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無常、無我,大悲、大願——佛指舍利的啟發(刊於弘誓雙月刊第56期)

 無常、無我,大悲、大願——佛指舍利的啟發

釋昭慧

   迎請中國陜西法門寺佛指舍利,這是台灣佛教界的一大盛事。就佛教徒而言,它是可資緬念聖德的一點具象依憑;就非佛教徒而言,它是重要的歷史文物;就台灣社會而言,在盛況空前的儀典與龐大的迎瞻隊伍之中,我們已看到了它的「新聞性」。就賭徒而言,星雲大師說得好:要依佛指舍利來求取明牌,一定不會「樂透」,而會「苦透」。

91.02.26 迎佛指至三峽金光明寺,昭慧法師與諸長老尼參與恭迎主法典禮。

佛指舍利所可啟發者,也許可以比上述事項更多。《佛說力士移山經》中有一段記載:

  一時佛與千二百五十比丘遊行於拘夷那竭國,見其國臣民皆出雲集,原來去此不遠,有大石山,方六十丈,高百二十丈,妨塞門途,行者迴礙。有五百個「膂力世稱希有」的大力士同心齊喝,并勢推移,結果力盡自疲,不得動搖。由於音震遐邇,乃引來黎民之輻湊共觀。佛陀於是前去,以右足大指蹶舉山石,再以右掌捏成一摶,三轉置於虛空,去地四丈九尺,還著掌中,以三指捏成沙屑。時諸力士見佛神變,目瞪口呆,於是問道:這是佛陀乳哺之力(天生的力道),還是神通、智慧、意行之力?佛答:這只是乳哺之勢。

  緊接著,佛陀一一回答:如來的乳哺之力、神足之力、智慧之力、意行之力,是何等的鉅大,而且後後超乎前前。力士再問:還有沒有超過它們的力量?世尊告知:這一切力,不比「如來十力」廣遠難限。而這十力,雖然已是強盛之極,卻還抵不上「無常」之力。即連如來十力如此殊勝,但「無常」力仍然勝過於我。如來色身,當歸壞敗。如來將於今晚夜半時分,在此滅度。

於是佛說偈曰:

   「法起必歸盡,興者當就衰,萬物皆無常,慮是乃為安。」

如來色身也一樣順應著「無常」法則,會歸敗壞。如來早已涅槃,而且火化殆盡,只留下幾分遺骨(佛指舍利是其一分),在無言地向我們叮嚀著這項鐵則:能夠體會因緣生法的興衰無常,就不會錯誤期待「永恆福樂」的到臨,而帶來不遂己心的痛苦了。如是思慮「無常」法則,就能豁達開朗,安常處順了。這就是佛指舍利可以提供給我們的一項重要啟示。

其次,《增一阿含經》有一段記載:

  一時佛至忉利天為母說法,三月之後返回閻浮提僧迦尸池水側,蓮華色比丘尼搶先來到,欲先見佛;爾時尊者須菩提在羅閱城耆闍崛山中,於一山側縫補衣裳,原亦欲往問訊禮拜如來,再一思維:一切諸法皆悉因緣和合,沒有常恆性(無常),沒有獨存性(無我),是謂「緣起」。見緣起即見法,見法即見佛。於是不起於座,默思諸法之無常、無我性。當蓮華色因先見佛而雀躍之時,佛告大眾:「須菩提先見我身。」

這就是後來《金剛經》所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的深意。吾人恭迎佛指舍利之同時,不妨依佛指而憶佛言,體味「緣起無我」的佛家智慧,否則若處處以自我為中心,向佛指舍利求財、求福、求富貴、求權勢,那麼,就算是生在佛陀時代,與佛陀肉身對首相迎,也會睹面錯過的。

體會著「無常、無我」的法則,我們不妨進而修學佛陀的「大悲、大願」,用以利濟眾生。在此姑舉一位以肉身守護佛指舍利的「大悲、大願」之典範——良卿老法師(參見商成勇、岳南著《萬世法門》,頁一五二~一五六)。

一九六六年夏,文革浩劫開始。一個黎明,數百名紅衛兵向法門寺擁去,將珍貴的佛像、文物、史料一概砸爛。大隊人馬又開到業已封閉千年的佛指舍利寶塔之下,輪番以鐵鍬、鋤頭向地下劈去。眼見寶塔中心已挖出約半人深的大洞了,此時,八十歲住持良卿老法師再也無法沉默,前來阻攔,卻被打得鼻口流血,頭皮青腫,昏死過去。幾人將其連拖帶拉,扔到塔後空地。

酷熱與劇痛使他轉醒過來,他一拐一瘸走向大殿,穿上五色木棉袈裟,在香案前對殘缺不全的佛像膜拜之後,將平時照明用的煤油澆在身上,然後走到寶塔之前,引火自焚。大火升騰不止,紅衛兵們見到這幕悲壯場景,個個目瞪口呆,在極度驚恐不安中,扔下工具四散而去,法門寺乃浩劫餘生,佛指舍利(以及地宮所有珍希文物)因此有幸保全於世,得以延伸出今日的蒞台勝緣。

在良卿老法師的身上,我們看到了不畏強權暴橫,大悲、大願的典範。在佛指舍利塔前,他體證了「諸法無我」——不是企求舍利福佑於我,而是為法忘軀,以身殉道,留下佛指舍利,以對世人作那無言的「法」之昭告!

九一、二、二三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一年二月二十四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3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