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拜會馬總統談反賭議題(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23期)

拜會馬總統談反賭議題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八十八)

102.4.22

全國環境會議代表七人上午十時拜會馬總統,預訂半小時,結果談了一個多小時,還欲罷不能。會後在府前右方的北一女門前召開記者會,然後一行社運朋友就步行到衡陽路的綠堤素食餐廳用餐,共商後續反賭場策略。

今天拜會馬總統並舉行座談的環保團體代表,有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執行委員、鹽寮反核自救會會長吳文樟、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賴榮孝、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陳曼麗、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張宏林、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水患治理監督聯盟召集人徐嬋娟等人。個人則代表關懷生命協會與反賭博合法化聯盟雙重身份。政府官員則是環保署長與農委會主委,以及相關業管單位主管。

個人代表關懷生命協會,提出四點建言(不敢掠人之美,這是協會副理事長張章得與動督盟執行長何宗勳所提供的書面資料):

壹、避免影響國際形象—堅持禁止開放鯨鯊蓄養政策

2001年起,臺灣對於鯨鯊捕捉實施通報制度、總額限捕、體型及漁具限制等一連串的管理措施,到200711月正式公告全面禁止漁獲、持有或販賣鯨鯊任何相關產製品,至此,鯨鯊從傳統漁獲利用邁入全面禁捕。我國在鯨鯊保育與科學研究上皆獲得國際上高度肯定。

國內外保育團體於20114月拜會前教育部吳清基部長時,獲得吳前部長承諾終止引進鯨鯊計畫,同時指示海生館於適當時機放流現有鯨鯊。

然而,漁業署在本月3日訂定並公告「申請鯨鯊作為教學或科學研究之蓄養及蓄養後放流審查原則(草案)」,透過裁量權進一步使蓄養鯨鯊符合行政程序,令人極度遺憾。
建請總統以正面的生命教育為考量,並避免我國長久建立鯨鯊保育的良好國際形象不進反退,呼籲禁止開放鯨鯊蓄養政策。

貳、請總統到動物收容所了解流浪動物處境

我國動保法規訂,進入收容所的犬貓在公告後12天後即可宰殺,依據農委會所提供「全國公立動物收容所收容處理情形統計表」,我國去年度(101年)共有55316隻犬貓在收容所內被撲殺,安樂死率高達50.07%,而領養率僅有28.7%,其中屏東縣公立收容所設置於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內,安樂死率竟是全國最高的99.9%,且極低的認領養率3.5%,在全國縣市排名倒數第二。
收容所的品質為人所詬病,有的收容所沒有設置獸醫;場地設置於清潔隊內,所內環境衛生不佳;收容空間擁擠,造成不時爆發犬瘟及犬隻打鬥的情形發生。以去年為例,高雄市和澎湖縣的收容動物在所內因故死亡的數量皆高於被安樂死數量。

參、建議促請中央與地方設立動物保護基金

公部門執行動保行政業務往往因人力不足且受制於財政預算分配的壓縮,形成動保行政困境的其中因素。再者,年度預算的編列係以中央與地方各級行政部門為單位,而動物保護相關業務卻分屬在不同單位執掌業務中,當預算分別配置在各局處時,難以檢視各科目預算是否直接用於動物保護項目。

101年,臺中市政府訂定「臺中市動物福利基金收支保管及運用辦法」,使動保經費的來源和使用更具彈性,其基金來源包含捐贈收入。

本會認為,在中央與各地方政府設立此公益性質的動物保護基金,以舒緩政府動保業務因過度依賴預算補貼造成的財政困窘,並藉由將資源整合用於提升同伴動物、野生動物、經濟動物、實驗動物福利與管理項目上,促使不同性質動物的業管單位,進行相關業務的協調,以降低部門各自為政情形發生的可能。

肆、建請10月4日「世界動物日」發表動保政策白皮書

「世界動物日」從1931年呼籲對瀕危動物的關心,到目前已是國內外動保、宗教及各界團體彰顯對各類動物關懷的重要盛會。本會建請中央政府提出動保政策白皮書,不僅回應民間對政府在動保領域積極作為的期待,也避免地方政府施政莫衷一是的情況。而在「世界動物日」發表我國第一部動保政策白皮書更展現國家在動物保護上的高度關注,具有重要的進步意義。
個人趁本(422)日上午全國環境會議代表前往拜會馬總統之便,向總統表明了我的另一身份:反賭博合法化聯盟召集人,並提出了以下陳述與建言:

一、馬祖博弈公投,在縣長楊綏生為財團背書,威廉‧懷德和楊綏生在公投前對馬祖提出四大保證,包括:

1、南北竿大橋

2、北竿4C國際機場

3、國際級大學

4、提供縣民月領8萬元

四大保證絕對是空頭支票。特別是在面對105年少子化的嚴峻形勢,國內大概會有二、三十家大學倒閉,在馬祖建大學有何意義?

懷德公司和太極雙星國際開發公司一樣,都是空殼的掮客集團。太極雙星只有2億資本額,要吃700億工程;懷德卻承諾馬祖2,400億的投資。太極雙星的弊案,賴素如涉貪,已經是一個動搖國本的大案,而懷德還沒拿到賭牌,已經到國際上招搖撞騙。總統的清廉,我們不會質疑,但總統實不值得為身邊的促賭人士背書,而留下歷史汙名。

二、楊綏生在馬祖博弈公投前夕,非但違反行政中立,積極出席促賭說明會,親自頒發廠商提供的摸彩贈品,還與財團共同簽署蠱惑馬祖鄉親,已有圖利特定廠商、涉嫌期約賄選之嫌。本聯盟雖已向特偵組與廉政署提告,但他們都不予理會。

三、福州市已率先表達,不會和馬祖變成一個博弈特區。北京也已經明確表明,如果馬祖開賭,中國將關閉和台灣方面的小三通。陸客來台觀光的後續發展,是否會因北京禁止民眾前來賭博而產生影響,值得國家嚴重關切。

四、正當博弈法(應正名為「觀光賭場管理條例」)尚在行政院審議,各方人馬已動作不斷,擬將賭場推向台灣本島。現行草案甚至擬取消原先設置家數兩間、及投資規模十億美元的門檻,看來從台灣頭至台灣尾,賭場即將遍地開花。這些措施,明顯的是優惠了賭場大亨,卻將民眾置於險地。

五、新加坡賭場開放,原擬吸引國外賭客,不料本國民眾大量湧入。已將新加坡民眾入場費從50元提高到100元(台幣2000元),依然無法制止熾盛之賭風,屢傳賭徒跳樓自殺事件。外勞進場賭博,已造成新加坡企業人士與外勞照護家庭的疑懼。而當舖激增,並有上市上櫃的當舖,堪稱「新加坡奇蹟」。因此一旦台灣開涉賭場,本國人民勢必因賭場的易及性,而大量染上賭癮,成為最大受害者。

總統答覆:「前政府(指扁政府)時代原已有三項方案(指在本島設置觀光賭場、賭馬與賽車),他本人並不贊成。」——顯然馬總統本人,對於目前政客與紅頂商人一唱一和地推動本島開放賭場,是不贊同的。

另外,馬總統也請我提供前述的新加坡賭場與當舖相關資料。顯然過往促賭政客與財團,總是將新加坡賭場當作學習標竿,但是有關新加坡開設賭場後所浮現的嚴重問題,總統過往並未獲得相關資訊,因此想要深入瞭解。

因此這幾天會整理出新加坡賭場相關資料。至於上市上櫃的當舖公司,我還真忘了它的大名,可能得Google一下。若有新加坡朋友,知曉相關資訊,亦請提供為荷。若摘錄媒體報導或官方資料時,煩請附網址為荷!

兩項拜會過程中的小插曲:

1、當我提到全台灣流浪動物被安樂死者百分之五十以上,以及動物收容所之慘狀後,向總統說:「希望台灣每隻流浪狗,都能像馬小九一樣幸福快樂!」總統眼睛為之一亮,告訴大家:「馬小九已經十四歲了,比我的年紀還大!」

2、臨別時,總統逐一向來賓握手。到我面前時,我忽然想起家姊盧慧昭居士,今晨知道我要拜會總統時,特別交代我要告訴總統:「總統的高中同學盧定平,是我很要好的小弟,他與大伙兒曾盛情招待總統參訪溫哥華。」我於是遵囑覆述,一時記錯姓名,將他記成「盧安平」,總統立刻指出:「我同學叫做盧定平。」並詢問我:「他和令姐是?」我給一問也傻眼,因為我大姐若有小弟,那豈不是我的哥哥或弟弟?我還真忘了問她是啥關係,只好說:應該是乾姐弟吧!

許多友人懷疑,馬總統只不過是在敷衍我們,但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得儘量向總統作出善意的溝通,希望他能聆聽更多來自民間的聲音,以及一些可能被掩蓋的資訊。連講話一向激越而甚得陳玉峰教授真傳的志豪(台灣生態協會秘書長),都非常溫情地作了這樣的開場白:「我們與總統都是一家人,共同愛護我們的家園!」

但在核四議題上,雙方明顯的還是各說各話。只是原本安排半小時的會面,竟然暢談一小時而意猶未盡,總統答應一週內邀集各部會,針對與會代表的所有建言作逐一的答覆,若我們還有不滿,亦不排除再度會面。

最近護樹正夯的綠黨前發言人翰聲、公督盟執行長宏林、深圳發行量最大報的記者黎勇與澎湖反賭青年冼義哲,他們是另一ㄊㄨㄚ人馬,上午在我們拜會馬總統的同一時段,他們與宗勳在立法院,參加由陳節如與田秋堇兩位立委所共同召開的「譴責馬祖立委陳雪生推動賭場法」記者會——陳雪生在選前表態反對馬祖開設賭場,如今卻積極促賭,並將他的版本排入委員會議程,來逼令行政院趕緊提交博弈法版本,這種欺騙選民的行為令人甚是不齒。

立法院記者會結束後,社運朋友趕來總統府前記者會現場,與我們七人會合。記者會結束後,我們十餘人就從總統府一路步行到衡陽路的綠緹素食餐廳餐敘,田委員助理秉亨也前來會合。

請看:宗勳與我都是標準的「低頭族」——餐畢,大家交談時,我po文於fb,略述今日行程;宗勳(上圖左一)蒐尋今日相關新聞與照片。

從綠緹出來已將近下午二時,我們直奔中山堂,赴今日的第三ㄊㄨㄚ——在中山堂三樓的「台北書院」茶坊,與前監察院長陳履安先生、前台北市文化局長謝小蘊女士、前新北市文化局長卿敏良女士等茶敘。

陳前院長十分關心台灣即將開放賭場的大事,他在中時看到謝、卿及洪惠冠(前新竹市文化局長)三人聯合與中時所發表的〈影響太大,賭災比核災更可怕〉後,向謝局長等主動表達了他的關切。與陳前院長的前次碰面,是幾年前的事了,那時他蒞臨學院,並表達了對我所提倡之「佛門性別平等」議題的支持。

這次再度會面,我感覺他比以前更內斂了。當社運朋友們各自作滔滔表述時,他只是靜默而專注地聆聽著。等到大家發言已畢,他才逐一提出重點式的詢問,並針對政府推動博弈法的形勢,以及本日上午我與馬總統談賭場議題時的互動情形,作了一些精準的研判,並建議我:要將「總統並不主張台灣本島開放賭場」的訊息告訴記者,他提醒我們,這是本次拜會的重點。

啊!陳院長真的是「寶刀未老」!他久經官場所歷練出來的,研判事理的犀利與敏銳,我們真得自歎弗如!但在語默動靜間,我更深刻感受到的,是他那更為深澈的恬靜與更為廣大的慈悲!

謝前局長與卿前局長都是基督徒,謝前局長至今依然是市府文化局參事。她們挺身而出的壓力真的很大,我很佩服她們為理念而發言時,置個人在官場之處境於度外的道德情操!

中山堂的台北書院、茶坊與蔡明亮咖啡走廊,是謝小韞前局長在任期間的輝煌政績,去年916日,我曾於臉書留言,談到上次與她在蔡明亮咖啡走廊茶敘的感言:

一、頒獎典禮與長廊敘舊

九月十日,在國軍文藝活動中心舉行績優宗教團體頒獎典禮,佛教弘誓學院為績優社團之一,內政部李鴻源部長頒獎,性廣法師上台領獎。我是內政部宗教諮詢委員,也應邀觀禮。我旁邊坐的老者,是道教會前秘書長張檉先生。

內政部績優團體頒獎畢,於國軍英雄館用過素齋之後,受台北市政府謝小韞參事(前文化局長)之邀,與她在中山堂四樓的蔡明亮咖啡走廊晤談馬祖博弈公投事。

原來謝前局長竟然如此關切馬祖的未來,並且十分支持我們的反賭場運動,因此特別與我晤談,想瞭解反賭聯盟的未來走向,並且給我拜讀一篇她的大作:〈馬祖的賭局〉。

我非常高興,因為她對土地、人心與文化資源的視野與格局,確乎與其他官員迥然不同!

我當即告知:政客宛若賭徒,而且倘無賭徒性格,確實很難從政!政客與賭徒的「文化DNA」是一致的——選舉就是一種「贏者全拿」的賭局,而且政客與賭徒同樣容易心存僥倖,認定自己很可能就是「贏者全拿」的一方,可以一夕翻盤而黃袍加身。因此連江縣楊綏生縣長的喃喃囈語:「希望馬祖建設的資金一次到位!」「勝了很好,敗了也沒損失什麼!」那都是標準版的賭徒心聲。不但是他會拿馬祖來賭一把,台灣本島的促賭政客,何嘗不是個個摩拳擦掌,準備拿縣市土地來下注「翻本」呢!

謝參事聞言朗笑!她說,她在馬祖有些社運朋友,希望三年後可以一同推動馬祖反博弈公投。可見「居廟堂之上」者,依然有些「則憂其民」的諤諤之士!

午後燦爛的陽光讓咖啡走廊格外明亮,感謝謝參事的前助理,她幫我們拍攝下了這張合影。祝福謝參事,祝福馬祖,祝福台灣!

二、蔡明亮咖啡走廊聆聽老歌有感

謝小韞參事是在桃園縣文化局長任內,與我結下舉辦「石觀音文化節」的法緣,爾後數年來不曾碰面,但她致力於在地文化的發揚與創新,以及社區改造的決心與魄力,讓我深為感動。後從桃園遷調至台北市擔任文化局長,任內整頓中山堂,讓三樓成為雅緻而別具禪意的台北書院+茶坊,四樓則是蔡明亮咖啡走廊與藝文沙龍。

啜一口咖啡,打量一下中山堂屋頂與牆壁在斑剝中的歲月痕跡,耳邊傳來五、六○年代的老歌,真有「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之感!

小時候,經過板橋南門街頭,中央戲院對面的唱片行,留聲機總是大聲地播放著這些軟綿綿到讓我厭煩的「靡靡之音」,少年以後,更是期待成為「聲樂家」,於是總得唱些諸如「天倫歌」、「冬夜夢金陵」、「我住長江頭」、「浣溪紗」之類「有氣質」的藝術歌曲。

轉眼年過半百,終日案牘勞形,鬢已星星,反倒剝脫了「陽春白雪」與「下里巴人」的分別心,感覺每一曲都很令人悅意,思緒也自自然然地被熟悉的旋律,拉回到歡樂童年!
這裡,還真是聆聽紫薇、美黛、謝雷那些軟綿綿歌謠長大的三、四年級生,值得徜徉拾舊的好所在啊!

由於宗勳希望我回來後能抽空寫點本日拜會總統的內容,因此返回學院之後,立即開機作業。我真是工作狂,不做則已,一做竟然連po數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