考的脫節,套用禪宗一句話,就是「功夫不能打成一片」。筆者當初也是受困於此。

後來開始接觸印順導師的著作,在導師的《妙雲集》中,專論唯識的是《唯識學探源》和《攝大乘論講記》這兩本書。但是讀過的人都知道,如果沒有「部派佛教」的基礎,這兩本書是看不懂的,直到拜讀了昭慧法師著的《初期唯識思想》,才明白學習陷入迷宮的癥結點在於:以傳統的「橫面解析」方式研讀唯識典籍,雖然可以瞭解某論師整理的某部論典的細節,但是無法以整體的眼光來審視、揀別——該經論之所以出現所表顯的思想內涵,久而久之就容易形成「見樹不見林」的思維慣性。

所以先有「唯識思想史」的學習背景,再選擇善巧的研讀方法,從早期的經論入手,學習的次第反而是先《解深密經》(因為該經典的出現標誌著唯識學派的正式形成),再《攝大乘論》、《唯識三十論》、《唯識二十論》。後三部論典是無著與世親兩兄弟分別撰寫的,同樣是建構唯識思想體系的重要論典,但是思想已經發生轉變。印順導師總結為:《攝大乘論》是以「阿賴耶識」為中心的「一能變」思想,到了世親的《唯識三十論》形成「此能變唯三」的「三能變」思想。因此,循著思想演變的脈絡選擇經論閱讀的順序,對我們真正讀懂經典是有幫助的。

3、不能孤立的看待「唯識學派」

前面談到讀導師的《唯識學探源》,如果沒有「部派佛教」的基礎是看不懂的。其原因在於:但凡站在宗派的立場研讀唯識學,往往忽略它也是「佛法」中的一個有機體,其學派思想的醞釀產生離不開整體「佛法」的大環境。因此,想要深入的學習「唯識」,就必須對「根本佛教」、「部派佛教」、「大乘三系」的思想有所認識和瞭解。

可是學「唯識」已經不容易了,要瞭解「部派佛教」就更是難之又難。筆者當初就因為畏於「部派佛教」繁複的論義,想要避開而直接學習「唯識」與「中觀」。可是思想的承續不能因你的不耐煩而做斷然的切割。當然,如果你僅僅是滿足於只瞭解唯識的幾個名相,還不足為慮。但是,想要進一步探詢「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思想源頭,就必須上推到部派佛教。加之許多唯識的根本論典都有破他宗、以立自宗的論述(包括中觀的論典也有這樣的特色),即所謂「摧邪顯正」。因此如果你不瞭解對方的思想,又如何能做這樣的比對。正因為無法讀下去了才回頭補課,所以深深地認識到學養不足是無法從整體瞭解唯識學的。

另外,學「唯識」必須善於使用參考資料,除了研讀該學派重要的經論外,印順導師的書是不可不讀的。導師研究唯識的書籍既有《唯識學探源》、《攝大乘論講記》等專著,也有許多對唯識的精彩見解散見於他的其他著作中。導師論「唯識」,不是只談這一系的思想,而是通過上探「根本佛教」、「部派佛教」的脈絡,下承「大乘三系」的比對研究,從而清晰的呈現出「唯識學派」的特質。閱讀這些資料可以幫助我們在入門階段就清楚地瞭解「唯識」思想的演繹路徑,在此基礎上進一步研讀初、中、後不同時期的典籍章疏,「唯識」學的輪廓就會了然於心。

但是,導師論「唯識」的著作主要針對的是已有「唯識」基礎的讀者。初學者要怎樣找到一本既囊括「唯識」思想要義,又能讀得懂的「唯識思想概論」呢?其實筆者在教學「唯識」課程時,尋找教材也遇到了相同的問題。好在後來拜讀了昭慧法師所著的《初期唯識思想》這本專著,本書不僅導正了筆者研習「唯識」的方向,而且成為後來教學「唯識」的必備教材。該書從研究方法的介紹到唯識思想形成過程的嚴謹論述,勾勒出學習「唯識」的完整路徑。因為是教學講記改寫成的著作,所以讀來有現場聽聞的親切感,從而令讀者產生進一步學習「唯識」的興趣。尤其可貴的是:法師論述「唯識」要義時,不廢「解行」,時時提醒讀者該學派存在指向的修行意義,以具體實例導正因觀念錯誤產生的修行偏差。綜上所論即是筆者選擇該書做為教材的主要原因。

本文的撰寫是為了補充講座的內容,而筆者在學習的過程中,亦希望透過教學相長的方式增加個人的學養,因此謹將上述學法心得供養大眾,敬請方家不吝指教。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