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薪傳人間佛教,守護印公故居——慧理、常光法師與妙雲蘭若(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73期)

薪傳人間佛教,守護印公故居

——慧理、常光法師與妙雲蘭若

訪談時間:110.4.25

地點:嘉義妙雲蘭若

採訪釋明一、釋法聞、釋地柏

撰稿:張沛寧

修潤:釋耀行  

慧理法師,出生於南投縣竹山鎮,民國47年正月初六,在新竹福嚴精舍禮順法師出家,60年正月初九,接任妙雲蘭若第二任住持。先後任教於台中慈明佛學院、新加坡靈峰般若講堂、新營曉光佛學院、霧峰中華佛學院、新竹福嚴佛學院等學院。80年,成立妙雲學佛園,作育僧材培育僧眾。83年,於嘉義市中心籌備妙雲講堂,同年成立「妙雲文教基金會」,開辦學佛班。

常光法師,出生於澎湖馬公市,民國56年,台中慈明佛學院畢業;619日,依止台中慈明寺印法師披剃。5765年,擔任慈明佛學院二屆監學、中華佛教學院教務主任。78年,當選嘉義市佛教會理事長。83年,協助慧理法師於嘉義市中心籌備妙雲講堂,同年成立「妙雲文教基金會」。84~88年,受聘為南投善覺寺住持。102313日,接任妙雲蘭若第三任住持。

 

割愛辭親遇明師

慧理法師出家前,家境十分優渥,祖父是地方上排難解紛的長老,祖母則是吃長齋的虔誠佛弟子,父親曾以績優蔗農的身分接受陳誠省主席的表揚。出生在這樣一個富裕又良善的家庭裡,法師備受寵愛,幼時出門讀書,哥哥甚至會幫他提書包。國小畢業後,慧理法師考上台中女中初中部,整個竹山國小就只有她一人錄取,但當時已心繫佛法,希望能留在竹山並到熟悉的重慶寺聽住持曾永坤老師開示,因此毅然放棄台中女中,就讀竹山初中。初中畢業後,懇請家人讓她就讀佛學院,家人雖然不捨卻也同意了,便前往寶覺寺主辦的台中佛學書院就讀。

那年,楊白衣老師在寶覺佛學院教授印順導師的《佛法概論》。慧理法師從小聽外公讀誦《金剛經》,無意間記下了「一切有為法」一句,在佛學院入學考試中寫對了一題填充題,給楊白衣老師留下深刻印象。在寶覺佛學院接受印順導師的佛法啟蒙,被導師的思想吸引,她告訴自己,未來若有一天出家,定要拜印順導師為師。儘管楊白衣老師認為,導師這般高僧不會輕易收徒,但慧理法師仍不放棄。她說:「當時見到《佛法概論》一書中清瘦的導師相片,總是忍不住將導師畫得白胖一點,看起來比較健康。」後來導師帶著菲律賓團到寶覺佛學院參訪,才第一次見到導師本人,從此踏上跟隨導師的師徒之路

民國46年,印順導師在新竹壹同寺開辦女眾佛學院,慧理法師在楊白衣老師的鼓勵下報考,成為新竹女眾佛學院的第一屆學生。因導師宣布,若要繼續讀佛學院正班生就要現出家相,她趁機懇求導師為其剃度,導師慈允,正月初六,圓頂成為印順導師的弟子,那年還未滿18歲。回憶圓頂那天,她和同學一起走上福嚴精舍,一路上和同學玩笑說:「導師給我的法名可能會叫慧理喔!」彼時同學笑她,想不到儀式開始後,導師從海青中拿出寫著法名的紙條,竟真的取名慧理。出家後生活清苦,她對家裡一向報喜不報憂,從不敢讓家裡知道日子如此艱難,否則大概早就被抓回去了。但仍不減道心,數十年如一日,堅守跟隨導師修行的初衷。

一塊豆腐分成兩餐吃的修行歲月

導師的生活很平淡,但行住坐臥都是模範。導師在關房閉關時十分專注淨心,白天很早就起來讀藏經、撰寫著作、誦經,到了晚上會為弟子授課,八點半一到,導師便準備就寢,生活十分規律。護關的弟子為他準備餐飲,即便放到桌上了,他也不會輕易被打擾,飲食也十分簡單,在經濟清簡的狀態下,一碗稀飯、二十幾粒花生過個油鹽,就是一餐了,有時切一塊豆腐分成兩餐吃。

為了節省開支,常是一帖藥連吃三個月,但再病再苦也都不說,儘管身體不好,仍堅持不懈專心致志地整理經典。原本計畫要閉生死觀,後來因張澄基博士極力勸請,僅閉關一年多就出關到文化大學教書,導師出關時,打坐的蒲團已經在頻繁不間斷使用下損壞了。隨後每年,導師仍會回蘭若十天半個月,重新整理文集或沉澱思緒,偶而到了傍晚,寺院晚課結束後,導師會坐在凳子上和弟子們閒聊,言談之間皆是教導,直到90幾歲身體不好了,才到花蓮慈濟養病。

不負師長的囑託,為佛教、為眾生

導師閉關時由慧理、慧瑞、法潤三位弟子護關,彼時三位弟子都才二十出頭,十分年輕。導師在張澄基博士力邀下,提前出關前往文化學院教書。慧理法師自認當時太年輕,難當管理蘭若大任,便請導師將蘭若交給原本就是嘉義人的師兄慧瑜法師管理,隨後慧理法師和慧瑞法師便跟隨導師北上到文化學院旁聽。當時的妙雲蘭若只是一間小小的關房,建築設備都還十分簡陋,導師也不曾想過,要將出入道路皆十分不便的妙雲蘭若發展成大道場,僅是希望有人能夠照料著這個閉關閱藏的空間,不致讓其荒廢。

民國五十八年,導師返回蘭若安住,隔了兩年因不慎跌跤,身體大感不適,直到年底腹部脹痛不已,檢查發現小腸栓塞,經手術治療後仍有無法排氣的問題,需再次開刀。導師在道源法師的勸說下再次接受手術,進而依從身體不適的因緣,將妙雲蘭若正式移交給慧理法師管理。慧理法師表示,當時導師曾找證嚴法師來接管,但慈濟的信徒希望證嚴法師留在花蓮,導師又對慧理法師提了幾次,最後預立遺囑,儘管自謙無力承擔,但仍在導師的囑託下接任妙雲蘭若住持之職。

回憶當年初接任時,經濟十分拮据,導師留下的幾萬塊,遇到幾次颱風就都用在修繕了,為了維持這個道場常常十分煩惱,連身體都弄壞了,不曾想過要將蘭若經營成大道場,只是盡一份師長的囑託,為佛教、為眾生每天早晨,慧理法師便徒步走到附近公園,對著晨起運動的民眾宣講簡單的佛法,公園人多,大家運動時心情放鬆就比較願意聽些簡單的佛法,也因此結下一些善緣。後來這些信徒想到蘭若共修,當時蘭若的對外道路十分不便,信徒仍不辭勞苦到蘭若讀普門品,慧理、常光法師就煮粥給信徒們吃,信徒也發心留下些零錢打齋,就這樣維持著妙雲蘭若的開銷。

後來有一年,慧理法師對導師表示自己身體不好、能力有限,請導師指定住持,不論對象是誰,都願全力協助。常光法師在一旁說:「傳給慧理法師的徒弟就可以了!」導師靜靜地聽著,沉默了幾分鐘後說:「就傳給常光吧。」但常光法師總是謙辭,不論有沒有擔任住持,都盡全力為蘭若付出,直到了2013年才陞座擔任住持。

維持關房原貌,擇地擴建蘭若

擴建妙雲蘭若前,為了讓徒弟能外出講學領眾,接引信徒,兩位法師民國82年,在嘉義市區買了一層大樓作為講堂。一開始預算只有兩百萬,開價卻一層三千萬,儘管已經打了折扣,還是相差甚遠。最後咬緊牙根,決定用每月拜《水懺》的收入支付利息跟貸款,接著隨順因緣舉辦了兩次園遊會募款,陸陸續續將貸款還清。

導師將關房交給慧理法師,慧理法師認為,作為徒弟有責任維持關房原樣,導師在時讓他回來有個熟悉的住所;導師不在了,這個地方就成了歷史最好的印證,記錄當年導師閉關的時光,讓想瞻仰導師的後學有個地方憑弔。

常光法師表示,當初想留下導師的關房,並另外擇地擴建妙雲蘭若,四處看了很多土地都不適合,找了二十幾年,沒想到最後竟能買在導師關房隔壁,這是當初始料未及的殊勝因緣。起初這塊土地開價一坪六萬,整片買下來所費不貲,地主主動找上兩位法師,慧理法師直接砍價開出一坪三萬的價格,最終沒有成交。後來有一天,正逢導師回妙雲蘭若小住,地主再度前來並主動降價至一坪三萬五,導師慈悲,要兩位徒弟與地主簽約,又經慧理法師斡旋,最後以一坪三萬二成交。隨後,土地因遇上九二一法規修改,坡度太大而不能興建,又將前方的土地一併買下,在因緣的推動下才有現在的規模。

兩位法師感慨地說,當初要擴建的時候根本沒有想到會蓋這麼大,就像蘭若的建築,順著河流和山勢,一切都是因緣推動。在溪流旁邊怕滑動,所以蓋了地下室穩固地基,地下室雖然增加了很多成本,但是八百多坪的空間解決了餐廳跟停車場的需求,每年的藥師法會開放信徒、民眾進來用素齋,也很值得。九二一水土保持政策規定山坡地不能蓋房子,所以又多買了旁邊的地蓋大殿,這些成本都是最初沒有想到的。

陸陸續續多了很多支出,本來要將前面的地賣掉,買家都找好了,結果對方的地理師來,看到一位高瘦的年長僧人在這塊地上散步,回去後說給買家聽,買家聽著描述認為是導師示現,地理師便告訴買家這塊地注定是三寶的,一坪都不能要。常光法師後來回想,當初蘭若的圖來來去去給導師看了幾次,最終他老人家才終於點頭,若把那塊地賣掉便沒辦法按照導師點頭的設計圖建造,或許因為如此,導師才回來走一走的。

就這樣一枝草一點露,蓋了十年才落成。落成前三個月,蘭若發邀請函給導師海內外的法眷,結果工程團隊為了項目預算問題突然總辭,所以後續的一些設備、細節都是寺內常住自己找人處理,像客堂的家具,就是常光法師的弟弟贊助。當時常光法師正在病中,醫生甚至說恐怕撐不到落成,她坐著輪椅監工,憑藉意志力撐到落成,一直堅持到現在,真是不可思議。兩位法師表示,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沒有設定未來展望,隨順因緣利益眾生就好。

常光法師與蘭若的因緣

慧理法師自謙自己比較沒膽,野心小,只做有把握的事,唯一擅長的就是讀書、教書,妙雲蘭若如今能有這片規模,常光法師功不可沒。

常光法師出生於澎湖,祖母是五十多年前澎湖出家的第一位比丘尼——妙嚴長老尼,十一歲那年常光法師便跟著吃素。十七歲時,五弟的皈依師父,台中聖印法師帶團至澎湖遊覽,父親便帶著常光法師去拜見聖印法師,並請法師接引常光法師出家。隔年,她到台灣,開啟不一樣的人生旅程。

常光法師回憶,當初媽媽總是說她醜,沒有人要娶她,乾脆去出家。聽媽媽這樣說心裡難過,也不想出家,本來想跟著戲班跑走,但沒有身分文件,最後只好順從出家。長大後才明白,媽媽是捨不得女孩子嫁人,扛一家之業太辛苦,不如出家。因為從小家裡重男輕女,即便上面已經有三個哥哥了,父親還是覺得女孩是賠錢貨,常光法師在家裡是一個沒有聲音的女兒,不敢和爸爸、兄長講話。長大後回到澎湖講堂傳授八關齋戒,父親聽完還驚訝,不知她會講話。和慧理法師從小被捧在手心相比,正好相反。也造就了以後畏眾、沒有自信的性格,總是想要隱藏在幕後,不敢自己亮相在舞台上。

儘管如此,常光法師談起父親、兄長,還是充滿敬意,認為孝順是孩子的本分。剛到台灣時是遵從親長出家,心裡並不這麼願意,直到進入佛學院就讀,才真正發起出家的決定。讀書三年期間曾與印順導師有一面之緣,自此心生嚮往,但同學告訴她,導師收徒弟至少要高中畢業,向來怯生又內向,聽到這樣的回答便打消了念頭,錯過與導師的因緣。

民國六十五年,慧理法師在慈明佛學院兼課,受懺雲長老邀請到嘉義義德寺為佛學營學生上課。當時的常光法師年僅二十二歲便擔任慈明佛學院監學,年紀輕輕挑著管理的擔子,上面還有師兄、戒兄,覺得十分吃力。那一年常光法師帶領其他同學到義德寺聽課,隨後到妙雲蘭若掛單,見蘭若屋內設備需要整修,便和同學們留下來幫忙。當時正值印順導師住在妙雲蘭若,看出常光法師的心事,便引導她說出擔任監學遇到的領眾問題,導師告訴她:「應建議師長將佛學院和常住眾分開管理。」常光法師十分法喜,回去與師父商量卻與師長意見相左,只好正式向師父告假。隨後,本要到義德寺當香燈,卻因緣不具足,最後回到妙雲蘭若。繞了一大圈,總算於印順導師座下學習,重新牽起與導師的法緣。

訪談時,慧理法師在一旁感慨的說:「常光法師是觀音菩薩送給蘭若的大禮。」常光法師也笑著回憶,剛來蘭若時慧理法師說話很直接,有幾次無意間傷到她,都想提著鞋子偷跑。幾個慧理法師的師兄弟也偷問常光法師怎麼願意留下來,因兩人相處久了,也就知道彼此的脾氣。蘭若那時信徒不多,進出的道路都很不方便,還要自己種菜加菜,生活十分清苦。下雨時得趕緊到外面清理淤積的土石,水才不會淹進來,就這樣在簡陋的鐵皮屋裡住了三十餘年,昭慧法師有次來訪,就很捨不得兩位長老尼住在鐵皮屋。常光法師說,蘭若的生活跟從前在佛學院相比,困乏很多,但心靈卻很踏實、富足。

荷擔如來家業,薪傳人間佛教

慧理法師的徒弟很多,學歷都很高,領悟力自然也強,但法師強調,佛教徒的學歷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對三寶的道心是否足夠堅定。隨時保持歡喜心,能親近善知識就不輕易退轉,像佛教弘誓學院能有昭慧法師,弟子們就該珍惜,不隨便離開。慧理法師表示,前陣子身體不好,在重病昏沉中,來到一處清靜山林地,看見佛陀與阿難尊者和眾菩薩,但佛菩薩卻都不搭理她。甦醒過來後才知道,原來已經昏迷七、八日,肺部積水抽了2000CC。也許因緣未了、任務還沒完成,所以佛菩薩不收,因此能住世修行、修習佛法是很難得的福報,要好好珍惜。

常光法師亦回憶起,蘭若落成前自己身體十分不樂觀,中西醫都認為時日無多,但或許責任未了,憑著意志力也堅持到了現在。希望後輩也能對佛陀家業有更多的使命感,完成導師為佛教、為眾生的期許。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